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鬼门关的生死较量
目录
第十一章 鬼门关的生死较量
第十一章 鬼门关的生死较量
上一页下一页
“小陆,别闹了!”老张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厉,他站起来,歉意地朝章南生点头,“章教授,打扰了!”
“科大图书馆!”
“您没记错,我是科大02级刑侦系的学生,我还上过您的选修课呢!这是我的同事,老张。”陆凡一介绍。
“章教授,有没有办法避免人类的这种灭亡呢?”有人小心翼翼地问。
对于一桩五年前的旧案,现在想找到决定性的证据根本不可能。而绝密的资料一定都锁在孙保军的保险柜和抽屉里,短时间内无法打开。眼下,他能做的,只是找一些间接证据,然后推理真相。
章南生在台上侃侃而谈,他独特的视角,有力的分析,特殊的身份却让他的演讲变得与众不同。台下掌声不断。陆凡一身边的一群学生已经为这位大教授儒雅的风采和旁征博引的学识而沸腾了。
“小陆,快走吧!别把事情闹大了!”老张压低声音,强拉着陆凡一往外走。
“呵,去了你就知道了。”陆凡一神秘一笑。
试了几次,有一把钥匙对了。他轻轻地转动钥匙,门锁是反锁两圈的状态,很好,办公室果真没有人。
十分钟后,老张出现在警局宿舍楼下,按着喇叭叫陆凡一上车。
脚步声越来越近,陆凡一一颗心怦怦直跳。
五年了,“首席警探”的名号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人遗忘。他也重新振作起来,开始了追查真相、洗刷冤屈的漫漫长路。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章南生的论文怎么会在孙保军这里?这位支队长什么时候对生物学研究感兴趣了?
然而,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下,一直在台上挥洒自如的章南生却明显失了神,整个人似乎被这个意外的问题带到了别的世界。
“办法不是没有……”章南生沉默了片刻,“虽然不能阻止,却可以延续人类文明。当然,各位也可以求求老天爷,让人类基因再一次发生大面积突变。”
陆凡一飞快地登陆邮箱,将曲子下载到电脑上。
一个协警冒充警察诬陷知名教授,这件事一旦被媒体知道,他们两人挨领导的批评不说,连工作也有可能保不住。
章南生面不改色,不急不缓地说:“2003年,人类基因组计划接近完成,生物学家在欢呼这一成就的同时,惊奇地发现人类的基因数量比原先估计的少。原来猜测人体应该有10万个基因,而实际只有大约2.5万个。人类dna的排列组合不过800亿种,但是,从古至今地球上共存在过500亿人。按目前人口增长速度,200年后人类的总量将达到800亿。请问,这意味着什么?”
一系列惨案只是冰山一角,幕后黑手超乎想象地强大邪恶,首席警探一步步深入黑暗组织的中心地带,此时他接近的,是真相,还是陷阱?
“无可奉告!”章南生脸色铁青,望着落地窗外的大操场。
老张跟在他身后,“小陆,你要找什么书?”
章南生愣了一下,上下打量陆凡一,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05年的报纸说你被警队开除了。对,就是你,陆凡一。你怎么又恢复警察的身份了?我能看看你的证件么?”
“说吧!”章南生点头。
陆凡一领着老张来到走廊尽头的阶梯教室。
“原来章教授还是个情痴啊!”
“你没给这个曲子取名字吗?”
“走了,走了,走了。”老张连拉带拽地把陆凡一拖出办公室。
“可不就是单身吗?听说章教授对其他女人连正眼也不瞧的,除了葛艾丹,他收的博士生清一色的男人。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女生先强调,然后才开始说,“听说葛艾丹留校当老师也是章南生帮忙的,在生物系那种牛人多到变态的地方能留下来当老师,一般人可做不到。”
“不如叫《星空下的安魂曲》吧?你看怎样?”陆凡一说。
换成现在,他大概会推脱的吧!然而那时候的他年轻气盛,再加上和乐乐的感情顺风顺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自己做不了的事。所以,当他被警局开除,接着又被王乐乐抛弃,半年后,又查出脑瘤,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几乎崩溃。
陆凡一沉默不语,抬头看电子屏幕上沉稳自如的章南生。
“陆神探、陆神探……”他是怎么被冠以“首席警探”之名的,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破了几起离奇的大案后,莫名其妙地,有人开始用充满崇敬的眼睛看着他,叫他陆神探。反正那时候他年轻九_九_藏_书_网,听别人这么叫他,他一笑而过。
“科技大学。”
老张听得眼睛都直了。
“喂,你们听说没?章教授最得意的门生葛艾丹五年前出车祸死了,从那以后,章教授再也没笑过。”这句话一出,把周围原本凝神听演讲的人也吸引了过来。
“是。”
台下“轰”的一声炸了锅,男生们吹着口哨,使劲鼓掌,为女生的勇气喝彩。
云开雾散,寒雨停歇,没有风雪的深夜,空气依然冰冷。陆凡一走在空荡荡的街上,连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紧绷的神经一点一点放松,没走出几步,他轰然倒在地上。
陆凡一躲在衣柜里长出了一口气。他直接走楼梯上来,就是为了避开电梯里的摄像头。经过走廊时也没有惊动声控灯,走廊的摄像头拍不到他。
时间过得真快啊!原来,他真的已经离开了那么多年了。
陆凡一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后背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渗透了。
“这个我不能说,因为研究还在进行中。”
陆凡一紧盯着章南生,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是不是胡说八道,您自己心里清楚!”
孙保军打开门后,站在那里愣了好一会儿,马上拿出手机:“小李,你进过我的办公室吗?”
“胡说八道!”章南生“噌”地一下站起来,一种被侮辱和损害的愤怒在他眼中跳动。
陆凡一站在人群里,仰望着屏幕上挥洒自如的教授,他有一头浓密的黑发,五官立体得像是花岗岩雕成的。他没穿西服,也没打领带,穿着一身宽松随意的外套和长裤。他的眼神因历经沧桑而沉静,偶尔闪过犀利的光芒,一副不苟言笑,难以亲近的神情。
胡乱地洗漱完毕,陆凡一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审视镜子里面与他对视的男人。如果一头短寸变长,如果晒黑的皮肤变成小麦般的黄色,如果还能笑得灿灿烂烂……最重要的是,如果眼睛里减掉这五年多出来的沉郁,添满阳光和自信。那么,他就变成了五年前的陆凡一。
唧唧喳喳的八卦讨论还在热烈地继续,名人的过去和隐私是公众永远感兴趣的话题。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章南生陷入了更久的沉默,最后轻声说:“不,只是朋友,很要好的朋友。”
“走了!”老张拽着陆凡一的胳膊。
“小伙子,你有妄想症吧?”章南生猛地回头,冷冷地盯着陆凡一,像盯着一只随时都会扑上来的狼。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的提问时间快结束了,还有最后五分钟的时候,话筒传到了一个女生手里。连续几个专业方面的问题早已经让女生们开始无聊了,她们对那些基因啊物种啊染色体啊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现在呢?章教授还是单身吗?”
一出办公室大门,他愤怒地甩开陆凡一的手:“小陆,这么大的事,你事先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老张,你很面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章南生看了老张一眼,两人握了握手。
电话是黎冉打来的,说是那首曲子已经编好,e-mail给他了。
现在,繁星在他眼里已经散乱了,它们再不表示什么,而那个陪他一起躺在院子里,等雪山女神回家的美丽女子,已经香魂远去。
陆凡一挂了电话,继续听这首《星空下的安魂曲》,每到一个熟悉的小节,他脑中就会出现5个字母:a-d-a-g-e。
能容纳千人的科大第一大阶梯教室已经挤满了人,连门口都被堵塞了,好在学校充分考虑到这种情况,在阶梯教室外设置了电子大屏幕,直播演讲现场。
章南生的助理教授留下来解答学生的提问,而章南生正要离开,被陆凡一叫住了:“章教授您好,我们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有点问题想请教您。”
新型人类物种?看上去怎么像山寨手机更新换代?呵,这位大教授的想法实在太超前了!难道他不知道吗?超前半步是创新,超前一步就是……无稽之谈。
中国生物学界大名鼎鼎的大教授。
“对,灭亡!而且这种灭亡和生存环境无关,是无法阻止的。自然界在创造某一生物的同时,也固定了该生物的总量。这个总量就是该物种基因的排列组合的数量,无论该物种怎么发展,当达到基因峰值后,最终将走向灭亡。”
他拿起外套飞快地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给老张打电话:“老张,开车送我去一个地方。”
“您记错了吧!”老张99lib.net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一个小警察,哪有机会认识你这样的大教授。可能我这张脸长得太大众化了,您才会觉得熟悉。”
老张在一旁瞠目结舌,不敢置信地瞪着陆凡一。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无凭无据怀疑一个全国知名的大教授。
“陆凡一?”章南生眯眼,“哦,我知道你,就是你抓住了撞死葛艾丹的凶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吧。”
黑暗中,他像一只夜行的猫,悄无声息地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廊里的声控感应灯一直安静地沉睡着。
“当然是y染色体了!”众男生大笑。
陆凡一点点头,他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当然。”章南生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章教授,您的意思是,人类现有的23对染色体中,下一个不幸消失的染色体很可能是y染色体。”
孙保军为何保留着章南生04年发表的论文,而且就放在枕边拜读?论文的内容相当深奥,别说一般人看不懂,就算是科班出身的生物学研究生也不一定能马上看懂。陆凡一百思不得其解,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对劲,但是究竟哪里不对劲,他一时又说不上来。
“曲子我正在听,很棒。”陆凡一赞道。
pna不但稳定,化学组成也很简单,既能像dna一样储存信息,还能像酶蛋白一样作为人造细胞中的催化剂。对于想创造人造生命的科学家来说,pna无疑是最好的遗传信息载体。
“不错!”章南生用他一贯沉稳的语气,“那我再问各位,一旦人类基因的排列组合用尽了,人类会怎么样?”
陆凡一摇了摇头,茫茫然望向窗外,星斗清澈如洗,明天应该是个好天。
气氛空前地热闹起来,一个接一个学生起来问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
回到重案队办公室,把钥匙还给葛艾青的时候,手,依然在微微颤抖。
臭小子,就会惹事!老张脸色发青,真想对着陆凡一的脑袋,给他那么一下,最后,他忍住了,蹲下身,捡起地上散落的物件。别的东西倒是能捡,可是,这些细碎的茶叶怎么捡啊!
陆凡一面不改色,清清楚楚地说:“正是由于她们长得和葛艾丹神似,你不敢面对她们,因为面对她们,就是面对你曾经做过的龌龊事。所以,你剥去她们的脸皮。另外,作为科大教授,你有自己独立的生物实验室,我毫不怀疑你实验室里有一张冰冷的解剖台,解剖台旁边的铁架子上一溜十几把锋利的解剖刀,摆放得整整齐齐。谁敢想象,平时衣冠楚楚的大教授,一到晚上就会化身为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那张本来作为科学研究的解剖台,实际上成了你的屠宰场。我说的对么,章教授?”
“你去哪里?”老张问。
“嗯,很贴切。”
“据我所知是真的,它的年纪比你我都要大上一圈。”陆凡一转身,“我们该去演讲厅了,除非你想先逛一逛。”
陆凡一紧盯着电子大屏幕,捕捉到了这位大教授波澜平静的眼眸深处,一闪而过的黯然。
等他醒来的时候,露水沾湿了脸庞,头顶的天空幽蓝如深邃的宝石。
章南生慢慢地开口:“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个人,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陆凡一蜷缩着身体躺在街边,将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胸前,一行泪滑落。
“不会是师生恋吧?”有个女生问。
“葛艾丹是我们生物系的副教授,又漂亮又能干,师生恋又怎么样?男未婚,女未嫁,才子佳人,天经地义。只可惜,葛艾丹死得早。”
呵,这位大教授还真会开玩笑!阶梯教室爆发出一阵大笑。
寒风拂过树林和警局大楼的屋顶,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
人造生命?……陆凡一吓了一跳,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然扣在他肩膀上。
“届时人类将面临基因重复的情况。”章南生说,“所以我说,200年后,在座某一位的后代可能和爱因斯坦长得一模一样,这不是凭空瞎猜的。但是,这还不是重点。我真正想问各位的是,一个物种基因的排列组合一旦被用尽,最终会怎么样?”
“灭亡!”有人脱口而出。
点下播放按钮,一首恐怖哀怨的钢琴曲从音箱里飞出来。
孙保军办公台面上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东西,没有任何破案的价值。陆凡一盼望着能找到记事本什么的,可惜,一无所获。
陆凡一目不转99lib•net睛地盯着章南生:“章教授,让我猜一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2005年,你想独占你和葛艾丹的研究成果,所以找关涵开车撞死葛艾丹。而后,你让孙保军通过关涵吃的食物,引爆了你事先装在关涵脑中的生物炸弹杀人灭口。这是第一起谋杀案,一共两名受害者。至于第二起连环凶杀案……”
“章教授,我现在怀疑你组织策划了两起谋杀案。”陆凡一清清楚楚地说。
一听是公安局刑警队,章南生愣了一下,看了陆凡一和老张一眼,面不改色地说:“两位有什么事,请到我办公室说吧!”
“关于什么?”
“那我们只有亲自动手来改变人类的基因了!只要基因总量增加一点点,整个人类基因的排列组合就会翻几倍。拥有新基因的人类将取代老一代,登上历史舞台,创造全新的人类文明。”
回到警队宿舍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
陆凡一不再寒暄,开门见山地说:“章教授,我们这次来,主要是向您核实几个情况。”
他飞快地调出孙保军办公电话所有的来去电号码,一一记在本子上,这样就可以知道,孙保军平时都和谁有工作往来。
好安静啊!
科大图书馆是全市最权威的科技图书馆,藏书量极大。陆凡一直接走进生物学区域,他的目的很明确。
这就是章南生。
“哪里?”
女学生站起来,清清嗓子:“章教授,我要先说明,这个问题虽然跟您的学术无关,却是我们很多女生关心的问题,请章教授务必回答我。”
孙保军的办公室井井有条,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养花,三个窗台上一溜十几盆照料得很好的美人樱、海棠、长寿、郁金香,还有一盆仙客来,花开得正艳。
“你确定?”孙保军口气严厉起来,“你明天早上查一下这层楼的监控,看看谁在你离开以后来过这个楼层!”
“嗯,多年的老朋友了。”章南生诧异,“我和他很久没联系了,发生什么事?”
“你们再这样,我只能请你们回去了!”章南生沉下脸,下了逐客令,径直走到落地窗前,背着手,不再看两人。
阶梯教室沉默了,良久,有人小声说:“这意味着人类基因的排列组合将用尽。”
孙保军挂断电话,飞快地扫了一眼办公桌,径直走向卧室。
章南生给两人倒了茶,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说吧,看看我有什么能帮到二位。”
阶梯教室响起轻轻的笑声。
“去科大干什么啊?”陆凡一刚上车,老张就问。
葛艾青静静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那个背影,如此疲惫,如此萧瑟。
“有关pna的。”
现在去锁门已经来不及了,钥匙在锁孔里旋转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陆凡一在书架上仔细地寻找。
渐渐地,会场静了下来,学生们面面相觑,没有了声音。
章教授的办公室窗明几净,陆凡一和老张坐在沙发上,冬日暖阳从对面宽大的落地窗中照进来,烘得人骨头发酥。
“我只听说过dna。”老张不明白,“pna是个什么玩意儿?”
奇怪!这本书居然没写作者。他又仔细找了一遍,确实没有写作者,只是在书的最后一页写着,星空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章南生演讲的题目很吓人——“人类何时灭亡?”。
孙保军怔了半晌,怀疑自己是不是多疑了,甩手关上衣柜门,缓缓地离开办公室。原来,孙保军刚才不过是假装出去,实际上,他一直在门口原地踏步,佯装走远。最后,他杀了一个回马枪。
乐乐,今天是你二十五岁生日,孤身一人你是否寂寞?
章南生朝提问的学生赞许地点了点头,平静地说:“在回答这个同学的问题之前,我想请问在座的男生,你们能来到这个世界,多亏了什么?”
很久以后,他把这个故事告诉一个女人。那个温柔的女人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他们一起并排躺在院子里,等待美丽的雪山女神驾着马车归来。他相信,女神一定还会回来的。
拿到书,他首先找作者。他特别想知道,究竟是哪一位生物学专家写了这本关于pna的书。
陆凡一可没时间欣赏这些漂亮的花,他的时间不多。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里面空空如也!
“这个章南生是谁啊?口气这么大。”老张瞪大眼睛,盯着大屏幕。
“葛艾丹是您的学生么?”
不知不觉演讲已经接九-九-藏-书-网近尾声,主持人站出来:“接下来是自由问答,时间是半小时,大家抓紧时间。”
“呵呵,我也就是随便用钢琴弹着玩。”
陆凡一听得心中发堵,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悲伤。写下这首曲子的人,似乎带着遥远的思念,思念自己悄然远去的爱人。那是一种复杂的爱,交织着深沉的恨,也交织着无奈和绝望,如此刻骨铭心。
“拜托!谁说他老了,人家才四十九岁好不好,正当壮年。”
这一切,陆凡一早就料到了。对他而言,卧室里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孙保军刚刚取衣服的这个衣柜了。所以,他在孙保军佯装离开的半分钟内,马上换了个藏身之地。
三人穿过教学楼的空中走廊,来到相邻的专家楼。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
经过陆凡一藏身的衣柜时,他脚步沉稳,压根儿没有停留。关灯,锁上办公室的门,孙保军总算是离开了。
“哇,章教授好儒雅好英俊啊,就算老点我也认了。”
“少来,你可不是那种不安心办案,还专门跑去听演讲的人。是不是查到什么线索了?”
“是的。”章南生说,“我研究的方向,就是人类毁灭的时间。这里指的时间,指物种存在的时间。如果我说,200年后,在座某位同学的后代可能和爱因斯坦长得一模一样,各位怎么看?”
直到有一次,他破了一起震惊全国的连环谋杀案,市长亲自表彰他是重案队“首席警探”,他才意识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这辈子,怕是再也推不开了。
陆凡一忽然眼前一亮,一颗心怦怦直跳。
“她生前和您研究的课题是一样的吗?”
天还没亮,客厅传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陆凡一从半梦半醒间惊醒,像弹簧一样从床上跳起来。
“下次再看吧!办正事要紧!”
门开的时候他飞快地闪入,回手把门关上,打开手电筒。
葛艾丹的老师。
“天那,太可怕了。这相当于人类灭亡,一个全新的物种开始全新的文明。”底下开始交头接耳。
“是。”
两人开车来到科大,百年老校是不怎么会变的,陆凡一置身其中,恍恍惚惚就像走在自己的旧梦里。那些参天大树、那些看来很陈旧的教学楼、那些欢笑着走过他身边的学生……一种惆怅而酸楚的心情涨满了他的胸腔。
陆凡一甩开老张的手,也许是用力过猛,他的手臂一下子把茶几上的东西掀在地上。上好的铁观音茶叶洒了一地,还有章南生放在茶几上的药也洒了。
演讲已经接近尾声,学生们冲上演讲台,将章南生围在中间。聚集在阶梯教室外的人群逐渐散去,陆凡一和老张逆着人流,艰难地挤到讲台边。
“pna是什么?”陆凡一被强拉到门口,扭头追问。
“如果老天爷不帮我们呢?”又有人问。
不到片刻,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孙保军直奔休息室,一把拉开陆凡一藏身的衣柜门。
孙保军的办公室关着灯,陆凡一靠在门上,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里面没有人。他左右张望,掏出葛艾青给他的那串钥匙。
章南生认为,拥有23对染色体的人类必将灭亡,届时,新型人类物种将取代老一代人类物种,创造不一样的历史。
“没想好。”
真相似乎昭然若揭……
眼下,陆凡一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听到关门声后,他又在衣柜里等了好一会儿,确定孙保军不会再回来,这才走出来。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仔细地把门反锁了两圈,然后从楼梯下到十楼。
他记得他小的时候,有一晚也像今天这样。那天,他真的看到美丽的雪山女神驾着马车,挥舞着银鞭,从他头顶经过。他去跟父亲说,却换来一顿手板,谁也不信他。
急促的铃声在寂静的黑暗中格外刺耳,他很快冷静下来,赶紧把这个号码记录下来。
葛艾青看见他满头的冷汗和苍白的脸色,知趣地没有问任何问题,接过钥匙时,他握了握陆凡一的手:“凡一,早点回去休息吧!看你这样,我心里难过。”
他一眼就看到了床头的一份材料,是一篇学术论文,题目是《人类大脑进化的外因》,署名:章南生。
老张停在一个浸泡着婴儿的容器前,指着标本,问:“这个是真的吧?”
“他是全国著名的生物学教授,研究领域一向以前卫大胆著称。我在科大时也听过他的课。”陆凡一说。
气氛寂静得让人不安,那个提问的女生也有些窘迫,以为触及了这位教授的底线。九_九_藏_书_网
找到了!陆凡一飞快地从最上层的书架上抽出一本《pna的应用和未来》,那一刻,他激动得连手都有些颤抖。整个图书馆的生物学区域,他只找到这么一本关于pna的书。
洗完澡,躺在床上,他明明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章南生在论文中提出的一个惊人观点,他有点被吓到了。
“你用的生物炸弹叫安魂曲,对吧?”陆凡一步步紧逼。
这一次的沉默更久,有人在窃窃私语:“天啊,难以想象。”
“我只是想让事情有它本来的样子。”陆凡一哪里肯走。
陆凡一马上换了个问题:“孙保军您认识吗?”
电话突然响了,陆凡一吓得差点跳起来。
“她是您的女朋友吗?”那个女生追问。
女生大声地说:“章教授,我们知道您一直单身,请问您有喜欢的人吗?我们还有机会吗?”
糟了,孙保军回来了!陆凡一连忙关闭手电筒,闪身躲进衣柜。他猛然想起自己进办公室后,忘了把门反锁了,孙保军只要一开门,立刻就会知道有人进来过。
“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陆凡一举步就走。
陆凡一顿了顿,继续说:“你暗恋葛艾丹,她死后,你心中一直怀着愧疚和不安。这种愧疚和不安,五年来,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你,直到最后,演变成一种对葛艾丹的扭曲的思念。所以,你杀了7个长相酷似她的女人来纪念她,并在7个受害者身上谱下一曲悲伤的挽歌。我看过葛艾丹的照片,也看过七个受害者的脸部画像,她们要么鼻子像葛艾丹,要么嘴唇像葛艾丹,总之,一定有一处脸部特征和葛艾丹非常神似。至于你为什么要剥去受害者的脸皮……”
孙保军的办公室在十二楼,陆凡一没有搭乘电梯,而是从十楼直接走楼梯上去。
“听演讲。”
章南生?这个名字很熟悉。陆凡一想了想,恍然大悟。对了!章南生不正是科大鼎鼎有名的生物学教授吗?当年,他在科大上学的时候,还选修过章南生教授的生物课呢!如果没记错的话,葛艾丹就是这位大教授的得意门生。
他飞快地浏览书中的内容,原来,pna又名肽核酸,和dna类似,能像dna和rna一样存储信息,其骨架却类似于蛋白质。pna的这种特质使它既能与dna结合又能与rna结合,而且结合能力更强,在充满酶的细胞环境中更稳定。
办公室连着休息室,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床铺整理得十分干净。
演讲大厅位于生物教学楼的五楼,他们走过展示的长廊,那些被福尔马林浸泡的人体器官让陆凡一想起被凶手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尸体。唯一不同的是,这些器官来自捐赠者,而那些残肢来自被迫害的7个女人。
“谢谢章教授的配合,我叫陆凡一。”
“章教授,按照你的理论,男人有整体灭绝的可能,是这样吗?”
得到小李肯定的答案后,孙保军继续发问:“你出去的时候没有锁门吗?怎么我的门没有反锁呢?”
孙保军拉开陆凡一隔壁的衣柜门,找出一件夹克扔在床上,脱掉身上的西装,换上夹克。接着,他将床头柜上章南生的论文装进自己的公文包。
他拿出纸笔,在音乐的伴奏下,写出了目前知道的线索:pna、ada ge、关涵、葛艾丹、安魂曲、王乐乐以及其余6具无名尸体、尸体上的数字、高健、孙保军、欧阳嘉、章南生,以及章南生认为的新型人类物种……
“我们是查案子,不是搞科研。再说,咱俩也不是搞科研的料啊!”老张小声嘟囔,在另一侧的书架上也帮着找。
孙保军万万不会想到,自己刚刚打开的衣柜,这时已经藏着一个人了。
章南生继续说:“不错,我们男人能来到世上就是多亏了y染色体。但是,最新研究发现,y染色体在不断地失去基因,由数百万年前的1500个,变成现在的40个。由于y染色体是男性特有的,不能与配对的染色体发生重组,在一代代的分裂复制过程中,大量的突变产生并积累下来。一个个功能基因由于突变而被破坏。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这个破坏的过程不会停止。”
全场一下子静下来。
呵!洗刷冤屈!为什么他觉得这四个字离自己遥遥无期呢?……镜子里的人嘴角微微弯起,自嘲一笑,然而笑意还没到达眼底,已经收敛。
他飞快地翻阅论文,论文发表的日期,2004年5月25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