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五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五章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波多乃香委托私人侦探寻找的叫黑井的男子是否就是K呢?
“也许他会停手不干了吧?”龟井问道。
“看看尸体我就能辨认出来。”
“你暂时不要去会她妹妹,你就留在青森市,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摸摸两位黑井的底细再说,只是你得随时与我保持联系。”十津川吩咐北条。
“K是用圆珠笔,而犯罪声明却是打印出来的。”“这仅仅是使用工具不同。可是K的信函,特别是第三封信与犯罪声明的笔调异常相似。”
“我明白。我与北条一起去调查这两个人。”
“是的。早在去年年初,她曾说过要回青森,母亲自然很高兴,但到了年末,她却音讯全无,又联系不上她,母亲十分担心。”
“从波多乃香寓所里带来的书信中,寄信人有没有叫黑井的?”
“顺利的话,要到明天上午。”
“嫌犯的犯罪声明还未收到。”
“明天上午?太棘手了。”
“还不知道。我还不能直接问她母亲是否知道黑井邦夫这个人,因为不管怎样,这问题似乎对她母亲是过于敏感了。”
“这人两年前就离了婚,去东京的理由不明。我真想去寻找他的前妻。”龟井汇报道。
十津川一边擦着额头沁出的冷汗,一边回过头看着龟井,“这事,明天就会闹得沸沸扬扬。”
“今天上午,我还想去弘前会会她妹妹。”早苗说道。
时近半夜,北条刑警第二次打来电话:“我现在在青森市内的宾馆里,我没有www.99lib•net去弘前,你说的三个人,其中有两个如今就住在东京。”
“嗯,黑井均与黑井邦夫。”
“那个黑井邦夫呢?”
“两个?”
“可是,他在声明上写过‘下一个是你’呀!”
“如此说来……”
“K想拼命寻找波多乃香,理由尚不清楚,但可以说他具有异乎寻常的偏执心理。也许波多乃香是从K手上逃脱的,K让警察帮着寻找未果。而在这个时候,正好发生了第一起谋杀案,一个在浴池打工的东北女子被杀。于是K趁势着手发表犯罪声明,声称人是他杀的,他将杀死所有抛弃故乡的女子。他盘算媒体肯定会发表自己的声明,其目的是在威胁生活在东京的波多乃香。”
“龟井君,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市内搞大众餐厅的黑井钧与太太及5岁的孩子住在一起,最近正为筹款去了东京,因为事情进展不顺利,迄今还滞留在东京未回。”
“这正是写信人要的效果。如果他憎恶所有抛弃故乡来到东京的女子,说下一个将轮到你岂不比寄给特定的女子更好吗?第二个受害者并不是东北人,而是出生在石川县的。K只是利用同样是抛弃故乡这一点,再次趁机搭上这趟车,故意在声明中写上下一个轮到你,意在威胁去向不明的波多乃香。”十津川分析道。
“是这样。我认为真正的杀人嫌犯只是为了敲诈钱财,才去杀了在浴池打工的女子。”十津川又说www.99lib.net道。
半夜时分,龟井再次打来电话:“我与北条分头行动,去调查两个叫黑井的人,看来问题出在那个做咨询工作的黑井身上。”
“我想也是。我这里还没有收到例行的犯罪声明,还好媒体也没有些许的报道。”
“那,明天我去弘前……”
龟井离开后,十津川点起一支烟,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是K?”
“要调查这三人的什么情况?”
这名男子姓的首字母就是K,但还是难以确定。
“在那里,你要待到什么时候?”
“这就有些奇怪了。我想嫌犯一定知道她在一家浴池工作,也知道她赚了不少钱,所以才去袭击的。”
“现在还不知道,可无论如何我们还得保密。即使搞错了,我们都不能向本人询问,也许那家伙就是K呢。”十津川坚决地说道。
堀内的调查在这里结束了。这以后,也许是他不知道如何深入?或者他是有意识地中止调查,想从波多乃香身上诈取更多钱财?总之,在这三人中是否有K还不清楚。
过了下午5点,北条早苗从青森打来电话:“我已见过她母亲了。她母亲叫良子,51岁,一个人在青森车站附近开了家土特产商店。”
十津川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尽管自己工作繁忙,但也得对市民尽义务前来协助警方的做法表示欢迎。“谢谢你的协助,实际上今天有位自称母亲的人将过来确认死者的身份。”十津川立马编了个谎言。
他们是:http://www•99lib•net黑井均,41岁;黑井一郎,46岁;黑井邦夫,48岁。
“去年年末?”
“如可能,我需要这两人在东京的住所,还有这两人的照片。”
对此十津川早有所料,也没有什么失望。倘若有的话,波多乃香在委托书上也不会写上黑井××了,会写上全名的。
“这件事尽管迷雾重重,但也得弄明白啊。”十津川一副无奈的神情。
“你还了解到其他什么情况?”十津川追问道。“她是否与K有关系还不清楚。良子说直到去年,她还经常接到女儿的电话,但是从去年年末开始,女儿突然去向不明,再也联系不上了。”
“那另有他人?”
“这三人一定在青森的电话簿上有记载。查查其中有谁来到了东京,或者是谁经常来东京。那三封信的邮戳都是东京中央邮局。”
“黑井均是做餐饮的,至于黑井邦夫嘛,是做咨询服务业的。他们在东京具体做什么,尚不清楚。”
“是啊!这将会引起媒体的极大关注。”龟井也不安地说。
“他与波多乃香有关系吗?”
好在堀内在青森市的电话簿上曾经查找过。青森市人口只有28万,在这里意外地发现姓黑井的人分外少,仅有12人。从中他又选出了40多岁的中年男子三人。
“在这之前,我还想了解一下青森市内的情况。”十津川说完,将黑井均、黑井一郎、黑井邦夫三人的名字告诉了早苗。
那会儿,波多乃香正在委托私人侦探寻找黑九*九*藏*书*网井××。接着,到今年3月,K就向警视厅投书,要我们寻找波多乃香。这一切都相互有关联吗?十津川心中思忖着。
“前两封是用快递送达的,这次恐怕今天就能收到吧。”
“我想也是这样,嫌犯可能去过三名受害者干活的店里,在那里还逍遥快活过呢。”
“应该是吧。”十津川判断着,放下了电话。他问年轻刑警是否有信件,回说什么都没有收到。从时间上看,今天的快递是来不了了。十津川不由思忖着:这可能是嫌犯发出晚了,或者是撰写犯罪声明比较麻烦罢手了。
十津川又忙道:“先别忙着去。”
“因为我们刻意隐瞒了第三个受害者的身份,K不知道死者出生在哪里,无法趁机以抛弃故乡为由进行威胁,所以至今没有犯罪声明寄来?”
十津川隐隐觉得,恐怕在明天之前,被害人的身份就弄清了。刚才来的“哈莱姆苑”浴池的经理肯定会对媒体说受害者与自己店里的女员工长得很像。但愿明天报上不要登出来。
电话一挂上,十津川回过身子看着西本。
“你也飞到青森去。”十津川吩咐道。
“明天,我会努力去调查。”早苗说。
“没有。”
“对,是K所为。”十津川推断道。
“那让我伺机问问看,我想母亲对女儿多多少少会有所了解的。”电话旁的早苗自告奋勇地说。
“有这种可能。可是我认为他还不知道已遇害女子的事情。”
“是啊!可我心中没底。只是不管是谁,我们九九藏书都得想尽办法与之斗智斗勇。”
十津川粗略地看了一下堀内保存的资料,感到了堀内的苦心孤诣。如果知道全名,就可在东京的电话簿上找到。只知道姓,就难以寻找了。殊不知这可是1000万人口的大都市呀!仅仅叫黑井这一姓,要一个个寻找,工作量实在太大了。
“所以我认为那些犯罪声明不会是嫌犯写的。”
“那三人中有K吗?”电话那头,北条早苗刑警的声音一下子高亢起来。
下午4点,龟井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青森,“我去和北条君会面,一起去调查。”
“那么,这个利用他人杀人而趁势威胁波多乃香的K究竟是什么人呢?况且我们也需要了解他的作案动机。”龟井也说道。
川中顿时显得很颓丧,“我确定她好像是在我浴池打工的女员工。”“如果今天来的母亲不能确定死者身份的话,我们再拜托你。”十津川说完,就把来人打发走了。
第二天14日,是久违了的初夏晴朗的日子。十津川他们紧张地浏览着早报。所幸报上并没有登载丝毫的消息,他们才松了口气。过了中午,吉原“哈莱姆苑”浴池的经理来到了搜查本部,他递上印有“川中广志”的名片后,向警方报告说昨天在浅草寺内发现的尸体有些像自己店中的女员工。
“好吧!那就拜托了,去助她一臂之力吧。”
“从嫌犯那儿还有信来吗?”
“这两人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你肯定想知道这黑井均与黑井邦夫究竟谁是K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