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词
第六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第六章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
“不要紧吧!”老板娘首先问道。
“审判呢?”
一个星期后,美佐子出院了。
“是呀!”律师竟也点了点头。
“……”
“那是……”
“……”
她突然看到了几张脸。有大夫的,有老板娘的,还有中村律师的。
“放心吧,很快就能起床了。”
“那么就是说,你们在等待我被车撞的吗?”
律师仍然平静地说道,“只是瞒着你一个人。”
“真正的凶手抓住了!”站在旁边的老板娘兴奋地对美佐子说道,“开车撞你的人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美佐子一边看着这个木偶,一边想,今天下班,一回到公寓,头一件事就是要给乡下的父母写封信。
“尽管我知道,但我还是希望你这样做。金田在出了店子之后,你还追了出来,交给他五百元车钱,当我从金田那里99lib•net听到这件事时,我就产生了要赌一下你的心的想法。尽管这是件十分危险的‘赌博’,但我还是充满了信心。”
美佐子默默地笑了笑,笑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美佐子看了看老板娘,又看了看律师问道。也许因自己受伤还要推迟开庭吧?
“如果我站在证人席上,说我记不清金田晋吉先生离开店子的时间,到底会出现什么后果?你的打赌不就失败了吗?而且,说实在的,我真的记不清金田先生离开店子的时间了。”
律师笑了笑,“审判已经结束了。检察官方面,决不会再耗费稍力去审理这件毫无意义的‘伪证罪’案了。”
“可是,如果检察官方面一旦追问我时,我就会丧失信心的。我肯定会从实招来的。”
“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而且也知道在九-九-藏-书-网第二天的追问中可能会露出马脚,因为我看得出,你不是那种善说假话的人。不过,对于真正的凶手来说,是看不出你在说假话的。”
在公寓休息了三个月后,她便步履蹒跚地来到了店里。当她来到广告牌底下时,她又看到了中村律师。
美佐子十分惊讶。她又重新看了一下律师的脸。中村律师的脸上露出了狼狈的神色。
“不!”律师慌忙摇了摇头,“我并不认为大塚会真的采取什么行动的。只是考虑到他会给你打什么威胁的电话;或由于害怕,他逃离东京。昨天我看到大塚来到了旁听席,就认为我的分析是正确的,不过,没料到他能这样干,实在是对不起了。不过,由于你,挽救了一个无辜者。太感谢你了!请你原谅吧!”
“那个秘书的名宇叫大塚。如果他是真正99lib•net的凶手,他就一定非常关心这次审判,也许会到旁听席上来。我们想利用这次机会碰碰运气。如果你作出了有利于金田晋吉的证词,那么大塚一定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也就是说,如果金田晋吉无罪释放,警方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他的身上。他肯定要采取什么行动,我是这样分析的。”
“可是,你已经承认是十点之后离开的了。”
“让我从头告诉你吧!”中村律师说道,“当初,我们只掌握了一个重要的嫌疑犯,就是那个被害的董事的秘书。半年前,由于他品行恶劣被这个董事开除了职务。但这个案件发生后,他却突然有了一大笔钱财,挥金如土。于是我们就怀疑是他杀死了董事,抢劫了钱财。但苦于没有证据。正好警方以杀人嫌疑为名逮捕了金田晋吉,并进行了公诉。而且,前99lib•net景对金田晋吉来说的确不利。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判处金田有罪,凶手逍遥法外。于是,我们便找上了你。”
对!美佐子深有同感。那个男人应该回到美丽的大自然中去。他是不应当到东京这个地方来的。
“您生气了吗?”
“这是我们设下的圈套。”
“那么,我不会因作伪证被起诉了吧?”美佐子担心地低声问道。
美佐子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一张白布单子。
“怎么,我成了你们的诱饵?”
我出来好多年,也没有给父母写信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没有考虑到我在作伪证吗?”
当她恢复了意识时,最初的感觉就是剧烈的疼痛。她情不自禁地大声喊了起来,并紧紧地皱着眉头。
“请吧。”
“他还要我交给你一件小包裹。本来他要直接送给你,但他说不好意思。”
“我明白九_九_藏_书_网。我是在打賭。准确地讲,我在打着两个赌:一个是把真正的凶手拉进这个圈套中去,如果成功了,他就必然要承认杀死了董事。因为有人看到了撞你的那辆车的车牌号码;另一个就是你的心。对于两个月前初次来的客人,是记不清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不,我有一事不明,想问一下。”
“金田晋吉已经回乡下去了。”律师说道,“这件事后,他说东京这个大城市的事情太令人可怕了。”
“今天早上,金田来了一封信。说因为害怕东京而不得不和你告别。”
说着,中村律师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然后放到了店里的桌子上。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小木偶人。这做工简朴的木偶,使美佐子回亿起了故乡的景色。美佐子不想像金田晋吉那样重新返回故乡去。即使回去,她也早就被都市的空气染透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