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词
第二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证词
第二章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他因杀人嫌疑被逮捕了。”
“那么您还找我干嘛?”
“您认识叫金田晋吉的男人吗?”中村问道。
“那也不认识。金田什么——这是谁,我确实不知道。”
“啊!”
美佐子上班走到了店堂时,被一个中年人叫住了。这是一个个子不高、但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样子的男人。他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一名律师,叫中村康一郎。
美佐子感到十分为难,如果如实地说,这事肯定要麻烦了。她害怕自己要承担因一个字、一句话而决定一个人有罪或无罪的重大责任。
“请回忆一下。”中村律师用犀利的目光盯着美佐子,“只有你的证词能够挽救金田晋吉了。”
“可是,www.99lib.net不是已经定他是杀人犯了吗?”
“他干了什么事?那个人?”
说着,中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
美佐子很快就忘记了那个男人的事情了。而那个男人也再没有来过这个店子。也许他知道了凭自己的身份,是不配到这种店子里来的吧。
“……”
“真的?”
“不,不认识。”
她想起来了。一个月前来过的就是这个男人。那天夜里,美佐子追了出来。然后又交给他了五百日元坐车费。这个男人出于感激之情,问了一下她的名字。美佐子心里得到了一种安慰,便趁着高兴,告诉了他。
“所以,您来找99lib•net我。但我……”
“可是,时间我记不太准确了。”
“请让我考虑一下。”美佐子说道。
“我想也就一个来小时吧?”
“我……不清楚。如果我实在回忆不起来当时的时间,那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这话我也不信?”
“对。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六月二十一日夜里九点至十点钟。而金田说他在这个时间里,正在你这个店子里喝酒。”
“他确实是那一天来这儿喝酒的吗?”
“三天后,一个叫金田晋吉的人到委托商店去卖表时,被逮捕了。”
“是应该上交。可那天夜里,金田晋吉在这个店子里花掉了所有的钱。虽然你又给了他五百块坐车的钱九九藏书,可这点儿钱还用不到他的开工资日子呢!”
中村苦笑了一下,“一个月前,也就是六月二十一日夜里,从这儿乘电车两站地的地方,发生了一件杀人案件。一个商事公司的董事被人勒死在了车里。随身携带的现金和进口手表被人偷去了。”
“拾到的东西应该上交呀!”
一个月之后……
“如果时间上正好,那么金田晋吉将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杀人抢劫,至少要被判二十年徒刑。”
“他说不想因这事给你添麻烦。而且,他认为不是件大不了的事,很快就能释放回家。但现在不行了。除了你的证词,否则就救不了他了。所以……”
“嗯。”
可现在这个律师来找她了,不99lib•net会是有了什么坏事了吧?想到这一点,美佐子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那么,他不就成了杀人犯了吗?”
“不在现场?”
“是的。警方也这样认为。但金田说那手表是当天夜里在电车道(日本的电车系有轨电车——译者注)走着的时候捡到的。当然警方根本不信。”
“目前,对金田晋吉的不利条件很多,除了这块手表的事之外,还有他当年在秋田的时候,因和对方吵架而动手打人,以伤害罪被逮捕过。因为当时他还不到十八岁的成年人年龄,便未被起诉,但这毕竟对他极为不利。”
“可他却认识您。”
“金田晋吉。他说他来过这个店子,你对他非常和善。”
“二十九*九*藏*书*网年……”
“就是这个人。”
美佐子低声唠叨着:二十年、二十年。
“想想看,那天的时间。”律师说道,“你一句话可关系着金田晋吉的命运。”
“喝了多长时间?”
“杀人?!”
“那么不正好是九点到十点之间吗?他从这里出来,应当是十点。你如果承认是十点之后他离开这里的,金田晋吉就有救了。”
“虽然这么说……”
“……”
“不,你不必介意。只是他不应当到这种地方来随意挥霍。所以他并未上交拾到的这块表,而是打算用它来换点儿钱花。”
“噢?为什么?”
“为什么刚被捕的时候不说,到现在才说?”
“是的。我接受了他的辩护。”
“证明他当时不在现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