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第一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第一章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祐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气愤,这时她的眼梢肯定向上翘了起来。
“我不相信!最近你变得很不正常。以前你不是非常讨厌出差吗?现在你经常出去,对我说话也是恶声恶气的,是不是要去见那个女人?”
“你指的是谁?”
“反正我是为工作才去福岛的,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随你怎么说!”井上今天也勃然大怒地站了起来。以往总是祐子唠唠叨叨地发着牢骚,抓起什么东西就随手乱掷,给人一种粗俗的感觉,一般也不会阻止井上外出。只是今天有些异常,她突然叫起来:“你走呀!你去会那个贱货呀!”九-九-藏-书-网她抓起放在餐桌上的水果刀对准了井上。这时,井上不是对水果刀,而是对祐子的眼神感到胆战心惊。以前,他俩不管发生怎样激烈的争吵,祐子的眼神与态度总是带有某种恃宠和故意作态的样子,井上也根本不放在眼里。而今天妻子的眼里只有憎恶和愤怒。
“祐子!”他大叫着,可是妻子没有回应。井上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哪个女人?”
“这太不正常了。”妻子祐子冲着他的后背,哇哇地大声叫嚷起来。
是的,这次出差,他真是决定带一个女人同去,说好在东北一家温泉99lib.net旅馆会面。内疚使他倍增了一种恐惧感。
“在福岛建立了分公司,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我很清楚,你对我说话恶狠狠的,肯定是要与那个骚货会面。”
然而这样一来,井上反而感到压在心头的巨石搬走了,他终于可以轻飘飘地在外面寻花问柳起来。他觉得祐子的嫉妒与气恼越发厉害了。
这种情况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七年前他俩结婚时,受到周围人好一阵子羡慕。她是副社长的女儿,正可谓是“有钱人的千金”。当时就有井上的朋友戏称他可要成为“妻管严”了。但是结婚后,也许www.99lib.net祐子是在大户人家长大的,性格比较豪爽,整天乐呵呵的,很讨人欢喜,因此井上对自己的婚姻十分满意。更何况,岳父是实力派人物,现年40岁的井上,早已在这个家族色彩强烈的公司当上了人事部部长。但是岳父在两年前去世了,仔细想来,正是从那时起,祐子的性格一下子变了,嫉妒心也重了起来。倘若岳父还健在的话,井上相信他是能够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的,如今失去靠山,他的前途可就难料了。
“你撒谎!”
也不知道怎么了,祐子突然发出一声哀鸣,她紧握的水果刀割到了自己的手。殷红www.99lib.net的鲜血顺着她的手滴落下来,祐子的眼神显得极度狂躁。
“杀人了!”她狂叫着,哭喊着,继续用刀戳着自己的手。
“你不信,可以去公司问!”
“这个时候谁会在公司里,你明明知道这一点,还说这样的鬼话。”
井上的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手上没有停止,将换洗衣服塞进了背包。
“有什么不正常?”
她要杀人!井上不寒而栗。
“喂!你这是怎么啦?”他摇晃着妻子的身子,可是妻子的身体已经瘫软,没有了鼻息。(她死了。)井上一阵战栗。
井上一副无所谓的神情。每次他离家时,祐子就像例行仪式似的开始吵www.99lib•net闹。
井上也对着她的后背吼道:“一个月前就已经建立了,我是人事部负责人,要去那里联系工作!”
如何阻止这种行为,井上一下子也没了主意,他感到六神无主。等到回过神来,他发现屋子里一下子寂静下来,妻子大吵大闹的声音也消失了。突然,他觉得自己的左手腕一阵疼痛,一看,鲜血正从手腕上流下来。他慌忙用手帕压住伤口,环视了一下周围,只见妻子已经仰面躺倒在地上,口微张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天花板,左手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血,沾满血的水果刀跌落在房间一角。
“你要干什么?”他大叫着用手拨开眼前的水果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