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四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四章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龟井说的也许没错。他们分别试着向这12名男子打电话。
“我,我只是为了工作……”堀内脸色苍白地分辩道。
“你是?”堀内愣了一下。
“我曾经多次问过她,可她始终不肯说。”“如果找到了,她说过带她过去吗?”
“我不相信。”
按下键后,姓名、住所、电话号码一一显现出来。共有12人,都是男性的名字。十津川他们将这些信息一一记在记事本上。
“没有见到。”
“可是她那只手表却是日本产的电子表,只值一两万日元,而且还是男式的。”
堀内的侦探所位于神田的一幢杂居的大楼里,一位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坐在接待室里。
十津川反复看了这三封信后,感觉K是一个中年人。当然K是一个20岁的男子,或者干脆是一位女性也未可知。他们一张张地细看照片,一时难以判断。
“这只手表有多种功能。可报时,显示世界各地时间,还有地址簿功能。”
十津川回到搜查本部不久,西本刑警就打来了电话:“波多乃香工作的地方,我已经摸清楚了。是吉原地方的浴池,店名叫‘哈莱姆苑’,相册上的照片是在该店前拍摄的。”
西本来了后,将手表放在桌子上。
“哦,这只手表可是比镶上宝石的表更准确呢。”
北条早苗携带了银行存折、波多乃香母亲的地址和她妹妹的书信,匆匆离开了搜查本部。因为是搭乘11点30分从羽田机场发往青森的航班,她在下午l点之前到达了青森。
“真的,你请看!”堀内说着99lib•net,拿出一份调查委托书放在十津川面前。在委托类一栏果然写着波多乃香的名字,在委托事项一栏还有如下的文字:关于黑井××的调查。
“我也是出生在东北,刚来东京那会儿,我总是从寓所往上野方向张望,想家啊!好像通过上野可与家连接起来似的。”
西本与日下回到搜查本部后,十津川将他们带到屏风后面的里间,与龟井一起听他们的汇报。办公桌上并排放着书信与照片。
姐姐,你好吗?我总算一切均好。母亲很记挂你,望你常打电话来。
“这对于像我这样出生在东京的人来说,是不能理解的。”
“明白。我是否可以告诉他们波多乃香已经死亡?”早苗请示十津川。
“不能,这样不好,这事在刑警内部也是保密的。我只是想听听他们如何说。”
“哎哟,那可得每月赚上两三百万日元,才够花费在自身的服饰上呢!”
照片有50张左右,这对一个27岁的女性来说并不算多。问题是这些照片中是否有K。
“寻找过。当然不会找到。你想全名不知道,余下的信息又不明确。结果,寻找就不了了之了。”
“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昨天,我们举行了一次S高中同学见面会,有14位同学参加。男生们都问起你,因为当时你可是男生心目中最受欢迎的人。大家都想知道你的消息呀!明年3月我们还将举行一次同学会,届时还望你能前来参加。如果你顾虑自己是中途退学的而不愿来,那是大可不必的。明年的同学会决定由去了东京的加藤哲二君发通知,请务必回复。另附,你的好友绿已经结婚了。99lib•net
当然,原来这事可打电话让青森警署去办理,可是十津川又生怕会在什么地方泄露秘密,所以派了部下去。
“真的,波多乃香作为我的客户,我只与她会过一次面。”
“地址簿功能?那么,姓名、住所与电话号码都能显示出来了。”
母亲
“这信息……”
“我们不妨从波多乃香身上的服饰入手,她那香奈尔服装和香奈尔手提包。”
“因为印章放在别处,谁都取不走钱的。你就说自己是她的朋友,是波多乃香将存折放在你这里的,现在她突然失踪了,你十分为难,不知如何处理。你可以将存折交给她母亲。当事人死了,她又没结婚,可以将遗物交给她母亲。”十津川解释道。
“那个女子的记事本中有你的名字。”
“我带这些存折去?”早苗一脸困惑。
这封信中的“雪”好像是被害者的妹妹。三封信中也有妹妹寄来的明信片,住地为青森县的弘前市。她妹妹现在姓青木,恐怕已经结婚,从夫姓了。
“驾照上的原籍是青森市,有从青森寄来的信吗?”十津川问道。
“S组的井上,我借钱给了那个女的,她却逃跑了,500万日元呢!这钱是否是你给藏起来了?”十津川亮出这个确实存在的暴力团的名99lib•net字,吓唬着对方。
下午1点,东京举行了一场记者见面会。这时,十津川与龟井悄悄地溜出了搜查本部,向波多乃香在根岸的寓所进发。
美津子
“是呀!”
12个人中,有大公司的部长,中小企业的老板。其中最让十津川感兴趣的是一个叫堀内卓也的男子,该男子经营着一家侦探所。
十津川孤身一人戴了副墨镜,去会这名男子。
让十津川最先关注的是从青森寄来的三封信,信封上没有“根岸”的字样,只有四五年前的邮戳。这是她以前住在赤羽时收到的信,是她母亲等人寄来的。
“那你给我悄悄地回来。”十津川吩咐道。
“这些大概都是些常客的名字吧?”龟井开腔道。
“也在躲避着K。”
这是一幢10层楼的建筑物,波多乃香就住这幢楼的项层。这是一室一厅的房子,看起来还算宽敞,一间卧室就有20榻榻米大小。房间位于最高层,向外眺望视野特别开阔。
“你要老实说,那个女的为什么要寻找叫黑井的人?”
十津川突然抓住了堀内的前衣襟,“你撒谎!收了钱以后却什么都不做?”
“见到媒体记者的身影了吗?”
“可是,她似乎并没有向母亲与妹妹透露自己的新住址,我们找到的信都是寄往老地址的呀!”
“以后再没有找过?”
乃香,身体好吗?请你常常写信或打电话来,好吗?雪也很担心。下个月的7号,是你父亲的忌日,请你务必回来,我想好好听听你的情况,好吗?99lib•net
田中与北条早苗在得知波多乃香已经遇害后,也自然而然回到了十津川的身边。
“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委托申请。她委托我寻找一名男子,姓黑井,名不知。该男子年龄在40至45岁之间,身高1.8米左右,个子瘦削,好像生在青森市,具体地点不详。总之是些模模糊糊的信息。”
“赤羽也好,根岸也罢,都离上野车站很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在躲避着母亲与妹妹……”
“为此,你寻找过?”
“噢!难道在浴池里干活的女人需要以秒为单位的时间准确度?”十津川说着,连忙用房间里的电话与搜查本部联系,嘱咐西本刑警将那只问题手表拿过来。
“这是什么?”十津川盯着堀内。
崛内从文件柜里取出一个大纸袋,放在十津川面前。
“你去会会波多乃香的母亲、她在弘前的妹妹以及高中时期的伙伴,通过她们我想可以找到些线索。”
“这我知道,可是看不到上野车站。”
“这事发生在什么时候?”
“有几封。房间里的照片与书信已经全部拿来了。”
“请问你认识一位叫波多乃香的女子吗?”十津川一见到堀内,冷不防地以骄横的口气问道。
“没有,只说过如果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就通知她。”堀内怯生生地回答。
“波多乃香尽管不回故乡了,但依旧对故乡怀有难以割舍的情愫。”十津川说道。
“什么?我?”
九-九-藏-书-网
“工作?”
“倘若地址簿内存有备忘录,也许K也在里面呢。”十津川有些欣喜。
“难道波多乃香也是如此想的?”
十津川叫来了北条早苗,下令道i“马上直飞青森!”
“那么,我以波多乃香朋友的身份去。”
“是以前的住所赤羽。”
“那你要将这些东西作为信物带去。”十津川说着,将西木他们从波多乃香寓所搜到的普通银行存折交给了早苗。存折上还有560万日元的余额。
“我想是的。”
两人在房间内搜索着,尽管这里早已被搜索过,十津川他们还是指望能找到一些关于K的蛛丝马迹。可是什么都未发现。“什么线索都没找到。”龟井深深地叹了口气。“是呀。”十津川答应着。“那,接着我们还得做些什么呢?”龟井进而问道。
这第三封信是一个叫石田美津子的女子写来的。
“对不起,我是稍稍做了调查,可是什么都找不到呀!”“将这男子的资料统统拿出来!”十津川厉声命令道。
“去年12月。”
“这个方向是上野。”龟井手指窗外看出去的方向。
“可是在东北出生的人,便容易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尽管现在坐飞机回去很方便,但仍然有人认为上野是回故乡的起点,而在羽田就缺少这种感觉。”
“嗯。尽管这样,她仍然在上野周围活动。她一定感到不安,似乎离开上野过远,就再也回不到故乡了。”龟井在一旁分析道。
“到了今年,就是上个月吧,她突然来要我们再次替她寻找,还丢下了20万日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