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七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七章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是呀!可是K已经向我们宣战说要进行爆炸!”
“那你查查在青森车站坐夜行列车的有没有黑井,我与龟井则监视从上野车站发出的夜行列车。”十津川说完后,看了看手表,时针正指着上午10点50分。这段时间,行驶在东北干线上的夜行列车(特快卧车)只有一趟。那就是行驶在大宫与上野之间的从札幌发车的北斗星6号。十津川列举奔驰在上野一青森间的夜行列车(特快卧车),上行与下行各有三趟。
“不知道,听说是明天早上将东西交给在东京的所长。”
“嗯,说要制造爆炸事件,那在这之前,恐怕早就带着爆炸物出发了。”
“叫平野茜。”
“这以后,倘若黑井要炸毁列车的话,我们还有充分的时间加以制止。”龟井松了一口气说道。
“不,这与你没有丝毫关系,这与一位离开青森到东京从事卖淫的27岁的女子有关。”
十津川站在列车过道上,凝视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夜景。(这家伙肯定是怀有某种企图,不!他正在努力实施爆炸东北干线的宣言。)十津川坚信自己的判断,可是他又是如何实施爆炸的呢?(他想炸掉夕鹤1号,使自己成为最大的嫌犯?不!他恐怕想炸掉其他的特快卧车,而同时又制造自己不在爆炸现场的假象。)
“这个模拟画像的男人,在小店住了一个星期左右。”旅馆经理说着将他们引入六楼的客房。
“不知道,她去事务所拿了东西,径直去了青森车站,登上了去东京的列车。”
“你现在在哪儿?”
“那你也被他强加过?”
“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十津川用车站的公用电话与留在青森的北条早苗联系。“波多乃香初次离开青森去东京坐的是哪趟列车?你给我调查一下。”
在一间6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有一张床、一台电视机和一台冰箱。恐怕他是在这里看到波多乃香遇害的电视新闻的。
“可是,时至今日,我们还没有弄清他究竟在哪里。”
十津川仔细地端详起放在房间一角的废纸篓。黑井离去后,这里看上去还未清扫过。十津川从纸篓里找到了剪下来的几根电线,还有橡胶带以及弄坏了的开关。这些可能是黑井在客房中装配定时炸弹留99lib•net下的东西。
“在这前面有一家大型文具店,那里什么文字处理机、复印机、传真机等都有租借。”
“黑井借过文字处理机,机子的型号,我已查过了。”龟井边走边说道。
“不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肯定是他紧追不舍想让她回青森。”
“我也不知怎么搞的,半年后,他追到我在东京的住所,自称寻遍了整个东京才找到我。后来他半强制地将我带回了青森,我们结了婚。真的,他是用水果刀胁迫我与他结婚的。当时,我害怕得要死,如果不答应,他会杀死我的。”
“今天我想让刑警们分别坐上这六趟列车。从东京发出的列车由我们负责,青森发出的列车由青森警方负责。”
“这时,或许他正将自己关在公寓或宾馆内组装炸弹呢。”十津川顺着龟井的思路说道。
“他前妻目前住在东京,可以让北条君去调查。前妻已经恢复了原姓,叫小田惠子。东京的住址是三鹰市井之头附近的公寓。”
“那还有夕鹤号与白鹤号两种系列。”
“这一年半来,我整天烦躁不安,被搞得焦头烂额,总算离了婚,为此,我还聘请了律师呢。”
“你问黑井啊,他可是一个古怪的人,好在我们早已分手了,我也松了口气。”惠子平静地回答。
“因为你宣告要炸掉东北干线。”龟井在一旁怒目而视。黑井突然笑出声来,“真是对不起,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杀了,不由自主地讲了一句气话呀!难道警察将这话当真了。”
在井之头公园附近有家叫旭庄的二层公寓,这里就是小田惠子的家。正巧,小田惠子说要去涩谷酒吧上班,所以她边化妆边接受讯问。
“可是,这家伙明明不是回青森而坐这趟车的。”
“那,他还在东京?或者为了实行爆炸已回了东北?”龟井担心地问道,“现在还没到20日。”
“那赶快彻查上野周边的商务旅馆。没有黑井邦夫照片,可向其前妻打听绘出模拟画像来。”
十津川一问,惠子连忙停止了涂脂抹粉,点上了一支烟,“我认为他不仅没有变化,反而会变本加厉,对离开故乡的女子更仇恨。”
“对方是一个人作案,两个人足够了。由于白鹤九九藏书号与夕鹤号列车上还没有装电话,让我们带上手机以备联络。”
“不会,不会听错,是他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声音,我就感到恐惧,大概是我的心理因素造成的。”惠子一副胆怯的神情。
“去了东京,什么时候去的?”
“四年前,我母亲去世了,我回青森奔丧。由于有好几年没回去了,所以我打算在青森多逗留一个星期。就是在青森我认识了黑井。然而让我惊愕的是,我们相识不久,他便对我说教起来,说他对放弃故乡的女子非常不屑,对于离开生育她的故乡的女子绝对不能容忍。”
“是这样。”
夕鹤1号列车渐渐驶离月台。十津川与龟井经过列车中间的过道向黑井邦夫所坐的2号车厢逼近。
“我去打听一下!”龟井飞快离去。
“我认为不会在公寓。”
“她与父母亲住在一起,听她母亲说她去了东京。”
刑警们逐一地搜遍了上野附近的所有商务旅馆。整个晚上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他们在精疲力竭中迎来了黎明。上午8点刚过,在池袋附近的商务旅馆里出现了情况。十津川与龟井急急忙忙地赶到了离上野车站步行15分钟的商务旅馆。
“我想黑井的性格因为与你离婚而变化了吧?”
“今天你去青森干什么?”十津川厉声问道。
“黑井在那家旅馆里,也许是在制造炸弹,然后,带着炸弹在昨晚10点刚过,就结账离店了。”
“我这里有一盘磁带,你听听。”
“你不要哕嗦,快打开旅行包!”
“没有,我逃回了东京,心想被这样怪僻的男子缠住那还得了。”
惠子微微地耸了耸肩膀,“他认为只有自己是最正确的,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算了,他还喜欢将自己的怪想法强加于人。”
“你与黑井是在哪里相识的?”
“又是上野!”
“你是黑井邦夫吗?”十津川厉声问道。
“为什么事去东京?”
“一些东西!什么东西?”
“他带着文字处理机吗?”
“我们去上野车站看看。”十津川说道。上野车站与平时一样,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我们先到站长室打听一下,今天上下行六趟列车是否发生过爆炸事件。”如果已经发生了,现在采取警戒措施则为时晚矣。九九藏书网
“我收到了你寄来的模拟画像,所以能辨认。”
“他已经离开了?”十津川有些失望。
十津川催促龟井去了3号车厢。
“是的!他必定会入住费用相对低廉的商务旅馆,因为他不可能带很多钱来东京。”龟井进一步分析道。
惠子说着,拿起了手提包,“快到上班时间了,对不起。”
“从札幌发车的北斗星号可不在考虑之列,就考虑从青森发车的夜行列车。”
“好。我今天知会青森县警署,一部列车两个人够吗?”
龟井回来后与十津川一起离开了商务旅馆。
“那个女人真可怜。他性格怪异,全然不听别人劝告,神经质地要别人一味顺从。”
“你认得出黑井邦夫吗?”
“今天。”
“他很痛恨东北干线?”
“以什么名义?对警察出言不逊的人有许多,难道将他们一个个抓起来?”
“他好像要到什么地方去,说是去找人。”经理补充道。
“那好!你去青森车站监视,看看黑井邦夫是否现身。”
“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她母亲说,已经记不得了。”
“你去会会那位姑娘。见面后,问问她是否知道黑井今夜乘坐夕鹤l号列车回来。”
“在青森的北条君,让她乘上行列车?”
“不会听错吧?”
“不是去青森,是回青森。我厌恶东京,我再也不想去东京了。”黑井脸上的嘲笑顿时消失了,发誓般地回答道。
“这人肯定精神有问题,迁怒于列车。”
20点57分,传来了青森县警署的两位刑警已乘坐夕鹤2号列车出发的消息。21点33分,十津川与龟井乘坐夕鹤l号从东京上野车站出发。但是,上下行车站上都没有发现黑井邦夫的身影。可能他会从中途上车,所以刑警们都不敢掉以轻心。就在即将发车之际,黑井邦夫手提旅行包,行色匆匆地登上了列车。
“他究竟采取什么做法呢?”
一小时后,早苗来电说:“据她母亲说,十年前,波多乃香是乘夜间列车去东京的,当时她17岁。”
“是这样的,我生在青森长在青森,但我不喜欢青森,当然,在这里说我不喜欢青森,其实说我不喜欢东北更贴切些,所以我高中毕业后,不顾父母反对,只身来到了东京。”
“为九九藏书什么?”
接着,十津川拿着录音机,与年轻的西本刑警一起去小田惠子的公寓。
“刚才K打来了电话,还是不肯善罢甘休。你不要有顾虑,大胆去查,马上去见见黑井邦夫的前妻。”
“附近有吗?”
十津川立即记下了公寓的名字。并吩咐龟井:“好!我马上去拜访她。你也回到东京来,北条君继续留在青森寻找线索。”
一小时后,早苗回电:“她人不在事务所。”
“他的前妻已经证实这是黑井邦夫的声音。”
十津川与龟井看着“上午9点起本店住宿费八折优惠”的告示牌进入旅馆,会见了经理。
“很好,你去跟站长说,赶快联系开往东京上野车站的三趟夜行列车,要列车长在车内广播,呼叫平野茜。待到她现身,立即检查她所带物品,这些物品极有可能是制造定时炸弹的零部件。”
他们让擅长制作模拟画像的刑警,来到位于涩谷酒吧的小田惠子那儿,绘了黑井的画像,复印以后,分发到刑警手里。
“好吧。”黑井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十津川率部下一行六人,来到了东京上野车站。
“可以逮捕黑井吗?”龟井询问道。
“你知道她乘坐的是哪趟列车?”
“这个我没有注意,不过有一次他问过我什么地方有卖的。”
列车一到站,就从车上下来许多操着东北口音的旅客。
“是呀,真令人难以接受。”
“那趟列车的名称你知道吗?”
“去东京的夜行列车有好几趟呢,有从青森发车的,还有从札幌发车的……”
还好,六趟列车均行驶正常。十津川从站长室出来,径直与三上部长取得联系。
十津川决定让西本与日下乘坐夕鹤3号列车,清水与田中乘坐白鹤1号列车,自己则与龟井乘上最早发出的夕鹤l号列车。如果今天发出的列车没有发生爆炸事件,那么下次十津川他们就乘坐上行线列车回东京,而青森县刑警则乘坐下行列车回青森,只能这样反复乘坐,别无他法。
问题是黑井究竟去了哪儿?
龟井仔细地将包内检查了一遍,包内除了东京土特产偶人蛋糕、替换衬衫和裤子外,并没有发现爆炸物。
“他会现身吗?”
“可黑井不是这样想的。”十津川解释道。
“这可是东北地区的大门。九-九-藏-书-网
“他肯定对波多乃香当时去东京乘坐的列车十分憎恨。他固执地认为,只要没有那趟列车,她便不会离开青森去了东京。”
“有,是一位刚刚高中毕业的19岁女孩,帮助他搞收发。”
“他现在在哪里呢?”
“好!我明白了,我马上去站长室。”早苗颤声回答。
“你们结婚了?”
1号车厢是女子专用车厢,这时黑井正在朝2号车厢走去,在2号车厢的过道里,十津川他们将黑井截住。
即使知道K要袭击的是东北干线,但此线路特别长,一时很难戒备。十津川立即打电话联系在青森宾馆的龟井,他还未提到K,龟井就开口说道:“我在电视上看到了,知道了波多乃香的身世。”
“因为黑井邦夫很厌恶东京,他对离开故乡青森,对东京趋之若鹜的女子非常憎恨,所以他不会在东京买公寓或借住公寓的。”
“这个电话是从上野车站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打来的。”
“昨天晚上10点刚过,他便匆匆忙忙结账离了店。”
“是这样,我认为他会将爆炸物藏在某个地方,到引爆时,再装上定时装置。”
“为什么?”
“你打开旅行包让我看看。”
入夜,龟井面色紧张地从青森返回。十津川将录音磁带放给龟井听。
“你说他古怪,古怪在什么地方?”西本问道。
“不,我让她留在青森车站,可以随时联系。”十津川汇报道。
“这样说来,他必定会在旅馆内。”
对方却淡然地回答道:“是呀。”
“这样说来,是坐的夜行列车。”十津川不禁大声叫了起来。
“这我知道,可是他并没有携带爆炸物呀!”十津川反驳道。
“已经回到青森车站。”
“是,他曾经跟我谈到过那些坐火车去东京而不想回来的人。”
“这回好了吧!”黑井一副嘲弄的神情。
“可是,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十津川来到3号车厢门口的走廊上,拿出了手机与在青森车站旅馆的北条刑警联系。“黑井在青森开设的咨询事务所有没有与他一起干活的人?”
十津川拿出与K对话的录音带让惠子听,听完后,十津川还未开口,惠子忙说道:“是他。”
“听说待在东京的黑井所长打来电话,说急需一些东西让她带去,所以她今天去了东京。”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