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目录
第十二章
上一页下一页
陈佳影抢话说:“共党智勇双全。”
陈佳影说:“我丈夫。”
日下步说:“文艺人士嘛,很好,容易引起关注。”
陈敏正咆哮着说:“你给我闭嘴!”
王大顶说:“是日本人穷凶极恶,不赖你,也不赖我。”
陈佳影不解地蹙了下眉。王大顶说:“这是南京对苏联的交易,那挖出涉共的事儿不也就挖到姓共的人了吗?巴布洛夫、诺尔曼!”
窦仕骁说:“王先生——”
乔治白接话:“实话实说,放倒她后瑞恩搜过身,什么都没找到。”
他猛一脚刹车并转动方向盘,卡车在刺耳的刹车声中猛然横转,前两辆摩托当即撞上卡车车斗,车翻人飞;后一辆摩托车猛然打把躲避,却控制不住“砰”地撞向了路边的山壁,爆炸,起火……
王大顶说:“进去睡会儿吧,你得休养。”
说话间,他们已到403房间门边,日下步推门进去,其他人也跟了进去。坐在沙发上的陆黛玲与龚导演惊诧地起身看着他们。

5

窦警长转身对向瑞恩等人说:“坦白地告诉大家,那两人是无辜的,但他们的遭遇可以编成各种版本,比如谋杀了你们中的谁或者全部!在逃跑时被宪兵击伤、束手就擒,我敢担保,不管你们遭受怎样的厄运,我们都可以做出合情合理的解释,丝毫影响不了我们的对外关系。你们要知道,这片土地上谁在掌握话语权?”
陈佳影低落地叹了口气说:“部分失忆还不是关键,最严重的是我思维逻辑性被破坏,没能力再博弈了,我们怎么办?”
王大顶说:“我可能做错事儿了。”
瑞恩与乔治白被捆在另一个刑讯室里。日下步狠狠说:“陈女士被袭,我就有理由抵制你们的外交保护。我很不理解,南京病急乱投医,不惜倒向共产主义阵营,你们代表美国,怎会参与其间?是因什么被裹挟了吧?”
窦警长说:“是跟王先生合计好了这么说的吧?”
陈佳影说:“或许你以为苏联夫妇替我障了眼,也是不错的结果吧?”
王大顶说:“说她不肯说的,那笔政治献金的内幕!听好了,这个内幕就是南京想用一笔政治献金卖好苏联,苏联是什么?苏维埃!苏维埃在饭店里干这么大一票,还排查谁是共党啊?苏联夫妇就是!我要让日本人相信,他们排查的共党,不是中共,是苏维埃,让他们死盯住苏联夫妇,那陈佳影还能吸引谁的眼球啊?”
一辆带篷军用卡车缓缓驶进日军设的检查路卡。后车厢内,穿着宪兵制服的栓子与大壮端着枪,像是看守着胖大嫂及其他邻居的样子;同样穿着宪兵制服的唐凌开着车,副座是穿着士官制服的丁大哥。路卡边一名日兵走过来,抬手示意停车。
王大顶说:“可你脑子已经大不如前了。”
这时,陈氏兄弟来到瑞恩与乔治白的桌边坐下。
王大顶说:“谁啊?”
在316 房间,陈佳影正闭着眼睛蜷在沙发里。
日下步看了眼陆黛玲,对龚导演说:“听说你一不小心就困在这里了?酒会的请帖,谁给你的?”
肖苰大惊说:“你有病吧?”
刑讯室里,窦警长将脸凑近陈敏章说:“大佐发话使用刑讯真是大快人心,我早看你们不顺眼了,99lib.net假装考察大宗贸易环境的两个间谍!”
这时,王大顶操纵着轮椅走了进来,一路来到肖苰对面。
陈佳影说:“上来就什么车行、什么唐凌,谁啊?管他谁呢!给点儿钱写个证词,证明我是同党,是共党,我还怎么蒙混?”
肖苰说:“可她觉得这是南京想联苏抗日,所以才不让说的。”
陈敏正说:“瑞恩,不管从她身上搜到了什么,都请销毁,相信我,这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王大顶悄悄进入316房间,陈佳影正举着水杯服下一把药片,看到王大顶进来兴奋地说:“我搞懂你为啥要我栽自己了。我装委屈、装生气,他们就露馅儿了,他们是要诈我!”
瑞恩说:“我再说一遍,我的确没从陈佳影身上发现任何东西。”
王大顶说:“我能害她吗?宪警方一直都没消除对我们的怀疑,她出这事儿,也等于暴露了误导宪警方的意图,于是嫌疑再度放大,赶上她脑子锈了,窦仕骁他们不可能不乘这机会搞诈供。”
陈敏章咬着牙说:“我抗议,抗议这种暴虐行径。”
王大顶说:“南京政府想用这笔献金开路,跟苏联结盟。都说南京在犹豫三个选择,一是傍靠英美,二是亲德和日,三是联苏抗日,现在路子好像明确了,是为对付谁?你们自己想去吧。陈氏兄弟和那对苏联夫妇是双方密使,两个美国佬为什么裹在里头我不知道。我太太很可能已经查出了什么,但被他们弄坏了脑神经忘了。他们是要杀我太太,我心里清楚得很。我担心的都发生了,她在日方机构做事就这后果。”
瑞恩说:“别紧张!要知道大家都不是随便能惹的人。”
瑞恩说:“政治献金就是个传闻。”
窦警长说:“唐凌救走该男子后,又在饭店外出现,目的是什么?”
日下步打断说:“好了,我知道了。”日下步挂了电话,回到会议桌边说,“唐凌再次逃脱,就像泥鳅一样。”
王大顶说:“你看,苏联承认‘满洲’转卖铁路,其实挺不仗义的,虽说也姓共……”
王大顶却做低落状说:“哎……”
王大顶说:“我把那些家伙打了,等于给了宪警方提示,袭击你的凶手,就在这六个人中间。”
话音未落,“砰”的一记开门声响,陆黛玲与龚导演被两名宪兵押着连滚带爬地进来,后面跟着日下步、窦警长及石原。陆黛玲与龚导演贴着身子躲着宪兵们连连晃来的刺刀。石原与窦警长互递了一下眼色,石原说:“行动吧!”几名宪兵上前分别抱起陆黛玲与龚导演扔出窗外,两人摔到街上,然后尖叫、哭号着滚爬起身,不知方向地踉跄逃窜。
石原想了想说:“政治献金之事,意味着南京政府有意投靠苏联,中共若是得到了风声,必然会派人来刺探情况。”
和平饭店接待室里,日下步与窦警长及石原在分析案情。
王大顶说:“没事儿,还有我呢。”
王大顶说:“其实所谓的秘密就是一笔政治献金。”
陈敏正说:“诺尔曼发现有一笔记本被动过,还被小心地整页裁掉。”
日下步说:“联苏抗日?或许共党潜藏于饭店,就是为了刺探这个政治献金的内幕,或者是南京与苏联的交易,苏维埃?”

1

九九藏书
王大顶说:“窦仕骁和石原在跟她问话。”
那警监说:“唐凌和他劫走的那些邻居,差一点儿就抓到了。可他利用日产军用卡车的坚固性恶意制造事故,最终侥幸脱逃,追击过程中,我宪警人员尤其是日籍士兵,表现出了极高的军事素质以及……”
石原说:“观测环境、评估风险,确定能否接续被救同党的任务。”
王大顶点头说:“昨晚你那抢救过程特别痛苦,我实在心疼,就冲动了,把瑞恩、乔治白、陈氏兄弟和那对苏联人都给打了。”
她说着,看了一眼王大顶,王大顶连忙避开了她的视线。陈佳影懊恼地说:“呵,就卡在这里,我现在没法组织推理,你知道吗?”
石原说:“我知道,不是一样的毒剂,但这说明不了什么,你们有制毒能力,还有动机。或许那笔政治献金已经改变了贵国对日本的态度。”
陈佳影忽就恼了说:“王大顶,我告诉你,你怎么对我、怎么骗我、怎么害我落到这田地,我清楚着呢,你得负责任!”
王大顶说:“知道知道,所以才让你休养嘛。”
瑞恩说:“你们想多了。”
王大顶说:“就说饭店里没人比你更像共产党!”
陈敏章说:“他们把大家圈这里想干什么?”
陈佳影沮丧地说:“关键是这秘密其实就隔了层窗户纸,一捅即破。”
唐凌朝车里大吼:“都给我待稳咯!”
肖苰说:“废话!否则你早被按翻了,还等你吃饭?一会儿问询,你说什么呀?”

7

陈佳影说:“他们也对你做问询了?”
王大顶头也不抬地说:“告诉我在哪儿,用完餐我自己过去。”

2

肖苰说:“这就是你那全盘计划?”
在316房间,陈佳影浑身战栗地看着王大顶说:“已经祸及了无辜的人,事态怎么变到这样?”

3

陈佳影说:“你怎么了?”
王大顶说:“酒会后,宪警方就不再掩饰对和平饭店的封锁,这摆明是要磕到底了,正好我让他们跟苏维埃磕去,让陈佳影彻底被忽略。”
乔治白尖叫着说:“我和瑞恩是被裹挟的,我们跟这事儿没关系。”

该隐说:“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态度?”
窦警长与石原相觑了一眼。日下步说:“但我在想,用唐凌来求证我们的推论,应该会更有力度。瑞恩那些家伙再给一次重击,相信就能见到效果,那么我们就让效果更大一些!走,再去会会他们。”
沃纳说:“日方若查出政治献金,就跟他们合作;若没有,就迫使和平饭店归于平静。”
陈佳影说:“他们总是要查的。”
王大顶说:“别记恨我,求你。”
王大顶说:“对,她现在的状态什么都应对不了,那就借这状态斗演技吧,我们绿林界把这招儿叫灯下黑,装委屈也好,装撒泼也好,反正他们诈什么就给什么,给到他们自己都没脸信自己,也就脱扣儿了。”
肖苰说:“可是她能按你说的做吗?”
日下步说:“我不想听你们废话了。把他们九九藏书网通通押到地下室!”
窦警长说:“联苏抗日,很难避免共党势力再度壮大,这是南京愿见的结果吗?”
王大顶说:“听我的,既然无法挽回,就别再把自己搭进去,你现在的状态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放弃吧,咱们以安全为重。”
陈佳影说:“什么都别说。”

6

石原说:“大佐,我也正在想这个问题,或许共党根本不用排查,那对苏联夫妇本来就是,这一点他们甚至都没否认过。”
陈佳影顿时就惊了说:“什么呀?”
王大顶一时语噎。陈佳影说:“它实践了马克思主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落后的国家迅速被改变成为强国,它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窦警长说:“这也算你咎由自取,你误导我们去查伊藤夫妇,却乘机避开我们视线……”
龚导演说:“是东京映画,我为他们筹拍一个电影。”
这时,门铃声响。王大顶说:“肯定是窦仕骁他们。”
另一个刑讯室里,白秋成从诺尔曼手包里搜出化妆盒,递给石原。
王大顶有些感动说:“陈佳影,丢人我丢过了,毁人我也毁了,所以这个龙潭我来蹚,不见得能蹚利索,但我发誓,决不让你死在我前头。”
王大顶说:“其实这个内幕落到日本人手里,从事业角度上说,你肯定是败了,但要从安全上看,对你是有益的。”
西餐厅里,陆黛玲边喝着咖啡,边对龚导演说:“你跟他们说,咱俩啥都不是,让他们放人,别耽误我们拍电影。”
王大顶说:“他们知道政治献金的事儿了。”
肖苰竖起了拇指说:“高!”
日下步扫视了瑞恩等人一眼说:“我只想说,我们没有耐心了。”
陈佳影说:“其实昨晚我看到一个人,看到他,我就放心了,可以更迭新的使命,无所谓生死。”
巴布洛夫说:“这跟我们没关系!”
王大顶说:“陈佳影是好人,她干不出来,但我是坏人,我无所谓呀。”
这时,电话铃响。日下步起身去接电话:“那警监。”
王大顶无奈地操纵着轮椅出门。窦警长与石原走进房间,陈佳影木然地看着他们。窦警长说:“陈女士,你昏迷这段时间,唐凌被宪兵队抓获了,他一直隐匿于锦龙车行,是你的同党,共产党。”
陈佳影顿时亢奋说:“一个打六个?!”
陈佳影说:“我在想,宪警方通过什么知道了政治献金的事儿?满铁情报那么先进,也没半点儿风声,那些家伙更不会自曝,除非……”
王大顶闭了闭眼睛说:“那就赌吧。”
巴布洛夫说:“那就好。大家都听着,日本人现在是虚张声势,因为他们没有证据,只要大家求同存异,紧密团结,这场博弈他们不会赢。”
陆黛玲说:“我不好奇这些的。”
陈佳影已是眼泪盈眶说:“多能耐啊,案子破不了拿我交差,乘着我糊涂,怎么说怎么是呗。”
肖苰琢磨着说:“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你用意了。”
王大顶拍了一下桌子说:“成了,佳影破了他们的诈供,摺过去了。”
巴布洛夫说:“瑞恩,你从陈佳影身上搜到的东西销毁了没有?”
日下步带着窦仕骁与石原上到四楼,边走边说:“既然是打重拳,就要打出声响,不但要一把击溃瑞99lib.net恩他们,还要让外界感受到我们的凶悍。如果唐凌仅为接续任务,风险过大就不会再来,他若依旧现身的话,就可说明饭店内还有他放不下心的同党,苏联夫妇之外的中共!”
陈佳影冷冷地说:“那就借口我是共党,对我用刑吧。”
唐凌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日兵的举动,猛地踩一脚油门,军车轰鸣着加速冲了出去。日兵大叫说:“快追!”
白秋成说:“那我到门口等您。”说完,转身离开。
陈佳影说:“我不甘心,我不想看到你说的那种结局。”
陈佳影“呼”地蹿起身说:“不能是这个结果,南京是有意要抗日。”
各处日兵奔向岗亭边排列的三辆跨斗摩托车骑上追来。
王大顶咆哮着打断说:“排查共党?你们都是用猪脑在排查吗?南京正在联苏呢,苏维埃!”
一个宪兵随即向他们开枪,“砰”的一记枪响,龚导演中枪倒地。
听到枪声陈佳影与王大顶扑向窗边,只见下方的街道上,陆黛玲正跪在龚导演身边,惊恐地哭号着。这时,俩宪兵赶来,一把架起左臀一片血污的龚导演往饭店里走,随后一个便衣拽起陆黛玲走进饭店。
肖苰一惊说:“啊?她脑袋应付得过来吗?”
陈佳影不由得怔然。石原说:“你们这是一个愚蠢的方法。”

8

窦警长讥讽说:“这招叫作灯下黑,装疯卖傻地蒙混过关。”
巴布洛夫与诺尔曼顿时一愣。
陈佳影说:“不行,我得想办法,不能束手无策。你说我查到过一串字符,对吗?如果那是关键线索,现在想起它,就还有可能抢在日本人前头进行追溯,或许就有机会找出之后的应对策略。”
窦警长说:“满铁永远都是挡箭牌,对吗?”
日下步说:“什么?一笔政治献金?”
王大顶安慰着陈佳影说:“行行行,咱不想了,没多大事儿。”
日下步说:“如果我们证实传闻是真,那这笔政治献金或就可以转而成为日美友谊的桥梁,这一点,您二位肯定没想过吧?”
陈佳影大声抢话说:“有本事叫上野间课长,让我当他的面,跟你们那个唐凌对质,做得到吗?”窦警长顿时就被噎住了。
王大顶说:“那个日下大佐亲自过来督案了。政治献金的事儿,日下步势必要追查到底,而且已经顺理成章地锁定了那六个家伙,他们就是裹挟成的同盟,很脆弱,只要日本人不再装文明,会很快垮掉。石原和姓窦的都算经验丰富,日下步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很容易就能找准人物关系、分而击之。”
窦警长说:“我们要跟陈女士了解一些情况,请您回避。”
陈佳影说:“记恨有什么用?有这工夫,不如做点思维恢复训练。”
陈佳影打断说:“你知道苏联的意义吗?”
龚导演说:“你先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听说还有共党呢。”
瑞恩、乔治白、陈氏兄弟、苏联夫妇等人脸色一下子煞白。

4

日下步说:“初次交锋下来,我可断定,政治献金之事客观存在,我们是否可以就此把排查共党和追查政治献金,两案并作一案?”
陈敏章说:“行了吧,瑞恩!陈佳影搜索到了什么?”
99lib.net陈敏章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大顶去开门,只见窦警长与石原一起站在门外。
窦警长说:“要买通苏联,一定数额庞大吧?那笔政治献金。”
陈佳影对王大顶说:“这是在拿无辜的人做恐吓,宪警方穷凶极恶了,看来他们势在必得。”
窦警长惊愕地说:“饭店里是苏共,不是中共?”
在歌舞厅里,陈氏兄弟、苏联夫妇、瑞恩、乔治白正聚在一起。
石原皱了一下眉头。王大顶说:“满铁出于什么目的要求我太太独立调查,我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所以上述内容,别说是我透露的。”
日下步点了点头。窦警长说:“站前广场被击伤的共党男子,是准备前来和平饭店的,怎么理解?”
陈敏正刚坐定便开口说:“让你们不要节外生枝,怎么说不听呢?你们想干什么?抢走陈佳影搜索到的证据?那倒是把活儿做干净呀。”
陈佳影颤抖着声音说:“饭店里没人比我更像共产党。”
乔治白眼睛一亮。日下步说:“争取英美代表的西方大国,一直都是‘满洲’的愿景哪。想一想吧,我给你们时间,我相信这里的刑讯设备是不会用到你们身上的。”
窦警长恼火说:“你脑神经受到了破坏,但你没傻。”
瑞恩说:“政治献金是南京和苏联的交易,我们只是被裹挟,其实我们也想查探,我们可以跟日方合作。”
王大顶说:“往这上说,你才能做到什么都不说。”
石原拧开装有粉剂的暗匣,闻了闻说:“三氧化二砷,剧毒,还有使用过的痕迹。满铁的陈佳影女士,恰巧在昨夜被人施毒。”
王大顶说:“应付不过来,所以我要她就围着一个内容说,饭店里没人比她更像共党。”
王大顶说:“她只有这样才能摺过去,只要她摺过去,我就能让宪警方对她的怀疑彻底打消,我有全盘计划,我要让她踏踏实实离开这里,作为一个亏欠了感情的土匪,我说到做到。”
日兵走到车后,往后车厢里看了一眼,随后小跑着到路障边,招手示意通过。岗亭的电话铃声急促响起,岗亭外一名日兵转身走进门去,抓起电话说:“什么?”日兵面色一惊,当即挂上电话奔出岗亭,边指着前面的军车边喊:“军车是被劫持的!拦住它——”
在301房间,德国人该隐与沃纳并肩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
白秋成走到王大顶身边说:“王先生,我们现在需要对您做个问询。”
唐凌停车,探头出车窗说:“宪兵队押送人犯。”
窦警长厉声说:“陈佳影——”
肖苰撇撇嘴。王大顶说:“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露馅儿的时候,能有个人证明,我是为了她好,免得她气疯掉。”
瑞恩咬牙切齿地说:“我对上帝发誓可以吗?我什么都没搜到!”
肖苰说:“你把陈佳影一个人撇屋里啊?”
窦警长说:“饭店里除了苏联夫妇,没有别的共党,这是两案并一案的基础,需要对此推论进行反向追问,避免存有被忽略的逻辑漏洞。”
王大顶操纵着轮椅在白秋成的陪同下,来到接待室,日下步、窦仕骁与石原正在那里等着。王大顶说:“你们一无所获对吗?我太太就算脑神经没受损伤,也还有机构利益的约束呢。”
陈佳影顿时愣了,说:“什么?这个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