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二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第二章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最后的决定是,不要多理会这第三封信,当然也没必要向媒体披露。
第二次侦查会议上,十津川在三上部长征询自己意见时,认真分析道:“现阶段,说什么都是白搭,也许写这封信的人就是嫌犯,想趁机做一个轰动社会的人。”
田崎带来了弓子的履历书。弓子全名井上弓子,出生在宫城县石卷市,28岁。她在当地读高中时中途退学,只身来到东京。先在品川的中小企业任业务员,后又在咖啡馆当过招待,三年前来到了“迷迭香”工作。
“这贵男(日语中‘你’的另一写法)的说法就出自这种地方吧。”十津川不无嘲讽地咕哝着,与龟井朝着箭头方向走去。
“三上部长打算如何处置?”
两天后的5月5日,搜查本部收到一封打印的快信。这封信还被寄到了各家媒体。
“是啊!听说她的存款近1000万日元呢。”
女老板久保子,26岁,在店内的名字叫广美,石川县轮岛人。与第一位受害者一样,也是颈部被勒窒息而死,皮夹内现金被搜罗一空。
然而,十津川的脑海中还是留下了些许不安的情绪。
“我们是凌晨2点打烊的,所以九_九_藏_书_网,离店时应该在2点15分左右吧。”
“接待处要求他提出书面申请,没有多说什么。”本多回答道。
“从这三封信的内容来看,显而易见写信人的愤怒情绪是越来越强烈了。我不认为这是恶作剧,这个叫K的人真的一心一意要寻找那个叫波多乃香的女孩。”十津川分析道。
“她是个酷爱工作,待人热心的姑娘,业绩经常排在前三名。”田崎介绍道。
解剖结果出来了,死亡时间推定在凌晨2点到3点之间。由此可以证明,弓子是在出店门后不久便遭到了袭击。
“她昨天什么时候离店的?”
“既然那样,她为什么死在狭窄的小巷里呢?”
“如果不去理他可能有些危险,那你就去做些调查吧。”
本多只是一味苦笑,“你也知道离家出走或失踪者的搜寻情况。据说全日本有2万多个失踪者,如果全日本所有警察都专门负责这事,要想将这2万多人一一寻找也难以完成,更何况这个叫K的人没有正式提出搜寻的申请。如果就因为他出言威胁,警察就优先为他寻找,岂非不正常?”
我又杀人了,对于那些不知反省的女人,我只能格杀勿论。下一个就轮到你,是你。九-九-藏-书-网
一家叫作“粉色陶庐”时髦沙龙的女老板被人发现死在新宿西口的中央花园内。
池袋警署设立了搜查本部。十津川本打算晚上去“迷迭香”了解一下情况,可是该店的经理在新闻中听到报道,主动来到警署。经理自称田崎,是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在看到尸体后,他确认这是在自己店里打工的弓子。
“没错,我们店里有些姑娘自己有车子,有些是坐出租车,也有些是男朋友驾车来接的,而她总是坐出租车回去。”
信的内容如下:
搜查一课的本多课长将这三封信交给十津川,“对此事你如何看?”
“噢,她有些常客,但没有听说她与特定的男子交往。”
这里共有三家浴池,它们与小酒店、咖啡吧并排坐落在一个角落里。此时已近凌晨时分,店家的霓虹灯都熄灭了。入口处大门紧闭,周围黑漆漆一片,显得鸦雀无声。
十津川在名片夹中发现了几张名片,名片上印着“池袋迷迭香”弓子的字样。几张名片相同,均有迷迭香的电话号码。九*九*藏*书*网
杀害浴池女服务员的是我。对于给家乡带来耻辱的女人,人人都可以杀之。下一个就轮到你。那样的女人快觉悟吧!
不久,三上部长的这句话应验了。
“她住在哪里?”
“龟井君,你去过那里?”十津川问道。
当然,各家报纸的社会版都刊登了这封信,电视台也做了报道,各家媒体都对这件事津津乐道。而十津川他们则担心,如果写这封信的人真是杀害井上弓子的嫌犯,那极有可能会接二连三地出现受害人。
“她是否有相好?”龟井问。
龟井连忙苦笑着用手指着前面,“你看那儿,不是挂着招牌吗?”
“看来只好下次再来了。”十津川说道。这当儿,尸体由于需要解剖,被送到大学附属医院。
这是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件。在那天的搜查会议上,三上部长不客气地指出了这是十津川的责任,十津川默默地点着头。现在摆在眼前的任务是尽一切可能找到嫌犯。
“唉!恐怕是这样吧。”
女尸被发现时,全身已被雨淋透。女子的颈部被勒,俯伏地倒在地上,一件迷你裙被撩起,露出了里面的黑色短裤。一九_九_藏_书_网只香奈尔手提包掉落在离现场3米远的地方,里面的皮夹已经被搜罗一空。
“这可能只是表面现象。”十津川解释道。
“这,我还不能说什么,也许这仅仅是他对警察的反应表示不满与焦躁发出的威胁而已。”
“还不知道,所以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我们不能屈服于威胁,特地为他去寻找波多乃香。”
“那时,电车已经没有了,她是坐出租车回家的吧?”
“这么说来,她赚了不少钱?”十津川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前面的那条路很窄,出租车开不进来,她总是步行到大路上才打车的,可能在途中她遭到嫌犯的袭击。这之前,小店的姑娘也有遇袭的,所幸都只是些皮肉伤而己。”田崎解释道。
“昨天,贵店也照例营业吧?”
“是的,我们全年没有休息。”
“可是,倘若写这封信的人就是嫌犯,那还得有多少女子被害?”
为了慎重起见,警方调查了她的常客以及与她有交往的男子,他们均有不在现场的证明。
“这是浴池的名字呀!”站在一旁的龟井刑警说道。
“确实如此。但是这个叫K的人,如果真的较真,麻烦就大了。所以要大家来讨九*九*藏*书*网论一下策略。”
“也许K是个危险人物。就像刚才我说的,K真的想寻找到波多乃香。此前他来电话时,是如何回答他的?”
“那样的话,就不要去管他了?”
田崎皱了皱眉头,“新闻中不是说这是一起因金钱引发的偶然性杀人事件吗?”
果然,在小巷深处,有一张画着箭头的标牌,上面赫然写着“欢迎你来到梦中乐园——迷迭香浴池”。
“我也有同感。”十津川点了点头。
就在本多说这话的第二天,5月3日上午6点刚过,在池袋西口的大楼之间的小巷里,发现了年轻女性惨死的尸体。十津川开始负责侦办此起杀人案件。
“很多,二三十万日元总是有的。”
“那你认为他要炸掉东北干线也是真的了?”
会议途中,又传来了在宇都宫车站的卫生间里发生爆炸的消息。
“东上线下赤塚的寓所。”
两天后的10日下午,搜查本部又收到一封打印的快信:
“这得弄清写信人的真正意图。”十津川的目光落在信笺上。“嗯,要弄清写信人的意图,必须得采取某种对策。”
“她的皮夹里通常放多少钱?”
“那我们还是去寻找波多乃香,怎么样?”十津川探询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