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第五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第五章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那时三浦提议设陷阱让黑川上钩。十津川和三浦让近藤秀假装前往有名的山寺,黑川果然中计。当他持枪出现在山寺时,立即被警方包围、逮捕。那时黑川曾持枪向刑警射击,拼命地抵抗。
“是同时憎恨我们两人的人呀!”十津川说道。
“还有其他的理由。”
“这我知道。”
十津川苦笑着说道:“犯人使用电话让三浦先生上当受骗,我也是。”
被看上的倒霉鬼是黑川的独生女美花。
“是什么理由?”
关于黑川绿,本所所知的大致如下:她的经历是得自野平律师。
“也就是说犯人认识三浦先生,也认识我呀!”
“可是,犯人为什么要使用十津川先生的名字呢?那是两年前只见过一次面的人的名字,应该还有几个可以让三浦先生相信的人呀!”
“一起来的野平律师说她已被黑川承认,由于的确已被承认,才允许她跟黑川会面。”副所长说道。
十津川在县警本部说明东京的事件,然后跟县警共同保护井上和近藤二人。
“你了解了吗?”
事件很简单,同时也很凄惨。
检察官认为是他们三人把她推下车,可是,苦于没有证据,最后只好无罪释放他们三人。如此审判的结果,让父亲黑川勃然大怒。
他们去喝酒,一喝醉,昔日的坏本性就显露出来,决定去找乐子。井上和近藤说想玩东京的年轻女人,于是那晚开着川田的车子去物色。
十津川点着头说罢,再度看着自己所写的文字,突然眼睛亮出光彩。
“我还有一事不明白。”吉田刑警说道。
“三浦警部就是犯人呀!”十津川说道。
吉田刑警也以稍微理解的表情说道:“的确是往前推进了一步。欺骗三浦先生,并用哥罗仿把他迷昏的人,大概是这个黑川绿吧。”
“是的。”
十津川和三浦为了压制黑川,也开枪还击,其中一发打中黑川的左大腿。黑川被逮捕,以杀害川田和井上的罪名被判处十年徒刑。
“不愧是龟老,你知道得很清楚。”
“而且是很有力气的女人。”
黑川信介在上野经营脚踏车贩卖店,是有七名从业员的小店,生意不错。
“我想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也想知道她的长相。”
“据说是她想被承认。”副所长说道。
“我想问题是出在那通电话,因为打给三浦先生的是我的电话。”十津川说道。
可是,她所从事的是杀人,恋人就算非常爱她,大概不会跟着去杀人吧。
十津川这么一说,龟井刑警立刻这么说道:“是为了黑川信www•99lib•net介的事情吗?”
他们三人开着车子接近她的背后,然后故意去撞她,把她撞倒后,以送她去就医为由,把她带上车。
“可是,十津川先生并没有成为嫌疑犯呀!”
“怎会这样呢?”
“黑川在东京杀害一个男子后,又在山形杀害第二个男子。”
“十津川先生,你认为那是陷阱吗?”
“明天早上,我再来拜访。”吉田刑警这么说罢,告辞离开十津川的房间。
吉田刑警说罢,前往柜台借了一块小型黑板和粉笔,然后进入十津川投宿的七楼房间。
“何时被承认的?”十津川问道。
“等一下我把她的照片传真给你。”副所长说道。十津川把旅馆的传真号码告诉副所长后,挂断电话。
“是吧。可是,有人呀!因此,三浦先生才会中计,而那个人就是使用我的名字去布置陷阱的人。”十津川以严肃的表情说道。因为他也不知道陷害他的人是谁。
黑川本来想承认她是自己的女儿,可是,目前他有前科,如果承认她的话,她会很辛苦,所以暂时不加以承认。可是,当他被判有罪后,他突然改变心意,承认绿是他的女儿。
“这么说来,犯人是女人了?”
“目前不用去理会那种批判。”十津川向吉田说道。
“的确是在两个月前死在宫城监狱里面。”十津川说道。
“可是,对方却那么做。”
“由于两年前,我只跟他见过两三次面,谈过话,如果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十津川,他以为是我,也不奇怪呀!”十津川说道。
他俩利用休息的时候吃送来的排骨饭,的确如吉田刑警所说的,排骨很柔软,很美味。吃完饭后,十津川点燃香烟。
吉田刑警问道。他之所以了无生气,大概是同样的作业已进行过,得不到预期的结果吧。
两人点了排骨饭和饮料,因为吉田刑警说这家旅馆的排骨饭很好吃。
黑川年轻时玩过飞镖射击,他首先用常用的枪射杀在东京的川田。十津川负责侦办这个事件,认为黑川会去山形狙击井上操和近藤秀,于是赶往山形。
虽然十津川觉得时间有点晚,不过,还是试着打打看。
“如果那个人想替死去的黑川报仇,为什么不杀害三浦先生和十津川先生呢?就算无法杀害你们,直接找你们谈判,不是也很好吗?为什么要那么麻烦,先杀害三浦认识的女侍,然后嫁祸给三浦呢?我觉得这实在是太拐弯抹角了。”
“在东京被杀害的是川田,在山形被杀害的是井上。”十津川说道。99lib.net
十津川把传真交给吉田刑警。
“可是,犯人是使用我的名字,我想一定有他的理由。”十津川说罢,拿出记事本,把他想到的理由写在记事本上。
“你把这张照片拿给三浦先生看,问他假装受伤,搭乘三浦先生车子的女子是不是这张照片中的女人?”
黑川被关在宫城监狱。他撕开被单做成绳索,然后悬梁自尽。
在川田被杀的第六天晚上,井上操在山形市郊外被射杀。十津川和三浦发誓,一定要保护好近藤秀,绝不能让他遭到毒手。
“可是,应该没有那通电话才对。十津川先生没有打那通电话吧?”
“此时我也是那么想,可是,这对三浦先生一点帮助也没有呀!”
“你是说犯人交游广泛吗?”吉田刑警前言不搭后语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应该没有共同的敌人。”
十津川苦笑着说道:“我不是跟你讨论责任归属问题,而是想知道有没有人前来跟黑川会面?因为我认为他没有亲人——”
“是有人来跟他会面。”
“如果是的话,我们又往前迈进了一步。”十津川说道。
“因为我在三浦警部指挥下调查那个事件,所以记得很清楚。”
“请你告诉我,因为我也想知道。”
川田出生于山形市,毕业于市内高中,高中时代,他是小混混。他的混混伙伴有两个人,一个是井上操,另一个是近藤秀。
那晚,她在朋友家过生日。回家时,她经由甲州街向最近的车站走过去。
美代子在绿22岁时去世,之后绿成为职业女郎,过着上班族的生活。
“可是,三浦先生跟十津川先生是因两年前的事件才初次见面吧?以后再也没有见面吧?”
“我可以想到几个理由——”
“两年前的事件被逮捕的犯人呀!”十津川说道。
“我想知道宫城监狱的电话号码。”
“如果是相反的结果,将会怎样?”
“这话怎么说?”吉田刑警不解地问道。
“其他的理由是什么?”
交通机动队寻找推她掉落的那辆车子。目击者说是白色的丰田可乐娜。在刑警的努力搜查下,终于查出那辆车的车主。车主是在杉并速食连锁店工作的川田裕之,23岁。
“是什么人?”
之后,他们三人边开车,边侵犯她,她激烈抵抗、大叫,无计可施的川田等人勃然大怒,就打开车门,把她推下车,结果被后面的车子撞个正着,当场死亡。
“可是,我们是站在三浦先生是清白的立场来推理,换句话说,是站在3月6日的晚九*九*藏*书*网上有那通电话的立场呀!三浦先生因为接到我的电话,才开车去接我。”
此外,还对黑川绿的外貌,做如下的叙述:身高168厘米,以目前女人的平均身高来说,大概可以称得上是高头大马吧。
“是的。也因此,三浦先生成为杀害女侍的嫌疑犯,而我成为陷害他的罪魁祸首。总而言之,我们两人同时中了人家的圈套。”十津川说道。
“我想黑川一定感到很遗憾,因为还有一个杀害女儿的人没有被他做掉。”十津川说道。
“十津川先生也上当受骗吗?”
“也许有也说不定,不过也有可能是使用变声器。”
“好的。”
十津川摇着头。
“那么,要从何处开始才好?”
“这是心情的问题呀!自己的名字被冒用,让我感到很不爽,接下来,一想到为什么要拿我的名字来陷害三浦先生,我就感到很苦恼。对我来说,这件事让我感到很痛苦,因此,犯人同时痛击两人。”
“被释放了吧?”
“同样是搜查一课,少数跟三浦先生要好的青木警部的名字。”
“那就利用房间服务。你想点什么?”吉田刑警说道。
“透过变声器讲话,女人的声音会变成男人的声音,再加上使用电话的话,我想更容易被骗。”十津川说道。
“例如犯人能够杀害女人,可是,没有能力杀害像我和三浦先生这种身强力壮的男人。”十津川说道。
“关于那件自杀事件没有任何问题,看守是根据规则来处理,没有任何责任。”副所长说道。
“或许犯人认为与其杀害三浦先生和我,倒不如用这种方法让我们感到痛苦也说不定。因为杀害,只是把对方杀死,不会让对方感到痛苦。”
“那不就结了吗?”
“例如是谁的名字?”
“可是,她被承认是黑川的女儿后,你们才允许她跟黑川会面吧?”
“所长也感到很不解。”
黑川在监狱内自杀,只留遗书给绿,遗书上写什么呢?因为没有看,所以不知道。
“这我知道。就算有那通电话,可是,并不知道是谁打的呀!一旦出庭审判,会被判定三浦先生在说谎,瞎掰出那通电话呀!就算说是误听为十津川先生的声音,大概也没有人会相信吧。”吉田刑警有气无力地说道。
“是的。”
“可是,要模仿青木警部的声音很容易,只要压低声音,像怒吼般讲话,就变成青木警部的声音,我就可以轻易模仿青木警部的声音。”吉田刑警说道。
“是的。”
“可是,想模仿那样亲近的人的声音,大概很难九*九*藏*书*网吧?”
十津川在黑板写两个人的名字——川田裕之(23岁)井上操(23岁)
警察以过失致死的罪名把他们三人移送法办。
②从声音被发现是假冒的危险性较低。因为两年前只见这两三次面,就算记得名字,也不见得连声音也记得。
“可以向这家旅馆借?”
“去我的房间。我需要一块小黑板。”
“我不做他想。”
可是,在审判时,他们三人坚称是黑川美花自己打开后座车门跳下去,那时他们三人曾拉住她,可是,被她挣脱。
“可是,有人使用十津川先生的名字把三浦先生叫出来,是男人的声音?除了黑川绿,大概还有男的共犯吧?”吉田刑警问道。
“是谁?”
虽然他俩很害怕,可是,并不跟警方合作。因为他俩认为跟警方合作,等于坦承是他们杀害了18岁的短大生黑川美花。这对黑川很有利。
“如此一来,我们往前推进了一步。”十津川向吉田刑警说道。
十津川把黑板靠墙立在桌上。
“原来如此。”
“的确是拐弯抹角。”
川田高中毕业后,前往东京。他在东京做过各种工作,可是,都做不好,直到进入速食店,工作不但顺利,而且还晋升到分店长。
“可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三浦是清白的,会被传媒批评是在保护自己人呀!”吉田刑警皱着眉头说道。大概县警已惨遭传媒修理吧。
“不,不在监狱里面。”
“我懂了。可是,肚子饿了吧?”
“真是奇怪的女子,特地想要有前科的父亲。”
黑川信介因涉嫌杀人被逮捕,野平律师担任他的辩护律师。绿突然造访野平的法律事务所,出示她的出生证明,说她是黑川信介的女儿,目前对黑川先生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亲人的力量,希望黑川务必要承认她这个女儿。
两年前的5月,两个混混伙伴前来东京游玩,跟几年没有见面的川田见面。
“什么事?”
“不厌其烦这么做的人会是谁呢?”
很难想像她有共犯。当然啦,黑川绿已25岁,一看照片,是个美人儿,纵使有恋人也不奇怪。
①使用亲近的人的名字,容易被三浦警部拒绝,使用两年前事件只见过两三次面的警视厅的人的名字,三浦警部就难以拒绝。
“当然是憎恨三浦先生和我的人。”
“是在黑川被逮捕后承认的。”
“因此,我不是已说过吗?首先假定三浦警部是清白的来调查这件杀人事件,如果得到肯定的答案,我99lib•net们的看法是正确的。”
“可是,黑川在监狱上吊自杀,还会有谁替他报仇呢?”吉田刑警凝视着黑板上的文字问道。
绿的住址是东京都杉并区的公寓。虽然夜已深,可是,为了慎重起见,还是打电话叫龟井刑警去查看。
大约一个小时后,接到从宫城监狱传过来的传真,传真过来的人头照好像是从驾驶执照翻印下来的。
“是的。3月6日的晚上,我没有打电话给三浦先生。”
“犯人知道我的事情,所以才使用我的名字。”
“可是,是谁憎恨三浦先生和十津川先生呢?黑川因独生女被杀,才杀害二人复仇。黑川只有父女两人,如今两人都已死亡,应该没有其他的亲人可以替他报仇呀!”
“因为我们跟山形县警共同侦办的事件,也只有那个事件。”龟井刑警说罢,把宫城监狱的电话号码告诉十津川。
他的女儿突然死掉了,事情是发生在两年前的5月26日。那天深夜,她从在甲州街疾驰的车上掉下来,被后面的车子撞上,当场死亡,死状惨不忍睹。
“还有其他吗?”十津川把笔放下来,注视着吉田刑警。
由黑川绿的个性来看,她不讨厌有前科的男子做她的父亲,不,是她自愿当有前科男子的女儿。像这种女人,应该不会把自己的恋人卷入杀人事件才对。
所长已回家,是三木副所长接听电话。十津川说出自己的名字后,这么说道:“我想请教你有关黑川信介的事情。”
“变声器?”
“黑川?黑川还有其他的女儿吗?”
妻子在三年前去世,只有一个女儿,名叫美花,18岁,是短大学生。他很溺爱这名掌上明珠。
她现年25岁。是黑川信介结婚前,跟相原美代子所生的孩子,黑川好像不知道美代子替他生了一个孩子。美代子自己经营咖啡馆,独自一个人抚养女儿绿。
“是她想传为美谈呢,或是有其他的企图?”
“54岁的这个男子是两年前事件的犯人,你还记得吗?”
他茫然注视着紫色的烟有一会儿后,突然站起来,拿起室内的电话筒,打给在东京警视厅搜查本部的龟井刑警。
一个小时以后,龟井刑警来电,说绿已不住在那栋公寓,目前人下落不明。
“可是,那个家伙目前在监狱里面吧?”
“不,有。”
拿起粉笔,首先写“黑川信介”四个字。
“是律师和年轻女人。律师姓野平,审判时担任黑川的辩护律师,年轻女人名叫黑川绿。”
“如果三浦先生是清白的,你不认为那通电话是陷阱吗?”十津川以坚定的语气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