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目录
第十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窦警长接话说:“否则陈佳影能提供给你吗?”
在一个废弃船坞区,唐凌在小巷穿行着。他来到一扇门前停下来,回头环视了一下后,直奔厨房,探手从灶眼里拿出个小皮匣子。他走到大门处时,被大当家与傻狍子堵住,大当家抽出驳壳枪,顶在唐凌脑门上。
陈佳影说:“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我总是感到困惑,为什么清晰的现实,人们却总是不能看见。直到我深入我的专业,接触了太多的案子我才明白,所谓愚痴,并不是因为智商低,而是因为无法安静,心里太多的杂念,比如恐惧、担忧、自负又不自信、想爱又怕伤害、喜欢计算得失,所以简单的事情变复杂了,自己障了自己的眼。”
窦警长攥着陆黛玲快步向外走去。到出口了,陆黛玲畏惧地不肯出去,窦警长使劲地拽她说:“这出戏还没完呢,咱得更像是真的,懂吗?”
肖苰怒瞪窦警长片刻,回身抱起哽咽着的陆黛玲说:“走。”
窦警长与石原面面相觑。
两人几乎同时环视周围,餐厅里除了服务生在忙碌,不再有他人。
该隐皱眉说:“陈佳影——”
窦警长说:“我很清楚,这里只有你是无辜的,但世道就这样,越无辜越被欺负,因为无辜者无用,和平饭店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问问乔治白,你能帮他做什么,然后作为报答,我找理由放你出去。”
陆黛玲说:“问你也一样吧?乔治白与你是一拨的。”
唐凌说:“王大顶被困在和平饭店,情况很危险,得赶紧救他!”
唐凌笑了笑。大当家说:“我气势汹汹杀出去,又灰头土脸地掉头,觉得好笑是吗?别以为我荒诞,装傻充愣兜走这一趟就是想看看你的反应。看来你真怕我进去闹乱,所以你没说假话,的确也有你的人在里头。”
说话间,他身后,野间脸色铁青地走出了书房门。“嗡……”陈佳影脑中顿时一片轰鸣。陈佳影捂着额头对野间说:“我陷入了一个你们共同形成的旋涡,虽然你有理由认为我的身份是否单纯比什么都重要,但我仍旧感到悲凉,因为我想起了新佑课长临走前跟我说的一句话,他说他走后,我身边将不再会有能看懂我的人,这或许是个死咒。”
王大顶说:“那我们怎么办?”
陈佳影听了片刻,猛地转身奔出门去,来到301房间门前敲门,该隐把门打开,陈佳影便急切地走了进去,说:“我的确在请求你帮助,如果你说不的话,政治献金一事儿你方将会彻底失去跟我合作的机会。”
刘金花说:“哈尔滨寄来的,我俩是不在一块儿啊。”
巴布洛夫说:“对外联络若是不够方便,我们可以提供电报设备。”
刘金花看着王大顶说:“上头写的啥你还记得吧?挺肉麻的,这月八号寄的明信片,邮戳上的字儿清楚着呢,哈尔滨……”
唐凌说:“她是你什么人?”

8

“他说?”窦警长上前托起陆黛玲的下巴,“他要你说刘金花诬陷他们?”
西餐厅内,瑞恩与乔治白在喝着威士忌。
这时,门铃声响起,陈佳影走去开门,只见该隐站在门外。
陈佳影说:“那就赌吧!乱成这样了,接下去也没别的招,就以不变应万变,反咬乔治白。”
该隐冷冷地说:“诱导他相信因为您洞察到了这一点,所以遭受陷害对吗?”陈佳影看了眼王大顶。
饭店经理与陈氏兄弟沿着楼梯往上走,巴布洛夫跟在后面。
此时,在饭店的临时指挥部,野间对日下步说:“我想没必要再继续了,我要把陈佳影带回——”
野间说:“我知道你想借助我探清楚饭店里的所有人,但很抱歉,我要不能尽快厘清这个内部问题,恐怕http://www.99lib.net也没底气再帮你顶着关东部了。”
唐凌说:“你们是哪条道儿的?”
刘金花说:“躲啥呀?我俩就是没在一块儿,我有证据,我有张他寄来的明信片。”王大顶惊愕地看向刘金花。
王大顶说:“说实话,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不太痛快,我发现她偷过汉子就打起来了。但我觉着,她能意识到害我就会要我命,她没那么浑,毕竟都是中国人,对吧?”
该隐说:“陈女士,您那个电话的确起到了蛊惑作用,但也由此引起了我和沃纳的警惕,您显然在恐惧,但有必要吗?您有个当盗贼的情人而已,拿这个在您身份上做文章并不容易,除非您的确很不单纯。对不起!我来就是想告诉您,保持距离吧,纳粹也一样反感‘共产党’这三个字。”
诺尔曼说:“你们跟‘满洲’没有金融互通却能支配巨额现金,这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陈敏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搂着陆黛玲去了赌场,苏联夫妇正等在那里。见他们进来,巴布洛夫开了口说:“政治献金的来源还保密吗?上面的疑虑可一直未解呢。”
刘金花说:“他骗我,跟那女的好,我恨!但恨归恨,人命关天的事儿我不能瞎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懂吗?”
陈氏兄弟搂着陆黛玲正想上楼,肖苰瞪着双眼从拐角走了出来。
陈佳影蹙着眉头在房间里来回走着。
陆黛玲轻轻走进403房间,却听见瑞恩在与龚导演说话。瑞恩说:“我刚跟乔治分开,他有信心让日‘满’方被陈佳影和王大顶死死牵住。所以我希望在外的人员都保持镇定,‘财富’行动并没有受到侵扰……”
陈佳影沮丧地闭起眼睛。王大顶柔声说:“现在你把这些小小的失败都放一边儿,咱先想想刘金花如果被乔治白套了话,该怎么应对。”

7

煤球从唐凌手里抢过皮匣子,递给大当家。大当家接过皮匣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两枚手榴弹。大当家说:“M24长柄手榴弹,德国货!这么豪华的装备,你还敢说你是溜门子的?”
瑞恩不解地说:“什么?”
“刺刺……”忽然有轻微的异响传来,她当即看向床头柜上的收音机,收音机里,正持续传出轻微的有节奏的“刺刺”声。
肖苰瞥了眼陆黛玲说:“王大顶他们死定了,对吗?”
陆黛玲被肖苰推了一把,顿了顿,跑了开去。肖苰闷着脸走到一楼通道的楼梯口处时,便听到了“呜呜”的哭声和陈氏兄弟的说话声。陈敏章说:“知道你受委屈了,没事儿,除了窦警长,我们也会给你补偿。”
窦警长拽着陆黛玲到了后院空场,然后抽出警棍就是一顿毒打,陆黛玲疼得哇哇大叫。
大当家挥挥手说:“咱们先撤吧,我心中有数了。”
窦警长说:“肖苰,这里没你的事儿。”
唐凌咆哮说:“你说的大事儿里他是一角儿!”
野间不由得眯起了眼睛。陈佳影说:“人类社会也是如此,永远迷失在不安里。所以研究共产主义之后我发现,那么多人向往它,原因就在它讲述了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世界,无比的清澈。”
窦警长对日下步说:“据说那天王大顶帮陈佳影杀了他亲夫,并埋尸于西山,这是王宋二人先前的口供。”

6

该隐顿时皱眉说:“政治献金交易,真就推进至关键阶段了?”
不一会儿,铛铛车在和平饭店附近的街口停泊,大当家、唐凌、煤球与傻狍子走下车来。大当家边走边对唐凌说:“我们黑瞎子岭就因为闪电战打得好,才在绿林界扬名立万,所以今
九九藏书
天我让你开开眼界,怎么做到出其不意地强攻救人。”大当家往和平饭店周围扫了一眼,然后对唐凌说,“饭店墙外一个侧面就有两名宪兵,说明敌方人手至少三十左右,在内采取的火力布设应无盲点,所以我方没有可能实施闪电战术,得改变战术,这叫随机应变。”
陆黛玲一愣。王大顶惊悚地说:“陆黛玲,你干吗呀?”
该隐刚要开口,陈佳影抢话说:“用不着你说乔治白陷害我们,只要告诉野间课长或日下步政治献金一事还在推进,他们自然会意识到。帮我迈过这个坎儿,让我可以继续追查,没我你们谁都不够用。”
陈佳影说:“别叨叨了行吗?”
刘金花“呼”地面对他说:“否则你能把我交给他?乔治白是你爹啊?”
野间说:“窦警长,我们跟你一样,都心存疑惑,现在握着刘金花呢,有这块试金石在,何必太过心急?”
王大顶操纵轮椅出门,陈佳影想跟上,却被窦警长抬手拦住。
日下步说:“你这么说,就是承认你之前在做伪证。”
陈敏正说:“你们想见的是钱,至于怎么来的不用费心吧?”
大当家说:“蟊贼子,你是想把我们往虎口里送吧?和平饭店招了大事儿被日本人封锁了,当我不知道啊?”
沃纳说:“陈女士,您现在真的让我们感到很纠结。”
巴布洛夫说:“满意了吗?瑞恩,乔治白出手,我们开支票。”
野间说:“王伯仁父母的居住地比较偏远,我们没能力查找。”
该隐转身离开。陈佳影怔怔地说:“全都错了!我们太紧张了,对野间我应该直接讲案子,政治献金的事儿还在,他自然会怀疑乔治白的动机,干吗又演感情又强调要被迫害,透着就是个心虚。我怎么乱成这样呢?德国人那边也弄巧成拙。”
刘金花说:“是说明信片吧,我也就是跟你,跟假洋鬼子寻寻开心。王大顶这货要真能对我搞那浪漫,反倒是心里有我,可偏就不是呢。”
“这不是关键嘛。”刘金花边说边将筹码塞进怀里,“关键是他溜达一趟就拿来这个,说明还有同伙跟他一起搞阴谋嘛,你脑子不转的啊?”
沃纳说:“呵,你真的不该再来这里,自寻死路。”

2

日下步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敏正边转动轮盘边说:“你们倒是可以备一些人手待命了,但最好别是鬼佬面孔。”
野间一时语噎。日下步说:“事实上,刘金花证实他们在说谎就已足够。如果说谎的动机印证了大家的猜测,那么在你掌管的机要单位里有根毒刺,这事太敏感了,你想内部消化,让自己推卸责任。”
日下步说:“刘金花住所只有一张明信片,九月八号从哈尔滨寄来。”
“停!”陆黛玲大叫着按住旋转的轮盘,迫不及待地抓取上面的所有筹码,“我的!都是我的!”陆黛玲亢奋地将筹码全都扒拉到自己面前。
他们到了赌场。经理犹豫了一下,把门打开,陈氏兄弟与巴布洛夫急不可耐地走了进去,瑞恩也悄悄地跟着他们走了进来。“哗啦啦——”轮盘转动起来。
她看向龚导演,说:“还有你也是,我看出来了。”
王大顶说:“刘金花,你害我?”
野间皱眉说:“窦警长,至少她不能遥控山东的家佣吧?”
“做伪证!帮他们陷害我!你……”窦警长边骂边挥着警棍,陆黛玲哇哇哭号着躲避。窦警长挥着警棍追着她说:“你还躲,给我跪下!”
瑞恩也是一脸惊愕地说:“他在饭店?他一直都在饭店里!”
肖苰说:“王八蛋,除了打女人,你还会什么?”
大当家一愣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沃纳挂上电话,转身对该隐http://www.99lib.net说:“我方截获了苏联人的一则密电,内容是抽调一些人员待命,华裔面孔。”
乔治白说:“我们稍稍调整一下方案,亲爱的。”
王大顶抓住她双手说:“别这样,不淡定的形象交给土匪,你应该放松点儿,你说过,放松是一个优秀演员的基本素养。”
陈敏章说:“告诉刘金花,筹码随时可来饭店兑现,够她吃一辈子的,也警告她,我们能买她要别人的命,就也能买别人要她的命。”
乔治白说:“知道为什么上级把我配给你吗?因为来到这里,你就要面对很多中国人,他们被奴役了太久,为了生存,每个人都能骗死鬼!我来自于他们,所以更容易对付他们,这就是我在你身边的意义。”
陈佳影打断说:“金融尚未互通,政治献金从哪儿来?这问题一直困扰你们吧?”

1

“放肆!”窦警长当即便要扑向刘金花,却被日下步制止。
301房间,沃纳在桌边听着电话说:“是……我明白了,谢谢。”
王大顶说:“对,刘金花不笨,看到我咬,她也会跟着咬。”
野间凑近日下步耳语说:“陈佳影一直紧张乔治白那些人会加害她,这倒跟她说的相符,而且双方也没有串供可能。”
瑞恩抓起三个黄色筹码,往大门方向走去。
陆黛玲说:“乔治白,还有苏联人和陈氏兄弟,他们想害王先生。”
临时指挥部,日下步说:“根据青岛方面的描述,王伯仁的离家时段以及破产已久这些信息,都与陈佳影的口供一致。”
“是你说她会……”陆黛玲脱口而出,又慌忙闭了嘴。
话音未落,便衣A带着怯生生的陆黛玲进来,说:“大佐,陆小姐说,她有重要情况跟您汇报。”
街道上,一辆铛铛车沿着轨道开来,傻狍子与煤球面对面坐着。唐凌对大当家低声说:“我拿手雷不是要去炸楼救人,也不该这么救,你明白吗?我们得有周密的方案,需要策划,千万不能莽撞啊!”
“王大顶跟我两年多了,可待一块儿的时候不多,他有啥事儿,不跟我说我也不问,土匪的女人嘛,得懂事儿,所以他跟陈佳影怎么好上、啥时候好上的,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刘金花看着窦警长说,“你老揪我这半个月干啥,我跟他三个月没见着面儿了,他干啥我能知道啥呀?”

5

3

“我正要找你呢,该隐。”陈佳影把他让进门,“我要你告诉野间政治献金一事确系存在,而且一直都在推进。”
王大顶顿时连连咳嗽起来。刘金花转看日下步说:“反正我听他说过,他想带黑瞎子岭走上抗日道路。”接着,刘金花对窦警长说,“你觉着土匪不够死罪,得是共党,我就顺着你说,满意了吧?”
他们走到大堂时,撞见了日下步。
日下步说:“莫名其妙!难道他俩是专程到和平饭店来找排查吗?案件分析的时候,不要把个人情绪带进来!”
窦警长说:“刘金花……”
刘金花转对窦警长与石原说:“乔治白是个好人,他告诉我,你们想栽王大顶,想要他死,但那女的,叫陈佳影是吧?不是一般人儿。栽王大顶就是连她一块儿栽,没那么容易,所以他要我别怕,不顺你们的意,你们也没辙,屈打成招的不算数,所以有什么说什么,照实了说就行。”
日下步对刘金花说:“你继续。”
陈佳影只好退回房间。王大顶被窦警长与石原带进刑讯室,日下步看了一眼王大顶,转对刘金花说:“你可以说话了。”
“这不就来问题了吗?王大顶又没
藏书网
绑过乔治白的老婆,他臭来劲啥呀?肯定有阴谋嘛,我就假装成财迷婆子问他要钱,你猜怎么着,他就出去溜达了一趟,没过太久,也不知道从谁手里借的。”刘金花从怀里掏出三个黄色筹码说,“就这个,说是够我吃一辈子的。”
陆黛玲说:“我能帮你们做什么?”
“他们在西餐厅说话,我偷听到了。”她指着刘金花说,“他们要给这女人很多钱,让她诬陷王先生与陈佳影是共党。”
日下步将野间拉到一边耳语说:“便衣队在刘金花住所找到了那张明信片,但署名叫颜廷恩,核对笔迹,也不是王大顶的。”
在刑讯室,日下步、野间、窦警长及石原冷冷地看着刘金花,陈佳影表情复杂地看了王大顶一眼。日下步说:“刘金花,你在搞什么花样?”
乔治白摊了摊双手说:“为什么难受呢?我们中国有句话,叫‘与人斗,其乐无穷’。”
野间不由得皱眉说:“什么?”
316房间,野间看着陈佳影说:“我的心情从没这么矛盾过,我会欣喜你在愚弄我们,这样你依旧是那个智慧的陈佳影,但这恰恰又最可怕。”

9

窦警长说:“刘金花,你是在躲避关键问题吧?”
日下步打断说:“你不希望我们查到更多,对吗?”
窦警长说:“刘金花,你这话什么意思?”
日下步不由得与石原对视了一眼。刘金花对王大顶说:“我跟你坦白,有天晚上,我在酒吧喝多了,我是在那儿认识的乔治白,差点儿就跟他睡了,就因为还念着你,我没你那么干得出来。”
刘金花说:“乔治白就是这么吓唬我的,他以为我刘金花没见过世面呢。别逗了,听他那么一扯我就明晰了,乔治白这货啊,跟姓窦的一样,想栽死他俩。”

大当家说:“现在是我问你,问什么答什么,说,你跟刘金花什么关系?”
窦警长与石原走进316房间。
316房间,王大顶说:“都赖你家唐凌,怎么没把刘金花给堵住?”
诺尔曼说:“日本人这就该忙陈佳影的事儿了,是等他们离开再说,还是让外头的人先接洽起来?”
瑞恩注视了乔治白一会儿,说:“乔治,为此你难受过吗?”
这时,石原走进来说:“大佐!乔治白说,刘金花如果可以得到赦免,她就不再抗拒,积极配合问询。”窦警长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
野间说:“我们都说得有点儿多了,走吧。”

4

陈佳影冷笑了一下。野间说:“王大顶会交给宪兵队,接下去怎么审,随他们吧。我现在只关心你,我迫切想要知道,当初你是怎么骗过严苛的审查的,九个月的审查面面俱到啊!”
沃纳点点头说:“不管怎样,陈佳影的焦虑是有道理的。”
轮盘转动匀速减慢,最后停下,某格的三个黄色筹码停在瑞恩面前。
刘金花说:“王大顶卷进了你们的啥阴谋里头,所以不死也得死,拽我过来就是走个过场,不把他们往死了说,我也得跟着死,是吗?”
乔治白一惊说:“财富?”
陈敏章说:“谨慎起见,南京方面没有安排太多人员。”
这时,电话铃响起,瑞恩去接电话,听了一会儿,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乔治。没错,窦警长比我们更心切,应该不会有诈,既然他在求配合,大家心照不宣吧。好,我会告诉陆黛玲该怎么做。”
话落时,有俩蓝色筹码一格停对指针,陈敏章抓过轮盘上的所有筹码放到了陆黛玲面前。
窦警长愤怒地说:“她为‘满洲’做事,我也是呀。从头到尾她都在说谎,从一开始就破绽百出的关系,就仗着那层所谓的机要身份。”他转对九-九-藏-书-网野间说,“您不恐惧吗?如果她是共党,那就是扎在你命门的刺!”
“谢谢你,跟我说这些。”瑞恩放下酒杯,伸手抓过小调料架边的火柴,却看到了什么,愣了一下。只见调料架底下,露出一张美钞!
在409房间,乔治白挂下电话,向沙发那边的刘金花走去。
王大顶说:“你总觉得刘金花是个死扣,所以她一出现你就乱了,忘了最初的策略是要把大家的视线拽回到政治献金上去,这样就能让日方相信乔治白检举我的动机是个阴谋。”
该隐有点儿为难地看着陈佳影。陈佳影说:“我在跟王大顶的关系上撒那么多谎,怕的就是现在这种局面。我是共党也好,不是也好,这绝非关键,关键是政治献金的调查我有先发优势,我知道从哪儿切入,它逃不掉!”
陈佳影说:“得赶紧了,反咬乔治白,反咬他们!”
日下步惊讶地说:“什么?”
这时,瑞恩瞥见陆黛玲进来,便闭上了嘴。
野间怔怔地看着陈佳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唐凌说:“你们是黑瞎子岭的?”
傻狍子说:“她是我嫂子。”
陈佳影说:“刘金花她会害我们吗?”
“王大顶!”日下步“砰”地拍案站起,“乔治白是否教唆了她害你,很容易证明,当天你若真是跟陈佳影在一起,就不会有你从哈尔滨寄出的明信片。”他转对石原说,“石原队长,派人去刘金花的住所,找到那张明信片。”
陈佳影面无表情地看着野间。野间说:“你不理解我对你的感情,共事多年,我曾那么仰慕你,因无法靠近你而酸楚,当看到你和王大顶演绎浓情时,我会嫉妒。所以,我现在感到非常惊悚,迫不及待你回去。”
陈佳影若有所悟说:“天哪,是乱了,看见窦仕骁带着刘金花进来我就乱了。其实有私仇在,窦仕骁会不会害我们不用强调,应该是乔治白!他显然跟刘金花说得上话。乔治白跟窦仕骁联手了?”陈佳影惊悚地说,“对,他当然会。”
瑞恩笑笑说:“我们现在纯属帮忙,没道理再往里贴钱。”
陈佳影说:“合作吧,你们比我更容易让人相信,帮我撬动一下杠杆,拜托!让他们明白乔治白那票家伙在害我,这是阴谋,政治献金一事已推进到关键阶段,我们却不断在错过!相信我,帮我,成果一起分享。”
陈敏章说:“还未到时候告诉你们。”
“给我住手!”肖苰斜刺里扑出来,一把顶开窦警长,护住哇哇大哭的陆黛玲说:“窦仕骁,你打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刘金花说:“你们说他投共,应该会吧。”
窦警长瞪视着肖苰说:“肖苰,别仗着自己有香雉将军做靠山就嘴糙胆儿肥,拿下王大顶和陈佳影之后,我有的跟你聊。”
王大顶呆若木鸡。
窦警长说:“早做准备呗。”

10

窦警长对王大顶说:“刘金花之后的问询,我们希望你也在场。”
陆黛玲憔悴地沿着楼梯上到四楼,却见窦警长站在那儿看着她。
“刘金花,我弄死你!”王大顶暴怒地蹿出轮椅扑向刘金花,却被石原与窦警长死死按住。王大顶挣扎着大吼:“刘金花,你够狠!乔治白教你的是吧?假装跟我一头儿,免得被我看出你们合伙栽我,然后假装秃噜嘴,你知道那天是关键。他多少钱买你的?”
石原随即过去想拿筹码,刘金花不让。石原说:“这是证物。”
日下步说:“她没那么说。”
窦警长说:“还没轮到你呢,少安毋躁。”
“没有……”陆黛玲“哇”地对着王大顶哭了出来,“你告诉我这么说就行的,怎么回事儿啊?我好心答应帮你,你别害我呀,呜呜呜……”
说完,窦警长轻轻拍了拍她胳膊,顺着楼梯下行而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