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目录
第二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与此同时,日下步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皱起了眉头。
日下步看着窦警长说:“她说的属实吗?”
陈佳影当即对老犹太说:“力行社!记住,这是个组织。”
大当家看着老犹太说:“天黑时行动,为免中途遭遇日本人干扰,届时会有武装人员突袭和平饭店,牵住敌方注意力以及行动能力。”
乔治白对她耳语了几句。诺尔曼脸色一变,冲进套间,其他人也跟了进去。诺尔曼一进去就揪着老犹太衣领问说:“你差点儿出去……结果撞上一帮力行社的人,要你悄悄把他俩带出去?”
陆黛玲说:“是否属实很容易检验,下这个套得避免自己真的遭遇危险,我敢担保,枪套里是把空枪,子弹早已被他事先卸掉了。”
王大顶说:“别用这种态度对我们行吗?你差点儿杀了老犹太,要不是陈佳影瞒了美国人,现场就得火并了吧?”
老犹太说:“对,地下排污通道被铁栅栏封着,他们进不来,但这个密道出口,正好在铁栅栏外边。”
诺尔曼向他们走来说:“的确有条通外的密道,你俩不是要抢钱吗?那好,我们一起出去,从一个起跑线上出发,看看谁比谁快。”
瑞恩笑了笑,搂着乔治白走了。

四楼楼梯的士官一挥手,楼梯间最前的两名日兵顶起木质门板便往五楼冲去。
诺尔曼说:“巴布洛夫,别因正义感而受迷惑。”
老犹太吼道:“我就是个科学家,我只会搞研究。可就因为我是犹太人,因为没做汇报就娶回一个外国妻子,那些肮脏的政客就大做文章。那些人有多邪恶,你们不会不知道,我妻子受不了,被迫害死啦!”

2

野间顿了顿,转身走了。
赌场里,王大顶还在做大家的思想工作:“动动你们的脑子吧,把我和佳影逼到彻底对立有什么好处?”
陈佳影对老犹太说:“其实我们能走也不会走。”
王大顶说:“让我妹和唐凌掩护他离境,然后把其他人控制起来。”
大当家说:“少来这套!我哥是不为女色所动的人,足可托妻寄子。”
他们齐齐循声看过去,只见老犹太从排污口里走了出来。
陈佳影说:“我俩只想抢钱,别的不管。日本人还不知道政治献金纯属骗局,但陆黛玲要跟他们勾兑上,一切就不好说了。陈氏兄弟断线是因为被陆黛玲截和,她会让那笔钱款真的成为政治献金。她代表南京方的媚日势力,还勾连着纳粹,你们说会是什么结果?”
王大顶说:“所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对吗?”
王大顶说:“得让那些家伙放我们下去封住陆黛玲的嘴,但这得让他们感到危机。”
窦警长揪着陆黛玲的头发使劲往下按。陆黛玲忽然目光一定,见窦警长腰间的枪套开着钉扣,露着枪柄。“跪下!”窦警长重重地按下陆黛玲,陆黛玲身体下沉同时,铐着的双手突然摸向窦警长的枪套。突然间,她止了手,转手向窦警长裆部摸去,并猛力一抓。
陆黛玲说:“窦警长上来前,老犹太神秘消失在赌场里,我们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人,后来才知道赌场里有密室。有密室就有逃生通道,那些家伙也一定知道。既然老犹太又现了身,他们势必会刨根问底儿。”
老犹太说:“刘金花没跟他们在一起,他们这么跑掉就等于暴露身份,那女孩会遭殃的。”
“啊!”窦警长疼得大喊了一声。陆黛玲紧攥着窦警长的裆部,冷笑说:“枪套是故意打开的吧?好让我一冲动就拔了你的枪,然后我就会因持械袭警被击毙,谋杀石原的凶手就被坐实,对吧?”
套间外,陈佳影对乔治白说:“老犹太一定跟你们说有密道了吧?”
白秋成说:“大哥……九九藏书网
“醒了?”窦警长冷冷地问,“看来那块门板没把你砸得太重。”
大当家说:“你女人的命跟我哥一样就赌在他手里,你要真没有一点点儿的担心,我会怀疑你们之间出了问题。是因为我哥?”
窦警长说:“大佐,若非石原为我求情,我早没资格留在这里了,我对他非常感激,而且我们之间有很深的友谊,所以对我来说,抓获谋杀他的凶手,比什么都重要。但是,这并不代表因此我就屁事儿都不懂了。”
陆黛玲对日下步说:“我怕你们来不及了,赌场里有通外的密道。”
大当家走到老犹太身前,却见排污口里没有其他人,转脸问:“怎么就你出来了?我哥呢?”
这时,传来傻狍子的喊声:“大当家!”
王大顶说:“我们努力包装自己是胆大妄为的贪贼,但依旧散发出了浓浓的正面光辉,这样真的好吗?”
巴布洛夫说:“力行社是蒋系的,跟陆黛玲的汪系一直矛盾很深。”
陈敏正疑惑地说:“难道是力行社得到风声,要抓我过去了解情况?”
瑞恩与乔治白各自用枪顶住陈佳影与王大顶,拽着他们向躲在最里端赌桌的陈氏兄弟靠拢。
诺尔曼双眼一眯说:“你们……”
老犹太说:“饭店老板是我朋友。”
陆黛玲说:“看来你下套成功,我已经不能为自己辩解了。”
“你干什么?”窦警长甩手挣扎,却不慎让袖珍手枪滑出袖口,落在地上,众人见状,顿时惊呆了。
日下步、野间、窦警长与白秋成不由得面面相觑。陆黛玲说:“饭店的建筑图纸应该没有绘上密道的位置,但我分析密道必然通往地下,所以向市政部门要来地下工程图纸,或就可知哪里可以成为出口。”
老犹太说:“对。”他转对王大顶,“你妹妹托我悄悄带走你们,可我没想到返回的时机那么不巧,我为什么答应去问你妹吧,现在没时间解释!你们只管相信我人畜无害就对了。”
在赌场外厅,王大顶笑说:“这好像是我俩最烂的一次配合。”

4

陈佳影说:“她是高手中的高手,只能试试看。不管怎样,相信我,我至少可以让刘金花安全脱逃。”有脚步声近来,陈佳影不再说话。
日下步看向野间说:“陆黛玲曾经骗过了所有人,这说明她刺探了更多的秘密,或者有更多秘密需要隐蔽,石原或许就是发现了至关重要的内幕而惨遭其杀害的。”
大当家说:“什么?让那些人出来,他们留下?”
野间说:“你不已在他身边安插了白秋成吗?疑惑由他去解便是。”
王大顶说:“我去,这么轻易就招啦?但我没听懂。”
老犹太不解地看着她。陈佳影说:“我们跑掉就等于暴露,那样刘金花就完了。你反倒是应该跟那些家伙一起走掉。”
大当家说:“在想老犹太靠不靠得住。”
大当家一把甩开唐凌的手,对傻狍子说:“傻狍子,召集黑瞎子岭主力,准备天黑时袭击和平饭店。”
王大顶说:“你真没把握摆平陆黛玲吗?”
王大顶说:“嗯,他们的多疑淹没了光辉。”
瑞恩说:“把她交给窦警长就是了,你跟陈佳影不能走。”
陈佳影说:“还记得上来前我那个问题吗?他们有谁会爱上我?”
日下步说:“我只是觉得窦仕骁逼停冲突的动机有些可疑。”
陈佳影焦虑地别过脸去,却见不远处角落里的老犹太正看着他们。
日下步、野间、白秋成齐刷刷地看向窦警长。窦警长抹了一把脸,随后从枪套中取出手枪,卸下弹夹,剔下子弹,一颗、两颗、三颗……
老犹太犹豫了一下说:“密道真的有。”
老犹太说:“当时就那么点99lib•net儿交流时间,没细说,是为刘金花吧。”
一名士官随即抬手,示意日兵放下枪。窦警长举着双手,喘着粗气说:“谋杀石原的凶手抓到了,他们有条件投降,请撤销攻击,恢复谈判!”窦警长转身向各赌桌后的众人,“全都往里靠!给他们一个停火的姿态!”
王大顶说:“你什么意思?”
窦警长摆摆手说:“你们先聊着,我先上趟洗手间。”

3

日下步说:“就因为你带出来了谋杀石原的凶手吗?”
巴布洛夫对陈佳影说:“外头什么情况?”
她看向日下步说:“他为什么要配合陈佳影坐实我是谋杀石原的凶手,我不知道,但想必值得探究,这或许可成为我们之间沟通的开始。”
陈佳影对老犹太说:“你是通过密道出去后碰上了他们?”
陈敏正说:“窦警长,你不是来讲和的吗?”
与此同时,赌桌后的王大顶猛见老犹太惊惶地从一个套间里探出脑袋,诺尔曼猫身扑出,猛地将老犹太顶回了门里。
密室里,瑞恩正对着希特勒画像摸摸索索;巴布洛夫与陈氏兄弟说了些什么后,带着诺尔曼走出房间。两人没走几步,便见陈佳影、王大顶与老犹太在交谈。诺尔曼走近说:“老犹太,大家有问题需要你解答。”
赌场里,陈佳影对王大顶小声说:“陆黛玲不由我掌控就是灾难,只要她让日下步或野间相信她代表南京媚日势力,已夺取了那笔财款的控制权,并真正将之变为了政治献金,那一切就都完了。”
唐凌说:“既然托付了人家,就少一点儿猜疑吧。”
陈佳影说:“何以见得?”
王大顶皱眉说:“让他们选择正义?”
瑞恩说:“力行社的人,还等在那里?”
巴布洛夫说:“不是没这可能。”
诺尔曼说:“你们断线,是她作的梗,她是汪精卫的人,所以政治献金不再是骗局了,他们要用它绑架南京政府,投靠纳粹和日本。”
陈佳影说:“但正义的巴布洛夫征服了你,所以即便杀了老犹太可以将功补过,你最终也选择了放弃。”诺尔曼与巴布洛夫一时默然。
唐凌拽住大当家的胳膊说:“你想好了再做决定。”
窦警长说:“唉,瞧瞧我这人缘儿,要换别人,这得算是有功吧?”
陈佳影叹了口气说:“之前我就想着你我脱身,万事大吉。美国人的退路铺排好了,政治献金反正是个骗局,搅黄了就是,所以我把事情做绝了,所有真相都攥在手里,却没想到发生意外,又被拎回来了。”
陈佳影说:“他们是苏维埃,不能赌吗?”
诺尔曼正要开口,却见瑞恩、乔治白从套间方向走来,便不再说什么。乔治白走近说:“巴布洛夫,出鬼了,你们不想听听吗?”
诺尔曼说:“给我闭嘴。”
陈佳影说:“把任务传递给唐凌,诺尔曼放过老犹太,美国佬的危险就基本解除,犹太人的钱款若无法正确疏导,大不了吓唬他们藏回去,日‘满’方没攥到把柄,想清算他们也不容易,任务并不复杂,只是要快。”
王大顶一惊,随即上前一把攥住窦警长的左腕。
陈敏正说:“我们是有条件投降,手里若没人质,条件也就没了。”
陆黛玲松开手,窦警长捂着裆部,“咕咚”坐在了地上。
陈佳影说:“每个人都从死亡线上返回了。”
陈佳影说:“这充分说明,你的担忧纯属叽歪,我们并没有因此暴露身份。”
白秋成转开脸避开他的目光。窦警长说:“证明陈佳影是不是共党,我是不是对的,首先得让日下步别为一时冲动丢了位置,所以我顶着子弹逼停了冲突,这才是心眼儿!”说完,窦警长向外走去。
陈佳影说:“99lib•net做个交易吧,你们的‘财富’任务我俩一直保密呢,包括‘财富’是全球顶尖核专家老犹太,我们一概保密,条件是放我们下去。”
瑞恩审视着陈佳影说:“那你们又是什么角色?”
陆黛玲说:“那我还要告诉你们一点,和平饭店所有的住客我都查过底,老犹太年初从苏联来,结果在上面那家赌场里输成了穷光蛋,就再没回去。为什么一个穷光蛋还能在和平饭店住到现在?因为饭店老板是他的好朋友,所以饭店有密道,他知道是很正常的。”
大当家说:“回去给那些人传话时,你这么说,力行社的人要他们带上王大顶和陈佳影,带不走就绑走。”

5

巴布洛夫说:“你还有我不知道的任务?”
野间瞥了一眼日下步说:“别这么不甘心,中止掉一场有很大概率导致敏感人士伤亡的冲突,不是一个坏结果。”
陈敏正说:“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排污口边,大当家靠着桥墩席地而坐。唐凌说:“在想什么呢?”
大当家说:“我是说他们为什么不走?”
瑞恩说:“告诉我,为什么栽赃陆黛玲?”
唐凌说:“你看,这不挺明白的吗?”
又一股日兵冲进内厅,窦警长继续大叫:“给我停止——”
王大顶说:“我知道,从再次进入和平饭店的那一刻起,是否还能掌控局面,其实你已经毫无把握了。”
日下步一惊说:“什么?”
巴布洛夫刚要开口,诺尔曼低吼:“政治献金是骗局,现在这状况肯定也拿不到钱了,杀了他,没让他逃去美国,我们还能将功抵罪!”
诺尔曼说:“我是说,南京政府的秘密组织力行社,为什么要你把他俩带出去?”
窦警长说:“那些家伙既然有心投降,她和王大顶就都是安全的。”
巴布洛夫说:“我忍受你很久了,诺尔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藐视我的尊严,有意无意在人前跟我唱反调,甚至讽刺我们的国家,你变成了与我同床异梦的陌生人!”诺尔曼盯着巴布洛夫,浑身战栗。
他进了洗手间,白秋成跟进来说:“大哥,陈佳影他们……”
“你干什么?”瑞恩与乔治白当即举枪对向陈敏章。
临时指挥部里,日下步气呼呼地说:“窦警长,你有什么权力擅自逼停突袭?”
陈佳影说:“陆黛玲知道李佐在哪儿,现在只有通过她才能抢到那笔钱,具体她是什么角色你们可以逼供德国佬。”
这时,陈佳影走进来,诺尔曼迅速把枪放下。
赌场外厅,王大顶拽着陆黛玲对窦警长说:“我们一起带她下去。”
乔治白说:“他说他见到什么力行社的人了。”
陈佳影说:“窦警长一来,自然就不需要我俩带走凶手,算了吧。”
陈敏章说:“我草,跟陆黛玲又什么关系啊?”
这时,老犹太把大家带进密室,往希特勒画像的裆部砸了一拳,整面隔墙迅速抬上,露出里面的门洞和已经升上来的电梯。
陈佳影说:“做个交易吧,放我们下去封陆黛玲的嘴,让我俩纯粹地去抢钱,总比被她得逞了强,而且你们还有堵截我们的机会。”
瑞恩与乔治白走了进来,看到密室,以及老犹太与苏联夫妇,都有些发怔。陈佳影说:“诺尔曼和巴布洛夫保护了老犹太。”
陈敏正转对老犹太说:“老犹太,你别诈我们。”
王大顶说:“你觉得现在这状态有被爱的成分吗?”

1

王大顶说:“拜托,让他们选择正义就等于暴露了你的属性,让满心危机的美国佬把希望寄托于你也一样,我可不想这么赌。”
窦警长走向刑讯室,在九_九_藏_书_网通道,他把腰间的枪套解开了扣子,然后走进去。铐着双手的陆黛玲正坐在一套刑具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日下步转脸打断说:“我不可能无限制地等下去,这是战斗!”
诺尔曼说:“告诉他们,陈氏兄弟在我们手里,要走一起走。”
老犹太说:“我是全球顶尖的核物理学专家之一,是各列强国争抢的对象,得不到就杀掉。”
这时,陈敏章、陈敏正、瑞恩、乔治白等人已围了过来。陈敏正说:“老犹太,告诉我们,你肯定不是躲密室里睡觉,这里有玄机对吧?”
王大顶犹豫了一下,一把将陆黛玲向窦警长推去。窦警长伸手接过陆黛玲,就在这时,王大顶看到窦警长袖口露出的枪柄。
陈敏章狐疑说:“瑞恩、乔治白,你俩好像对他格外紧张,为什么?”
老犹太说:“力行社?”
陆黛玲说:“谋杀石原的不是我,那是栽赃,窦某想诱使我夺枪反抗,把我击毙在这里,坐实我的罪名。他拽我来这里不是您的授意吧?”
老犹太犹豫地看着瑞恩和乔治白。“咔嗒”,陈敏章将枪拉开保险。
老犹太说:“这就不知道了,我要不干就会被做掉,只能回来。”
日下步说:“白秋成,给市政工程部门打电话。”
陈佳影走近老犹太说:“老犹太,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犹太高声打断说:“我怎么会诈你?能走我不走,我疯啦?”
老犹太说:“他俩要我谎称你们是力行社的人,骗那些人出来由你们控制。”
陈佳影凑近说:“他们忙叨完了会来审你,我告诉你怎么说……”
日下步不由得眉头一蹙。陆黛玲看向窦警长说:“你故意打开枪套钉扣以便我夺枪,很可惜,就是这个细节让我洞悉了你的险恶用心。”
野间说:“等陆黛玲苏醒,先从她下手,楼上那些家伙交给陈佳影和王大顶周旋就是。我们都有宣泄暴虐的欲望,但强者还要懂得克制,尤其是在这片王道乐土上。”
“停止!停止!不要伤人!”窦警长冲日兵大喊。
野间说:“陈佳影协助办案无数,至今没有过错误记录,所以你很难让我对她出具的结果产生质疑。”
巴布洛夫说:“核物理不是哪个阵营的专属,它属于全人类!蒋先生的密令,也不是最高指示,否则不会交给有外交身份的人,诺尔曼,他们很邪恶,不代表我们的国家。别为他们杀人,如果我们还有爱情。”
陈佳影说:“为了以防万一,那些家伙需要我们当筹码,必然会带着我们一起走,到时候你找机会把我扔下去,然后跟他们一起走。”
唐凌说:“担心能起到任何作用吗?”
陈敏正挡到陈敏章身前说:“你俩有病吧?看不出我哥吓唬他啊?”
与此同时,日下步突然下令说:“突击进行!战斗——”
老犹太说:“在排污渠的出口等。”
野间对窦警长说:“佳影的情况怎么样?”
白秋成跟了上去,阴阴地笑着说:“窦警长,我做了细致的调查、测算,石原遇害时,隐藏饭店的所有人里只有您的行踪无法确定。”
诺尔曼冷冷地说:“蒋先生是肃反委员会的人,他派的,我不敢不接。”
日下步、野间与白秋成匆匆拥进门来。日下步喊道:“陆黛玲!”
诺尔曼说:“老犹太都说了什么?”
窦警长说:“让我证明我是对的?这话说得我差点儿就感动了。孙子哎,你要有这份心,就不会撺掇我乘乱干死正在排查谋杀石原凶手的陈佳影和王大顶,你以为我才是凶手,对吗?所以想让我此地无银三百两,然后我完蛋,你就上位,我浑身上下哪个部位告诉你我杀石原了?”
瑞恩说:“老犹太,现在我们都捆在一根绳上,如果真有外出的密道,就跟大家说吧。”
王大顶惊看陈佳影说:九_九_藏_书_网“为什么?”
老犹太摇摇头说:“你哥暂时不能出来,他与陈佳影要留在那里,先让其他人跟我出来。”
王大顶大怒说:“你们这叫过河拆桥啊!凶手找出来了,事态已经好转,你们居然还要扣押人质,谁会相信这是投降的态度?”
此时巴布洛夫在套间里用身体抵着门,而在狭小的密室里,诺尔曼正用枪顶着一脸惊惧的老犹太的头说:“他就是年初从国内潜逃的核物理学专家,美国佬的‘财富’任务不是政治献金,是他!”
窦警长又瞥了眼墙上的挂钟,一脸的惊悚。
大当家皱眉说:“刘金花?”
陆黛玲说:“我只想说陈佳影和王大顶本来的盘算是跟我一起下来,结果事与愿违,我脱离了他们的视线,他们应该很着急。因为这样我就会直接面对你,而不在他们控制之下。”
见日兵冲进套间,众人顿时大乱,纷纷蹿到赌桌后藏身。
日下步说:“你说赌场内有密道,是想告诉我们你跟那些家伙不是一伙?”
野间说:“日下君——”
窦警长接话说:“大佐,我们应该宣布对抗解除,把那些家伙请出赌场,暂时安置于未被破坏的房间,并给予优待,借此把陈佳影和王大顶分离出来,只要他俩回来,一切都好辨析。”
陈佳影说:“诺尔曼差点儿杀了老犹太,但从当时的微表情来看,她选择放弃并非因为我们正好进来,诺尔曼发现了美国佬的秘密,本可杀了对西方阵营有重大意义的老犹太将功补过,但却放弃了,这意味着他们已无所谓生死,危机对他们不管用了。正义?”
王大顶说:“这么做,对你们真的好吗?”
老犹太对王大顶说:“我见到你妹妹了。”
两个宪兵架着昏昏沉沉的陆黛玲扔进刑讯室。
“他们上来了!”站在门板后面的巴布洛夫与陈敏章见势不妙慌忙往赌场里跑。大门被炮弹震开,陆黛玲被一块木板拍中头部倒地,窦警长见状,慌忙掀开门板拖出陆黛玲,对惊慌失措的众人大喊:“往里头跑!”
窦警长说:“我没杀他们,你很失望吧?”
唐凌不由得皱眉说:“大当家,他们想要留下应该还有其他目的。”
陈佳影说:“王大顶,我骗你了。”
在歌舞厅里,日下步与野间默不作声地看着日兵在整理枪械。
老犹太说:“电梯有点儿小,一次也只能下两个。”
日下步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窦警长说:“不计伤亡的强攻本来就有政治风险,更何况凶手已经查到,他们已经要求有条件投降,我们唯一的借口不存在了,我们要的是钱而不是他们的命。”
日下步惊愕地看野间。野间笑笑说:“石原遇害时,隐藏饭店的所有人里只有窦仕骁的行踪暂且无法确定,而且他还是个有污点的人,所以你对他有所疑虑是正常的。”
瑞恩与乔治白对视了一下,上前把陈佳影与王大顶绑在外厅的椅子上。乔治白说:“先委屈一下你们吧,我们需要跟日本人抗衡的筹码。”
老犹太说:“我当然可以放心说出来,因为陈女士真的就是潜伏在满铁的中共。”陈佳影不禁一惊。
窦警长猛然攥起陆黛玲的胳膊快步进了一个冷库,将陆黛玲拽到一个担架车边,“呼”地掀开车上盖着的白布,石原的尸体现了出来!
日下步说:“陆黛玲,不要再蛊惑了,你只有一条路,就是老老实实交代谋杀石原的动机以及背后内幕,我这话可视为动用酷刑前的警告。”
乔治白说:“我们怕你枪走火啊!”
窦警长大吼:“给我看着他!我最好的朋友,他热爱这里,梦想‘满洲’有个璀璨未来,他看不到了,因为你,他死不瞑目,给我跪下!跪下!”
这时,巴布洛夫与诺尔曼拦住陈佳影与王大顶,诺尔曼低声问:“老犹太跟你们说什么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