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第七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第七章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近藤的脸更加的扭曲着。
整座山都在立石寺的境内。由于太阳已下山,四周一片昏暗。月光朦朦胧胧地照出寺庙的形状,到处都是一堆堆的残雪。
二人从巡逻车下来,冷气立即袭面而来。
是近藤秀,右手拿着一把大刀子。有一个女人倒在他的前面,另一个女人蹲在角落里。
十津川接近倒在地上的女人,用手电筒照射着。是在照片上看到的黑川绿。从腹部流出鲜血,沾湿毛衣和外套。
十津川这么一问,眼神突然变得很可怕。
“他的父亲在市内开了一家有名的料理店,他偶尔会去帮忙。可是,由于他是游手好闲的人,我说他没有职业比较适当。特别是他的伙伴川田和井上被杀后,他更是无心工作,只是到处鬼混。”
“多半是吧。我想近藤大概从外面打电话回家听电话留言,因此,才没有回家,直接前往山寺。”
看到位于右手边的仙山线山寺站,向左边一拐弯,可以看到被称为山寺的立石寺。
“什么正当防卫?”
“此外,我也想知道黑川绿目前在哪里?”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不希望以微不足道的事情逮捕近藤,而是以轻犯罪法逮捕他。”
“是的。除此之外,她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
“宫子!你跟刑警说,那个女人用刀子威胁你。”
是我啦!今晚10点请你来山寺,不然的话,我会被杀害。是害怕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吉田刑警前来旅馆,向十津川说道:“目前正在搜查各家旅馆,以期能找到黑川绿。”
“好奇怪呀!照理说,他应该早就到家了呀!”吉田刑警说道。
“不会,我拨的的确是我家的电话号码,其他人的留言都还在,只有宫子的留言消www.99lib.net失掉了。”
吉田刑警拿出记事本,打电话到近藤通宵打麻将的友人家,问近藤是不是还在那里,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他在两个小时前回去了。
“你在胡说什么?”十津川转身向近藤怒吼着。
近藤拨自己家的电话号码,倾听留言电话,不久,脸色突然大变。
“是的,她用那把刀子威胁我和宫子,如果我不杀她,她会杀死宫子。因此,那是正当防卫!”
“你们一开始就憎恨我,希望我有罪。”近藤几乎吼叫般说道。
十津川从倒在地上的黑川绿旁边捡起一样泛出白光的东西,向近藤问道:“你是指这个吗?”
“那个家伙用刀子威胁我和宫子,因此那是正当防卫,不信可以调查看看,她带着刀子。”近藤说道。
十津川和吉田刑警首先在侦讯室讯问近藤秀。
男女的吵架声突然停下来。声音是从五大堂里面传出来的。从那里所看到的景色堪称绝景。
“这该怎么办才好呢?难道真的无法逮捕近藤吗?”吉田刑警说道。
吉田刑警为了让木村一课长动员县警去调查黑川绿,所以返回县警本部。
“也许会也说不定。”十津川说道。
“黑川绿的确是在山形。”十津川向吉田刑警说道。
“我的留言电话没有宫子的声音呀!”近藤说道。
爬石阶实在很辛苦,十津川和吉田刑警全都气喘如牛,心脏猛烈跳动。随着往上爬,男女的吵架声听得更清楚。好像被吵架声催促般,他俩加快速度爬石阶。
“什么事也不做吗?”
“在法庭上,你这种说法管用吗?”十津川说道。
“三日町是近藤秀的公寓所在地。”
“有。你想会使用到吗?”吉田http://www•99lib•net刑警也小声反问。
“昨天我在友人家打通宵的麻将,今天为了慎重起见,听留言电话,结果听到宫子以颤抖的声音说要我今晚10点去山寺,于是我就在那个时间去山寺看看。原来是那个女子绑架宫子,在山寺埋伏,以便攻击我。”近藤说道。
“或许是你们把宫子的留言消掉也说不定。”近藤说道。
“为什么我们要把她的留言消掉呢?”
“我是正当防卫。”
“不会是一开始就没有她的留言吧?”
“那个女人实在太可恶!”近藤扭着被扣上手铐的身体大叫道。
“请立刻把她送去医院。”十津川说道。
“是的,是市内俱乐部的女侍,名字叫做冲宫子,现年26岁,人长得很漂亮。由于他的父亲很溺爱他,给他很多零用钱,他有钱去玩女人。他好像还有其他的女人,不过,目前最要好的是这个名叫冲宫子的女侍。”
可是,近藤和黑川绿迟迟没有出现,四周也逐渐黑暗下来。
把他俩押上巡逻车,送去山形市内的县警本部。
“那个家伙绑架宫子,把我叫来这里。那个家伙是绑架犯!”近藤说道。
“是为了狙击近藤吗?”
“不要紧吗?”吉田刑警也很担心地问道。
太迟了!十津川在内心里这么大叫着。救护车还没到。
救护车来得太迟,实在叫人心急。终于出现身穿白色制服的救护队员。
“没有职业。”
大概会把影印的黑川绿的人头照交给县警的刑警,叫他们去市内、市外的旅馆搜查吧。
突然从上面传来人的讲话声,他俩驻足倾听着。的确是人的讲话声。不是一个人,是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小,所以不知道在说什么。
“大概还在99lib•net朋友家睡觉吧。”吉田刑警笑着说道。
公寓坐落在巴士站附近,是最近才盖好的八层楼公寓,顶楼的805号房挂着“近藤”的名牌。他还没有回来。
“振作点!”虽然十津川这么说道,可是,对方没有回答。十津川以行动电话呼叫救护车。
“我会禀告木村一课长,请他动员县警去调查。”吉田刑警说道。
就在那时,吉田刑警的行动电话突然响起来。吉田刑警听完电话后,向十津川说道:“已经找到黑川绿所投宿的旅馆。”
十津川把拿在手上的东西递到近藤的鼻子前面。那是一支刀子形状的细长梳子。
“我带路。”吉田刑警说罢,二人搭乘巡逻车赶往三日町。
救护队员把黑川绿抬上担架,然后抬着担架下石阶。
“我也是那么想。”
“怎会不要紧!”十津川忍不住大声叱责道。
“是为了让我的正当防卫无法成立,好把我关进监狱里面。不对吗?”
救护车一停下来,抬着担架的救护队员就爬着石阶。
“那是玩笑话啦!”十津川笑着说道。
“也就是说她想杀害近藤??”
“黑川绿以近藤秀的女人为诱饵,把他引诱到山寺,到底有什么意图呢?”
他俩从山脚下的根本中堂开始往内院拾级而上。直到内院的如来堂,有1015级的石阶。
“是的。不过,听说她向柜台人员询问去三日町该怎么走比较好。”
县警的年轻刑警向吉田刑警报告道:“她在昨天傍晚结账离去。”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她的脸失去血色,变得很苍白。
“是的。”十津川说道。
“最好能找到。”
“你有携带手枪吗?”十津川小声向吉田刑警问道。
“好奇怪呀!”
“如果能让近藤杀害那个女99lib.net人,我们就可以以杀人罪逮捕他。”
“什么事让你感到奇怪?”
十津川看了一下手表,已是晚上8点。
“你给我仔细看清楚,这是刀子吗?”
终于听到救护车的警笛声从远处传过来。
“黑川绿知道那件事情,才特地把近藤引诱到山寺吗?”
出现女人的讲话声。
“赶快爬吧。”吉田刑警说道。
十津川像叱责般说罢,从车内跳下来,朝着公寓走过去。他把警察手册拿给管理员看,叫他打开805号房。
“他应该还没有结婚吧?”
就在这时,年轻刑警走进来,向十津川和吉田刑警说道:“刚刚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黑川绿已经死了。”
“山寺是我和三浦警部设陷阱逮捕黑川信介的地点。我们叫近藤前往山寺,把黑川引诱到那里加以逮捕。”十津川在车上这么说道。
“那是正当防卫!”近藤大叫道。
“没有人会相信你这种说法。以前你在东京跟你的伙伴一起杀害黑川美花,这次是第二次杀人,你一定会被处极刑。”十津川说道。
“是你刺杀黑川绿。”十津川向近藤说道。
“把他逮捕起来!”十津川向吉田刑警大叫道。吉田刑警抓住近藤的手。
“真是无聊。”
“三日町?”吉田刑警的脸色大变。
虽然近藤几近大叫般说道,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发不出声音,宫子依然沉默不语。
“你有听留言电话?”
“或许他已死在房间里面也说不定呀!”
“可是,那不是非法侵入吗?”
“去他的房间看看。”
“是的。目前是住在市内的高级公寓。”吉田刑警说道。
近藤和绿到底在哪里呢?他俩一面环视着四周,一面慢慢爬石阶,可是,看不到人影。
“请不要说那种不吉祥的话。”99lib•net
十津川和吉田刑警拉着扣着手铐的近藤走下石阶,胆怯的冲宫子紧跟在后。
近藤一时间哑口无言。十津川蹲在黑川绿的旁边,注视着她的脸。
“看起来像刀子呀!”
他俩经由石阶向五大堂的建筑物迈进。在月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空荡荡的建筑物里面站立一个男子。
“不知道去哪里吗?”
“去看看吧。”十津川说道。两人一回到车上,立刻朝着山寺出发。
“近藤!”十津川大声吼叫着。
“有呀!我是从外面打自己的电话听留言。”
十津川问道:“怎么啦?”
“看起来不像被绑架呀!”十津川说道。
“从昨晚到今晨,近藤秀在友人家打通宵麻将,然后睡到中午。”
他俩返回巡逻车,在车内监视着,等待近藤回来和黑川绿出现。
“多半是近藤的女人冲宫子。”吉田刑警说道。
十津川凝视着眼前的近藤,说道:“如此一来,你不是杀人未遂,而是杀人,所以你的罪变得很重。”
“去看看吧。”
二人立刻搭乘吉田刑警的巡逻车赶往那家旅馆。
十津川用手电筒照射蹲在角落里的女人。那是有一张漂亮脸蛋的女人,无声地颤抖着。
“你曾说他有女人。”
管理员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十津川和吉田刑警进入二房一厅的房间。十津川走到电话旁边,按下留言电话的按钮。
近藤好像大吃一惊般地转过身来,十津川按下手电筒的开关,朝他的脸照射过去。冷不防被照射到,近藤的脸扭曲着。
“会不会是你打错电话?”
吉田刑警这么说罢,十津川的表情也变得很严肃。
“那么,你再打一次看看。”十津川说罢,把行动电话交给近藤。
“多半是要替妹妹报仇吧。”
“近藤秀目前是从事什么工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