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目录
第三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这时,屋外传来“哒哒哒”的小机船引擎声。煤球撒腿奔进厨间,扒窗看去,只见外面河道,一个船夫正操控着带篷小机船停在了河岸边。
熊老板接话说:“废话,我就是不懂啊!密码不懂,内容不知道,掉个哪门子包啊?”

2

野间说:“就是在胡扯。”

1

刘金花说:“就想他是一个毒枭,你没想他死,但他命里该死。”
熊老板走近说:“窦警长,别这么紧张,我就是要带走这王八蛋。”
老犹太说:“不不,我并不精通我只是想尝试……”
熊老板厉声打断说:“滚他妈蛋!就你这倒霉玩意儿,啥正经事儿敢交给你啊?”
熊老板说:“真叫邪了!见过找死的,没见过不找死还不乐意的。”
柯林斯巴与妻女相觑了一眼,随男职员向安检室走去。
一艘运砖的小机动船在傍晚的江面行驶着,船里坐着从哈尔滨来的老左。老左对船夫说:“我奉天地下组织遭遇严重破坏后,幸存的同志仍旧不畏凶险,与敌人展开坚苦卓绝的斗争,他们之前曾两次发来暂缓前往的警示,但我渴望能有尝试的机会。若成功营救,或协助他们自救,将是我革命生涯中的无上光荣。”
陈佳影说:“好,我是共党,这样的话,您的胜率又是多少?”
刘金花猫身蹿出驾驶舱,翻过栏杆纵入水中。

7

日下步举起那张信纸说:“告诉我这是什么?”
野间说:“那会是什么?”
老左说:“对声音、样貌,或者未见样貌的形体,专业描述方法是抓住被描述者非典型性特征,这方面我只略通皮毛,陈佳影才是高手。”

4

进入安检室,男职员与便衣C将柯林斯巴一家的两个皮箱平放上案台,便衣D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盯着行李箱。便衣C打开大皮箱,快速在箱里摸索了一番,对便衣D摇了摇头。便衣D打开小皮箱,摸索一番后,也没发现。这个箱里原本放着一个小匣子,此刻却已不见了。便衣C对柯林斯巴说:“很抱歉,打扰了,你们可以走了。”在飞机驾驶舱里,机长将一个小匣子放入操作台下的小柜里。
另一渔船里,王大顶对李佐说:“醒啦,兄弟?抱歉,下手有点儿重。”
“去他娘的!”窦警长嘟囔了一声,抓过边上宪兵的步枪,向王大顶这边对来。王大顶见势不妙,忙将身子后顶,带着李佐后仰着栽倒。
王大顶收起枪,对老左说:“唐凌死了。”
刘金花也愣了说:“你咋知道?”
这时,熊老板带着十几个打手气势汹汹地向他们奔来。打手们纷纷掏枪向窦警长走来。窦警长一愣说:“你们干什么?我警告你们,现在我要务在身,妨碍者死!”
老左说:“我们猜到了,所以过来,你们需要帮助,陈佳影亦是。”
不一会儿,王大顶与刘金花的脑袋钻出水面。他们喘着粗气对望了一会儿,然后相拥着往涵洞深处走去。
窦警长失望地叹口气。白秋成说:“王大顶没出现,怎么办?”
窦警长说:“当然,你只是诱饵,扮演送交文件而已,回函暂时由我保管,事后我会带去和平饭店。”
机场外面,陆黛玲安排来截柯林斯巴的人不见他出来,便走了。
野间说:“李佐,死了。”
随队医士拔出针管说:“对不起,野间课长来前让我准备了镇静剂。”
在和平饭店,白秋成握着话机说:“警长,江口合香已经到达和平饭店,整个过程没有发生任何险情,包括可被发现的险情迹象。”
日下步说:“好,你说不是掩盖,那证明给我看,你真的会算概率,野间课长有很好的数学基础,他能鉴定。”
刘金花说:“王大顶,你这样算不算自作主张?我没发现任何迹象显示陈佳影那边有配合我们的反应。”
陈佳影说:“那恭喜你,接下99lib•net去您要做的就是呈报关东部,您从美苏手中截获有重大成就可能的核专家一名。”
这时,那警监匆匆进来说:“野间课长,美方代表声称为了避免误会越来越多,决定放弃跟踪政治献金一事,带瑞恩与乔治白离开饭店,苏方代表也有类似表达。”
野间说:“陈佳影,一切都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在西餐厅一角,路德维希会长正跟对面的该隐与沃纳低声说:“日本人没追到钱,整个事件我们要重新权衡了。”
窦警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陈佳影在满铁的身份不低,关于她的回函,应会使用一般收发报人员无法翻译的高级别密码直接交由野间审阅。我们打电话给野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他和大佐同意在回函交送途中设局,引诱王大顶现身抢夺,予以擒拿!”

5

柯林斯巴连忙将匣子塞进小皮箱中,然后拎着小皮箱走了出去。一个维修工向他走来,说:“柯林斯巴先生,我是来接机的,请跟我走。”
他忽然看到什么,说:“得嘞,陈佳影给反映了。”远处有两辆军用卡车亮着车灯,停在船务公司小楼旁,宪兵、警察纷纷从车里拥出。
日下步想了想,对野间与那警监说:“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个专家吧。”
“砰”的一声,一个宪兵朝李佐开了一枪,李佐当即后仰着栽倒在地。王大顶见状,连忙“扑通”一声扎进了水里。
在废弃船坞,王大顶与刘金花相互搀扶着走进屋里,他们浑身湿漉漉的。刘金花说:“你妹说这是唐凌的窝儿,相对安全。”
野间说:“一切斗争都要有依据。”
李佐不解地看着王大顶。王大顶说:“我是宪警两方都挂了号儿的人,至少现在他们还不想我死,所以劫持我管用。开出一段距离,咱就弃船,摆个方向让它自己开着。我们悄悄下水,右边隔三条船,岸下有个涵洞,游进去,从那里跑。届时警察们的注意力都在船上,只要下水下得悄然,就不会被发现,当然,我不会游泳,得靠你多帮衬。”
在满铁野间办公室里,女秘书将对折的电报纸塞进信封,然后对信封进行一些复原技术处理,旁边的窦警长与白秋成满意地点了点头。窦警长对女秘书说:“你的路线是昭和道、樱花道、正和路,然后进和平饭店,你一个人走,搭乘我们安排的人力车。”
日下步挣扎着说:“不,我相信我的判断,核专家就在他们中间……”
日式糕点房里,窦警长从盘子里抓起一片烤面包咬了一口。白秋成凑前些身子,低声说:“陈佳影若把责任全都推到我们身上,至少能洗脱自己吧?劫持大佐,胁迫大家任由王大顶单独行动,她都有完整逻辑,而大家对她是共党的判断却始终没有证据。”

6

王大顶挥手喊:“都给我退后!退后!他有枪!”
窦警长说:“等我回去再说。”
日下步顿时语塞。陈佳影恼怒地对日下步说:“除了陆黛玲这一疏忽之外,和平饭店这些人里我放过谁了?”
此时,窦警长匆匆走进船务公司,白秋成刚好挂了电话,对窦警长说:“水警单位来电,他们已拦截逃跑船只,除底舱内一具欧洲裔男子的尸体外,未见其他人踪,而且这是条空船,没有运载任何货物。”
野间无言以对。陈佳影说:“局面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在外的行动若败,日下步的疯狂行为就会被所有人用来大做文章。”
陈佳影说:“等王大顶抓到李佐,应就可以知道。”
王大顶说:“但我们这路子应该没错吧。被宪警方搅得人财两空就能盘活陈佳影,你说的呀,说得炮制这样的假象。”
陈佳影说:“虽然您隐隐晦晦,但我知道您找我是想求援,感谢您这颗摇摆的心又倒向了我。但对不起,我现在掌握的信息不可能比你们更多,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已爱莫能助。”
这时,“咣啷”一声门开,日下步说:“陈http://www.99lib.net佳影,现在老犹太对自己的身份供认不讳,陈氏兄弟已经承认与你合谋,苏联夫妇、瑞恩和乔治白因有外间庇护未加刑讯,但问询中,对此也并无否认。”
王大顶笑了笑说:“调包,只是为了让人看出被调包,内容你照抄,纸不一样就行了。事成后,我人头就是您的啦。”
窦警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秋成,我们中计了!”
老左说:“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王大顶吧?”
熊老板匪夷所思地看着王大顶。王大顶说:“你表现出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我人头,所以穿不了帮。”

3

野间说:“围捕时,发生冲突,被击毙,王大顶在场,后来,他跑了。”
便衣A说:“警务局来电,是找日下大佐的。”
王大顶松开他说:“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但作为交换,你得配合我小小地演一出戏。”
野间吩咐一边的宪兵说:“给他松绑。”
李佐说:“那怎么演戏?”
王大顶打断说:“废话,你懂啊?”
过了一会儿,船夫与老左走进屋里,见屋内无人。
老犹太说:“这是我算概率的稿纸……我曾经想,轮盘赌应该能算出概率……”
野间吁了口气说:“如果新佑前辈的回函最终证明陈佳影是清白的,那我们就都切腹谢罪吧。”
熊老板说:“他说自己给我人头,你胸脯子拍红了也没能给我。”
李佐说:“你们是谁?”
野间给老犹太出了一道题,不一会儿,老犹太便算出来了。
王大顶说:“你俩什么来路?怎么知道这里的?”
野间说:“大佐,您也说了和平饭店是当今世界的缩影,它所有事都牵涉国际关系,即便退一步讲,你我也不能仅凭感觉来武断事务。”
窦警长说:“你试试看。”
野间刚要开口,一直站在边上的便衣A忽然说:“野间课长、大佐,我忽然想起,最早搜查房间时,一些可疑物品我们做了暂扣,物品所有人都有签字认定。我们在老犹太房间发现一些撕掉的稿纸,满满都是数字和公式,显得很神秘,于是就拼接完整暂存了下来。”
野间示意那警监架起昏沉的日下步,随后跟着便衣A离去。
柯林斯巴一家下到梯底,机长将一个礼品盒递到他手中。
老左环视了一下屋内,对船夫说:“东西两处墙面及地面都有未被尘灰遮盖倚坐的痕迹,说明有人来过这里,至少三人,应该是刚离开不久。”
野间说:“李佐在六安渔港有艘船,但未发现载有任何货物。”
野间说:“呵。现在您倒考虑起外交了。”
窦警长烦躁地说:“行了,她躲不过去。算算日子,她前任课长新佑卫门的回函应该到了吧?她和王大顶的关系从夫妻变到合杀亲夫的奸夫淫妇,一谎盖一谎,盖得越多距离真实就越远,而回函揭示的是她原始信息,那里必然有她对不上的地方。”
王大顶一愣。老左说:“唐凌描述过你的样貌。”

10

窦警长说:“熊金斗……”
男职员说:“先生、女士,请跟我们来一下,不会耽搁太久时间。”
窦警长说:“王大顶得跟我走!”
王大顶看着熊老板说:“我不知道你这一生当中,有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她永远跟你保持着距离,却生根在你心里。她永远不会被你占有,却融化在你每一个毛孔里。因为她,你变得柔软,愿意去爱护所有梦想,渴望这个世界简单而安详,没有暴虐、污浊、恶欲……”
陈敏正淡淡地说:“广东陈氏兄弟是有名望的,日方必须得有顾忌。老犹太也离开地下室了,但健康状况似乎不是太好。”
老犹太惊恐地看着日下步说:“我、我就是想赢钱……那时我又想不到有今天,掩盖什么呀?”
与此同时,刘金花撒腿奔进驾驶舱,一把拉下了挡杆,马达声响起,渔船倒着开离出了岸边。“船上有人!”一宪兵大喊,宪警们纷纷向岸边追去。
野间对日下步肯定地点了点藏书网头说:“他数学基础并不比我差。”
日下步说:“依你们的做法,我们永远不会拥有‘满洲’!”
日下步说:“不仅仅是感觉!”他指着陈佳影,“我只是没办法像她那样叙述,但我很清楚我是对的。”
不一会儿,女秘书按照窦警长的安排,上了一辆人力车,假扮成“车夫”的便衣拉着车,不紧不慢地小跑着。
窦警长眉头一挑说:“六安渔港?”
王大顶说:“这封回函至关重要,任何意外都会引起窦仕骁警觉,除非我的血光之灾切切实实在他眼前发生。”
日下步说:“悬案未解,他们就想跑吗?”
在临时指挥部,野间愤愤说:“回函既能证实陈佳影之黑白,安全送到就是,设什么局?窦仕骁是搞砸了事情歇斯底里了吗?”
白秋成说:“安全问题你尽管放心,整条路线,警务局都已安排了便衣,而且我也会相隔一定距离在后跟随。”
王大顶等人面面相觑。刘金花说:“我相信他了。”
柯林斯巴说:“有什么问题吗?”
王大顶摇了摇头说:“我心里难受,真的很难受!”
陈佳影说:“李佐运毒多年,秘密途径轻易就被发现,不觉荒唐吗?”
白秋成不由得眉头一跳说:“王大顶的事儿还没完。有没这个可能?王大顶想劫走回函,然后调包成伪造过内容的假回函,掩盖住所有谎言。李佐死了,大家会急于寻求新的途径查找那笔巨款,陈佳影若能洗脱自己没准儿又会受宠,找个办案的借口就能溜之大吉。”
王大顶想了一下,转对身边的刘金花说:“过会儿你去报警,就说‘两江汇’的堂口被人端了。”他又转对李佐说,“等警察来了,咱俩假装追逃、撞上警察,然后你劫持我,退上船,开船……”
熊老板说:“少他妈废话,你这颗人头该给我了吧?”
野间说:“大佐……”
说完,窦警长拎着包向店门外走去。窦警长刚走上街道,煤球便从斜刺里向他撞来,在窦警长踉跄的瞬间,煤球夺了他的拎包飞奔而去。
王大顶对熊老板耳语。
他们下到刑讯室,老犹太见了他们,吓得直发抖。
窦警长带着白秋成及若干个警察、宪兵直奔渔场。“拉开直径!扩大包抄范围!”一到渔场,窦警长便指挥队伍展开搜索。
她转对野间说:“野间课长,江口合香给过您关于老犹太的资料。”

9

柯林斯巴接过礼品盒,说了声“谢谢”,拖着小皮箱向洗手间奔去。进了洗手间,柯林斯巴把包装纸扯去,正是那个装着钻石的小匣子!
王大顶说:“要挟他时,我注意过他的眼神,他想活,想变成善良人。”
王大顶说:“真心夸一句,你这家澡堂子不错。”
熊老板说:“你知道吗?王大顶,男人赤裸相对过之后,就很难互相再下杀手,可你设的局,却偏偏扣死在你命上,妈的,能改吗?”
“报告!”这时,便衣A推门进来。野间说:“有什么事吗?”
在日式糕点房,电话铃响起,窦警长抓起话机说:“喂?”
熊老板说:“你当我神仙啊?你说那回函用的是密码——”
窦警长说:“我不明白啊,熊老板,你跟王大顶有仇,口口声声要拿他人头喂狗,你现在吃错什么药了要帮他?”
大当家说:“为啥?”
野间说:“老犹太,全名谢尔盖·威斯,半年前由日本入境,持波兰护照,携带十万美元现金,因痴迷于赌博,钱不到一个月就输精光了,好在和平饭店老板是他朋友,所以一直提供住宿及日常生活帮助。”
熊老板说:“你到底是在为谁?连命都可以不要。”
男职员说:“只是一些常规检查,打搅了。”
陈佳影嘲讽地说:“哈,无比重要的核专家被抛弃了。”
在刑讯室,陈佳影咄咄逼人地对野间说:“您比所有人都清楚,追这笔钱如走钢丝,关键点上却一再与我悖逆。您忽然偏向窦仕骁,是因陆黛玲那个电话?还是日下步差点儿把‘满洲’和日本国推向深渊的臆想?”
在临时指挥部,便衣A打开一个档www.99lib.net案袋,抽出一张被撕成七八块又重新拼接粘贴的信纸,纸上密密麻麻写着数字和公式。野间接过信纸看了一会儿,递给日下步说:“这些都不是物理公式,是数学公式。”
“数字和公式?”日下步冷笑地看向陈佳影。
野间说:“柯林斯巴一家已经乘飞机离境,他们没有,当然也不可能携带四亿日元,而且多国考察团的成员同行,众目睽睽之下,不能作无理由扣押。但你也清楚,他的确就是操办人,当然运送钱款的是李佐。”
白秋成说:“这是妙计!我现在就跟日下步汇报。”
见有人追来,李佐将刚要爬起的王大顶拖到身前,一手勒脖一手用枪直顶住他的太阳穴,大喊:“别过来,都给我站住,否则我就打死他!”
日下步说:“让我们抛弃成见好吗?野间课长,事到如今,连万一的可能性都不能疏忽了,王大顶必须回来!”
走到会所外面,窦警长带着白秋成撒腿就跑,边跑边说:“李佐是用船运钱款去天津汇合柯林斯巴,你打电话请求增援六安渔港!”
刘金花轻轻搂过他,让他跟自己贴得更紧。这时,大当家与煤球走了进来,看到王大顶与刘金花相拥在一起,显得有点尴尬。

8

王大顶愣了下,然后双手抱头蹲下。窦警长夺过他手中的拎包。
窦警长挂了电话,朝橱窗柜前的店主说:“警戒解除。”
煤球转身说:“有人来了!”大家隐藏了起来。
熊老板说:“小的们也就是探着李佐在那儿出没,至于是不是他固定藏身处,王大顶是不是去那里会合上了他,就得靠你自己去查了。”
美国女士说:“乔治,为了不让日方再有一丝怀疑,我不能同时带走谢尔盖,人道主义的理由会很牵强。”
老犹太哆嗦着说:“出题、不要难过轮盘赌……”
“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李佐与王大顶中间穿过。“不要——”李佐握着枪,呼唤着。王大顶惊惧地看向李佐,大喊:“放下枪!”
日下步说:“轮盘赌算概率?你就用它掩盖你是物理学家?”
窦警长说:“他的人头,我会拿了给你。”
陈佳影厌烦地打断说:“行啦,我是共党!我在保护他,帮助他,甚至为此策反了南京政府的代表以及美苏两大对立阵营。”
在机场,多国考察团人员与拎着大小皮箱的柯林斯巴夫妇以及女儿准备登机。一名航空男职员与便衣A小跑着来到柯林斯巴一家跟前。
该隐瞥了眼不远处瑞恩那一桌,说:“那些家伙差点儿被日下步烧死,要防备他们借题发挥,把我们跟日下步的疯狂行为挂上钩。”
王大顶说:“窦仕骁放置回函的拎包会被扒手当街顺走,我会现身帮他夺回拎包,于是他不会再追扒手,而是要连我带回函一并拿回和平饭店。这时索要我人头的你,就带着手下轰轰烈烈地出现了。”
“站住!”窦警长拔枪追出去。眼看煤球越跑越远,王大顶忽然从岔口内扑出,将煤球扑倒,翻滚时夺下了拎包。煤球一骨碌爬起奔入岔口,王大顶起身便要追去。窦警长举着枪奔来说:“王大顶,你给我站住!”
王大顶奔向驾驶舱说:“李佐,李佐!”李佐应声走出驾驶舱门,王大顶拔出腰间手枪扔给他说:“把船锚收上来,演出开始了!”
王大顶说:“女秘书手捧印有绝密字样的档案袋却独自出门,还叫的是人力车。而在她十分钟前,窦仕骁先行离开大楼,走的是后门,还换了便衣玩儿低调。你要是我,你赌谁?”
“不!”日下步狂躁地吼了一声,“那就不是他!是别人!在其他人中间,他们都知道,所以陷害老犹太。”
熊老板说:“你要我怎么做?”
日下步说:“还是你根本就不会?”
王大顶说:“最后帮我个忙,然后人头拿去,拖不过今天。”
王大顶说:“你有病吧?”
随队医士一针扎进日下步颈部。日下步闷吼一声:“你干什么?”
“你们……你……”日下步渐渐软下了身子。
熊老板疑惑地说:“你确定那什么回函在窦九_九_藏_书_网仕骁手里?”
瑞恩叹了口气说:“呵,我们用政治献金掩盖‘财富’任务,没想到‘财富’最终却还要靠自己。”
熊老板指着窦警长大吼:“一块儿拿了!”
陈佳影说:“您到底想表达什么?”
女秘书显得有些不安。
此时,乔治白正跟美国女士低声说:“政治献金事件以失败告终,按正常的逻辑,我们应该准备撤出了。”
熊老板说:“我有点儿不明白。”
接着,他举起枪对向王大顶的额头说:“我打死——”
日下步说:“野间课长,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又开始顺应陈佳影暗示的——”
这时,陈氏兄弟从厅门外走了进来,巴布洛夫跟他们打招呼说:“你们出来了?”
“那边有人!”宪警们纷纷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只见十多米开外,李佐正一脚蹬开王大顶滚身爬起。窦警长伸手一指说:“抓住他们!”
日下步摆了摆手说:“我们至今还在赌啊!万一他们是共党,王大顶若看不到营救陈佳影的希望,就会彻底匿迹。或许他还掌握着钱款的什么信息,或许没有,但对共党来说,我方未能得手,他们就算赢了,然后美苏立刻翻脸不认人,南京方也会很配合地否认他们才是始作俑者,反过头来鞭挞我们,于是‘满洲’的外交从此沦丧。”
陈佳影说:“谢天谢地,我的大脑还健康着,您的呢?”
王大顶说:“简单说吧,你做的就是,带走我们,当着窦仕骁的面完成你的心愿,砍下我的人头。在这过程中,将那封回函偷偷调包。”
窦警长摊了摊双手说:“送我出去。”
在会所里,熊老板正对窦警长说着什么。

刘金花说:“说话你听不懂,又听着很玄乎,跟陈佳影一个路子。”
这时,王大顶与煤球举枪向他们扑来说:“都别动!”
澡堂里,腰下围着浴巾的王大顶来到熊老板身边。
王大顶说:“这么说吧,你先帮骗子五鬼运财,又卖了骗子勾搭汉奸,这些事儿全曝了,现在我们要保护犹太人的钱不被抢劫,还想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李佐突然身子一挺,便要往舱门跑,却被王大顶一把拽回说:“给我老实点儿!听好了,李佐,陆黛玲死了,日本人不可能知道四亿日元会以什么形式出境,我也敢保证天津机场会有人捷足先登带走柯林斯巴一家。处心积虑最终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南京方、日方、德国、苏联、美国佬,都会对一个叫李佐的毒贩子咬牙切齿,而你的照片,他们都不陌生,那么你自己琢磨,你还有活头吗?”
“给我站住!”这时,王大顶从船头纵身一跃,把李佐扑倒在地。
熊老板说:“那走吧。”
李佐一下子蒙了。
陈佳影一惊说:“什么?”
船夫说:“我们都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窦警长大吼:“手抱头,蹲下!”
野间走进刑讯室,陈佳影看着野间,疲惫地说:“直接告诉我,老犹太到底是不是核专家?这事儿已经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这时,瘦子从后面用枪顶住了窦警长的脑袋。窦警长顿时僵了,瘦子随即卸了窦警长的枪,扔给一名手下,然后,夺了他左手的包。糕点房店主看到这一切,惊慌失措地扑到低柜边,一把抓起话机,拨号……
老左笑笑说:“你是往山东打电话报信的那名女士。”
日下步说:“歇斯底里的何止是他?我从入睡后,和平饭店所发生的一切,都在我梦境中浮现,就像是放电影,一幕一幕。醒来后,我意识到自始至终整个过程,我们都在错乱中行进,因为陈佳影和王大顶的不正常关系导致的猜疑。因为陈佳影太能干了,所以这份猜疑令人恐惧,甚至在恐惧中将她神化,于是做出种种失措的行为。”
野间紧抱着日下步说:“大佐,您太疲劳了,需要休息。”那警监对随队医士使了个眼色,对方打开药箱,里面已有一支灌满药水的针筒。
熊老板对手下们说:“把王大顶给我拿了!”
熊老板冷笑说:“他这脑袋在面前晃着呢,你说我能让你带走吗?”
刘金花说:“别逗了!光听人说就能辨出样貌,你大仙儿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