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第六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第六章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十津川先生,你想她还在山形吗?”
“是吗?女人只要改变发型,看起来就像别人。”
“看来黑川绿好像也要替妹妹报仇。”十津川说道。
“如果她跟你联络的话,请你劝她不要一错再错,我会返回山形保护近藤秀。”十津川说道。
“因为父亲写得很感人,让看完遗书的绿小姐想为父亲和妹妹做些事情呀!”
十津川这么说罢,野平突然现出不安的表情,说道:“我不知道她的行踪,我只知道她需要一个人冷静思考,而出去旅行。”
“问题是遗书呀!”
“不会是写设计陷阱,陷害三浦先生吧?”
“虽然我不要求代价,不过,我有件事想拜托十津川先生。”
“此外,她还说什么?”
“尽姐姐的责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让我的希望实现的话,我就把她的电话录音带送给你。”野平律师说道。
“黑川绿在山形杀害女侍,嫁祸给三浦警部,让他成为杀人嫌疑犯,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可是,我不希望她犯下更大的错,近藤秀已被警察处罚过。因此,我不希望黑川绿向他下手。”十津川说道。
那天,十津川再度搭乘开往山形的新干线。
“已经不在这里了吗?”
“如果能查出她的住所,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无法查出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呢?无限期地保护近藤秀实在没有意思,也让人感到不愉快。”
“她是怎样的性格?”十津川问道。
“他说他只记得对方是高头大马的女人。”吉田刑警说道。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要打电话给我呢?”十津川问道。
翌日下午,十津川在旅馆接到野平律师从东京打来的电九_九_藏_书_网话。
“虽然我了解她的心情,可是,我也不能让无辜的人蒙受不白之冤。我帮助县警三浦警部,其实也是为了她,因为三浦警部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川田、井上和近藤绝对不能原谅。”
十津川沉思着。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近藤秀逮捕起来。
“是的。因为目前只剩下他一个人。”
“那么,你看过遗书的内容吗?”
“有帮助。”
“如果她被逮捕的话,大概会以杀害女侍的罪名被起诉吧。不用说,我当然会担任她的辩护律师,可是,我希望警方能稍微考量她的心情。”野平说道。
“你认为绿已返回东京吗?”
“我了解。”
“什么事?”十津川问道。
野平很紧张地说道:“今天早上我接到黑川绿的电话。”
“现在在山形发生了奇妙的事情,县警的三浦警部因涉嫌杀人被逮捕。”十津川单刀直入地说道。
“原来如此。”
“我要返回东京。”十津川突然这么说道。
“如果无法逮捕近藤的话,我希望找到黑川绿,将她拘留起来。”吉田刑警说道。
“我问她诸多问题,比如如果你布置陷阱陷害山形县的三浦警部呢?为了陷害三浦警部,你杀害无辜的女侍吗?”
“这我知道。我们也在设法把他关进监牢里面。”十津川说道。
“还有,是关于近藤秀的事情。我很清楚同样的事件不能二度审理,可是,我无法原谅那个人呀!能不能麻烦警方想个法子,把他关进监牢里面?如果不能的话,她会杀害近藤,罪也就更加的重。”
“这该怎么办才好?”吉田刑警问道。
“不知道遗书的内容,实在http://www.99lib.net让人感到焦虑呀!”
“三浦先生的答复是什么?”十津川问道。
“她说是的,她也感到很痛苦呀!为了复仇,她才陷害三浦警部,也杀害女侍,接着,她想杀害近藤秀。可是,她的内心感到很后悔,特别是杀害无辜的女侍,让她感到很痛苦呀!她想纾解内心的苦闷,才打电话给我。”
“这么说的话,她还在山形县?”
“是有关系,因为我认为三浦警部是中了人家的圈套,而布下圈套的人,我认为是黑川绿呀!”
“是黑川绿小姐拿给我看的。”
“我是那么认为,因为她接着要杀害近藤,完成完全的报仇。”
“对绿来说,死去的黑川美花是她世上惟一的妹妹呀!或许她想杀害近藤秀,替妹妹报仇也说不定。”十津川说道。
“黑川绿目前到底在哪里呀?”
“黑川的遗书到底写些什么呢?你知道吗?”
“我也不希望黑川绿一错再错。”
“不会,因为黑川是父亲,我想他不会那么写。不过,我想由于他在遗书中写考虑自己的幸福吧,反而激起绿要替父亲报仇的念头。”十津川说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为防万一,你要保护近藤秀。”
“是的。黑川在宫城监狱自杀前,有留遗书给绿,所长说他没有看遗书的内容。”
“是黑川狙击的第三个人吗?”
“我想是要向害死妹妹美花的人报仇,因为我问她是不是要替妹妹报仇,她沉默不语。”野平说道。
翌日上午10时,吉田刑警如约前来旅馆。
十津川把跟吉田刑警所想的事情讲给野平听。
“我想律师不得泄露客户的秘密吧。”
“你的意思是说,因此,99lib•net才设计陷害逮捕父亲的三浦警部吗?”
回到东京已过中午。十津川前去拜访位于新桥的野平法律事务所,跟野平律师见面。
“是父亲关照女儿的话。他在遗书上这么写着:你还年轻,希望你考虑自己的幸福,好好地活下去,为了妹妹美花,更需要坚强地活下去。”
“由于她很成功地让三浦先生掉进陷阱,我想她已离开山形。”吉田刑警说道。
十津川这么一问,野平爽快说道:“我知道。”
可是,以目前的状况,是无法逮捕近藤的,因为无法用同样的罪去处罚同样的人。
“可是,反过来说,不是反而会让绿对父亲和妹妹产生无限的感情吗?她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感到很孤独,一直期望有父亲和妹妹。因此,或许她会对夺去父亲和妹妹的人产生无限的憎恨也说不定。”
“她说想尽姐姐的责任。”
“不是,我是要去跟野平律师见面。”
十津川跟吉田刑警一起在旅馆内的料理店吃中华料理。十津川一面吃,一面叙述跟野平律师谈话的内容。
“如果我是她的话,我会那么做?因为她的计谋已成功,很巧妙地让三浦先生变成杀人嫌疑犯,再加上利用十津川的名字也成功了,如此一来,只要远离山形,一边笑着,一边注视事情的发展就可以。我想或许她已逃亡海外也说不定,因为这样最为安全。”
“最好是那么想。”十津川说道。
“黑川绿小姐目前在哪里?如果你知道她的住所的话,请你告诉我,因为我想跟她见面,以便确定有没有那回事。”
“是的,因为他的身高是一百六十二三厘米。”
“接下来该怎么办?”吉田刑警像在商量般,九-九-藏-书-网看着十津川的脸。
“十津川先生,你想他会写什么呢?”
“这只是我的想法。如果考虑到绿的将来,他大概会写什么也不要做,只要考虑自己的幸福吧。”
野平摇着手,说道:“没有那回事。”
“她跟父亲黑川和妹妹美花的感情那么好吗?可是,从她出生以后,没有跟父亲和妹妹见过面吧?”吉田刑警好像很不可思议地说道。
“果然是那么写吗?”
“那样很危险呀!”十津川说道。
“我该怎么办才好?”
“写了什么呢?”
他把十津川带到上次投宿的那家旅馆。
如果把近藤逮捕起来关进监狱,就能够阻止黑川绿再度杀人,她本人也会感到满意。
“还有一件事情让我蛮担心的,那就是近藤秀。”
十津川在列车上小睡片刻。当他醒来时,窗外有白色东西飞舞着。东北还是冬天。他再度这么想。
“你是指黑川信介的遗书吗?”
“他说不知道,因为他觉得有点像,又有点不像。”
若是那样,大概不会错吧。身高部分应该是黑川绿不会错。
吉田刑警驾驶巡逻车前往山形站迎接。十津川一上车,问道:“近藤秀没事吧?”
冬天的心情……十津川这么喃喃自语着。黑川绿这个年轻姑娘大概像这片冬天的景色一样,内心充满严肃的心情吧。
“身为县警的我绝不能放任近藤秀被她杀害。”吉田刑警说道。
“她说什么?”
“近藤的确是住在山形市内,听说他跟年轻女子同居。”
“若是那样的话,168厘米高的黑川绿在他看起来是高头大马的女人也不奇怪。”十津川说道。
“我也不想泄露秘密,因为律师有保守秘密的义务。”
“果然?”
九-九-藏-书-网不知道她的行踪吗?”
“她怎么回答?”
“我也是那么想,遗憾的是我真的不知道她目前在哪里?”
“最好是找到黑川绿。”
“真是阿弥陀佛。”野平好像失去了镇定。
十津川在旅馆柜台结账后,跟吉田刑警告辞,前去搭乘山形新干线。
如果要逮捕近藤,必须以其他事件来逮捕,遗憾的是,想不到其他的事件。
“以我看,她是很专心的人,而且是行动派。”
“因此,我想帮助三浦警部,就把她的电话加以录音,这样对三浦有没有帮助?”
野平沉默下来。
他跟川田、井上一起杀害黑川美花,审判时,因为证据不足被无罪开释。可是,是他们三人断送一个女人的一生,这是不争的事实。
“此事我有听闻,可是,这跟我没有关系呀!”野平皱着眉头说道。
“三浦先生不是很高大吧?”
“也就是说,她要在山形杀害近藤秀??”
“我是持那种看法,而且也有可能在山形杀害近藤秀。黑川绿一定有那种想法。”十津川说道。
“如果能设法把他关进监牢里面,那是最安全不过了。”吉田刑警说道。
“是的。根据三浦先生的证言,那天晚上,他开车前往山形站途中,帮助受伤的女人。他把那个女人抱上车,觉得对方好高大哦。”吉田刑警说道。
“没事,听说今晚他在朋友家打通宵麻将。由于有三个朋友跟他在一起,我想应该不会有事。”吉田刑警一面开车,一面说道。
“那你就去试试看吧。”十津川说道。
“我也有同感。”吉田刑警微笑着说道。
“是的。因为我没有一一地问。”
“她会那么做吗?”
“是的。或许绿也想杀害他也说不定。”十津川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