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暗室的幽灵
第八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第八章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田岛和铃木赶到现场时,天正下着毛毛雨。
(是凶手把她叫到这里的吗?)
这是一家相当大的商店。开始问店老板死者的情况时,店老板只是回答说佐佐木铃子是个纯朴的姑娘。“当今社会上这样纯朴的姑娘可太少了呀!”店老板无不惋惜地说道,“而且现在姑娘结婚的费用可真不得了。”
田岛看了一下死者的身份证,住址是池袋。与这个现场正好是相反的方向。
这样一来——前两名死者也是凶手“选择”的。所以她们之间才没有任何共同点。第二天田岛就99lib•net去了佐佐木铃子工作的涩谷的那家店子。
“对。5点钟时她说有急事想提前走一会儿。”
“凶手利用你的名字把佐佐木小姐骗了出去,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线索吗?”
“现在想起来,她的脸色挺难看的。而且刚接过电话,会不会是那个电话把她叫出去的?”
“是谁?”
田岛离开了这家店子,去了N银行,见到了叫贺原的年轻人。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他表情黯淡地来见田岛。
这个姑娘的嗓门特别大。她回答说:
田岛看九*九*藏*书*网了一下铃木说道:“一样的。”
田岛有些泄气了,也就是说仍然没有共同点。
如果是这样的话——田岛的眼睛一亮:凶手是认识死者的,那就不是流窜罪犯。
“我不记得有谁恨我和她。”
现场在多摩川的河滩。四周昏暗,从河面上吹来的风已经有些凉意了。在灯光下,这名死者俯卧在地上,也是一名年轻的姑娘。
“不,不知道。这些人都怎么了?”
“是掐死的。”法医对田岛说道,“死了三个小时。”
田岛默默地看了一下手表:9点1九_九_藏_书_网0分。这名女子是6点被害的。
贺原听后一怔,他看了看田岛反问道:
“后来呢?”
“不认识。”
“叫芭露·滨田的脱衣舞女呢?”
“知道一个叫早川京子的人吗?”
“8点。”
于是店老板把一名小个子的女店员喊了过来。
“没有。”
店老板把那名青年的姓名告诉了田岛。田岛又环视了一下这个店子。
“你这里什么时间关门?”
“对,她的未婚夫是附近N银行的小伙子。”
“那么,白井哲也、长昭正治这两个名字有没有线索?”
“他们说九九藏书网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反正接完电话后佐佐木小姐脸色不好看,还提前走了。”
从死者书包里的身份证、月票上得知,她叫佐佐木铃子,22岁,在涩谷的一家进口商品店工作。
“那时她什么样子?”
“是个男的打来的。因为他说是佐佐木小姐的男朋友贺原先生,我就把她叫来了。”
“佐佐木铃子小姐最近要结婚吗?”
“对。5点前有一个电话找她,是那个姑娘接的。”
(这样一来,在没有找到凶手的线索时,说不定又会有被害者出现了。)
“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些人吗?九_九_藏_书_网
在得知死者死于扼杀之后的一瞬间,田岛直觉想到了是同一凶手杀害的第三名被害者,已经没有必要查看现场有没有马蓼草了。肯定是同一名凶手所为。
“电话?”
贺原听后慢慢地摇了摇头:
目前只了解到这些情况。但是田岛已经非常满足了。死者是被凶手叫到多摩川以后杀害的。看来凶手的话对她很有说服力,也就是说,凶手对她非常了解。连她的未婚夫的名字都知道。
法医将其翻过来,不停地拍照。她的脸庞很俊秀,但由于痛苦已经扭曲了。
“那佐佐木小姐是提前下班的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