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目录
尾声
上一页下一页
答:后来我就想啊,反正她们的首饰、随身物品、身份证件什么的都已经被我藏在工作室里了,又换了衣服,她们又不是本地人,警察看她们不是被杀死的,肯定也就直接火化了。但是不能让警察知道她们俩有关系,所以不能扔在一个地方。于是我决定让鲍冰冰再和我一起把尸体拖到船上,我要把尸体扔到环城公园去,那个地方也很偏僻,不容易被发现。
答:奇怪的是,杜洲这人可能有毛病,关了那么久,都不去摸罗雪琴一下。我觉得他俩要是干出点什么,我肯定就能好了。后来我又尝试了很久,发现我在偷窥杜洲和罗雪琴一起生活的片段的时候,偶尔还是可以激起能力的。但是我想把罗雪琴和杜洲分开,居然做不到。不管我怎么去打杜洲,他就是让我靠近不了罗雪琴。毕竟我这个小体格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一直也没能把罗雪琴弄出来。然后我就只有找鲍冰冰了,还好,我还是和鲍冰冰成功办成了几次事儿(这里指性关系)。因为空了一个房间嘛,罗雪琴和杜洲又分不开,所以我还想再抓一个来,可一直都没有成功。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你们发现了我的摄像头。我知道自己暴露了,所以临时告诉鲍冰冰和杜洲、罗雪琴,让他们好自为之,我要去山里躲躲。然后就被你们抓住了,我一直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抓到我的。
答:以前不认识,后来我们聊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叫杜洲,是青乡市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家里有个老婆,正怀着孕。(哭)
答:一个叫杜洲的男人,和一个叫罗雪琴的大学生。不过我现在还得感谢他们。
询问人:×××××× 工作单位: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重案大队记录人:陈诗羽 工作单位:龙城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第一勘查组被询问人:罗雪琴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94年7月11日身份证件种类及号码:居民身份证××××××××××××××××××
答:2月28日下午,因为我的入职通知书已经拿到手了,所以回家去给我妈妈报喜。我妈妈这人只喜欢打麻将,又没有收入来源,都是靠我来资助她,因为我爸爸偷偷给我留了一笔钱,所以我们才没有被饿死。可是我回家后,我妈一点也不高兴,就是让我给她一点钱,说她最近手气不顺。我身上只有五百块钱,第二天就要上班了,总要买两件衣服吧?所以我没有给她,她就对我发脾气。本来很高兴的事情,她这样一闹,我一点心情都没了。然后我就骑着我的助力车离开家准备回宿舍。经过我家附近的一条小巷子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男人满头、满脸是血地躺在地上,旁边站着另一个男人,不知道在做什么。
以上笔录我看过,和我说的相符。
——奥斯卡·王尔德
问:你必须如实交代!
答:我回家想了很久,终于研究出一套完善的办法。就是自己制作针孔摄像机,电源连接到电视上,只要房间一通电,就自动开机摄录。视频信号实时通过酒店的Wi-Fi进行传输,传输到我伪造的一张SIM卡上。我在数十公里之外,一样可以接收到。这样我就等于实时对酒店房间进行监控和录像了。在此之前,我早就已经开始弄我的工作室了。因为我要摆脱那个疯女人。在去酒店应聘之前,我的工作室已经初具规模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水、电、网、电脑俱全。
问:其实有个叫苏小岭的男孩一直在找你。你接着说经过吧。
答:没睡好,觉得很内疚。但是现在情绪平静了,可以接受询问。
答:怎么就是我杀了她?我说得还不清楚吗?她是自己摔倒跌伤了以后死的。不是我杀的!
问:你是想抵赖吗?说说塌陷区的那栋废弃房子吧。
龙番市“指环专案”被害人鲍冰冰自被我支队解救以来,精神状态恍惚,不具备接受询问的条件。在我支队和其家属多次沟通、了解后得知,鲍冰冰目前正在接受家人、心理医生的联合心理治疗。考虑到鲍冰冰系本案被害人及重要证人,故拟等待其精神状态恢复后,在其家属的陪同下对其进行询问。
问:接着说。
问:然后你就得逞了?真的抓人回来了?
问:水、电、网的管线,都是你自己盗接的吗?
答:(大概哭了十分钟)然后我就问他为什么会受伤。杜洲说,他被丁立响骑着的电动三轮车给撞了,三轮车倾斜的时候,掉下来一块砖头。因为砖头是压毯子的,所以毯子的一角掀开了。杜洲说,他看见三轮车里是一具女性尸体!所以杜洲就想赶紧离开,然后报案。没想到就被丁立响用砖头袭击了,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答:(指出丁立响的照片)就是他。
答:那个疯婆娘?她配吗?
问:那是你的房间。
问:你就只是安装了针孔摄像机吗?
答:没家庭。
答:三个多月前吧,应该是元旦前后。装好吧台摄像头之后,我就在工作室看到了一对男女登记入住。一看就是去偷情的,鬼鬼祟祟的。要命的是,这酒店不按你们警察的要求,两个人的身份都做登记。他们只登记了男人的信息。妈蛋,我要男人的信息做什么?这我就愁啊。他们开完房就出去了,我估计晚上才会去办事儿(这里指发生男女关系)。然后我也回家了。晚上我就着急啊,必须得出去寻找我的希望啊。所以我就试了试打开手铐。没想到那手铐居然那么容易就打开了。于是我就逃了出去。果真,视频里那真是春光乍现啊,看得我完全可以重振雄风了。所以我决定,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视频里那个年轻、高贵、美丽的女孩给请回来。第二天,我把工作室楼上的三间房打扫了一间出来,然后购置了生活的必需品,装了热水器可以洗澡。你看我多体贴!连女性的睡衣我都想到了,做了两套。
答:杜洲非常绅士,不仅没有对我做什么,而且时刻保护着我。开始的时候,丁立响什么也没有做,还送来两套女式的布衣服,没有品牌的那种,好像是裁缝做的。他说女人要换换衣服保持干净,男人就不需要了。丁立响每天还送来饭菜,虽然很难吃,但能勉强吃饱。因为那个房间没有窗户,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房间里很潮湿,很难受。杜洲让我睡床,他就垫了一块被褥睡在地上。一周后,他全身都酸痛难受。我让他和我一起睡床上挤一挤,他一开始不愿意九九藏书,后来实在是无法坚持睡在地上,就同意了。但是他很规矩,尽可能和我保持距离。但是就在他睡上床后不久,丁立响就开门进来,说要让我出去一下。我当时想到鲍冰冰姐姐和我说的话,特别害怕。杜洲这时候就上来阻拦。然后他们就开始打架。因为杜洲有伤,而且在地上睡得全身没有力气,丁立响还有棍子,所以杜洲就被打伤了。不过他被打伤后还是不屈服,硬是没让丁立响把我带走。然后丁立响就走了。后来他又来过两次,都被杜洲挡住了。不过,杜洲因此挨了好几顿打,浑身都是伤。
讯问人:×××××× 工作单位: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重案大队记录人:陈诗羽 工作单位:龙城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第一勘查组被讯问人:丁立响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85年11月5日身份证件种类及号码:居民身份证××××××××××××××××××
答:木西西里大酒店。你们想啊,住得起这家酒店的,肯定都是有钱的人。而有钱的人,尤其是本地的人,不回家住酒店做什么?那肯定是有猫腻啊。既然有猫腻,就有我发挥的空间啊。即便偷窥被抓住了也不要紧。那些偷情的人理亏,也不会报警。于是,我去那家酒店应聘了。我这个技术,去当个什么网管,那就是杀鸡用牛刀。
答:就在丁立响再次回来之前,杜洲就醒了。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他了。当时我很内疚,也很害怕。因为杜洲是被我骑着车拉过来的,他肯定会很恨我。可是没想到,他一点也没有怪我,还安慰我,说有他在,我们不会有事的。然后他就给我介绍了他的工作、他的家庭,他说他一定要出去,他还没能看到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样呢。(哭)
特此说明。
答:后来几天,天天晚上我都是可以的,鲍冰冰也真是有求必应、温柔体贴。这时候我觉得我的病已经治好了,但我还是舍不得把鲍冰冰放回去。不管怎么说,她比家里的肥猪要好看一万倍吧。这时候,我在视频里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欧阳悦悦。
问:那左怜又是怎么死的?
答:别急啊,我这慢慢说着呢。最后没有办法,我在受到杜洲、罗雪琴刺激出反应以后,就想着去找左怜。巧得很,我一开门,刚好看见她在洗澡。这连脱衣服都省去了。可是这个女老板也刚烈得很,各种挣扎,结果一不小心摔倒了,后脑勺直接摔在了地板上,头上砸了一个口子,当场就在那里吐白沫、抽搐。
现住址:龙番市世纪小区3栋601室 联系方式:×××××××××××
答:第二天,我再次偷窥那个叫作鲍冰冰的女孩洗澡的时候,重振雄风了,就上楼去,向她提出性要求。没想到这个大学生真是好说话,她说只要不杀她,做什么都行。现在想想,那真是销魂的一夜啊。你知道吗,一个男人不行了快一年,突然享受一次,那滋味……
问:你千算万算,算不到鲍冰冰把杜洲的一枚戒指塞进了左怜尸体的嘴里。这也是我们关键的并案证据。正因为杜洲的戒指和左怜的关系、杜洲和罗雪琴的关系、罗雪琴和她助力车的关系,才让我们最终找到你的工作室、找到你。
问:你以上说的属实吗?

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鉴定结论通知书

问:法律一定会公正判决的。另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问:所以是你杀了她。
现住址:龙番市银河路3号龙番科技大学7号宿舍楼3楼 联系方式:×××××××××××
答:看了医生啊。可是医生说什么,我外伤不严重,主要是心理问题,让我接受心理咨询。我去。什么医生啊这是,明明就是被踹的。后来,我也就没有接着看了。那个疯女人这方面兴趣也不大,只要有的吃就行了。不然,怎么会有那么一身肥肉。
问:什么不行了?说清楚点。
问:然后你就把尸体抛了?
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以上笔录我看过,和我说的相符。
问:别打岔,说经过。
问:接着说。
问:我们是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民警,现在依法对你进行讯问。这是我们的警官证以及犯罪嫌疑人权利和义务告知书,你看完后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
问:杜洲是什么时候醒的?
问:请接着说。
答:你们不都说了吗?都死了。不对啊,不应该都死啊。我留了吃的,而且不也就走了两天吗?饿不死吧?不过欧阳悦悦和左怜确实是死了。
户籍所在地:龙番市银河路3号龙番科技大学问:我们是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民警,现在依法对你进行询问。这是我们的警官证以及被害人权利和义务告知书,你看完后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
问:别废话!从你作案前开始交代。
答:我希望一定要判丁立响死刑。
答:都死了?不会吧!我才离开两天,他们就撑不住了?果然少了我,他们就活不下去啊。(笑)这事儿可不能算在我头上,怪你们搜了酒店,我不走不行啊。
问:罪名成不成立,上了法庭再说吧。关于你实施电信诈骗的行为,另案侦查。你现在还有什么需要说明的吗?
答:因为杜洲在丁立响来收缴我们的物品的时候,偷偷地把戒指藏在嘴里了。他说那是他的结婚戒指,说什么他为了爱情做了最不该做的事情,伤害了最不该伤害的人。所以这枚结婚戒指无论如何不能被丁立响抢走。
你是我的敌人:一个从未有人有过的敌人。我把我自己的生活交给你,以满足你那种人的感情中最低级、最卑鄙的感情:恨、虚荣心和贪婪,而你却毫不顾惜地浪费掉我的生活。
问:你认识欧阳悦悦?
问:我们在问左怜是怎么死的。
答:我的工作室必须是保密的。那是我赚钱的地方。连那个疯女人我都不能让她知道!所以我白天一般都是坐公交或者地铁,到没有城市监控的地方,然后转坐“蹦蹦”(郊区拉客营运的三轮车)到老工业园区附近。然后我的电动三轮车会停在那里,骑车到了塌陷区附近,坐船到工作室。
答:警察同志,不要说那么难听嘛。什么叫作案?我是解救他们于水火。好好好,别瞪我,我胆小,我说。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和姓陶的那个疯女人结婚,不过就是为了有一个能住的地方。当时我藏书网太落魄了。电脑都坏了,也买不起新的。对我来说,没电脑就没法赚钱啊,所以只好和她结婚了,毕竟她有个能住的地方,毕竟她能资助我买一台新电脑。这个疯女人一直以为我赚不到什么钱,对我简直就是恶劣得没法说啊。两句话不对,巴掌就上来了,顶上一句嘴,一脚就踹过来了。其实她不知道,我自己偷偷存了不少钱,我总得为以后考虑吧?这女人占有欲还很强,没事看看邻居美女,她都要打我。你说看美女不是男人的本性吗?这个疯女人。
问:他是个英雄,我们深表哀悼,也请你节哀。后来的这两天,鲍冰冰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答:反正后来她很喜欢她的房间。但是她一开始确实是挺害怕的,一直在那里哭,还喊饿。没办法,我的工作室没有开伙,我就只好回家取食物。可是一回家,我就又被姓陶的那个疯女人给打了一顿。晚上又把我铐了起来。我知道,要继续治疗我的病,就只有先稳住这个疯女人,不然她要是去报警什么的,就坏了我的好事。所以当天晚上,我又打开了手铐,逃了出去。那个疯女人就是一头肥猪,完全不会醒来。回到工作室给她送了食物以后,我清理了一下她的随身物品。一个丫头片子,随身带了一万多块现金。那些首饰什么的,看起来也很值钱。她就是我寻找的气质高贵的美女啊!想到这儿我就特别兴奋。因为晚上我给她送了吃的和换洗衣服,她还是蛮感激我的。我让她去洗澡,她就去洗澡了。我去,这种偷窥简直太过瘾了。第二天,我拿着她的手表和首饰回家,给了那个疯女人。那个疯女人简直就像是白痴一样,抱着手表和首饰不撒手。我说,只要她别再干涉我的工作,别再铐住我,以后经常会有好东西给她。那个疯女人把头点得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从此以后,我就有自由了。
答:属实。
答:杜洲有戒指?这可能是我的疏忽吧。不过你们找到我也没关系,我没杀人,也没强奸啊。
问:你费这么大劲,就是为了逃避警方的追踪吗?当时就预谋犯罪了吗?
问:你是怎么把她抓回来的。
答:没有。开始没有逃跑,也跑不掉啊。疯女人和肥猪一样,拖都拖不动。不过,这样就导致我没法偷窥了。所以我就想啊,怎么才能保持一个总是能偷窥到的状态呢?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如果抓一个美女回来,关在我工作室楼上的小屋子里,岂不是想什么时候偷窥,就什么时候偷窥?但怎么才能抓到呢?然后,我就想到了之前说的猫腻。既然有猫腻,别人敲诈钱,而我只要人。要敲诈,首先得知道每个房间的住客信息,才能联系上。于是我就想设计一个黑客程序植入前台电脑。不过,据我所知,他们酒店是经常会重装系统的。使用的住宿登记系统防火墙也很厉害。与其想办法设计一套使用不久就会被格式化的黑客程序,不如想办法组装一个更小、更精密的摄像头直接放到前台去。可是,这个技术确实很难,没有专业的仪器,我造不出来。所以,我就想到了微商。微商真的是啥都有的卖,我用伪造的SIM卡申请了微信号,购买了摄像头,然后利用总台需要重装系统的时机,把摄像头装在了前台的灯罩里。天衣无缝啊。
问:你昨晚休息得还可以吗?现在的情绪平静了吗?可以接受询问吗?
问:你被解救时,和你同室的男人,你认识吗?
问:然后你也性侵了她。
答:我真的没有怎么样她!你看我这小体格,也不是霸王硬上弓的料子啊。碰上个性格刚烈的,我也没办法。所以,我准备再抓一个回来,看看能不能重新治好我的病,反正我的楼上有三个房间嘛。于是我就费尽心思找啊。
问:那也叫漂漂亮亮?那是牢笼好吧!窗子都没有!说说你为什么要关他们,他们又是怎么死的?

龙番市公安局询问笔录

答:去干那个活儿只是我去装探头的一个幌子,不然开房间装探头容易被你们发现。他们酒店的网络工程师很多,因为每次给的钱少,所以换得很频繁。我觉得这样不会被发现。
答:就是没有性功能了。你说,一个男人,不行了,奇耻大辱啊!
问:你把她也抓回来了?
问:你稳定一下情绪再说。

龙番市公安局讯问笔录

“要不,咱们俩,凑一起包个红包?”坐在后排的陈诗羽假装很洒脱的模样,问林涛。
时间:2014年4月13日8:00至4月13日10:00
答:是啊,找了个菜市场旁边的裁缝做的。做的衣服舒服嘛。这女孩马上就归我养着了,我得让她舒服啊。
问:胁迫情况下,即便是服从,也是强奸。
答:就这样将就着过了两年。有一次,她一脚就踹我命根子上了。后来我发现,我不行了。
问:杜洲是昏迷状态,你是怎么骑车带着他的?
答:没了。
答:仅仅是法定。我要是真的去杀人,第一个杀她。
地点: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办案中心
问:现在我们告知你,你涉嫌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罪、强奸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等诸多罪名,被我局依法刑事拘留。你可认罪?
答:她好像一直处于很恍惚的状态,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如果是我,被逼着去搬尸体,一定会疯的。
答:我不认罪。我刚才说了,我没杀人,没强奸。我就是偷窥一下。
问:你杀了她们?
答:欧阳悦悦死了以后,我一直很后怕,那方面就更不行了。但是我在监控里看到杜洲一直照顾那个罗雪琴,在罗雪琴洗澡的时候,还故意背过身子不看。哎哟,那种互帮互助的感情,倒是有意思得很。后来我就发现,在我偷窥他们互动的时候,即便他们之间的关系很纯洁,我还是有了一些反应。这就是我刚才说我还得感谢罗雪琴的原因,她又治好了我的病。有一次,我有反应的时候,就想冲进去拉罗雪琴出来,可是杜洲拼死护着她。妈的,这样一弄,我的反应又消失了。于是我气不过,就拿棍子进去打了杜洲一顿。可是即便把他打得满地爬,他还是阻拦着我拉罗雪琴出来。没办法,我就只好继续偷窥,等有反应的时候,去找鲍冰冰。可是也许是厌倦了吧,看到鲍冰冰的时候,反应就消失了。
答:没父母。
“再和你说一遍,别说我这是破手机!它是我最有意义的东西!”九*九*藏*书*网韩亮说,“你有必要吗?买这么多东西?等再过两个月,你亲儿子出来的时候,岂不是得把人家超市给搬到医院里来?”
答:我的助力车是一辆粉红色的弯把女式燃油助力车,前几天刚刚加了油。我的车坐垫下面的储物盒里,有一些我应聘的公司提供的纱布样品,还有我自己做的中药香囊。主要是檀香、丁香、薄荷等几味中药。
问:这两个男人分别是谁?
问:接着说。你逃出来了以后,是怎么到工作室的?
问:你从事什么工作?
问:别废话,说经过。
问:你认识侵害你的人吗?
2014年4月15日
问:介绍一下你的家人。
答:别乱说啊警察哥哥!我不会杀人的!我要杀人,肯定先杀那头肥猪啊!欧阳悦悦是病死的。
问:请接着说经过。
答:有一天,我突然听见鲍冰冰在门口尖叫,就去铁门上的小窗看。杜洲把鲍冰冰喊到门口问怎么回事。鲍冰冰姐姐过来说,我们隔壁的房间,其实还关着另外一个姐姐,不爱说话。刚才,丁立响想进去强暴那个姐姐,那个姐姐激烈反抗,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满地都是血。那个姐姐好像是死了。我当时吓坏了,觉得自己也快要死了。不过杜洲好像很镇定。因为以前的时候,鲍冰冰姐姐和我们说过,这里病死过一个姐姐,丁立响让她帮忙把尸体运走了。所以,杜洲认为丁立响还是会让鲍冰冰帮忙运尸体。杜洲拿出一个戒指,让鲍冰冰趁丁立响不注意的时候,把戒指塞到死了的那个姐姐的嘴里。杜洲说,现在即便警察在找这些失踪的人,也不会有任何线索,一旦有了这枚戒指,说不定可以给警察一些线索。我觉得杜洲特别聪明,也盼望警察能早日找到我们。虽然我知道希望很渺茫,因为那个地方真的很隐蔽。
答:愿意。
问: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答:然后我就骗她,说这个人是我堂兄,一直有病,但是没大问题。现在血止住了,送医院要花钱,没必要。只要她能帮忙把我堂兄送到家门口,我们全家都感谢她。这女大学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我借口说自己的三轮车里拉了货,没法带人,所以得请她用她的助力车帮忙拉一下人。于是这个女大学生骑着她的助力车,载着昏迷的杜洲,跟着我的三轮车,绕开了所有监控,开到了塌陷区。等女大学生反应过来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很容易就把她和杜洲一起弄到了工作室里。正好欧阳悦悦死了,腾出来一个房间,给他俩用。锁好他们,我让鲍冰冰帮我看管好他们,自己重新又去扔了欧阳悦悦的尸体。扔完以后,又把罗雪琴的助力车骑到附近的垃圾场里藏起来,再走回塌陷区,这一番折腾,给我累坏了。不过,也算是完美补漏了。
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从事电信诈骗?
答:我的父亲因车祸去世了,家里还有个母亲,叫薛景靓,今年44岁,无业。
答:当时我用纱布给杜洲的头上止血,因为是止血纱布,所以效果还不错,但是杜洲还是没有醒过来。我就问丁立响是怎么回事。丁立响说,他和杜洲是亲戚,他们俩用三轮车运货,结果杜洲不小心从三轮车上摔下来了,就摔伤了。我说,那赶紧送杜洲去医院啊。丁立响就说,他没有带钱,杜洲的爸爸也是老中医,所以还是把杜洲送回家比较好。因为我身上也没有多少钱,所以就同意了,准备离开。结果丁立响说他的三轮车里有货物,不能压,所以没法送他,希望我能骑着我的助力车,跟着他的三轮车帮忙把杜洲送回家。我想了想,既然做好事就做到底,这是积德行善嘛,所以就同意了。
答:为了养这几个人,我还特地弄了许多家具、浴具、电视什么的。每天都给他们送饭。特地把三楼弄得漂漂亮亮的。
问:这里有九张照片,你能认出谁是侵害你的人吗?
答:哦,那房子是我自己改造的,拉了水电,装了电脑。那只是我的工作室,我平时工作的地方。你们不觉得挺不错的吗?
答:以前不认识。后来是同样被他关着的一个叫作鲍冰冰的姐姐和我们说,他叫丁立响,是个电脑专家,也是个变态。
问:接着说。
问:谁看到了?
答:是的。不过也就是抓回来了而已。在被欧阳悦悦拒绝了一次以后,我就真的又不行了,即便是左怜真的很迷人,也还是不行。所以我也就一直把她关着。我找鲍冰冰尝试了很多次,都不行。于是我也就只能通过对她们三个人的偷窥,继续刺激自己。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十几二十天吧。
问:你们被非法拘禁的这一个半月里,发生了什么?
问:为什么又是鲍冰冰?
问:请接着说。
问:请接着说。
问:说关键问题。
问:然后你是怎么做的?
问:你弄这个房子就是为了工作?
答:不然还能找谁?鲍冰冰基本是很乖的,我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平时我也不锁着她,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只要她上不了船,就跑不出我的工作室。不过这次我喊她的时候,发现她扒在杜洲他们房间的门口,通过门上的小窗在说话。这时候我就有点紧张了。如果她被杜洲策反了的话,可就不好了。所以我让她和我一起把尸体放到船上以后,也把她锁了起来,安全起见嘛。
局领导:
问:你说的应该是三楼,因为一楼是被淹没在水面以下。

关于延期询问被害人鲍冰冰的情况说明

答:开始的半个月是没有。目标倒是有,但是,要么就是人家不理我的微信,要么就是带着帮手来约见的地点。所以我都放弃了,也把她们的视频都删除了。直到有一个叫左怜的女子出现在我的监控里,而且一个人来赴约。我记得好像是春节那天。你看我这日子过的,和那个肥猪在一起以后,春节都没好好过过。
我支队于4月14日,邀请省公安厅法医科专家会同我支队法医共同对杜洲尸体进行了死因鉴定,鉴定结论为:死者杜洲系因被反复殴打,引起挤压综合征,导致肾衰竭而死亡;饥饿、寒冷加速其死亡过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六条之规定,如若你对该鉴定结论有异议,可以书面提出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的申请。
罗雪琴
问:你愿意出庭指认犯罪嫌疑人吗?
问:你注意九_九_藏_书_网到丁立响三轮车里装着什么货物了吗?
问:老婆呢?你不是有老婆吗?
问:你们是什么时候、怎么被抓进那个塌陷区的?
答:谁知道你们警察还管这个啊。我当时气得就想把这个疯女人给杀了。不过我不敢。你看,我根本就是个不敢杀人的人,你们把我铐得好难受啊。
答:虽然她不能算什么大明星,但是还是挺有名气的吧?我一直就挺喜欢这个演员的。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出现在了我的监控视野里。虽然没有带男人来,但是她自慰了啊!那整个过程,简直不忍直视啊。我知道,一个演员最注重的是公众形象,而且我可以直接看到她的开房信息。于是,我用同样的办法,约见了她。她也是一个人就来了,轻轻松松被我弄了进来。
问:插一句,你平时用什么交通工具?
丁立响
“你有完没完?还在玩你的破手机!你究竟有什么秘密,准备什么时候才告诉我们?”大宝说,“不告诉我们就算了,现在我干儿子就要出来了,你就不能帮忙多拎几袋东西?我这只手都拿不下了!”
问:你遭受家暴怎么不报警?
地点: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办案中心
答:我那里没法开伙,在外面买的话太招摇了,会被发现。所以我还是坚持每天回家做饭,然后给我养活的女人们吃。这也表现出我的体贴。
问:不要贫嘴,接着说。
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问:你为什么不住在工作室算了?
答:看完了。我会如实回答你们的问题。
答:因为我是医学生,老师说了,医者仁心,所以我不能袖手旁观。我就停下了车,过去看杜洲的情况。当时他头部有一个不短的挫裂创,还有活动性出血,但不严重。可能是因为有脑震荡,所以当时意识不清楚。我就从我的助力车里拿出一块纱布。
答:好像是这样的。然后丁立响就把门从外面锁上了。铁门上有一扇小窗,我就透过窗户往外看,也想弄开铁门。外面有个很漂亮,但是穿着很邋遢的姐姐,她先是往楼下看了一会儿,然后告诉我,让我不要白费力气。因为即便从房间里逃出去,也不可能回到岸上的。然后我就问她,丁立响究竟想做什么。她就和我说丁立响就是个变态,然后说,他专门关女人,还能做什么?听完了以后,我就特别害怕。好在杜洲也被他关起来了,说明杜洲不是他的同伙。
答:是啊。不然还能怎样?我倒是想扔在塌陷区的水里,但是尸体不是会浮上来的吗?那我岂不是自己暴露自己?自己吓唬自己?所以就抛远一点好了。不过那一天我真是倒霉透顶。欧阳悦悦好歹是个女明星,女明星什么味道我一次没尝到就死了,太可惜了。更倒霉的是,抛尸的过程中,还被人看到了。
答:看完了。我会如实回答你们的问题。
问:你以上说的属实吗?
答:这事儿就复杂了。其实最开始我只是想通过偷窥来恢复自己的能力(这里指性能力)。可是吧,就在我装好摄像机的那个晚上,我准备偷偷去工作室看的时候,居然又被那个疯女人发现了。这个疯女人不信我是去工作室工作,她非要说我是去厕所偷窥。妈的,我那时候还需要去厕所偷窥吗?于是那个疯女人又打了我一顿,甚至第二天晚上还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副手铐,把我和她铐在了一起。你们不知道啊,我的电脑硬盘有限,不可能所有的视频都录像保存,所以我晚上必须在工作室啊,看到有价值的视频,才能手动开始录像保存嘛。人家都是晚上开房,我晚上被铐住了,那岂不是白费这么大劲?
问:所以你逃跑了?
答:不知道。偷窥也犯罪吗?我又没杀人,没强奸。
问:插一句,你的电子技术是怎么学的。你的资料里显示你没有上过大学。
“真是活该单身。”我拉好手刹,跳下了车,向产科大门走去。
答:所以那几天,我就在研制我的装备。酒店聘用我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八个房间的电脑重装系统。那都是商务大床房,绝对是我的目标啊。所以我就利用重装电脑系统的时间,给每个房间的电视机音箱里装上了针孔摄像机。回到工作室一看,我去,效果比我想象中还好。怎么说呢,在这个方面,我是个天才。
答:我先是把他们做爱的视频放到一个境外网站上,加了密。然后用自己之前申请的微信号,联系了开房的那个男人。威胁他,要他告诉我女孩的联系方式。我的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约炮的男人,居然不假思索就告诉了我女孩的微信号。这个背信弃义的东西,怎么就有福消受那么好的女孩。然后我就联系了那个女的,找了个公用电话告诉她境外网站的网址和解密密码。这女的还是年轻啊,很快就联系我,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不要钱,见面细谈。然后就约她在一个你们警察绝对不可能追踪到的地方见面。那个地方我熟悉啊,很好藏身。没想到这个女孩真是糊涂胆大,真的就出现了。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请到了我的工作室里,锁在了她的房间里。
问:这枚戒指确实给了我们线索。但是你们的随身物品不是全部被丁立响收缴了吗?为什么杜洲还有一枚戒指?
问:(略松解手铐)接着说。你没有就医吗?
户籍所在地:龙番市世纪小区3栋601室
答:没有。好像听到过她的声音,但是没有见到她长什么样子。
问:你知道你涉嫌触犯了哪条刑律吗?
林涛惊讶地说:“为什么要凑一起!我包得比你多!”
答:我就骑车载着杜洲,跟着丁立响,一路往西北方向骑。每次我问丁立响,他都说快到了快到了。后来我觉得不太对劲了,因为路两边都是没人住的房子了,路也越来越窄、越来越破。而且天也要黑了。我开始害怕了,就告诉丁立响,我不能再送了。丁立响就指着前面的一片水面说,那里就是他们的家。不过,现在我也必须跟着他们回家了,不然就把我扔到水里去淹死。我当时害怕极了,就拼命地叫喊,可是丁立响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周围根本就没有人。我也想和他搏斗,可是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然后他就把我弄上了一条小船,带着杜洲划到了中间的一个房子里。这时候我就知道完了。这样一个地方,警察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而且,我失踪了,也不会有人来找我。(沉默)
答:我没犯什么滔天大罪吧?不过就http://www•99lib•net是骗一点钱而已,不过就是偷窥一下女人吧?当然,我知道骗钱你们也抓,所以确实是为了防止被你们抓住。但是说什么预谋犯罪,我不承认。
问:你见到过那个摔死的姐姐吗?
答:还养了几个人而已。
问:请接着说。
问:好的。你的基本情况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请介绍一下你的家庭情况。
龙鉴通[2014]0781号
答:那天下午我还在工作室里看她们。毕竟她们身上有很多钱,而且有很多值钱的东西。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需要工作了嘛。所以我就一直在看她们来刺激自己。结果发现欧阳悦悦在那里抽搐,我就赶紧喊了鲍冰冰一起救她。欧阳悦悦就在那里一直喘,上不来气,我们怎么掐人中,怎么给她顺气都不行。后来她的嘴唇都变成青紫色的了,我们也只能干瞪眼。你知道的,我工作室那个地方,送医院都来不及啊。所以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了。死了就死了吧,鲍冰冰那个丫头像是疯了一样,让我别杀她。真是奇怪,欧阳悦悦也不是我杀的好不好!没有办法,我就只好让鲍冰冰帮我一起把欧阳悦悦的尸体运到了船上。我自己开船到岸边,用电动三轮车拖着尸体准备去神仙山扔掉。那个山我知道的,其实还是很偏僻的。
时间:4月13日3:00至4月13日7:00
答:没有。怎么就是性侵了?我说过我没杀过人、没强奸过人。鲍冰冰也是自己乐意的好吗?
问:这个问题以后再细说。据我们所知,你还在宾馆做外聘的网络工程师?
问:“养”了几个人?详细说说吧。
答:就这样过了大半年吧,有一次晚上我回家,突然看见隔壁美女在洗澡,窗帘没有拉严实。我就扒在窗口看了一下,突然发现我自己居然有反应了。当时我那个兴奋啊,想回家试试来着,结果那疯女人居然看见我在偷窥,回家就把我打一顿。被打一顿还干个屁啊。后来我自己又试了试,还是不行。后来的一个月,我没事就会去偷看一下隔壁的美女。我发现啊,有的时候真的会有反应。为什么那么多人去偷窥,原来偷窥真的是可以刺激性欲的。我发现了新大陆,觉得自己真的有可能重振雄风了(是指恢复性能力)。
问:你接着说。
问:具体说说。
答:上大学?上大学能学到黑客技术?能会组装电子元件?我都是自学的,我有天赋。从小学的时候,就对这方面很有研究了。
答:没有了。反正我不认罪。
问:你接着说。
问:你父母呢?
问:她不是你的法定妻子吗?
问:说说你的助力车是什么样子的。
答:我们进了那栋房子之后,就被关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2014年4月21日
答:我不用工作,我的网络技术可以让我衣食无忧。
问:接着说。
答:属实。
答:别说那么难听,被骗的都是蠢货。他们都是心甘情愿地把钱给我的。
曲小蓉:
问:做的衣服?
答:躺着的那个受伤的男人是杜洲,站着的就是丁立响。
问:哪家酒店,说清楚。
答:是被一个深红色的毯子盖着的,四周还有砖头压着,看不清里面装了什么。后来听杜洲说,车里装的是一具尸体,丁立响是个杀人犯。
答:当时我骑车准备抛尸的时候,撞到一个男人,车差一点侧翻。盖尸体的毯子掀了一个角。那个男人显然是看见了车斗里的尸体,所以急忙要走。我去,这哪儿行?怎么也不能让这孙子跑了啊。所以我就尾随过去,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拿砖头砸了他一下。你别看他高高大大的,一下就砸晕了,流了不少血。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你们知道的,我不杀人,但也不能放跑他啊。正思考着呢,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大学生骑着个助力车经过巷子。你说我倒霉不倒霉,被一个人看到还不够,还得再来一个。这大学生看见杜洲满脸血,就停车从车里拿出纱布,给他止血,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说是他自己摔倒了,摔伤了。她就问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去了医院我还能有什么好吗?而且这个女大学生也长得挺好看的,就是那种纯洁的美。
问:她们现在人呢?
答:我说警察哥哥,你们说话怎么就那么难听?什么叫盗接的?我不过是借用而已。
答:可是,白天还是看不到人家开房啊。所以,我至少得逃出来一天晚上,弄到一个人的信息,好把她约出来、控制住才行。
答:他当时是一种意识不清楚的状态,但是可以直立坐在我的车后座,上半身靠着我。
答:胡说,反正我没有强奸。欧阳悦悦进来以后,我也向她提出过要求,结果她不仅不同意还摔了电视机。这一闹不要紧,我本来差不多治好的病,又犯了。连鲍冰冰帮我,我也不行了。
问:又找到了新的目标?
答:后来,丁立响又来找我,说隔壁空了一间房,让我搬过去,不用再挤了。别说那个房间死过人,即便是没有死过人,我也不会过去,我知道丁立响在想什么。杜洲也一直保护着我,直到他遍体鳞伤,甚至都快站不起来了。我特别心痛。我有的时候在想,为了不让他再挨打,我已经准备去献身了。可是杜洲和我说,他已经挨了这么多打,如果最后还是没能保住我,他就白挨打了。我觉得有道理。杜洲如果被打死了,我也准备自杀。后来一小段时间,丁立响没有来过,但是杜洲不知道怎么了,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有一天,丁立响又来了,我知道杜洲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已经准备好自尽了。可是丁立响却说,警察发现他了,他要到山里躲躲,让我们好自为之。然后给我们留了一点食物。后来大概两天的时间,我想让杜洲吃一点东西恢复身体,我知道警察一定能找到我们的,只要我们能坚持足够长的时间。可是杜洲完全不吃,他说省给我和鲍冰冰吃。他说这里这么偏僻,警察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根本就找不到,让我们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后来,在你们找到我们的时候,杜洲就走了。(哭)
答:后来我就想啊,总是这样偷窥一个人,没什么意思。所以我就去公用厕所啊什么的偷窥。但发现效果不行,因为必须是美女,最好是那种气质高贵的美女,才能刺激我。可是,我到哪里去偷窥到气质高贵的美女呢?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家五星级酒店在招外聘网络工程师。虽然薪酬很低,但是可以做一些手脚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