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目录
第二章
上一页下一页
这时,便衣B走进来说:“窦警长,石原队长要您去接待室一趟。”
窦警长走过去,没好气地抓起电话说:“喂?……呃,日下大佐?”
陈佳影说:“我在满铁株式会社……”
窦警长打开衣柜,从空空的柜里取下了一个衣架,而他头顶上方的顶格里,文编辑正咬着手指惊恐地躺在那里。
王大顶说:“嘿,夫妻嘛,哪有不吵架的?”
陈佳影不由得眉头微微一蹙。
石原皱眉说:“你说什么?”
窦警长噎了一下,随即干笑起来说:“难道这不是在调解吗?”
布衫男子从衣柜里爬出,断断续续地对王大顶与陈佳影讲述刚刚发生的事的情景:藤椅上坐着一名身材高壮却面若菜色的男子,布衫男子坐在他对面沙发上。布衫男子正是文景轩,他是一家报社的编辑。
“你的话可以选择性相信。”陈佳影指着结构图说,“拐口就是消防楼梯,下到二楼躲进边上的公共卫生间,翻窗出去就是清洁通道,顶端出口直连外梯,运气好的话,我们就从那儿出去了。”
陈佳影说:“把枪借给我,杀了那个陈世美,杀了他,我就找你自首。”
王大顶说:“海运。”
王大顶惊悚地看陈佳影,陈佳影垂在身侧的手“呼”地揪住了衣角。
王大顶说:“他是你情儿啊?咱俩都悬着呢,还要管他?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带他回去!要没人发现,我们出了房间就让他滚蛋;被发现的话,咱就绑了他假装汉奸,舍车保帅!”
王大顶与文编辑循声看去,便见一把伸缩梯正靠在水塔壁上。王大顶随即过去抓过梯子,往一边指了指说:“那边的楼距比较近。”

5

陈佳影说:“我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人渣!”
窦警长说:“告诉法国领事馆,我们在执行警务时,双方发生了冲突,起因是他袭击警务人员,我警务人员在生命安全受胁之下,被迫实施警戒手段。”
“快走!”陈佳影低喝了声后,两人奔回316房间。刚关上门,王大顶就抱怨:“这回惨了,我还弄死一人,我跟你下来干吗呀?就算被姓窦的、被所有人都记住长相,那我也跑了呀。”说着,王大顶一把将陈佳影拽进怀里,“我是鬼迷心窍啊,短短的相处,我就放不下你啦。”
王大顶说:“做公共事务的,需要良好形象,所以不想闹得太沸扬。”
窦警长说:“难怪难怪,跑海路又辛苦又无聊,稍不坚定就松裤带了。”他瞥了眼陈佳影,“王太太应是本地人吧?在职?在家?”
窦警长拿过徽章,眯起了眼睛看着。
陈佳影气愤地骂了一句:“人渣!”
窦警长摆摆手说:“不坐了,我就进来调解一下你们的关系。”他幽幽地扫了二人一眼,“王先生在山东做营生,工厂开得不小吧?”
王大顶说:“你再说一遍?”
在316房间,白秋成与便衣A走到外间,陈佳影与王大顶连忙关上了大衣柜门。王大顶悄声说:“挺得意吧?搜查撞上两口子干仗。”
陈佳影说:“那你负责把他送出去。”
陈佳影指着一边说:“那里有一把梯子!”
白秋成大喊:“不要喧闹!我们在执行警务!”
王大顶说:“你脑袋被硫酸泡了吧?”
窦警长边关上柜门边说:“我九_九_藏_书_网会让人记录的。”
王大顶说:“还闪进来?你等死啊?服务生一走,你就该找出路嘛,这么大的窗也没栅栏,拉开你就自由啦。就算三楼下不去,你也该想别的策略嘛,躲柜子里能管啥呀?他们每个房间都要搜查。”
王大顶说:“窦警长,您不是在帮我调解纠纷吗?”
窦警长“啪”一声挂掉电话,转身对向石原说:“石原队长,立即限制通讯,集中和平饭店所有住客、闲客,以及工作人员!”
陈佳影说:“警长先生!对不起,我现在心情不好,如果你有什么疑问,我可以给你办公室的电话。”
窦警长不由得冷笑说:“石原队长,你这叫作又当婊子又立牌坊。”
接着,窦警长看见王大顶那件外衣团在一边,便走过去,拎着外衣溜达向衣柜,说:“不知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对二位很感兴趣,和平饭店的招牌对我有些束手束脚,但这并不代表我必须克制自己的好奇心。”
“把衣服换了。”陈佳影把衣服递给文编辑,然后走到低柜边翻开上面的入住手册,取出一份抬头写着“火災の脱出”的饭店结构图看起来。见文编辑开始换衣服,王大顶走到陈佳影身边,疑惑地问:“你想干吗呀?”
门外的白秋成跟便衣A对视了一眼,当即撞开房门,冲了进去。只见沙发上王大顶正手忙脚乱地压制着又打又踢的陈佳影。
白秋成厉声打断说:“回你的房间,别影响我们办案!”
窦警长说:“您的意思是……”
“我们走。”王大顶拽着陈佳影的胳膊就走。
陈佳影恐惧地摇了摇头。
陈佳影想了想,转身就走。
“快跑——”在男子的大喊声中,文编辑夺门而出……
陈佳影挎着拎包,带着文编辑沿消防楼梯匆匆下行。走到二楼拐口,就见警察C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他们慌忙缩回身子。王大顶忽然出现在他们身后,一把捂住她的嘴、抱着她的腰往外拖。王大顶压着声音说:“你们找死啊?你都能想到的出口,他们能不设哨吗?幼稚!”
王大顶顿时明白陈佳影的用意,很配合地喊着说:“哎、哎……再打我就不客气啦!”
文编辑愣愣地看着他说:“你想让我怎么做?”
窦警长说:“内运?”
里间的陈佳影正在整理旅行箱的衣物,从箱子内壁摸出一个有镰刀斧头图案的圆形徽章。她凝视了徽章片刻,拿过一边的拎包,装了进去。
陈佳影说:“人渣。”
陈佳影刚要开口,却被窦警长抬手止住说:“我在问王先生。”
王大顶说:“我太太在职。”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陈佳影抬起脸,眼里泪光闪烁,“我想你可能在这里,就来找你,我知道你是有同情心的人。”
陈佳影看着结构图,说:“他们不够人手,我们就有机会。”
这时,窦警长从电梯里出来,拐进走廊。随即,他听到个男声:“Get out!”一个小个子白人边咆哮着边将警察B推搡出313房门说:“Get out!你找人而已,让我开什么保险柜,那里能藏人吗?”
王大顶说:“蠢货,这片街区楼挨着楼,找个过得去的间距,咱就能上别家的楼顶。”

2

窦警长说:“在职?是做九*九*藏*书*网什么的?”
白秋成说:“王太太,你来四楼做什么?”
说着,几人便到了四楼楼顶出口,却见出口的门上挂着一把大锁。
王大顶说:“废话!你要被逮了,老子在警务局的画像就写实了!”
王大顶说:“离我和里头那姐姐远点儿,自己顾自己,祸福由天。”
窦警长说:“你听得懂!”
“你这个杂碎!”内尔纳恼怒地蹿起身子。
“眼不贼能活到今天吗?你这外貌、气质不是职员就是教书的,有钱在和平饭店开房,不会是一般职员,所以,我猜你应该是公共事务机构的办事人员。”王大顶走到大衣柜边对文编辑说:“下来吧,胖子。”
王大顶躺在地上捂着裆苦着脸,说道:“你只说对了……战术上的那一面……”这时,门铃声响,陈佳影转身去开门,只见警察C站在门外。
王大顶走去开门,只见警察白秋成与便衣A正站在门外。
陈佳影说:“我丢了很重要的东西,必须找回来。”
“王太太!”窦警长转脸打断,“如果我这是在做问询,您接这句话就有串供的嫌疑了。”
陈佳影说:“闭嘴吧!我们得帮他出去。”
他们一走,陈佳影连忙走到窗边,一把打开了窗户,文编辑正扒着窗台挂在窗外墙体和一块广告牌的空隙里。陈佳影伸出一只手把文编辑拉了进来。
这时,陈佳影发现拎包一角有个剐开的破口,她忙往包里一摸,那枚徽章不见了!陈佳影脸色变得煞白。王大顶靠近来说:“怎么啦?”
白秋成与便衣A奔了过去,白秋成蹲身检查女人状况,便衣A掏枪冲进屋里。陈佳影急忙奔到消防箱前,迅速取下一把铁钎,匆匆而去。
陈佳影与王大顶这才消停了下来。
白秋成说:“太太,不要妨碍我们执行警务,家事纠纷,稍后你们自行处理。”
日下步说:“假设持枪男子是那名文姓要犯的同党,我们可否这么怀疑,文姓要犯逃进和平饭店,并非是在围追之下走投无路,很有可能,在和平饭店有他同党。”
陈佳影楚楚可怜地望着他说:“你就成全我好吗?”
男子对文编辑说:“我们都被称作马鲁他,用来做各种实验,伤痛耐受度、滤过性病毒、鼠疫虫疫等活体解剖。关东军防疫班,现在叫防疫部了,防疫?哼,他们是在制造疾疫、传播疾疫,那就是个人间地狱!”
白秋成说:“荒唐!赶紧回你房间,跟王先生一起等候集合通知。”
窦警长说:“王先生,听说你有麻烦?夫妻纠纷?真巧!”
“去楼顶,快!”王大顶低喝一声,转身拽起陈佳影便往楼上跑去。刚上三楼,就听到有人喊:“顶楼出口被撬了!”接着,他们看到白秋成和便衣A正匆匆往上走去。王大顶拉住陈佳影说:“看来我们得回房间。”
陈佳影猛然提膝,顶了一下王大顶的裆部,王大顶顿时捂着裆歪倒在地。陈佳影冷冷地说:“杀人之后还能想着偷枪,说明你逻辑清晰,你跟我回来是因为文编辑逃脱,他们很快就能发现,就会放弃这里去外头搜捕,因此,你很清楚,与其跟着跑,不如回来隐身,丢徽章也好,死个便衣也好,到头来都算到文编辑头上,所以,少跟我来这歪的邪的。”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陈佳影慌忙转对文编辑说:“快九_九_藏_书_网躲起来!”
王大顶说:“我说的话你也信啊?”
王大顶说:“但事儿太巧了,会遭怀疑,我对你可一无所知,禁不住盘问的。”
王大顶看了一眼便衣B身后,没发现有人,心中已经有数了。
这时,边上的电话响起。
王大顶愕然说:“万一运气不好呢?”
窦警长拐进313房间,小个子白人看到他,便说:“这个警长,我是受法国领事馆保护的,你们没有权利搜我的房间!”

白秋成说:“打扰了,例行盘查。”
窦警长说:“这是谁的地界,我心里清楚。”说着,他给警察B使了一个眼色,警察B会意,便将小个子白人推进房里,“砰”地关上了门,紧接着就是一通警棍的抽打声和惨叫声。窦警长似笑非笑地抽了抽嘴角,自语着说:“上楼前有人告诫我要尽量客气,因为这里是和平饭店,象征着外交,但我窦仕骁有个习惯,我在哪儿办案,哪儿就是我的地盘,保险柜的确藏不了人,但让你开你就得开,这叫权力!”
王大顶说:“你威胁我?”
“就打你个不要脸的!”陈佳影拿起旁边的花瓶,“咣啷”砸碎在墙上。
王大顶与陈佳影怏怏地走到衣架边,白秋成和便衣A开始搜查。一会儿,白秋成狐疑地凑近大衣柜,贴耳到柜门边听里面的动静。接着,他一把拉开柜门,柜子里却是空的。王大顶不由得一愣,错愕地看向陈佳影。
窦警长说:“我问的是她在职,还是在家。”
便衣B目光凶狠说:“你们、去哪里了?”
陈佳影说:“他要被抓,你我都没好处。”
文编辑说:“进门后,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你是土匪,假装她丈夫。”
王大顶暗暗叫苦说:“我去!”
陈佳影说:“你可以不走,但最好不要阻碍我们。”
王大顶不由得眉头一挑说:“你的意思是灭口?”
“嘘!”王大顶忽然竖起手指示意噤声。接着,有脚步声传来,王大顶往楼下看,只见警察C正沿着楼梯往上走。王大顶慌忙拉着陈佳影与文编辑顺着楼梯往上走去。陈佳影悄声说:“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外间的王大顶一把握住文编辑的手说:“实不相瞒,我是要把黑瞎子岭带上抗日道路的,所以壮志未酬之刻,我只能用理智来克制住自己跟你一起赌命的强烈欲望。”
陈佳影悄声说:“我主要是想赢得藏人的时间。”
陈佳影说着便朝文编辑走去,问:“你的胶卷呢?”
办公桌边的日下步握着电话说:“你是窦警长?”
陈佳影对文编辑说:“回衣柜去,他们不会搜查两遍,快!”
日下步说:“站前广场那名持枪男子,我们在他随身物品里发现一张字条,上面是串数字,非常巧合,是和平饭店的电话总机号码。”
窦警长蹲在四楼楼梯口,看看铁钎,又看看挂锁,喃喃地说:“跑了,他妈的跑掉了!”这时,石原也上到顶楼,从兜里掏出陈佳影丢失的那枚徽章说:“窦警长,我属下在消防通道发现这个,意味着什么?”
白秋成说:“退到一边!我们现在要搜查房间!”
窦警长说:“是,警佐窦仕骁。”
文编辑怔怔地看了会儿男子,将胶卷揣进西服内兜,他探身想拥抱男子,男子却伸手到他胸前抵住,摇了摇头。文编辑迟疑了片刻,转身准备出门,却在
九九藏书
这时,他被门外三个持枪的日本便衣抵了回来。男子猛地举起一把木椅砸在一名便衣身上,又扑倒了另两名便衣。
王大顶说:“你也知道凶险?是凶险你还想往上扑?”
王大顶冷冷地说:“我不开厂,我做的是贸易,主营丝绸和陶瓷。”
话音刚落,王大顶忽然一掌顶在便衣B的下巴上,就势将他拖转过身从后勒住,“嘎啦”一声拧断了脖子,接着,把他拖进了拐角处,并从便衣B尸体腰间抽出手枪,插进自己后腰。
窦警长来到接待室,石原和脸上与头上都裹着纱布的小个子白人正在接待室里。“法国领事馆刚刚打来电话,要我们做出解释。”石原看了眼小个子白人说,“他叫内尔纳,挨打之后,投诉了我们。”
窦警长搂住王大顶肩膀说:“来,我帮你调解调解。”容不得王大顶答应,窦警长就拥着王大顶进到了里间,见到陈佳影,叫了声:“王太太。”
白秋成说:“王太太,我在问你话呢。”
窦警长说:“马上清点所有住客及所有工作人员,少了谁,谁就是共产党,如果没少,这就说明,共产党还隐迹在和平饭店之内。”
便这时,窦警官从313房间走了出来,白秋成和便衣A迎了过去,低声说起了什么。王大顶刚要关门,窦警长抬手抵住门说:“王先生!”
王大顶说:“你干吗?”
这时,413房门突然打开,一个女人“扑通”倒在门口。
窦警长将套好衣架的外衣挂到挂衣杆上。
陈佳影绝望地闭了下眼睛,边上的王大顶也无奈地摇摇头。
话音未落,陈佳影扑身过来“啪”地扇了王大顶一耳光,“砰”地关上了门。王大顶惊怒地说:“你居然敢打我?!”
王大顶说:“你是奇怪我们为什么住这儿不回家吧?你已经知道了,我们有纠纷,她不想在家里解决这种事儿。”
陈佳影猛地瞪向王大顶说:“我们这些人的荣誉,还有信仰!”
便衣A大吼说:“住手!”
白秋成与便衣A面面相觑,都是一头雾水。
王大顶看向文编辑说:“你什么意思?”
男子从衣兜里掏出盒胶卷递给文编辑说:“这是一名良心尚存的士兵交给我的,是他帮我逃出来的,胶卷里是些活体实验的记录,把它带出‘满洲’,想办法让它曝光,让全世界都知道日本人的罪恶之举!”

3

陈佳影说:“没试过怎么知道?”
文编辑慌忙接话说:“我不会说出去的。”
陈佳影说:“把枪借给我。”
石原说:“窦警长,我需要一份由你签字的述情文件,说明冲突双方只是他和你们中方警察。”
文编辑说:“楼顶能干什么?”
王大顶将梯子架到对面楼后,对陈佳影说:“你先走。”
文编辑说:“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白秋成惊愕地说:“你说什么?”
王大顶与陈佳影顺着楼梯匆匆下行,他们走到二楼楼层拐口处,却见便衣D边抽着烟边拐过楼梯角。他推开消防通道的门,便发现了地上有一枚徽章,他捡起徽章看了看,装进兜里走了。
房内里间的陈佳影和文编辑听到声音,一惊。
王大顶说:“要赌就得赌个赢率大的,唯一会被忽略的出口就是四楼楼顶,因为那根本就不算出口。”
石原说:“日下大佐判断九_九_藏_书_网的对,这里有要犯的同党,而且是共产党!”
男子苦笑了一下说:“我身上都已经溃烂了,还能去哪里?”

6

这时,里间门打开,陈佳影挎着拎包提着一件外衣走了出来。
故事讲完,王大顶对文编辑说:“英雄,咱这算什么缘分啊?”
文编辑愣了愣,从裤裆掏出一卷胶卷盒。
王大顶说:“别跟我闹妖,啥东西比命重要啊?”
这时,警察C惊慌失措走来说:“不好了,窦警长、石原队长,京木殉川死了,就在三楼消防通道边上。”
文编辑说:“我真是走投无路才跑进饭店的,进来我就后悔了,这不等于自陷牢笼吗?也不知道该藏哪儿,正好服务生开门送水果,我就趁其不备闪进来了。”
白秋成被搞蒙了:“王太太,我想你错乱成这样,王先生一定做了很伤人的事,但你冲动到想杀人,还跟警察借枪,是不是太荒唐了点儿?”
窦警长与石原一惊说:“什么?”

4

文编辑将胶卷盒塞进裤裆,又看了眼陈佳影,转身到梯子边探下身子,颤巍巍向前爬行。
窦警长回头看了看陈佳影与王大顶,转身出去。陈佳影关好门,皱着眉头走近王大顶,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做公共事务?”
陈佳影从拎包里取出一本便签簿,撕下一页,接过胶卷盒,打开盖取出胶卷,将便笺纸裹上后又塞回去,并对文编辑说:“你脱身之后去杨柳胡同,酱门酒坊后院墙上钉着路牌,路牌下数第三十四块砖是活动的,把它转开,放进去再合上,过十二小时回去那里,会有人帮你离境。”陈佳影将胶卷盒塞进文编辑手里,“特殊原因,只能帮你到这儿,走吧。”
警察C说:“太太、先生,请你们五分钟之内,去一楼西餐厅集中。”
陈佳影对白秋成说:“把他抓起来!他在外头玩女人!”
陈佳影说:“原来是窦警长,来,请坐。”
陈佳影边走边挣开胳膊说:“这不关你事儿。”
陈佳影拎着铁钎上到楼顶出口,交给王大顶。王大顶撬开锁示意二人上去楼顶,接着轻轻关上门,跟了上去。
王大顶说:“我那都是逢场作戏。”
这时,白秋成与便衣A走到门边说:“先生、太太,打搅了。”
陈佳影说:“我不想回房间,我一见他,就忍不住想杀——”
316房间里,王大顶面对文编辑说道:“大英雄,逃离虎口,把胶卷公之于众,把日军的罪行揭露给全世界,这是何等的壮举?所以,你得赶紧离开这里,完成你的使命。”
他转身领着陈佳影向通道门奔去。刚拐出拐口,迎面便撞见正走过来的便衣B。便衣B用蹩脚的中文说:“你们、没在房间、干什么?”

1

陈佳影说:“找个撬锁工具。”说着,陈佳影蹑手蹑脚地走下楼。她来到411房与413房之间的消防箱处,刚要打开消防箱,白秋成和便衣A正好从电梯间拐了出来,他们警惕地盯视着陈佳影。
陈佳影恼火地皱起脸说:“你还有半点良心可言吗?他带着日军的罪证,他正为此遭受凶险。”
王大顶说:“我一混绿林的,这点判断还没有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