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目标
第十一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十一章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对,是这样的。于是凶手先杀死一个与自己没有一点关系的人,再杀死自己想杀死的人。这就是这个狡猾的凶手的策略。而他要杀的人也是N电铁末班车里的常客。”
“就你一个人?”柳沼明低声问道。
“不能这么说,凶手杀死了乘坐末班电车的坂西宏。但凶手并不恨坂西宏。反过来说,凶手要杀的不是坂西宏,而是在那节车厢里的另一个人。”
这是一张堀本美也子和一名中年男子依偎在一起的照片,奇怪的是照片被一条道明胶带斜着贴成了一个“×”形。
正当他要朝十津川的头部砸下去的时候,宫本大喊一声冲了出来:“还想再杀死第四个人吗?!”
“这是她和他吵架后干的,但因还是恋恋不会才没有撕碎。”宫本分析道。
家住K站附近,经常乘坐N电铁末班车回家,而10月7日夜里,我正巧看到了一名乘客在末班电车中被杀。
“是的。如果直接杀死她,那么自己就会受到怀疑,所以他先杀死了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坂西九*九*藏*书*网宏。反正只要是和她一节车厢里的任何人都可以。这样一来,警察肯定先来查具有杀人动机的人。这次就是这样的。田村晋太郎正好就是这么一个‘合适’的人选。应当说正中凶手下怀。接下来凶手就杀死了他真正的目标堀本美也子。但直接杀死她仍然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于是他便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即将她做为目击者而杀死。在末班电车里她作为了第一名死者的目击者被杀,那么嫌疑人当然就成了田村。”
在一个抽屉里有一本烹任书,书中夹着一张照片。
于是,这张照片马上送到了搜查总部,放大照片后认明徽章的名称。经技术门部鉴定,这是日本五大银行之一的一家大银行的徽章。
“也许是这个男人要甩了地,为了纪念或防备万一也藏的一张。”
十津川蹲下去打开了提包,像是等着这个机会似地,柳沼明从大衣口袋里取出一把搬头,举过了头顶。
“这个男人的胸前也有一枚徽章哪!”宫本盯着照片大声说道。
十津川要了两杯咖啡后九九藏书网对宫本说道:“我们一直在寻找杀人动机。真正的凶手却一直躲在这个‘动机’里。”
“是堀本美也子?”
“等一下,我明白了。”宫本绷紧的嘴唇张了张,“凶手要杀的是另一个人,但一旦真杀了那个人,自己就马上会受到怀疑。因此他就先杀了一名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
“啊,我一个。500万带来了吧?”
“是谁还不知道,但鞋是25号,香水是法国牌子的。”
“当崛本美也子被毒杀的时俟,凶手肯定已经把田村骗了出来,并囚禁在什么地方。”
“这样一来,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帮了凶手的忙,因为我们一直把崛本美也子当成凶手要追杀的目击者。”
“是的。啊,这咖啡味道不错。”
这个季节的夜里已经可以感受到丝丝凉意了。比指定的时间略早五六分钟,听到了石阶上的脚步声。
警察判断凶手是田村。
“对。刚才我说过了,田村不敢贸然混入记者中闯到堀本美也子的家中,因此我对田村是凶手这一论点99lib.net表示怀疑。但我们终于进了凶手布置的圈套里。”
“所以我坚持说向新闻记者通报堀本美也子是目击者的不是田村。”
十津川补充了一句,不管怎样,堀本美也子肯定和这个男人有着微妙的关系。
月亮从云间露出了脸,照在一个身穿大衣的男子身上——是柳沼明。
“这是个非常谨慎的男人。”
两个人走进了K站附近的一家吃茶店。
“可你一直不认为是有动机的杀人。”
“这都是凶手的。”十津川说道。
27日夜里10点,在黑暗的八幡神社里,十津川和宫本悄悄地隐藏起来。
十津川迎了上去:“是柳沼明先生?”
以后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
这个男人40左右岁,身材魁梧、健壮。从照片上看他的服装得体。
要想让我对此事保持沉默,27日夜里10点,在K站附近的八幡神社,带500万日元来。
“喂,看这儿哟!”宫本突然叫了起来。
十津川和宫本决定也给柳沼明下个圈套。一封匿名信很快寄给了柳沼明九九藏书网
十津川主动打了个招呼。柳沼明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十津川的脸,然后又看了看周围。
另外,我也知道是你毒杀了堀本美也子和田村这两个人。
十津川蹲在地上向上看着柳沼明“嘿嘿”一笑:“到此为止吧!”
我在新宿酒吧工作。
他们通过管理员进到了她的房间。又看到了门口的男鞋和梳妆台上的男用香水。
“很遗憾,是这么回事。”
于是他们便在屋子里找关于这个男人的“影子”。拉开梳妆台抽屉、衣柜、凡是放东西的地方全找了,但根本没有男人的照片和书信什么的。
虽然这不能说是正面进攻,但十津川他们也的确因为在这次事件中为柳沼明的奸计而气恼了。堀本美也子和田村都先后被他杀死,为柳沼明设一个圈套也算是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宫本一边拉着抽屉一边说道。十津川也说道:“也许他有家室,所以办事才这么小心谨慎。”
十津川D苦笑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藏书网说下去:“真正的凶手认识堀本美也子。这样说就可以解释你的疑问,即毒杀的问题。真正的凶手没有必要混在记者当中。顺便说一句,田村不可能预测到我们不在现场面贸然混进记者中去毒杀堀本美也子。可以这样认为,真正的凶手是可以随意进入到崛本美也子的家中的。由于这个原因,他也应当知道堀本美也子有在睡觉前用威士忌酒吃药的习惯。”
信中这样写道:
两个人喝完了咖啡后走出了店子,他们要去堀本美也子的家。
立即查明,该男子是该银行新宿分行的副行长,叫柳沼明,40岁。当然他有妻子和孩子。
宫本的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神色。
“在这里面。”柳沼明说着,把手中的一个提包放在了地上。
但我没有受骗。我看到了你用匕首杀死了那人。到现在我一直未报警,因为报了警我一分钱也得不到。
但我昨天去K银行新宿分行时看到了你。我很惊讶你是副行长,那么,从你那里弄500万日元是小意思了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