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目录
尾声
上一页下一页
短短的一段话,却让他脸色大变。
“能控制烈马的并不是缰绳,而是马儿心中的方向。”
二○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初稿于北京四惠东
罗飞接过信笺。信封上有九九藏书自己的名字,却没有寄信者的落款。
二○一六年二月十四日润稿于扬州99lib•net
99lib•net
8102号学员,你该还记得我吧?
99lib•net
该来的终究会来。
(完)
十月二十一日,晚上七点十七分。
值得庆幸的是,此刻罗飞已经有勇气去战胜心底的恐惧。
九九藏书网
罗飞把信封撕开,里面只有一页纸。
下班经过警局大门的时候,罗飞被传达室的王师傅叫住了:“有你一封信。”
催眠师的话语犹在他耳边回响: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