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目录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日下步说:“你错了,我是要亲眼看到他们战栗地跪倒在我面前。”
诺尔曼说:“无关石原的调查就打住吧,我们没心情跟你聊这些。”
“防火门被破了!”诺尔曼喊。
陈敏章说:“妈的,我们怎么抵抗?”
老犹太说:“所以你们要小心。”
白秋成说:“既然拿石原案为由头,那当时在楼里的人就都得避嫌。”
不一会儿,三楼消防通道的防火门被卸下,里面的家具随即稀里哗啦地滚落出来。随即,上、下楼梯的宪兵们分别拥了出来。
巴布洛夫不屑地说:“彼此彼此吧。”
陈佳影说:“恐惧可能有人洞悉全局并黑吃黑,对吗?所以急切想利用我来搞清陆小姐的情况,因为她的大变脸的确容易令人遐想。”
日下步摇摇头说:“不!现在所有事务由我主导。”
陆黛玲说:“那就找出来,交给日‘满’方,这样更能说明我们群起抵抗并无敌对之心,只是为了自查自清。这会让各方的外事机构能有话说。”
陈佳影看向该隐说:“陆小姐声称案发前后跟你们从游泳馆一同回了房间,但她和沃纳都想不起有谁可作为第三方证人,所以想让您也回忆一下,整个过程中有没遇到过别人或者被别人看到。”
陈佳影说:“美国佬要带走的那人是老犹太,李佐确定就是所谓政治献金的运送人,但失联了。这就是我判断钱款输出的状况,但苏联人,确切说是诺尔曼,似乎在绝望里找到了曙光,但曙光肯定不是我。对,是诺尔曼,她截断了我敌视陆黛玲的引诱。”
窦警长瞪了他一眼。陈佳影说:“行了,还是我去吧。”
陈佳影说:“李佐失联,你们又困在这里,还怎么拿得到这笔钱?”
此时,日下步、野间与白秋成边走边说着。
陈佳影抱着刘金花胳膊匆匆走进经理室,王大顶随后关上门。
陈敏章脱口而出说:“你怎么知道?”
话音未落,王大顶上前抱住她的脸,狠狠地照嘴亲了下去。
陈敏正说:“日本人不会给我们时间的,他们之后必定是要强攻了。”
在赌场外厅,陆黛玲小声对该隐和沃纳说:“你说得对,陈佳影这么玩儿下去,秘密也藏不住,行为痕迹我能控制,但你们不行,这家伙防不胜防。跟日下步和野间表明身份,让他们把我引荐给高层。”
陈佳影说:“好了,你的动态痕迹已经向我说了实话,在你们放弃政治献金之前,他就失踪了,对吗?”
该隐刚要开口,陆黛玲抬手止住说:“相信我,别把秘密吐给陈佳影,虽然她和王大顶一副日狗嘴脸。绑架他们,让日本人气急败坏强攻上来,然后乘机投降。”话音刚落,便见雪茄室门开,苏联夫妇正向他们走来。
后门右侧的值岗宪兵伸手示意他们过去。
诺尔曼说:“我想排查是必需的吧,僵持在这里没有意义,对吗?”
陆黛玲说:“即便找出凶手,你方也不会解除封锁吧?”
陈佳影说:“怕的就是这个,洞悉全局的人最后是纳粹。我们一起给他们做问询,看看他们到底藏了什么玄机。”
该隐说:“我越来越觉得,我们跟日‘满’方冲撞是个错误的举动。”
王大顶说:“你的行为痕迹分析又起作用了。我也能看出来,美国佬对陆黛玲也很警惕。”
在饭店空场,日下步冷冷地说:“各班组做好准备,我们强攻上去!”
众人慌忙都奔向窗口,只见两名宪兵一人拎着一桶汽油随着日下步向龚导演走去。白秋成继续喊话:“你们将要看到,任何要挟,只能换回一个下场——”
野间说:“你没采取杀伤性的强攻方式,说明谈判还是第一选择。”
王大顶说:“那些家伙都跟日本人干起来了,咱还镇得住场吗?”
该隐低下眼帘想着说:“出游泳馆时,前台服务人员正巧没在,回房间过程也没有遇到过其他人。”
陆黛玲说:“你对我九*九*藏*书*网这态度就是他们希望的。其实谁杀石原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排查可以离间我们,让我们自乱阵脚。”
三楼消防通道防火门前,几名宪兵在清理堵塞通道的家具。四楼西北楼的楼梯间,便衣D正用电锯顺着楼梯间门的中缝切割着。
大家跟着老犹太跑上五楼赌场,瑞恩扛着便衣C放在赌场门口。肩挎长枪的乔治白和陈氏兄弟拖着两张赌桌案板出来,挡住了楼梯口。
陈佳影说:“钱款离开犹太银行的出口是谁?”
窦警长吁了口气,向室外走去,沿着楼梯上行到四楼,没走几步,看到不远处的403房门敞开着,白秋成正与女保洁员说着话。不久,一名宪兵进来把女保洁员带走。白秋成随后走出房门,与窦警长碰到了一起。
王大顶对日下步说:“我一起去,好做保护。”
两名宪兵搀扶着便衣C慢慢走进临时指挥部。
陆黛玲说:“西北楼梯快被打通了,怎么办?”
陈佳影说:“这你跟我解释不着,现在该想的是怎样把主导权再夺回来!目击证人一死,无法证明石原被害是个独立案件,而且日下步也不在乎这个,现在我们想从死局当中胜出,就得另找途径。”说话间,他们到了总机房外,陈佳影推门进去,拿起电话打了出去说:“A级调查令到底下来了没有?野间课长,你跑一趟,就直接说犹太银行涉嫌洗钱,对,立刻!”
这时,瑞恩与乔治白走了进来,坐到陈佳影对面。
陈佳影说:“都暴露是骗子了就别戏谑了,都坦诚一点儿,好吗?”
在赌场外厅,该隐与沃纳小声说着话。
大家跟着该隐与沃纳走进301房间。该隐与沃纳从书房吊顶取下几支雨布包裹的长枪和一个皮箱。陆黛玲上前打开皮箱,箱体内插放着三把手枪,箱盖上镶着两排弹夹。
野间对日下步说:“这跟陈佳影判断的一样。”
乔治白愕然说:“李佐?”
接着,陈佳影也走出雪茄室。她瞥了眼不远处的老犹太,转身走向王大顶。在赌场的一个套间里,王大顶轻轻掩上房门,对陈佳影说:“这个套间结构有问题,但我还没查出玄机在哪儿,你进展怎样?”

1

野间无声地点了点头。
窦警长说:“实在是惭愧,我接触的高档环境太少,以致都想不到房顶和吊顶之间,会有这么大空间可以藏物。”
“是的,他们准备逐个排查。”便衣C接过便衣D递来的水杯,“每个人都要证明自己不在现场。”
沃纳说:“没错,困在这里,难免会被陈佳影挖出我们的秘密。”
陈佳影、王大顶及窦警长也陆续走了进来。陈佳影凑近野间耳边悄声地说:“A级调查令没能获批,我们这条线卡住了。”
陈佳影一把抱过刘金花捂住她脑袋,野间与王大顶都瞠着双眼。
野间说:“他们要自查谋杀石原的凶手?”
陆黛玲说:“你不觉得陈佳影和王大顶来得很蹊跷吗?”
诺尔曼说:“陆黛玲真算是高手了,深藏不露,我怀疑大家的秘密都被她窥在眼里,这很可怕。”
刘金花说:“那你琢磨琢磨,现在出卖她还来得及不?”
瑞恩刚要开口,陈佳影抢话说:“你们明知我不是为了排查凶手却同意我上来,说明你们对我相当好奇,也说明你们心里还有希望,所以之后我做什么,请尽量顺应。”
窦警长怔怔地看着白秋成,松开了他。

5

诺尔曼试探地说:“你呢?”
陆黛玲走到大厅对大家说:“我们自己要做排查,证明石原被杀跟大家都没关系,这样才能表明暴动是因遭受不公正对待被迫而为。”

6

陈佳影笑笑说:“我有99lib•net职业病,是秘密就必须解开,陆小姐居然骗过了我,这很丢人,我必须扳回。我有预感信吗?陆小姐会是我控局关键。”
陈佳影说:“我也有问题,那些家伙当中,有多少人会爱上我?”
诺尔曼冷漠地说:“不管谁来,石原这事儿也要查清楚。”
“啊?”刘金花与王大顶瞠目相觑。
随即,她指着一个套间说:“给我在里边好好待着!”
陈敏章大喊:“挡不住他们,跑啊!”
一个妇女奔进门来说:“大当家,城内各区都分别派出人手了。”
日下步说:“北楼的顶层是赌场,下面是四国商场,这俩区域都备有小型柴油发电机作为应急之需,赌场储存的柴油可供发电一百小时。”
挤在窗边看着下面的众人都是瞠目结舌,脸色煞白。
女秘书说:“我刚要出门电话就来了,A级调查令不予批办,说是犹太银行已有抗议,要求关东部履行保护金融规则的承诺。”
赌场里,老犹太正把蒸馏水倒进水杯,在他身边,靠墙摞放着两排储水的木桶,而在案台内侧摞放了很多盛放零食的纸箱。
陈佳影接话说:“那笔钱出了什么问题?”
陈敏正叹气说:“李佐是我们在‘满洲’的唯一联络人,但他失联了。”
白秋成说:“跟王大顶说得差不多,那个保洁员没看到凶手。堵截那些家伙逃跑时,楼内警力不多,您却去403房间,结果被袭,结果龚导演被枪击,为什么?怕他逃跑?还是您认为他就是疑凶?”
陈佳影说:“微型胶卷里那个毒贩。”
陆黛玲说:“现在谈条件毫无用处,只可能激怒他们!”
这时,苏联夫妇走进了雪茄室。陈佳影仰着脸对苏联夫妇说:“掠夺不属于自己的财务是强盗行径,这种事儿你们也干得出来?”
野间说:“我想我们应该分工,我和佳影外线调查就差临门一脚。”
瑞恩说:“你们假装撤离,却布置暗哨,不就想求证你的猜测吗?”

3

窦警长说:“你什么意思?”

陈敏正忽然抬手示意大家噤声。随即,传来白秋成的喊话:“都听着,三楼的人——全都到窗边——都到窗边——”
陈佳影说:“可你们已经暴露‘财富’是谁了。当然不可能是苏联人和陈氏兄弟,更不可能是一夜变身的陆黛玲,还剩谁了?”
王大顶点点头,两人走了出去。他们走到大门边时,陆黛玲突然指向他们说:“双手抱头,蹲下!你们被拘禁了!”
日下步话音刚落,两名宪兵便将桶中汽油泼在了龚导演身上,日下步放下话筒,举起一个打火机。打着了火,向龚导演身上扔去,“轰——”顿时火焰蹿起,火焰中,龚导演“嗷”地嘶喊了一声。
陈佳影说:“你们没走掉是天意呢?还是人为?”
陆黛玲与诺尔曼从内门出来说:“柴油都移到电机房了。”
后门,王大顶眯着眼睛仰着脸看着前方,他身后,刘金花推着轮椅缓缓前行。刘金花说:“我咋觉着陈佳影现在是没辙了呢。”
“砰砰砰”几声枪响,几名宪兵向他们这边开枪。
白秋成压着嗓子道:“我去博日下步的欢心,是因为你博不到!”
陈佳影朝上面说:“我们没带武器,放心吧。”
白秋成接话说:“警长,去了就得用自己交换人质。”
陈佳影说:“闹那么大动静盖不住的,你们的外事机构估计现在都快疯了,如果日下大佐对你们纯属误判的话,他能顶住多大压力?”
陆黛玲一边给手枪上着弹夹一边出门,该隐给众人分发枪支。
看着这一幕,陈佳影扭身走出房门。王大顶跟了上去说:“佳影,我刚才亲刘金花纯属局势需要,你不要介意。”
说话间,老犹太大声喊:“上赌场去,那里只有一个出口,好守!”
日下步一把抓过喊话筒说:“楼99lib•net上的人听着!你们的行为,已被视为敌对,必须给予惩罚,你们只有一条路,就是放弃抗拒,走出来——”
陈敏正说:“我们骗的是犹太商会两名总裁,他们攒了个众筹项目洗钱,并承诺在约定时间将汇总的财款转出银行,但具体出口真不知道,只说会主动联系李佐,所以跟李佐断了线,我们真的很恐惧。”
陆黛玲冷冷开口说:“真是逗了,什么就叫同一阵营了?”
窦警长说:“我是老警察了,还怕这个吗?”
窦警长说:“那有什么新的收获吗?”
乔治白说:“我们得证明石原被杀跟这里的人都没关系。”
老犹太说:“以前我是这里的常客,后来钱输光了。”
日下步笑笑说:“对那么多外交身份的人动用了武力,情势终归是微妙的,你们若在外头,我这边的性质就随你们渲染了。”
陈佳影说:“巴布洛夫,骑虎难下吧?就算是骗局也要继续,但毕竟拿到钱还能有个交代,否则,戏耍了斯大林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乔治白说:“我就知道你不是来排查凶手的。”
野间说:“如果财款逃离银行出口不能锁定,我们就只能押宝在那个嫌疑运送人李佐身上,可这名毒贩行踪隐秘,现在连影儿都没见呢。”
巴布洛夫眉头微微一跳。
陈佳影懊恼地说:“好吧,合香,我转告野间课长。”
王大顶抬手示意刘金花停步,举起手中的逃生示意图看了会儿,又抬头看了一眼北楼,扭脸就冲一边喊道:“宪兵——来一个!带我们去看下北楼外侧!”
王大顶说:“只要使点巧劲儿,就能让他们自己斗自己,很容易就瓦解掉了。”
歌舞厅内,陈佳影闭着眼睛静静坐在椅子上,刘金花推着王大顶匆匆向她走来。王大顶说:“佳影,北楼的图示结构有问题。”
白秋成说:“石原谁杀的,我一点儿兴趣没有!我只想告诉你,大哥,你只有一条路,就是证明你是对的!”窦警长的脸不由得微微抽搐一下。
乔治白说:“要告诉你,我俩恐怕就再没抵御你的筹码了吧?”
白秋成笑了笑说:“性格使然,总担心有什么遗漏,所以问了又问。同时我也担心王大顶对她问询的角度,会跟我有不一样的地方。”
陈佳影笑笑说:“那个毒贩负责把犹太银行钱款秘密运送出境。”
唐凌惊讶地看着大当家说:“你要干什么?”
陈敏章说:“别告诉我你们忽然就同进同出,是出于桃色原因。”
巴布洛夫与陈敏正走进赌场,便衣C正捆在大厅一把椅子上。
陈佳影说:“陆黛玲,你想干什么?”
在赌场外楼梯口,与乔治白一同握着枪守在楼梯口案板后的瑞恩眯着眼睛琢磨着什么。乔治白说:“瑞恩,在想什么?”
窦警长看着日下步说:“我负责去跟他们谈判。”
瑞恩皱眉说:“不知为什么,相对陈佳影,我更害怕陆小姐洞悉我们的秘密。或许是因她跟纳粹在一起,也或者是她一直都隐于暗处。”
在315房间,该隐对巴布洛夫说:“我们手里只有这一张牌,难道随随便便就交出去吗?”
该隐犹豫了一下后,说:“大家跟我来吧,枪在我那里。”
而此时的赌场外厅,陆黛玲正跟诺尔曼聊着天。
陆黛玲说:“赌吧,总比在美国佬和苏联人面前曝光要强。”
大当家说:“分些人手在各区兜着宪警方转悠,黑瞎子岭主力,干他娘的和平饭店!”
此时,宪兵们纷纷拥了上楼梯,悄悄往上爬去。五楼的案台后,乔治白等人一同举着长枪往下射击,枪弹封锁了楼梯,宪兵们几次想冲都被堵了回去。宪兵B掏出一颗手雷便要拉线,宪兵A慌忙将他按住说:“不,要尽量少伤亡,这是大佐的命令。”
巴布洛夫转身对大家说:“实际上,我们现在手里握着的是一个半活人,既然陈佳影与王先生来要换他,我看没什么问题99lib•net。”
该隐说:“陈先生,您离题了吧?”

7

在赌场外楼梯口,陈佳影与王大顶高举双手,然后转身。
乔治白和瑞恩从雪茄室走出,陈氏兄弟走进了雪茄室。
诺尔曼说:“你少在这里叫嚣,你到底是什么人还不清楚呢!”
该隐说:“我方高层若否定这个德意日中的意向,你们就曝光了。”
陈佳影说:“我说了,坦诚。现在我拿不到钱跟苏联人拿不到钱,对你们来说,后果是一样的。”她忽然看向陈敏章,“是李佐?”
乔治白看向该隐说:“你前次卖给东北军的枪支,样品还藏着呢。”
该隐与沃纳跟乔治白及陈敏章一同守在案板的后面。
王大顶抬手一挡说:“交给我,陆黛玲,我告诉你——”
日下步对窦警长说:“那些住客藏过电报机,私拉过外线,居然还有枪支,而你曾汇报说,每套客房都做过彻底的搜查。”
野间点点头说:“所以,仅是调查石原案就比较容易被他们接纳。”
日下步点了点头。
三人进临时指挥部。日下步说:“赌场还有调兑饮料用的蒸馏水和多种零食,够用一个星期。所以掐断水电供应,在短期内还困不住那些家伙。”
白秋成说:“你对陈佳影与王大顶的判断真就是错误吗?可我到现在都认为你是对的,日本人不是傻逼,但他们太迷信自己、迷信理论上无懈可击的背景审查,以为他们的机要单位固若金汤,所以才被陈佳影绕得团团乱转。低眉顺眼的你㞞啦?你必须重新被正视明白吗?我费老劲又挤进来,就是为了这个,他妈谁说我内伤好了?有那么快吗?”
王大顶说:“之前捅破所有窗户纸,是基于各方逃散一了百了,谁知出了意外,那之前她一手遮天的所有秘密,就都成定时炸弹了。”
话音未落,陆黛玲忽然一高弹腿,正踢中王大顶的下巴,他当即后仰着身子踉跄着往后栽倒在地。陆黛玲与沃纳及该隐一起,把陈佳影与王大顶关到一个套间里,将一根链条缠上房门把手。
陈佳影说:“乔治白到三楼时一名饭店职员正好经过,可做第三方证人。老犹太在西餐厅,有服务生作证,陈氏兄弟、巴布洛夫及夫人都在418房间,那个女保洁员可以作证。”
陈佳影仰脸对上方说:“现在的局面其实双方都不愿见,双方都会让自己陷入麻烦,其实坎结儿在哪儿大家都清楚,谁谋杀了石原?我跟王先生自愿换走人质,就是为了证实我们对日下大佐曾经做出的判断,谋杀石原并非你们所为或你们所有人集体所为。”
陈佳影说:“刘金花,你听着,现在事态非常复杂,随时会有危险情况发生,我有我丈夫、你有你男人,所以用不着盯那么紧,踏踏实实在这里待着。没招呼你,就别出来。”
瑞恩说:“想让各自国家力量介入干涉,就只有把这里变成战场。”
陈佳影与瑞恩他们谈话的时候,王大顶出了雪茄室,到了赌场内厅里转悠着。
陈佳影说:“其实那些家伙比我们更想找出谋杀石原的凶手,因为若能证明凶手另有其人,他们的外事机构就有底气说话了。他们分属不同阵营,即便凑在一起也不过散沙而已,我敢打赌只要暂得安生,他们就会忙不迭地对石原的死展开自我排查。”
陈敏正说:“其实,陆黛玲是最可疑的——”
老犹太做了个OK的手势。诺尔曼说:“你好像对这里很熟。”
陈敏章看向对面的巴布洛夫说:“您跟诺尔曼也有一样的疑问吧?一个貌似寻求上位却很不得其法的小演员,被殴打,被利用,受尽委屈可怜死了,忽然被发现原来受过特殊训练,在跟德国佬走到一起之后。”
在废弃船坞内,大当家正跟唐凌炫耀:“王大顶,我哥,他是一个梦想家。身为绿林中人,这种性格会给他一生都造成困99lib•net扰。早年为了队伍能有更先进的管理水平,我妈就让他去念军校,谁知混了半年他就跑了,改学什么电影。后来我妈跟人私奔,我接掌黑瞎子岭,他回来了,他曾梦想光荣,制定了一整套劫富济贫的规章,幸亏被我及时废除,才让整个队伍摆脱了捉襟见肘的窘境。我让他不到万不得已少招惹官府,他偏就一会儿宰个汉奸,一会儿绑个恶警老婆!文学里侠盗扬名立万,可现实当中,走黑道儿的最怕的就是这个。我很清楚他为什么会对你们言听计从,但事实表明,听你的之后,我们除了傻卖力气,一点儿好处没有,我哥依旧被拎回去了。所以,别再发号施令,指手画脚了。从现在开始,按我的方法来!”
陈佳影在赌场里,与围坐一张赌桌边的众人分析关于石原之死的案情:“案发前乔治白与龚导演在一起,然后回307房间找了瑞恩……”乔治白点了点头。
日下步说:“军方不能完全掌控情报体系,就会存在这种问题。”
日下步对野间说:“上报他们武装暴动,会招很多麻烦。我希望24小时内,彻底瓦解他们。”看向陈佳影,“请针对我的要求,给我有效建议。”
陆黛玲盯视巴布洛夫说:“明白了吗?蠢货!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
王大顶说:“要不放心,我就脱光。”
陈佳影说:“我的目的是抢钱,现在被阻断了,别让我绝望到把重心调转在你们和老犹太身上。我说得够明白吧?告诉我怎么找到李佐。”
老犹太撇撇嘴说:“我早就后悔了,当时我应该投降才对,莫名其妙就被大家拽上贼船,没事儿也变有事儿了。”

4

陈敏正顿时就噎住了。
陈敏正接话说:“可问题是,谋杀者若就在我们中间……”
陈佳影说:“不知道,但我知道要镇不住,我们就等于作茧自缚了。”
窦警长揪起白秋成衣领将他重重抵到墙上说:“白秋成,我警告你!不管你怎么博到日下步欢心,你永远都别跟我用这种腔调说话,懂吗?”
刘金花看看陈佳影,又看看王大顶说:“你们想甩了我?”
野间说:“日下大佐,我很不理解你这种合作态度。”
瑞恩说:“我说过,选择三楼是因为这里有枪,有枪就有话语权。”
陆黛玲刚要开口,乔治白说:“陆小姐,有这疑问的可不止他一人!”
空场中央,日下步、野间、窦警长及白秋成默默地等候着。野间的女秘书合香走进大门,陈佳影从前台迎了上去说:“情况怎么样?”
这时,沃纳匆匆进来说:“陈佳影来了,还有王大顶,说要代表日‘满’方与我们谈判,并自愿换走人质。”
王大顶说:“你不觉得陆黛玲跟德国佬形成组合的时机很蹊跷吗?”
陈佳影说:“您再想想,该隐,现在陆小姐莫名其妙跟你们在同一阵营,如果缺少第三方,而仅是相互证明,是不够取信的。”
陈敏章说:“谁也不会因为发现石原是暗哨就下杀手,石原也不会随随便便跟人起冲突,被杀必是灭口!”
王大顶忽然抬手说:“行了,打住吧。”他转对陈佳影,“去年几家绿林豪门排查一告密的,结果也变成了这德行,几拨打一拨屁效率没有。凑一块儿查不靠谱,拆了,分拨儿来吧。”他拉起陈佳影说,“走,我们去旁边的雪茄室对他们逐一问话。”
王大顶对问话做了顺序安排,然后拉着陈佳影向雪茄室走去。一进门,陈佳影便“呼”地转身说:“针对陆黛玲时,陈敏章和巴布洛夫瞬间协同,说明谎言被戳穿了,但双方依旧还在合作,而他们对陆黛玲的多疑源自于恐惧,说明那笔财款出问题了。”
巴布洛夫盯视陆黛玲说:“没错,石原他到底发现了什么?令人恐惧被发现的秘密……”

2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