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墓碑
第四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第四章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田岛摇着头,心情糟透了,显然无法从茫然若失的情绪中缓过神来。现在他承受着高登之死和自己被警方怀疑的双重打击,要从中重新站立起来相当困难。况且都是些对他不利的证据,也没有人为他作出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明。最糟糕的是,警方在现场发现了他遗失的驾驶证。那驾驶证……“啊!”
“告诉我旅馆的名称。”
矢部警官表情严肃地说道。显然他并不相信田岛的话。不过,到了第二天早晨,矢部警官还是带着田岛一起去了代代木的那家“日出”旅馆。
“你怎么会这样?我前天确实住在这儿,就是二楼的10号房间。对了,我还记得房间里电视机的外壳上留着一个被人用小刀刻下的情侣伞图案。我是在调试电视机频道时发现的,当时还在想是谁这样恶作剧呢?”
“这也许是个虚构的女人,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直到现在也没找出一个对你有利的证据,难道不是吗?”
“这个我知道。不过高登一死,原先说好的交易合同又回到了一张白纸的原点。而且公司里的人对你被捕之事也有很多非议。现九*九*藏*书*网在的人都是光凭表面现象来作出判断的。”
于是,二人在老板娘的引导下,走进二楼的10号房间。田岛还记得这个房间,自己曾在房间里抱着那个女人求欢。他一进入房间就直接冲到放在屋角的电视机边上察看。
“我不记得有这事,今天才第一次看到你。”
“你确实在那天晚上的六点被驾着白色警用摩托的交警查扣,但是这件事未必对你所持的立场有利,依然没人能为你作出不在现场的证明。所以那张掉在尸体旁的驾驶证无法作为你被人设圈套陷害的证据。”
“你说的只是一面之辞。”
“你说的我都无法相信。所谓的圈套证据更是子虚乌有。第一,那家旅馆的老板娘应该和你没有利害关系,她有必要撒谎陷害你吗?”
矢部警官向老板娘出示了警察的证件,并指着田岛发问:“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就是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女人偷走了我的驾驶证。”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当他们一起走入旅馆后,肥胖的旅馆老板娘睡眼惺忪地过来接迎。田岛还记得这www•99lib.net张脸。当时,醉意朦胧、喘着粗气的田岛曾往这个女人圆滚滚的胖手里塞入了一千日元的纸币。他清楚地记得那副满脸谄笑的嘴脸。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老板娘确实在撒谎。前天,我和那个年轻女人一起去了那家旅馆,她是圆脸的可爱女人,我的驾驶证一定是她偷走的。”
矢部警官撂下电话后对田岛这样说道。尽管如此,他的话音里失去了刚才的自信,而且脸上的表情也似乎显示:这个单据成了原先破案思路的障碍。
“我想起一个对我有利的证据。”田岛对矢部警官说道,“就在发生杀人事件的几个小时之前,有一个人能证明我已经遗失驾驶证的情况。”
“……”
那天傍晚,田岛暂且被警方释放了。由于未能完全排除怀疑,矢部警官对此还耿耿于怀。田岛也明白这一点,对他的释放不过是拘留时间不能超过四十八个小时的缘故。警方一定会为了收集新的证据,对他的周围展开密集的调查。
“现在再去看看。”矢部警官说道。
“那是有人设下圈套陷害我。”
“巴登先生不九九藏书是我杀的。”田岛脸色苍白地叫道,“一定有人故意让我掉进这个圈套里。那家旅馆的老板娘也在说谎。我前天晚上真的住在那家旅馆里,房间里的电视机也肯定被调换了,这一切都是圈套。”
“请你仔细看看这个单据。我在那天晚上六点,因违章超速被交警查扣,在那时就发现驾驶证遗失了。当时我翻遍了衣服上所有的口袋也没找到驾驶证。那个驾着白色警用摩托的交警当时正扣住我查问,他应该知道这事。高登先生是在几小时后才被谋杀的。所以那个掉在现场的驾驶证一定是有人为了嫁祸于我,故意放在高登先生尸体旁边的。”
老板娘依然用睡不醒的眼神看着田岛,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我不记得了。”
“没有了……”
“编造这样的谎言是你的本性决定的。”回到搜查部后,矢部警官冷峻地看着田岛说道,“还是老老实实地坦白自己杀害外国客户的经过吧!”
两天前的夜晚,田岛喝得酩酊大醉,路上偶然搭识了一个女人,然后去旅馆开房鬼混。现在他终于想起来了,如果说驾驶证是被人偷走的九*九*藏*书*网话,只能发生在那个夜晚。
矢部警官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默默地凝视着那张单据,脸上略显尴尬的神色。也许对田岛提供的单据甚感意外,他沉吟了半晌后才,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直接和交通科联系,看来,他要亲自确认这张记录违章超速的单据。
田岛终于想起了那个驾驶白色警用摩托的警察。他立刻拿出那个记入违规事项的单据放在矢部警官的面前。
“我说的是真话。那晚我在酒吧喝完酒,回到自己的车里,发现有个女人坐在座位上。她真是个美人,我禁不住她的诱惑,于是……”
“那图案还在吗?”
“你不知道吗?”矢部警官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田岛,“你这样编故事也太辛苦了。”
田岛刚离开搜查本部,看到公司的营业部长青木正在大门口等着他。青木是个五十出头、举止沉稳的人。他见了田岛阴沉着脸说:“你的事麻烦大了。”
田岛一时语塞。他根本记不起那个偶然搭识的女人的名字。
田岛抬起头,呆呆地看着矢部警官。电视机被调换了,已经不是当时见到的那台电视机,当然也看不到留在外壳上的刀藏书网刻图案了。
“事情是这样的……”
“名字?”
田岛站在那家记忆中的廉价旅馆的前面,依稀记得那晚的醉眼里好像看到了旅馆的上方亮着廉价的霓虹灯,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萨沙式紧身衣的年轻女人。而今天自己却和一个严肃的警官并肩而立。
“你怎么可以翻脸不认人?”田岛怒声叫道,“前天晚上,我不是和一个年轻女人来你这儿吗?当时我喝醉了,还给你一千日元的小费,你乐颠颠地管我叫社长,难道都忘记了吗?”
田岛突然大声地叫了起来。他从驾驶证上想起一件基本上已经忘却的事来。
电话很快结束了。
田岛那浑浊的眼睛仰视着屋子的上方,似乎在竭力回忆着什么。
“那家旅馆在代代木,叫什么‘日出’旅馆。我当时就觉得这家旅馆的名称好怪。对了,是那个女人把我带到那家旅馆去的。你们只要去问那家旅馆的老板娘,就能知道她是谁了。要是抓到了那个女人,请把她偷我驾驶证的事也审问一下。”
“这我明白。”田岛依然心犹不甘,“我会马上向公司提交辞职书,然后去寻找那个设下圈套陷害我的坏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