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第四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第四章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佐伯连忙频频点头,“那样的话,我确信她是叫裕美的女招待。我也见过她两三次。”
“他客厅里的烟灰缸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
“有,确切地说有60人之多。”
“这我也不知道。可是,有一件事总是在我心头盘旋。”
“这倒是的。”十津川频频点头,但心中并不相信青木的话。因为此前在对N兴业的调查中,他听到了各种各样的传闻。比如,与社长家族无关系的人,无论你做出什么成绩,最多只能升至部长。
十津川与龟井交换了一下眼神,“你怎么看?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是的,那时,我真的吃了一惊,我还以为他肯定在开玩笑呢。”
青木忙不迭地摇了摇头,“我曾跟着青木去过子夜俱乐部,井上君对我介绍过她。”
“非常冒昧地问一句,青木先生,你结婚了吗?”
“福岛分公司有什么联系?”
“嗯,极富魅力。她生性好强,或许这次井上君是被她牵涉进去的也未可知。”青木说道。
十津川刚一说出口,青木就不悦地回答:“没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只有我与井上两人。”青木的脸上闪过得意的微笑。
“你这样说太唐突了。在我们公司只要做出成绩,都能获得晋升的,即便我,不是已经当上部长了吗?”青木说完瞪了十津川一眼。
“女招待?”
“你认为凶器是什么?”十津川问龟井。
“他让那个女人在出差目的地附近等他,但是被他太太察觉,于是夫妇俩发生激烈争吵,因为九*九*藏*书*网现场有太太挥舞水果刀留下的痕迹。”
“这已经充分说明井上就是嫌犯。在福岛车站,井上不是打电话到家里,而是打给了朋友青木。因为这在时间上是完全吻合的。”龟井开口说道。
“嗯,我们曾经听到过传闻,说她是一家叫什么‘子夜’俱乐部的女招待,叫工藤裕美。对此,我们也很不放心,所以曾经问过井上,他说,已经断了关系。”
“可是,挂断电话后,他不是告诉分公司店长,受太太嘱咐,要带些土特产回去吗?”
“可以这样说吧。我40岁就当上了部长,这在别的公司是不可想象的。”青木补充道。
时间已经过了0点。在世田谷警署的搜查本部,十津川收到了山形县天童警署打来的电话。
“我也这样想,如果是分量重的烟灰缸,是完全可以作为凶器的。”龟井回答。
“那名女子给人什么印象?”
“那名男子是在晚上10点半左右入住旅馆的,应该是那以后离开的。”
“有可能,她长得与影视明星K很像,井上迷恋上了她。听说他与太太相处得很不好,他太太曾多次叫他自重。”
“你与井上平时关系似乎很好吧,所以他只跟你通电话?”
“她多半是银座一家俱乐部的女招待。”
“事情是这样!”
“就像刚才我说的,年龄在二十五六岁,据旅馆的人说,身高在1米7左右,人长得漂亮,打扮也很妖艳,像夜总会的女招待。她是先于井上,在下午3点之后入住的,用的是山中绿假名http://www.99lib.net。”林刑警回答。
井上于12点18分乘“山神号”列车到达福岛,由福岛分公司店长田浦前去迎接,在车站中央大厅,井上往家里打了电话。田浦亲耳听到,井上满面笑容地提到他太太要买土特产的事。其实那时,他太太祐子已经死亡。所以,他那通电话明显是在做戏,他在制造他太太12点以后还活着的假象。我们认为打电话的时间是在12点20分到25分之间。这以后,井上去了分公司,与田浦商讨工作后,下午5点去市内饭店参加了为他举行的欢迎晚宴。其间,按田浦的说法,井上有点心不在焉,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回应。晚上8点,他去了在天童预订的旅馆。
“也许是吧,可是我不知道她是生在秋田县的什么地方。”青木又说道。
“你知道银座子夜俱乐部一个叫裕美的女招待吗?大概井上是和她一起逃跑的。”
“发生了这样意想不到的事,社长与本人都感到是公司的耻辱。”佐伯说道。
“是否可以申请签发逮捕证了?”龟井刑警催促着十津川。
“听你说,你是与井上同期进入N兴业公司的,那么,其他一起进公司的员工应该还有吧?”
“恐怕他是时间紧迫,担心事情马上会败露而为之的,可是这是骗不过警察眼睛的。”
佐伯部长也是社长家族的人,他以疑惑的神情接待了十津川他们。
“对不起,我还想问一个失礼的问题,你太太也是与社长家族有关系的吗?”
藏书网
“那造成这种局面的是那个女人了!”
卧室里的烟灰缸,如果是用很重的铁制成的,完全可以作为凶器。
将近凌晨2点,大学附属医院的尸体解剖报告出来了。推定死亡时间在上午9点到10点之间,原因是后脑遭重击,头盖骨凹陷致死。
“她好像是一个二十五六岁年龄、身材高挑的美人。”龟井在旁插言道。
第二天早上,十津川他们开始了井上夫妇材料的搜集。9点,N兴业总部刚上班,十津川与龟井就到了总部去会见井上的上司。
“抽的。因为彼此都已步入中年,我曾说过要注重身体戒掉香烟,但他说戒不掉。”
“是啊!正因为如此,他的前景很看好呢。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非常气愤。”
“终于弄清了叫井上的男子入住的旅馆。井上是用津田守的假名入住‘桂’旅馆的,同时入住的还有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待到警察驱车赶到旅馆时,他们已经逃走。”一个叫林的刑警操着浓重的乡土口音说道。
“他是昨天12点20分打电话给你的?”
“那样的话,在家族式公司——N兴业内要出人头地是很难的了。”
“井上好像是抽烟的,在客厅与卧室里都放有香烟,可是在现场客厅里并没有发现烟灰缸。”
“这是因为杀了太太后,井上一时惊慌失措、六神无主的缘故。他认为闯下大祸,慌乱中打了朋友青木的电话,向他诉说了杀妻之事。然而,一放下电话,他还是感到不安。也许他还想起了伪装成窃贼入室抢劫的假象,玩弄起了太藏书网太仍活着的把戏来。”
“那他的杀人动机,大概也是与女人有关吧?”
“看来,你对裕美小姐也很熟悉?”
关于嫌犯井上在我处行踪报告如下:
“去向你们不知道?”
“倒也是。”十津川含糊地接过话,又以难以完全认同的口气说道,“那我们出去一下。”
“她是个美女?”
“结婚了,有一个孩子。”
“井上抽烟吗?”
“这样看来,他应该是一时六神无主,才打电话向朋友坦露杀了太太的吧?”
“问题是凶器。我认为凶器不在家中,所以找不到。可以考虑嫌犯井上带走了凶器,想在出差途中处理掉。”
“什么事?”
“这样的话,她对秋田县的地理是非常熟的了?”
“那,他们中做部长的还有几人?”
“现在,井上已与那个女人潜逃了,这个女人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听说死去的井上妻子祐子是前副社长的女儿?”十津川问道。
回到搜查本部后,从福岛县警署发来了传真:
“烟灰缸?这个,我可从没到他家去过。”青木进一步回答道。
“这样说来,你应该是同事中最有出息的人了。”
“不是,他是在东京出生的。裕美的老家不知是否在东北,然而她自诩是典型的东北秋田美人。”
十津川他们会见了报警的管理部部长青木。青木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倘若他再来电话的话,我会劝他前来自首的,我等着他来联系……”青木对十津川说。
“是啊!”
十津川挂断电话,点上一支烟,在大脑里梳
九*九*藏*书*网
理着目前了解到的案情。井上是乘上午10点50分从上野开出的“山神号”列车,去N兴业福岛分公司出差的,列车到达福岛是12点18分。他打电话给青木管理部长说杀了太太,是在12点20分左右,也就是说他到了车站立即打电话给青木。井上在福岛分公司办完事后,晚上去了天童。这样,他杀了妻子祐子是在他离家之前,按照N兴业公司的说法,井上的秘书冈林是9点30分开车去接他,送他到上野车站的,所以作案时间应该在9点30分之前。
“嗯。”
“关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我与他是同期进入这家公司的。”青木回答。
“我想是这样。他是与待在天童的那个女人幽会后,由于担心被抓,才决定一起潜逃的。”
“那时已经没有了火车,我认为他们是坐出租车走的,现在我们正在寻找出租车司机,至今还未找到。”
“至今还未有过联系。我们认为他还是早点自首好。”佐伯说道。
“你说是井上打电话给青木,说妻子是自己杀的?”
“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莫非凶器是烟灰缸。”
“井上的老家在东北?”
“嫌犯有意将现场伪装成入室抢劫,这种让受害者慢慢死去的手法实在令人发指。”龟井进一步说道。
“我总感到他情绪上有很大起伏。”
“他们是什么时候逃掉的?”十津川一边看着奥羽本线沿线的地图,一边问道。
十津川微微叹了口气,觉得这案子有些麻烦。
“确实是太过分了,是十足的拙劣伪装。”
十津川道了谢后,与青木告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