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蝴蝶夫人
目录
第二十二章 蝴蝶夫人
上一页下一页
身后突然传来“叮”的一声。他回过头,看见陈晓已经坐在自己的床上,正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查看一下之后,表情淡漠地把手机甩在床上。
“立刻吧。从年龄小的开始查。”杜成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岳筱慧,“你比老纪还积极啊。”
半晌,纪乾坤终于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看其余三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转向纪乾坤:“这两个孩子都挺能干的。”
回程的公交车上,岳筱慧很少开口,只是反复端详着这两个香水瓶,又在两个手腕上分别搽了两种香水。快到养老院的时候,她突然亮出两只手,让魏炯再闻一次。魏炯鼻腔内的香气早就一扫而空,这次再试,真的辨别出两款香水的相似味道。
“男朋友?”
神秘。忧郁。好像一个站在海边,身披轻纱的年轻女子。
“他还要在北京工作多久?”
“嗯,许明良生前的人际关系比较简单。”杜成也转向小木桌,“我对这个名单筛选了一下,有两个已经亡故,都是因为年龄,自然死亡。案发时他们都是接近六十岁的人了,基本可以排除。”
林国栋连称好的。陈晓笑笑,转身向客厅走去,穿好外套后,她向林国栋告辞。
“你们俩别耽误上课。”纪乾坤插嘴道,“那我就太过意不去了。”
“嗅觉很灵敏嘛。”岳筱慧又笑,转身对导购小姐说,“替我包起来吧。”
“是啊。”岳筱慧扑哧一笑,“难道你认为会是Madame Butterfly?”
魏炯打量着这个造型华贵的小玻璃瓶,以及盛装其中的淡黄色液体。随即,他在口中费劲地默读着瓶身上的字母:“Mitsouko——这是蝴蝶夫人的意思?”
杜成向魏炯扬扬下巴:“按照你的推测。”
卓悦购物中心一楼,岳筱慧在法国娇兰的柜台前,指指一个玻璃瓶子,转身对魏炯说:“就是这个。”
“桃子?”
“嗯,还真是挺古典的味道。”
魏炯看看九_九_藏_书_网纪乾坤。老人一动不动地坐在轮椅上,双手握住不锈钢扶手,头微低,眼半垂,仿佛沉浸在某种记忆中难以自拔。三个人互相看看,都不再开口,静静地看着纪乾坤。
“我们还算走运吧。”杜成拿起名单,看着上面勾画的笔迹,“其中一个已经迁居到其他城市,可以找朋友帮忙查查。另外几个,仍在本市居住。”
魏炯越发不好意思。岳筱慧的注意力则一直在那沓资料上。
魏炯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我就是随口一说。”
“是这个味道,没错。”纪乾坤伸手去拿钱包,“筱慧,花了多少钱?我给你报销。”
经过几十分钟的接触,林国栋的外衣上已经沾染了陈晓的香气。他躺在沙发上,把外衣盖在身上,嗅着那若有似无的味道,解开裤子,把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今天的气温比往日要稍高些,大地回春的迹象已经愈加明显。窗台上还有些半融化状态的积雪,在午后的阳光下微微冒起蒸汽。林国栋看看小区外的街角,马路上空空荡荡。他又把视线转向对面的14栋楼。尽管从6楼缓台的窗口望进去是一片昏暗,但可以肯定的是,那里空无一人。
“茶吧。”陈晓捂住绯红的脸颊,冲他笑笑,“正好散散酒气。”
自从那天向骆少华发出警告之后,这个该死的跟踪者就再没有出现过。贴在自家门楣上的透明胶条早已经失去了黏性,在某个清晨悄然脱落。自己割伤的手掌开始慢慢愈合,而林国栋的心,正在回暖的天气中,慢慢地苏醒过来。
女孩今天穿了件黑色高领毛衣,深蓝色牛仔裤。上身凹凸有致,双腿笔直修长。脸上因为饮酒而形成的红晕尚未消退,加之热茶下肚,面庞上水汽盈动。
岳筱慧被逗乐了。她抢过杜成手中的香水瓶,扬起手臂。随着“嗞嗞”两声轻响,一阵细如牛毛的薄雾在空中缓缓落下。众人瞬间就被骤然升腾而起的香气包围了。
“是啊。”纪99lib.net乾坤看着魏炯和岳筱慧,目光柔和,“我很幸运。”
又连续试了几个品牌,魏炯看着岳筱慧熟稔的动作和专注的神态,心想这个任务还真得女孩子来完成。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乐得清闲,只要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就行。
稍一动作,陈晓立刻抽回左手,起身把茶杯放在书桌上,看也不看林国栋:“林老师,我得走了——您的稿子呢?”
岳筱慧颇为自得:“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说罢,她拿过香水瓶,打开盖子,凑过去闻了闻。
导购小姐凑上来:“这的确是娇兰的经典款香水,前调是佛手柑、柠檬、橘皮,还有桃香。中调有花香,包括玫瑰、茉莉……”
“这么说,至少有三个被害人都曾经在案发当天搽过香水。”纪乾坤显得很兴奋,“李丽华在被害当晚去过商场,很可能也买了香水——至少试用过。”
“怎么样?”
“是啊,条件很简陋。”林国栋把茶杯递给陈晓。女孩道了谢,小口喝起来。林国栋端着茶杯,慢慢踱到窗台前,向楼下张望着。
魏炯听得一头雾水,岳筱慧倒是频频点头,最后还在手腕上搽了一点儿,凑到魏炯的面前。
“哦?”林国栋有些慌乱,急忙站起来,“就在……桌子上。”说罢,他在成堆的文稿中翻找着,最后抽出几张,稍稍整理了一下。递给陈晓的时候,他已经平静下来,表情也恢复如初。
杜成对其余三名死者的家属进行了走访,重点调查她们生前是否有搽香水的习惯。果不其然,三名死者在案发当天都曾经或者可能搽过香水。只不过,除了死者张岚的丈夫温建良准确地说出其妻也使用蝴蝶夫人香水之外,其他两名死者的家属都表示回忆不清,只是提出了一个大致的范围。岳筱慧和魏炯今天的任务,就是在这份品牌名单中,找出是否有和蝴蝶夫人气味相似的香水。
“我又去拜会了一次杨桂琴——就是许明良的妈妈。”杜成指指桌上的资料,“http://www•99lib•net她给了我一份名单,上面是和许明良交往比较密切的人。换句话来说,就是他可能送猪肉给对方的人。”
“哦?”岳筱慧立刻坐直了身体,“我们要开学了嘛。”
“谢谢您的午饭,还有茶。”女孩站在打开的门旁,扶着门框,冲林国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步履轻盈地下楼。
“一个人住,无所谓了。”林国栋也脱掉棉服,扔在陈晓的衣服上,“你随便参观——想喝点儿什么?”
茶香芬芳,入口后初时苦涩,品咂后又有回甘。林国栋却越喝越渴,仿佛鼻子里不是女孩身上的香气,而是一团烈火,瞬间就将茶水蒸发得一干二净。他悄悄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拄在床上的右手向女孩慢慢移过去。
杜成也来了兴致,从纸袋里拿出两个香水瓶,打开瓶盖,凑过去闻闻,随即就连打了两个喷嚏。
林国栋慢慢地走过去,和女孩并肩坐在床上。在两个人的体重之下,床垫凹陷下去,陈晓的身体靠过来,半倚在林国栋的身上。然而,她并没有躲开或者调整坐姿,任由自己的手臂紧贴着林国栋。
四百八十七元。魏炯想掏钱包,却被岳筱慧坚决地制止。付款的时候,魏炯觉得非常尴尬,似乎自己是个陪着女朋友前来购物,却一毛不拔的吝啬男友。岳筱慧却不以为意,拎着装有香水瓶的小纸袋,悠然自得地在前面走着。
两个人都不说话,各自捧着茶杯,小口啜着。女孩用左手按在床上,看着面前的墙壁,目不斜视,手臂偶尔抬到嘴边,将茶水徐徐送入口中。林国栋则不停地翕动着鼻子,似乎要把女孩周身的空气都吸进去。
见他进来,陈晓放下书,说道:“这就是林老师每天工作的地方喽?”
“嗯,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调查?”
女孩并没有表现出异常,仍然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墙壁,气息纹丝不乱。林国栋略略放下心来,细细品味着年轻女人的手指。片刻之后,他显然并不满足这小小的接触,再九九藏书次挪动手指,试图让它们攀爬上女孩那光滑的手背。
“我自有用处。”岳筱慧眼望窗外,漫不经心地答道。
林国栋笑笑,边喝茶边打量着她。
林国栋应了一声,起身去厨房烧水,又取出两个干净的杯子,放好茶叶。这是他们的第三次约会。在刚才的午饭中,他和陈晓都喝了些啤酒。此刻,膀胱胀得厉害。等水开的工夫,他去了趟卫生间。方便之后,他站在洗手盘前,拧开水龙头,哗哗地冲洗着双手。忽然,他扭头看了看气窗下的不锈钢浴缸,顿时感到身上燥热起来。
杜成只是看看她,没有说话。
林国栋目送她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回身关好了房门。站在一片寂静的客厅里,他回味着女孩手指的触觉,轻轻地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起身走向沙发,拿起了自己的外衣。
杜成和纪乾坤都在房间里,正在研究桌面上的一沓资料,见他们进来,齐齐地把视线投射过去。
几分钟后,林国栋捧着两杯热茶从厨房里走出来,陈晓却不在客厅里。他吸吸鼻子,径直走向自己的卧室。果真,陈晓坐在书桌前,正翻看着一本书。
“你的思路很好啊。”杜成笑了笑,“如果能排除掉其他可能性,即使再匪夷所思,也是最后的真相。”
女孩那白皙的手腕突然出现在眼前,魏炯本能地向后一躲,鼻子里还是飘进了一些若有似无的果香。
“那,也不用都买回来吧。”魏炯终于提出了一直萦绕在心头的疑问,“老纪并没有让我们这么做啊。”
“不用了,我买来自己搽的。”岳筱慧摆摆手,“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确定是这个吗?”
没有人说话,似乎都在细细品味这弥漫在周身的味道。片刻,杜成吸吸鼻子,开口说道:“挺好闻的啊,真他妈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人因为这个去杀人。”
“人不太多嘛。”
“这是两款香水的后调。”岳筱慧的神色有些疲累,笑容淡然,“被害人都是在搽了香水之后一段时间后遇到凶手的,所以九*九*藏*书*网,我觉得最后的香气才是刺激凶手的源头。”
最终,岳筱慧选定了某品牌的一款香水。付款后,她把香水瓶小心地放在纸袋里,示意魏炯离开。
整个化妆品区都香气浓郁,魏炯早就被熏得晕头转向。在他的鼻子里,这些香水基本都是一个味道。岳筱慧见他帮不上忙,索性就赶他到旁边等着。反复试了几次之后,这款香水也被她排除掉。魏炯好奇地问及原因,被她一句轻描淡写的“中调不对”就打发掉了。
魏炯不好意思地搔搔头:“我可不懂这个。”
“当然有发现。”岳筱慧扬扬手里的纸袋,“有一款香水和蝴蝶夫人很相似——可能是黄玉用过的。”
“没事。反正就七八个人需要调查,不会花太长时间的。”岳筱慧甩甩头发,“是吧,杜警官?”
“嗯,例行问候。”
陈晓也是面色平和,垂着眼睛接过文稿:“我回去给姜总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再通知您来领酬劳。”
“怎么样,好闻吗?”
虽然在名单上列举的香水品牌都可以在这个商场中找到,然而,有几款香水已经停产,无从去对比和分辨。岳筱慧想了想,请导购小姐介绍与这几款香水配料类似的产品。很快,岳筱慧挑出了其中一款,搽在另一只手腕上,让魏炯也帮忙辨别一下。
“不啊。”岳筱慧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冲魏炯晃晃,“还有好几种香水要试试呢。”
“不知道。”陈晓并不看他,伸直双腿,两只脚踝交叉,“搞得跟网恋似的。”
“没错,琥珀香调。”岳筱慧指指那张名单,第三个被害人黄玉的家属给出的品牌清单中,这款香水赫然在列。
“还不回去吗?”
“你家收拾得挺干净嘛。”陈晓脱下外套,随手放在沙发上,“就是房子老了点儿。”
漫长的几秒钟之后,他的指尖碰到了温软滑腻的另一根手指。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心跳也开始加快。他佯装喝茶,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瞟了陈晓一眼。
“其他人呢?”岳筱慧盯着杜成,神情专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