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目标
第四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四章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我就坐在第一节车厢!”
“我们不会传出去的。”十津川严肃地说道。
十津川虽然这样说,但他知道寻找目击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那个女人也不一定是凶手,我们是在找目击者。”
“在第一节车厢里,一名公司职员被杀了。”
“你坐在了哪儿?”
“坂西先生调查账目的事情田村先生知道吗?”
“我看百分之八十是他干的。”
第一,列车员发现尸体时,车厢里的乘客都下光了。
幸好K站的剪票员记得经常乘坐末班车的一对男女。
“是的。”
访问结束,十津川他们告辞了。
“但不要让记者们知道,因为一旦他们知道,对公司的形象可就太那个了。”
“为什么?”
两个人只好从经常乘坐末班电车的乘客中开始调查。
“因为我受到了停职处分,内人带着孩子一块儿去了福岛的娘家。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她大大的眼睛,性格明快,说话时她会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上去果然是很自信的女人。
“还不能这么说,我们只是想知道这个人在不在昨天夜里的那辆末班车里。怎么样,记得吗?”
“请你回忆一下。你睁开眼时,看了一下周围。对吧?”
十津川和宫本对她说,如果以后九*九*藏*书*网想起了什么再打来电话后,便离开了这家店子。
“是的。但经常是在中途有了空座后才坐下来。昨天也是那样。”
“男的呢?”
“怎么说呢?”
“能不能告诉一下他的名字和住址?”
管理部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从账面上看,有账目数字不平衡的情况,当然也许是漏记了。而且由于还没有看到全部的账目,因此也无法对会计科长下一个准确的结论,这是很遗憾的。”
“还不明白。”
田村的家从三鹰车站步行,在靠近K站二百米远的地方。这是一栋二层的本制建筑;但庭院狭窄,房间也小。
“他被杀的时间大体上是凌晨1点15分吧。那个时间你可以告诉我们你在干什么?”
“是的。可我对本科以外的人不感兴趣。”
“女的是在新宿干女招待的,二十七八岁。”
看来这是一个没法合作的“证人”了。
“从动机上看,是不是不太明显?”
“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坂西先生的事吗?”
田村晋太郎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不那么好。当然,大体上几人对曾在找上门来都不欢迎。十津川对这类的事经历的太多了。他几乎就没遇上过笑脸相迎的人。
“夜赛”的雪子他们都如期见到了。
九九藏书网“问题是目击者,如果有人证明昨天晚上田村也坐了那辆末班车就可以逮捕他了。”
“叫什么知道吗?”
“你家里人呢?”
“真的?”
这位20来岁的年轻站员一边“嘿嘿”地笑着一边对十津川和宫本说道。
“什么都行,你是从新宿上的车?”
“堀本美也子。要点什么?”
田村一边摸着长着稀稀拉拉胡子的下巴一边回答:“没人证明。我一个人睡觉。”
十津川笑了笑之后问道:“常坐N电铁的末班车?”
关于公司里的违法事情,坂西宏知道没有必要对第三者讲,自己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分人的。
“坂西先生于昨天夜里在末班电车里被杀一事您知道了吗?”十津川开门见山地问道。
“‘松叶!’。不过我不相信伊东是杀人凶手。”
“是的。因为他不是会计科的人。”
“是的。而且今天看了报纸吓了我一跳,那趟车上杀了人!”
“见到过这个男人吗?”宫本把田村晋太郎的照片,递到美也子眼前。
第二,从终点站K站到前一个站S站相距有七百米,电车要运行四五分钟,凶手也许是在K站下的,但也许是在S站下的电车。
“我们会考虑的。对所有有关人员进行调查是我们的工作。”宫九九藏书网本说道。
“知道,我还和朋友一块儿去过她的店呢,是一家在新宿的‘夜赛’酒吧。她很漂亮,不过性子也挺倔的,我可拿不住她。她在店里干活时叫雪子。”
从案发的区车站到三鹰站,乘车仅需要十二三分钟的时间,乘出租车更方便了,步行也就一个小时左右。
“注意到一个被打开的报纸盖住脸的人吗?”
“那太好了,把你看见的全都对我们说一下吧!”
“有道理,不过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也许田村会在一怒之下杀死坂西的。”
“别太贵的。好歹我们是赚工资的。”
美也子看了看后说道:“这么没劲的中年男人,他是凶手?”
十津川环视了一下室内,这间房子里的摆设都是很一般的物品,家具也是很便宜的一类。看来即使有非法收入数额也不会太多,也许人们是站在他在会计科工作了“十年”这个概念上推测出来的吧。
“那会计科长现在在干什么呢?”
“那个女的曾经因为喝醉了酒倒在剪票口,是我帮了她一把。第二天她还送了我一盒外国烟呢。”
虽然什么都没弄明白,但宫本认为田村起码是一个重要的嫌疑人。
“啊,也许在吧,反正我不记得了。如果是一个再年轻点,有风度的男人也许我还会99lib.net注意。”
会计科长叫田村晋太郎。住中央线三鹰市。十津川眼睛一亮。
“快到终点站的时候还有多少乘客?”
“噢,我那节车厢里也就五六个人吧。我在快到终点站时睁开了眼,因为是随便扫了一眼,觉得稀稀拉拉的。”
但今天这个田村一看就给人一种阴阳怪气、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让他停职的理由对他本人讲了吗?”宫本向来就是这样有些唐突莽撞地问问题。
“是的。不过我是无意识地扫了一眼。再来一杯苦艾酒吧。”
“有人证明吗?”宫本用生气的口吻问道。
“可都归同一个管理部嘛。”
“你睁开眼时,S站过了吗?”
“那死者也许已经被害了。”
说到这儿,管理部长又连忙对十津川他们说:“所以田村君是绝对不会杀死坂西君的。你们会考虑这一点的吧?”
于是,十津川两个人当天夜里就去了那两家酒吧。
宫本说道,“不过,他的‘不在现场证明’很难抓住漏洞。”
“不记得。”
他们先去了“松叶!”,但没有见到那个叫伊东功一的招待。因为在两天前店员全都去疗养胜地伊豆温泉了。
“是和我一个高校的同学,他也在新宿的一家酒吧干活,是酒吧间招待。他有辆车,开车上下班。后来因九*九*藏*书*网为车祸被吊销了执照,就常常乘末班车下班了。他叫伊东功一。这个人看上去有点轻浮,但的确是个好人。”
“因为死者被谁记恨,不应当是调查了田村晋太郎的账目一事。要是因为这个田村杀了坂西,这明摆着会招致怀疑。”
“啊,过了。”
“靠近司机的地方。”
“发现非法行为了吗?”十津川问道。
“能不能先问一下你的本名?”十津川坐在柜台上以后开口问道。
“不特别清楚,但也许会传到他耳朵里去的。”
田村没有好气地看着天花板,勉勉强强地答道。他矮矮的个子,长了一副扁扁的脸,怎么看怎么难受。
“店的名字?”
“没有说得很清楚,只是说外面有些传说,他应当不知道最后的决定。让他停职他也没有问理由。”
说完美也子“嘿嘿”地笑了起来。还真是个没用的目击者。
“睡觉。”
“你上下班也坐N电铁吗?”
“嗯。坐电车不错。给你苦艾酒。”
“现在他正在接受停职检查的处分。大概会被免除职务吧。”
“啊,我从新闻里知道了。”
“昨天也是坐的末班车?”
“怎么样?你的判断?”在开往三鹰的电车中,十津川问宫本。
他仍然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于是,十津川他们决定去一趟三鹰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