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词
第三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第三章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下了班,回到了公寓,美佐子还在思考着。由于过于兴奋,她怎么也睡不着,在她的手中掌握着一个人的命运,这个沉重的负担,使她一夜未眠。
如果金田晋吉是无辜的,就应当救他。美佐子在心里多少萌生了一点责任感。对金田晋吉来说,错就错在他不该来这种店子,以致使他钱财一空。而且拾到了手表之后,无论如何也应当交到警察那里去。这样就不会卷到杀人事件中去了。美佐子这样想着,就感到当时收取了他的五千元饭费,店方也过于“黑”了点儿。她心中不禁有些沉重起来。
“就像昨天说的那样,金田晋吉将被判罪,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可是……
美佐子像走投无路般地念叨着。再过一个月,无论是否情愿,九-九-藏-书-网自己都将要被传唤到法庭上去。
“一个月……”
“能作这个证词吗?”
如果出庭,就必须回答问题。她可以说她根本记不得当时目来的时间,也就是金田晋吉离开店子的时间,这样回答十分容易,而且也是最诚实的回答。
美佐子在想着。如果真的这样回答了,那么金田晋吉将被判为有罪。律师说至少要二十年。二十年,几乎是美佐子的年龄那么长呀!
“……”
但中村只是耸了耸肩膀,“我相信金田晋吉是无辜的,我决不相信这个人会去杀人!但是,警方决定把他作为凶手进行起诉。尽管我反对,提出凶手是别人,但警方却无动于衷。我个人没有找出凶手的力量,而且判决一个月后就要九_九_藏_书_网执行,在抓住凶手之前,当务之急是要先把金田晋吉从有罪的判决危险中解救出来。”
“除我以外,还有没有能对金田晋吉说出有利的证词的人了?”美佐子用坚决的口吻问道。她希望尽可能由别人来承担这个沉重的负担。
那个男人会去杀人?
让我在想一想——美佐子说道。但她心里很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回忆起那天准确的时间了。过了一个月,而且又无什么特别需要记忆的。那天又不是只有金田晋吉一个客人。尽管她在印象中记得这个追出去给了他五百日元的客人,但回来的时间早忘了,也没有必要去记的。
“……”
如果金田晋吉真的杀了人,这也没有办法;可是,万一他是无辜的呢?
美佐子又回想99lib•net起金田晋吉进店子时的情景来。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佬”,他那花个钱谨小慎微的样子,一看要了啤酒还带出那么多酒菜来,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而且,当最后一算账,要花去他的全部积蓄时,那副垂头丧气的神情;后来,美佐子追出来又交给他五百元车钱时,他那懊丧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明快和感激的情景,美佐子记忆犹新。
“如果我实在回忆不起来?”
美佐子追到电车道旁,递给他五百元钱时,轨道对面就有一座很大很大的塔表,但她实在是回忆不起那大表上的指针指在什么地方了。
结果都是一样的。无论如何自己也逃不掉了。这个律师把自己推到了证人席上了。美佐子一旦站在那儿,就必须说出99lib•net证词。如果诚实地说,自己记不起当时的时间了,金田晋吉将被送进监狱;如果说十点钟他离开了店子,那么他就会得到无罪释放。两条道路,她必选其一。
“可是,如果抓住了凶手,我的证词也就没有必要了吧?”美佐子似乎又发现了一线希望。
“无论如何,你将要作为证人被传唤到法庭的。”中村说道,“对我来说,除了你我再没有别的‘王牌’了。”
美佐子不相信金田晋吉会去杀人。如果他是那种图财害命的人,那么当她去向他收取五千元饭费时,还不在店里打翻了天!
“请好好想一想。”
但律师摇了摇头,“除你之外,再没有人能帮助他了。金田晋吉在一家小铸件工厂干活。那个工厂的人都说他不是那种能杀人的人。但这些九_九_藏_书_网话在法律上是不起任何决定作用的。如果你承认金田晋吉是十点钟离开这个店子的,就完全可以挽救他了。”
于是,她努力地回忆着一个月前,即六月二十一日时的事情,金田晋吉戴着一块廉价的手表,就是卖了也不值五千日元。这一点她记得很清楚。但当时那块表的指针指在什么地方,她是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来了。也许是九点?但也许是十点之后了。
第二天,中村又来到了店里。他看到了美佐子憔悴的样子,十分吃惊。
美佐子意识到自己将要作为证人而会被传唤到法庭上去。但是,只有她——用中村律师的话来说——能够挽救金田晋吉的生命,在这种场合下,她也无法拒绝出庭作证。
“可是,如果要我说实话,那我确实记不清当时的时间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