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目录
第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窦警长拍了他一下说:“怎么了?”
王大顶说:“我只是想问312房间锁着呢,你怎么去?”
这时,石原与窦警长已经进入排污渠。二人拐过弯道,只见不远处阻隔通道的铁栅栏依旧立在那里。二人到铁栅栏边,石原拽着竖栏猛力晃了几下,铁栅栏依旧坚固。石原转看窦警长说:“是完好的,没有被动过的迹象。可以放心,饭店里没有神仙存在。”

7

陈佳影显得有些犹豫。王大顶说:“我知道,这什么幽灵号码挺秘密,您要不着急,就慢慢权衡。”
肖苰摇摇头说:“不可以。”陆黛玲瘪起嘴,快哭出来的样子。
窦警长说:“陈佳影,你再谈谈你与丈夫的情况吧。”
此时,窦警长与石原来到了316房间。
陈佳影说:“身为机要人员,我不能接触王伯仁的人脉圈,我们连结婚仪式都很隐秘,所以让我说出王伯仁再多的亲友关系,比较困难,他的底是新佑课长查的,查完后就给了一句话,可以结婚。”
警察慌忙说:“这样,我去叫增援,你们先稳住他。”
石原说:“窦警长,王大顶显然想放大你们的私仇,不要中他计。”
窦警长说:“放大私仇是为了反扑,这更加说明他们心里有鬼!”

3

窦警长带着石原冲进洗衣房,来到大水槽边,见拴着井盖把手和井盖边钉地铁环的链条挂锁扣合着。石原抓起井盖往上一抬,井盖一端露出空隙。石原转脸看窦警长说:“井盖可以拉开空隙,人下去之后,可伸出铁钩,拉拢链条,并借助这个空隙,重新扣锁。”
陈敏正说:“一些金融手段而已,我只能说到这里。”
正下到楼梯底的壮年男子不由得愣住了,警察边上的少年也是一愣。
陈佳影挑衅地看向窦警长和石原说:“把他手铐摘了。”
王大顶握着电话说:“我是陈佳影新收的同伙……”
陈佳影回到房间,焦虑地转着圈,她眼睁睁地看着卫生间,等待着王大顶的出现。没多久,“哗”的一声轻响,王大顶从通风口内钻了出来。
野间补充说:“陈佳影的档案已在‘327火灾’中焚毁,但之后补登的材料中有王伯仁,准确说是夫妇俩在青岛的住址,只是电话已经停机。”
唐凌将盛满棕色液体的量杯装进一个棉口袋里,然后走出储藏室。
陈佳影一时有些发愣。
窦警长犹豫了一下,掏出钥匙给王大顶打开手铐。就在这一瞬间,陈佳影下意识地往斜上方瞥了一眼。捕捉到这一细微痕迹的窦警长当即侧转身来,看到不远处墙上的通风口,风扇缓慢在转着。
老年男子与少年走近厅门,随即便听到电话铃声响起,老年男子对少年使了个眼色,少年去开门,老年男子走到窗边抓起了电话。
陈佳影说:“滚!”随即门被重重关上门。
窦警长与石原来到316房间门前按门铃。
窦警长恼怒地与石原对视。
门开,陈佳影头发凌乱、穿着睡袍站在门前。
煤球说:“傻狍子,我找你好苦呀,走,去见大当家。”
窦警长与石原一走,九九藏书唐凌便从排污渠一个出风管道边闪了出来。他取出那瓶王酸,往铁栅栏上倒。烟雾一时弥漫,刺痛双目,铁栅栏却纹丝不动。唐凌只好退出,沿通风管道摸向楼顶。看四处无人,他纵身一跃,径直落入对面楼三层的阳台上,然后从阳台边顺着一根水管慢慢爬了下去。
野间刚要开口,窦警长抢话说:“我从警至今没发现过一条谎言不存漏洞!无论撒谎者有多机巧。现在有两条线可以追溯,一是陈佳影夫妇在青岛的住处,可让当地潜伏机构出人探查;二是王大顶有个女人叫刘金花,家住六合公寓307室。”

5

傻狍子一头扑进煤球身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陈佳影是把号码告诉王大顶。王大顶钻进通风管道,爬到了通风口,见陈敏章正在打电话:“这边你放心,金融版面我每天都在关注。”
与此同时,在316房间,王大顶正在给陈佳影按摩着头部。
警察抬手打断说:“停停……停,这些事儿不归我管。”
陈佳影说:“你真的凌辱过窦仕骁的妻子?”
陈佳影说:“招安并不是护身符,也有可能在终审后遭到否决,所以我依旧忐忑,对我丈夫的死,我也并不痛快,所以你给我闭嘴吧。”
陈佳影说:“废话,我要圆你的谎啊!”
陈佳影说:“那就是说,不是汉奸的女人就能碰咯?”
窦警长说:“你不觉得可耻吗?小小的特权!谋杀亲夫可以免罪,你那奸夫也能脱罪,仅就因为被你招安立誓效忠!”
窦警长说:“你再好好想一想,回头我再来找你。”
山东住宅,老年男子跟少年说:“公馆的电话已停机很久,但保护预案开启之后,它就挂了一个幽灵号码,可用特殊方式拨通。它若响铃,就是自己人打来的,而且必然是很重要的指令,所以任何时间,大厅里都得有人,保证没有任何来电被我们错过。”
窦警长说:“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给我等着,我早晚弄死你们!”
窦警长与石原边说边向316房间匆匆走去。窦警长说:“忽然觉得挺可笑的,陈佳影一个眼神就把咱俩折腾得跟狗一样。”

6

窦警长说:“管他呢,没问题再说,有问题咱就赚了。”
煤球说:“大当家,找到傻狍子了。”
石原与窦警长对视一下,当即向门外奔去。
经理转身,窦警长说:“饭店里是否储有危险液体,强腐蚀性的。”
窦警长说:“陈佳影与王大顶要貌似解除禁锢,让他们回到一起。”
陈佳影头也不回地说:“我要见他!”
电话里,王大顶说:“她要我通知你们做好应对暗查准备,一是王伯仁需是一月前离家,现已失踪;二是他们夫妻关系恶化已久……”
窦警长一把拽住陈佳影说:“你知道我跟王大顶的关系吗?我曾发誓要把王大顶千刀万剐,现在却得奉命来告知他将不再接受刑讯,如果你愿意的话,他可以回房间跟你同处,继续保持你们的肮脏关系。”
窦警长说:“刘金花那边派了几个人?”
“哎?”王99lib•net大顶顿时惊了,“他怎么知道刘金花的?你告诉他的?不道德吧,当初咱俩互倒家底儿是为串供,再说那也是咱俩的秘密,对吧?”
说完,他与石原走出409房间,直奔临时指挥部。见窦警长与石原进来,日下步便开始分析起来:“陈佳影与王大顶两人的口供是吻合的,除非有神仙在帮助他们串供。那份忠誓书也可证明是在进入饭店之前所写,包括尸体腐烂程度显示与两人所述的死亡时间相符,所有证物不可能同期、同一条件下进行伪造,应可判断口供情况属实。”

1

陈敏章边关上衣柜门边答:“是,但我跟他保证,交接钱款那天肯定能见我们活人。”
大当家冷冷地说:“二当家在城里有个女人,是不是?”
石原说:“不要冲动,误会、不要冲动!”
陈佳影说:“行了吧,知道你是王大顶了,宪警方和满铁谁查不出刘金花来?”
陈佳影说:“请注意你的言辞!”
石原说:“所以你更要冷静!”见窦警长不语,又柔声说,“至少刘金花来,他们这种淫荡状态会产生心理刺激,这是你想要的,不对吗?”
日下步皱眉说:“六合公寓?”
乔治白说:“刘金花……她是王大顶的女人,我跟她有一夜之缘。”
壮年男子从一边走来说:“那边没有新的指令过来,可能状况还算简单吧?”
肖苰柔声说:“对不起,我在等人。我在这里等两年了,虽然饭店还封锁着,但我仍旧相信忽然就有一天,他会拎着行李按响我的门铃。”
唐凌从一个通风口钻了出来,进入饭店储藏室。他拿起一个瓶子看了看,接着,从工具箱里拿出防护眼镜戴上,然后用围巾系挡着口鼻,小心翼翼地将一个危险标志蒙色玻璃瓶中的液体混入另一个危险标记的透明玻璃量杯中。过程中,唐凌自言自语:“王伯仁只是个虚拟人物,这一真相几天之后就会揭晓,我们无法做到封堵谎言中必然存在的漏洞。那就打个赌吧,王大顶,赌这瓶王酸的腐蚀性够不够融开那道铁栅栏让我出去,填上所有漏洞。”
“煤球?”傻狍子怔怔站起,“亲人哪!”
老年男子说:“警官,您来得正好,东家外出一个多月了,啥时回来我们也不知道,可这位刘先生,说是跟东家几年前有笔没结清的款项,硬是赖着不走了。东家破产很久了,当年是银行做的清算,他要找也得找银行吧?撒着赖地扎这儿,睡东家床,用东家马桶,他不耍流氓吗?”
王大顶说:“那我来试吧。”
傻狍子说:“没没没……没有,那是谣传。”
陈敏正从一边走来问:“李佐是不是有些担心了?”
西餐厅里,肖苰在小簿上写着什么,瞥见陆黛玲在对面坐下,“哗”地将纸团在手里。
野间疑惑地看着窦警长。窦警长说:“我要刘金花带来之后,能结结实实地看到奸夫淫妇正在一起,对付女人,离间的手段向来管用。”
窦警长说:“通风管道里老鼠多啊。”
西山一个土坑边,验尸官对日下步说:“从尸体的腐烂程度判断,此人的死亡时间,与www.99lib.net王大顶及陈佳影所述的时间接近。”
陈佳影说:“堵你那个逢场作戏的刘金花。”
在陈佳影公寓,野间在办公桌上仔细搜查着,他发现了一个印章盒子,打开一看,正是陈佳影一直使用的人名章。野间拿起人名章看了看说:“与蜡封上的完全吻合,应该可以证明,忠誓书是在进入饭店之前所写。”
陈佳影犹豫了会儿说:“我也是一赌,但愿那条外线能通长途。”
陈佳影说:“废话,通风管道啊。”
“我弄死你!”窦警长怒吼着便要扑上去,却被石原从后面抱住。
老年男子说:“也可能是复杂到了难以发出指令。”
餐厅里靠窗一桌,苏联夫妇和陈氏兄弟在交谈着。巴布洛夫说:“我方的回复昨晚下来了,你们的条件应可允许,但说实在的,上面一直都有疑问,如此巨额的政治献金藏匿在‘满洲’,非你们的地盘,怎么做到的?”
316房间内,王大顶说:“知道电话线谁弄的吗?姓陈的那俩兄弟,饭店封锁后,他们对外联络没闲着,电话我还听到一耳朵,说什么金融版面……”陈佳影板着脸看着他。
石原说:“你说是捕捉到陈佳影心虚地看排风口,才产生猜测?”
王大顶说:“唐凌都知道有外线了,电话他打呀?”
石原搂着窦警长走了出去。
日下步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傻狍子慌了说:“我……主要是那女人不够清新脱俗,怕您烦心……”
石原说:“我们本就是国家的猎狗。”

8

这时,窦警长与石原走进316房间。
石原说:“那是铁门,在狭窄的排污渠,固体传声会很响,砸铁门的动静不可能没人听见。”
大当家恼了说:“有屁影响啊?我打听过了,刘金花以前是做窑子的,什么货没见过?”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说,“他俩是在窑子里好上的?”
窦警长接话说:“妈的,早干吗了?”
窦警长随即脸色大变说:“你是说她故意对我暴露痕迹?”
王大顶说:“我有什么漏可堵的?”
王大顶说:“男人有些时候需要逢场作戏,不信你问唐凌。”
大当家说:“楼下溜达?你不会直接找她问话吗?”
老年男子握着电话转看厅门方向,少年已经领着警察进来;他再看楼梯方向,壮年男子正拐出楼梯转角向下行走。
陈佳影说:“你说陈敏章通话时,提到金融版面?其实我一直都有疑问,政治献金究竟来源于哪里?”话音未落,陈佳影忽然翻下床,走到外间,从茶几上抓起一份报纸,翻到里页的“金融版面”,仔细看起来。
石原说:“怎么?”

2


王大顶说:“说的是呢。”
陈佳影说:“长途是个幽灵号码,他不知道。在地下室我故意暗示通风管道有玄机,就是为了支开窦仕骁和石原,争取我俩独处的时间。”
石原说:“王伯仁的亲友关系,陈佳影还提供了他父母,在山东高唐县的乡下,查起来很困难……”
王大顶说:“你智商赶紧恢复吧,盗亦有道好吗?汉奸女人我不碰!”
石原说:“对九九藏书网,当时我们追捕文姓要犯,正是从那里开始的,305与307两户是否存在关联,尚未可知。”
石原说:“不应该吧?她脑子烧掉了。”
傻狍子说:“我不敢哪,二当家说,在我没有提高自身修养之前,禁止跟嫂子,哦不,刘金花接触,说我不够文明会给她造成不良影响。”
大当家无奈地说:“唉,我哥文化高,眼光怪异难免,我就怕他沉迷风月,荒废了事业啊。那女人叫刘金花,对吧?去她家查过没有?”
窦警长打断说:“她是在给我们制造困难,满铁机要人员陈佳影与黑瞎子岭的土匪二当家王大顶因奸情败露合杀亲夫,又为求给对方脱罪,利用特权将他招安?咱们王道乐土的风气,还真是堪忧啊。”
说完,陈敏章挂掉电话,拆掉一根电话线将它塞回地毯与墙体接缝处,挪回电话柜,挡住线头部分。然后,他走到里间,打开衣柜门,钻了进去,卸下一块儿背板,后面竟是个半开的门。陈敏章从门里钻出,便进入了314房间。原来312与314房间通过这个衣柜可以进行互通!
窦警长吁了口长气,二人走出排污渠口。石原眉头忽然紧锁。
壮年男子边下楼边对警察说:“有什么事吗?警官。”
在临时指挥部,野间挂下电话,转身对向日下步说:“青岛的特勤组织,已派人伪装成当地警察去王伯仁住所调查了。”
说完,陈佳影开门而出。窦警长与石原追出门外说:“你要去哪儿?”
话音未落,窦警长便转身奔进了岔口,边走边说:“浓硝酸和浓盐酸一比三混合就可生成王酸,腐蚀性极强,可以快速融化金属包括融开铁门。如果有潜入者,即便不从排污渠进来,也可以用这方法从那儿出去。”
王大顶说:“爬管道得知道哪儿避免承重,这技术活儿你会啊?”
陈佳影往刑讯室方向跑去,窦警长与石原也小跑着跟上。陈佳影冲进刑讯室,抱着双手铐在轮椅扶手上的王大顶一个亲吻。
窦警长说:“可烧到什么程度,谁知道?走,去看看她到底唱哪出。”
日下步说:“那就两条线同时铺开。”
唐凌终于顺利走出了和平饭店!
陈佳影说:“还好意思提唐凌?亏了人家还在外头给你堵漏。”
傻狍子顿时语塞。
大当家说:“放屁!你们就都帮着他骗我吧。我是他亲妹,几代下来就剩一亲妹,你帮他骗我?”
壮年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附和说:“放屁!王伯仁拿我们的钱乱耍,那才叫流氓呢。”
石原说:“不是,陈佳影,一个行为痕迹分析专家,怎会让你捕捉到痕迹?”
石原说:“通知了两名便衣盯守,你的随属段有清与林东赶去会合。”
窦警长恼怒地示意石原破门。石原随即踹开门,他们冲了进去。
一个身着警察制服的男子在青岛住宅前抬手按门铃。老年男子示意壮年男子上楼,然后与少年起身朝厅门方向走去。
少年说:“您不是台东分局的吗?这边儿都归你们管呀。”
在316房间,陈佳影对王大顶说:“你听好了,唐凌走前留了两个信息,一是配合你耍流氓,二就是312房间有条私设的电话线,从外头拉进来的,跟总机房不连,估九九藏书计是哪位大神秘密联络用的。正好我要打个长途,但屋里得有人把风,所以才急着拽你回来帮我。”
和平饭店409房间,窦警长对乔治白说:“你指认王大顶不会只凭一块胎记,我相信你有更多的线索来源。你们也希望和平饭店可以尽快恢复平静,对吗?把来龙去脉都告诉我。”
窦警长说:“陈女士……”
窦警长边走边对石原说:“王大顶曾利用通风管道窜来窜去,还想带陈佳影从排污口逃跑。如果有人潜入,错综密布的排风管道就是最好的隐身之处,帮他们串供的神仙万一就存在呢,大佐可是怀疑过的。”
这时,饭店经理从前方岔口出来。窦警长当即喊道:“马经理!”
经理犹豫了片刻说:“储藏室存有一些硝酸和盐酸,稀释后用于管道除菌和一些金属物件的清洗。”
窦警长说:“砸开那道铁门就能从外潜入。”
窦警长说:“老警察就不会看走眼啊?”
警察一把推开老年男子,撒腿奔出了厅门。“警官……哎!”老年男子追到厅门边,目送了一会儿,松了口大气,转回身来。
野间说:“窦警长,你要明白,机要人员的所有信息都是保密的,之前您的怀疑仅停留于猜测层面,不足以要求我们提供这些内容。”
陈佳影与王大顶走后,窦警长指指墙上的排风扇说:“看看这个。”
王大顶说:“你咋又这张狗脸了呢?”
傻狍子顿时又哭了起来说:“大当家,我想死您老人家了,呜呜……我跟二当家跑散了,找也找不见他,我是留也不敢留,回也不敢回,呜呜呜……钱也没了,我只好要饭。呜呜呜呜……”

4

陆黛玲说:“我也是等人,林公子让我来的,谁想就再没见到过他。”
神龛背后缓缓走出一个精瘦妹子,她就是大当家。
这时,只穿了条短裤的王大顶从里间冲了出来,朝着窦警长大吼:“窦仕骁,你想看老子干活儿是吧?不用看!活儿咋样问你老婆,被绑那阵儿她没少享受。”
石原说:“但自那以后,通外的出口,我们已做封堵。”
厅门口,警察对少年说:“我是台东警察分局的,最近分局要对辖区内治安情况进行总结,希望尽可能多地进行入户探访……”
此时,王大顶已经潜入312房间,移开电话柜,拽出隐藏的电话线插回电话机里,接着,他拨了几个号码。
老年男子慌忙挂下电话,喊道:“刘先生,这里的事情跟您无关!”
窦警长眯着眼睛琢磨了一下,对陈佳影说:“从现在起,二位暂时可以在不离开饭店的条件下,自由活动,但愿二位纯属奸夫淫妇。”
陈佳影推着王大顶向门口走去,便衣A跟了出去。
街道一角,与王大顶在站前广场分开的傻狍子正盘腿坐在一个破碗边向路人乞讨。一个又高又壮、满脸横肉的大汉站在他面前。
王大顶说:“脑子没恢复,还那么大主意!告诉我,电话怎么打?”
说着,煤球拉着傻狍子就走。他们进入一个土地庙。
傻狍子说:“我每天都去她楼下溜达,没见二当家跟她在一块儿啊。”
陆黛玲可怜巴巴说:“姐姐,以后我可不可以跟你过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