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脸
第七章
目录
黑暗中的祭典
歪脸
歪脸
第七章
证词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杀人赡养费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
黑色的墓碑
黑色的墓碑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来自暗室的幽灵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十津川警部蒙冤记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谜与绝望的东北干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爱与绝望的奥羽本线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超高层旅馆爆炸计划
上一页下一页
“榎本三郎先生昨天已从我们这里领走了钱,是保险金额一百万元整。被保险人是井崎美佐子。因为她不是自杀而死,而是死于他杀,所以我们按照规定付了钱。我想他是在四天前才参加这个保险的吧!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但是,井崎美佐子不是自杀,就是被铃木晋一所杀,只有这两种可能性。如果不是自杀的话,难不成真是铃木晋一所杀?”
酒店的女接待们一看到榥原出现,就皱起眉头问道:“还有什么事?”榥原则问她们,有谁和井崎美佐子特别亲近?女孩子们彼此对望了一阵子之后,才说出一个人的名字。榥原于是拜托服务生把那个女孩子给找来。
“但她却真的喝下氰酸钾毒药。”
“为什么你这么说?”
“她应该有男人吧!”榥原克制着自己内心的兴奋,继续问说。
“我们赶快办好拘捕的手续,只要能逮住榎本这九*九*藏*书*网个人,一切就能明朗了。”
“有什么可笑的吗?”
“我不这么想。”
“我做错了吗?”榥原眼神忧郁地望着田中警察。
“为什么?如果不是我多管闲事的话,铃木晋一应该不会想再次自杀才对!”
“如果是那样的话,说不定那个少年会觉得很幸福呢!因为他想到只要接受几年的刑责,说不定就可不再感到内疚、不安。虽然他的正义感可说是十分幼稚,但这却是唯一可以使他好过的方法,而我竟毫无察觉地就阻断了他唯一的生路,使他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再度以自杀寻求心灵的解脱。”
有张长脸、并带点忧郁感的女子,便来到了榥原的面前。女孩有个像源氏时代的名字“良江”。榥原请这个女孩喝啤酒。
田中警察走到房里的一个角落,拧一拧手上的毛巾。水滴落在铁水桶的声音,在静悄悄的房间里造藏书网成很大的震撼。
田中警察一面以湿毛巾敷在额头上,一面说:“光服刑是不能医好隐藏在他内心的那道伤口。而且,铃木晋一现在还没死。另外你必须要认清的一点是:铃木晋一之所以会再度企图自杀,是因为他对井崎美佐子的死十分自责,才会再随着她寻死。但是我却有一个疑问,那个女的真的是像铃木晋一所想的,是自杀的吗?”
“少年有救了,不是吗?”榥原带着感恩的心情,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夜空。
“我懂了!”
“但,对于那个女孩身穿衬裙一事,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个女孩已经遇害了,报纸上不是有刊载吗?”
“那么无疑的,凶手就是榎本这个人!”田中警察大声地对着话筒说。
“如果铃木晋一真的就这样死去的话,是我杀了他!”
榥原挂了电话之后,打电话给S署的田中警察,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对www.99lib.net田中警察说明了一遍。
“有,就是三郎唷!在昨天以前,他一直在店里吹小喇叭,但听说他好像得了一笔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的本名叫做榎本三郎。”
榥原突然有种感觉,觉得横在眼前的障碍,正在慢慢地瓦解。
榥原脸上重现了光彩,从椅子上站起来。事情确实就像田中警察所讲的那样,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终究还是要试一试。
井崎美佐子戏言要喝下的药物,会不会不是她自己搞错的,而是被谁暗中更换了?
“铃木这个小子到店里来的时候,不是把她大骂了一顿吗?她对这件事可是气得不得了,还跟我说,她决定要好好吓吓这小子。当我问她打算怎么做的时候,她说她要出其不意地到铃木住的公寓去,戏言她要自杀,然后假装喝下毒药。”
榥原一走出S署,就到位在闹市中那家井崎美佐子所服务的酒店,再做一次查访工作九-九-藏-书-网
(一大笔钱,会不会就是人寿保险赔偿金?)
如果是四天前的话,不就是铃木晋一到井崎美佐子店的同一天。她想戏弄晋一的计划,会不会就是榎本这个男子所设计的?他看到井崎美佐子气愤的模样,便代她办理了百万保险,然后想出一个名为假装自杀的计划,事实上却在当天把药给换成氰酸钾。
对他那种人而言,可以轻易弄到迷幻药,就是氰酸钾这种毒药,要想弄到手应该也不是一件难事吧!
“得了一笔钱?”
榥原挂了电话,走出了电话亭。
“好像是自杀的吧!”
“但是你想想看,井崎美佐子是那种常和情夫串通好,大搞仙人跳骗局的女子,她会因充其量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子的责骂,就轻易自杀吗?而且如果是自杀的话,为什么身上穿着衬裙?另外还有,如果她真想自杀的话,应该没有必要非要跑到铃木晋一的公寓里去。她这样做,不就九九藏书网好像有讽刺的含意吗?”
“自杀……?”女孩突然夸张地大笑出声,是那种毫不客气的笑法。她裸露的双肩前后大力地摆动着。
“确实的情形我虽不清楚,但听说,好像是一笔大数目。”
“我不懂你的意思!”
“因为我想到之前她曾提过要假装自杀的事。”
“我认为还有再调查一次的必要!”
“但如果你真的昧着良心,什么也不去查清楚的话,也许他就会受到严厉的判决惩罚。”
“嗯,我想她大概是搞错了她所喝下的东西。她可是迷糊的很!”
“希望如此!”
“我想多了解井崎美佐子的事!”
“我想我知道。恐怕她也是想以此来戏弄铃木晋一,她整人的把戏可真多啊!”
刚一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榥原就飞奔出去。一走出闹市,榥原便找个电话亭,按照电话簿上的电话号码,一个个地打电话给保险公司。果然在打到第三家公司的时候,传来了预期的反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