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和一堆插手的浑蛋
目录
37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和一堆插手的浑蛋
上一页下一页
“哈咿!”三岁女孩兴高采烈地高喊。
“是‘嗨’!”七岁女孩纠正道。
欧维把信和广告放到一起,扎进塑料袋,放到门口,回到厨房,从抽屉底部找出一块磁铁,把照片吸到冰箱上,紧挨着三岁女孩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为他画的画像。
“嗨,索雅!”帕特里克、吉米、阿德里安和米尔莎德轮流点头问候。
七岁女孩上床睡觉前在欧维手上塞了一张写着“生日聚会邀请信”的纸。欧维把它当作公寓转让声明之类的法律文件一样严肃地读了一遍。
厨房桌上那堆旧广告的最下面压着那封女记者写给他的信,就是阿德里安第一次按欧维家门铃的时候带着的那封信,欧维到现在都没打开。
欧维赶到车行的时候,小浑蛋正瞪着一辆现代车,所以情况可能会更糟。
欧维把邀请信折好,塞进裤子背后的口袋:“哦?”
“那时候至少那个小流氓还打铃,现在他进出自如就跟他自己家似的。”欧维心想着,把信举到厨房灯下,就像那是一张纸币,而他的任务是检查一下它的真伪。然后他从橱柜里攥出一把餐刀来,尽管每次他这么做而不进屋拿拆信刀的时候,索雅都会生气。
“这是安妮塔和鲁尼送的。他们托我们问候你。”
很难判断这个四四方方的男人在排屋门口等了多久九九藏书网。或许整整一个上午。他脸上的专注表情就像在荒山野岭里站岗的哨兵,就像是直接从一棵粗重的树桩上刻出来的一样,零下的气温中不动声色。但当米尔莎德转过拐角进入视线的时候,这个四方的男人把重心稍稍从一只脚移向了另一只。
各式人等转身回停车场的时候,帕尔瓦娜留在墓碑旁。欧维问她想干吗,她只是回了句“你别管”,脸上的微笑让欧维想往她身上扔东西。也不扔什么硬的东西,但意思一下还是很有必要。
您好。
“嗨,索雅!”帕尔瓦娜在他身后乐呵呵地挥手,大手套都从手上甩了下来。
“你不需要买什么,我只想要一样东西。”
她的眼睛里有什么光芒在闪烁。欧维认得这种光芒。
“不管怎么说,别为了我耽误了你的事。”欧维嘟囔一声。
“啊,你肯定是想要礼物咯。”他最后哼哼道。
“我很难过。”欧维嘴里念叨着。
“是一种电脑。里面有特别的绘图软件,给小孩用的。”她稍稍提高嗓音。
欧维:
“我当然对他们说了,现阶段你可能需要一点清静,像个正常人那样。但他们就是不听。”他哼了一声,冲墓碑无奈地摊开双臂。
当晚欧维www•99lib.net在帕尔瓦娜和帕特里克的厨房里用的晚餐,与此同时一对父子在欧维的厨房里用两种语言聊着失望、希望和性取向。他们聊得最多的可能是勇气。索雅会喜欢的,欧维知道。但他忍着不笑出来,怕被帕尔瓦娜看见。
“但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今没谁尊重个人隐私了,门都不敲就往人家里冲,自说自话,单独上个厕所都他妈难了。”他一边解释一边把冻僵的花挖出来,再插上新花。
署名是那个穿黑色西装晕倒在火车轨道上而又被欧维救起的男人。那个女记者莱娜对欧维讲过,医生后来诊断说是某种复杂的大脑疾病造成的。若不是发现及时,那个男人很可能活不了几年。“所以你其实救了他两回。”她说这话时兴致勃勃的样子,让欧维多少有些后悔当初没趁机把她在车库里多关上一阵子。
欧维没有回答,但女记者似乎并不介意。她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在原地倒着碎步。看看表,就好像要赶着去什么地方。
“女生的悄悄话。”回到停车场钻进驾驶室的时候,帕尔瓦娜简短地解释道。欧维不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但他决定随她的便。七岁女孩帮三岁女孩在后座上绑好安全带。与此同时,吉米、米尔莎德和帕特里克挤进前面阿德里安的车。一辆丰田。有www.99lib.net脑子的人一般都不会买这车,在车行的时候,欧维反复指出。但毕竟不是法国车,欧维还把价钱砍掉了八千克朗,并且确保售价包含一套冬胎,所以不管怎么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欧维点点头。把这话作为结束语,关上门。他把报纸留在了门垫下,用它来吸干猫和米尔莎德每天进门蹭下来的雪水应该挺好使。
他拂去墓碑上的积雪。
欧维蹬掉鞋子上的雪,冲身边的猫咪点头哼了一声。
女记者莱娜那天来过欧维家,给他送了一份报纸的样稿。照片里,他看上去气不打一处来。他信守诺言接受采访,但他不会冲摄影师笑得跟个驴似的,这他可事先打了招呼。
“对了,猫你已经认识了。”
“一个iPad。”
“这些花是帕特里克、孩子们还有我一起送的。”她友好地冲墓碑笑。
七岁女孩低头看着地板摇摇头。
他合上信,塞回信封,把照片举到眼前。三个孩子——最年长的十来岁的样子,另外两个和帕尔瓦娜的大女儿年龄相仿——看着欧维。也算不上看着,其实是一人拿着一把刺水枪在照片背景里嬉笑着。他们身后有个四十五岁左右的金发妇女,她满脸堆笑像老鹰似的张开双臂,双手各晃动一只塑料桶。右下角是那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不过这回穿着湿透了的九*九*藏*书*网蓝色Polo衫,正成效甚微地试图躲避倾盆大雨。
帕尔瓦娜的肚子那么大,她半蹲下身,一只手伸向墓碑,另一只手搀着帕特里克的时候,看上去就像一只巨龟。欧维也不敢把这个巨龟的比喻告诉帕尔瓦娜。毕竟还有更好的死法,他想,而且他没来得及试的应该还有几种。
欧维又用手擦擦墓碑,尽管上面的积雪早已擦尽。
回家路上,他们在麦当劳停了一下,这可乐坏了吉米和女孩们。其实主要原因是帕尔瓦娜要上厕所。回到排屋小区后,他们兵分三路,各回各家。欧维、米尔莎德和猫咪朝帕尔瓦娜、帕特里克、吉米和孩子们挥手道了别,在欧维的储藏室门口转弯。
“我和安德斯要去湖上溜冰。”
她发出一声少女般难以按捺的嬉笑作为回答。
“嗨,爸爸。”米尔莎德支吾着在离他三米处停下脚步,也不知道自己的上半身该如何摆放。
“妈妈说太贵了,所以还是算了。”七岁女孩头也不抬地说,又摇摇头。
欧维的表情就像她刚说的是“一个@#¥%&”。
“很棒的采访。”女记者坚称。
他用低八度的哼哼声作为回答,然后条件反射地意识到,同时和这两个女人争论本身就是个注定流产的计划,于是他起身朝萨博走去。
厨房里扔着阿德里安每天送信时捎带送来的广告和九九藏书免费报纸,尽管欧维已经在信箱上贴了大号字体的“谢绝广告”标签。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索雅没能教会那个小流氓,他不是她的学生嘛。但这应该归因于莎士比亚没写过什么标签,欧维这么琢磨,于是他决定趁自己还健在,清理一下四散在家里的纸。
希望您能原谅我冒昧地来信。地方报社的莱娜告诉我您不希望小题大做,但她还是好心地给了我您的地址。对我来说这可是件大事,我也不愿做个忘恩负义的人,欧维。我尊重您不接受我当面道谢的意愿,但我想把您介绍给那些将永远感激您的勇气和无私行为的人。像您这样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感谢之意,无以言表。
欧维点头表示理解,就像一个罪犯给另一个罪犯使了个眼色,告诉对方他们使用的电话已被窃听。他和女孩两人同时四下张望一番,确保不管是妈妈还是爸爸都没有伸长耳朵偷听他们说话。然后欧维凑上前,女孩把手拢成个漏斗,冲着欧维的耳朵悄悄说:
他看着她,就像期待她点头表示同意。她当然没有这么做。但欧维身边坐在雪地里的那只猫,看上去倒是再同意不过了,特别是说到没法安安静静地上个厕所的时候。
“嗨。”他说着,伸展了一下身躯,重心回到之前那只脚。
然后她又拿出一束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