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案 蒙辱的西施
目录
第三案 蒙辱的西施
上一页下一页
“正常黏液应该是清亮透明的。”我一边说,一边用几根棉签把会厌部的黏液提取下来,“而这个是乳白色的。高度怀疑是精液,赶紧送检!”
“老秦好。”李法医笑着说。
“工具间?裸体?”林涛说,“即便是趁丈夫不在的时候偷情,也不会去工具间吧?”
“工地才不管。”肖大队说,“这些沙土车都是经常和工地合作的,去拉土的时候领一张牌子,到了卸土的地方,凭牌子拿钱。现拉现结账,绝不拖欠。所以,也没人登记、没人注意,赵大壮究竟有没有去拉。”
林涛此时的脸也红到了耳根,抓耳挠腮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早就起床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嘴硬道,“陷入僵局是啥意思?”
“我明白了。”钱局长说,“欧阳翠屏平时把私房钱藏在这里。凶犯在实施性侵犯之后,又威逼她给钱。胆小的她就带凶手来到了楼下的工具间,把私房钱拿出来给了凶手以自保。”
“是的。门外就是水泥地面,看不清足迹了。”肖大队说。
“都有嫌疑人了?”林涛说,“而且已经抓到了?”
“总结得很好。”我说,“看来你是仔细研究了过去两年的两起系列案件。但这两起命案要是真的并案了,两名受害人又能总结出什么相同点呢?”
“那么,死因是什么呢?”我问。
答:就是偷情。叔叔还说翠屏阿姨的口活儿特别好。然后我就记住了。大前天,也就是14日晚上,我和以前的同学喝了点儿酒,回厂子以后,看见大壮叔开车出去了。大壮叔每次出去干活儿,都要到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所以我就想夜里去找翠屏阿姨说说话。然后我就带着扳手到了翠屏阿姨家的屋后面。他们家防盗窗的螺丝型号我早就看好了,所以我就直接用扳手把螺丝去掉了。去掉螺丝后,我就从窗户翻了进去,直接上了二楼。
“如果能够并案的话,就要考虑大宝家和刚刚遇害的张萌萌家的关系了。”我说,“不为财、不为色,看看有没有可以交叉的矛盾。”
小客厅的尽头,是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和一个工具间。卫生间的防盗窗被掰开了一部分,其余没有任何异常。厨房里放着一些用来制作早点的工具,都洗刷干净了。
“杀人现场在工具间这一点肯定没问题,毕竟只有那里有血迹。”林涛说,“肖大队说得也对,强奸杀人,没有必要去工具间实施,只有可能是枪支藏匿在工具间,凶手便于取用,而正好受害人又跟到了那里。”
“这个,我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肖大队说,“我们很快就会到达现场了,到了现场以后,我结合现场情况,再一一向你们介绍。”
在午餐的时候,我接到了南和省公安厅李磊法医的电话。
“但大宝的这个发现,咱们还是要重视的。”我说,“毕竟,伤害宝嫂的凶手,不为财不为色。这个也是。”
“怎么可能不是枪弹伤?”肖大队说,“不是枪弹伤,为何创道是发散状的?为何只有一个创口和多个创道?”
“死者可能有大便失禁啊。”我说,“你看,现在还能看到痕迹。”
“也就是说,唯一可以辨别的足迹,就是从工具间开始,到大门口结束的,对吗?”我问。
“可是,性侵就性侵呗,为何要杀人?而且还跑到楼下工具间杀人?”肖大队问道。
森原市公安局的技术员袁锋蹲在地上,用足迹灯照射大理石的地面。
“一个皮肤创口,多个发散状的体内创道,不只是枪弹伤才会具有。”我说,“无刃刺器也可以形成。”
“至于年龄,我觉得毕竟有性侵事实存在,成年男人和已经性发育的未成年人,都要作为我们的排查目标。”我说,“另外,用大便擦蹭尸体,这个行为我想了很久,我觉得,这个动作毫无意义,唯一可能存在的意义,就是凶手不小心踩到了死者失禁的大便。在杀了人后,不赶紧逃窜,还能从容地把大便擦掉,可能是他不愿意丢弃他的鞋子。”
我抬眼看了看大宝。
“真有?”肖大队说,“是会厌部提取的乳白色黏液吗?”
“问题就在这里,也是我们请你们来帮忙的主要原因。”肖大队说,“经过尸检,我们发现损伤只有射入口,没有射出口,也就是说,损伤并没有贯通后胸壁。死者肺脏上的十几处创道都是盲管创,都没有穿透整个人体。”
“灰色?风衣?”林涛一头雾水。
“这个没问题。”肖大队说,“从手机漫游的情况看,那个时候赵大壮确实不在家里。不过,如果是他作案,伪造一个不在场证据,也很正常。”
“可是,我们确实在创道里找到了许多黑色的粉末啊。”肖大队说。
肖大队点点头,说:“重点是,死者的睡衣、内裤都脱在主卧室的被子里,是脱下来的,不是撕下来的,因为没有任何损伤的痕迹。后来我们找赵雅辨认了,当天晚上,她妈妈就是穿着这一身带着她睡觉的。”
“他不承认。”肖大队说,“他情绪很激动,啥也不招。”
“皮下肌肉有一些出血,但是并不是很严重。”肖大队说,“舌骨和甲状、环状软骨都没有骨折,说明掐扼颈部的力量倒不是很大。”
“除了这个。”
“没有找到任何依据可以证实死者遭受了性侵。”
“没有任何约束和抵抗。”一名侦查员说,“欧阳翠屏这么乖乖就范,凶手劫了色又劫了财,为何还要杀她?”
 答:(用手模拟捅刺状)就这样,大概捅了十几下。然后她就彻底不动了。这时候我好像闻见了一股臭味,用打火机照亮,发现我新买的耐克鞋踩上了屎。我也不知道翠屏阿姨是什么时候拉的屎,我什么时候踩上的。我觉得特别恶心,所以就在她身上蹭了半天,把屎都蹭掉,就从大门跑了。
“鞋尖都是指向大门的。”肖大队说,“也就是说,凶手没有往里走的痕迹,只有往外走的痕迹。这些痕迹,是泥污加层痕迹。凶手的鞋底沾染了泥污,再踏在地面上,泥污黏附在地面上形成的。这些泥污,应该就是中心现场的大便。”
9月17日早晨8点,专案会准时召开。

3

“夫妻关系如何?”
“两起?”我沉吟了一下。
答:因为她已经认出我了,我害怕她没有死的话,会报警来抓我。
我一手拿刀、一手拿止血钳,把位于脊柱上的小裂口逐一切开来,分离了裂口周围的脊柱前筋膜,暴露出脊椎的椎体骨质。
肖大队则仍是喋喋不休,声音隔着口罩,传到正在沉思的我的耳朵里,仿佛有些模糊:“虽然子弹消失了,但是我觉得不能影响我们的总体判断。综合所有的现场信息,我们分析认为,赵大壮当天可能提出要和欧阳翠屏发生关系,所以欧阳翠屏在被窝里脱了衣服,但在这个过程中,嗯,至少他们的夫妻生活还没有完,就发生了某种矛盾。
我点点头,说:“工具间要慢慢整理,把所有的东西都清理出来,看有没有线索。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那个被掰弯的防盗窗,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痕迹。”
“那地面上这些黑色的灰烬是什么东西燃烧留下的?”我蹲在地上,用戴着手套的手指蹭了一点儿,捏了捏。
“我们找赵大壮来看了,他说原本就是这么乱。”肖大队说,“这里面气味太难闻了,而且,本身也没啥重要的东西,所以也没有进一步清理。”
“没有就好。”我长吁了一口气。
“你的意思是说,懦弱,对吧?”我说,“从她经常被丈夫殴打,还不反抗、不离婚这一点来看,她就是一个很胆小懦弱的女子。那么,如果凶手半夜三更突然潜入她家,对她进行威胁的话,即便不用形成威逼伤,她也会乖乖就范。”
“刚才也说了,死者的喉部发现了其他男性的精液。”我说,“这就更加证明有别人作案。”
我取下血淋淋的胸骨,暴露出了死者的胸腔。胸腔里,粉红色带着一些黑色纹理的肺脏呈现在视野里,右侧的肺脏明显比左侧的要小。
说话间,警车经过了连续的几间沿街修车铺,开到了位于镇子一角的现场。
“楼梯上有足迹吗?”我问。
“这么说,赵大壮不睡这里?”我问。
“你们没破的案子里,有没有儿童被杀案?”我问。
问:那是法院的事情,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韩亮从口袋里摸出一沓人民币,放在本子中间,说:“你们看,正好!”
“我也觉得社会矛盾引起杀人的可能性很小。”我说,“但是又找不出合理的解释,整理不出新的思路。只能任由专案组继续扎实对两名受害人的认识吧。”
“那还真是破窗入室的强奸案件啊?”陈诗羽说。
答:我小时候父亲去世了,母亲改嫁了,我跟着奶奶长大。现在奶奶也去世了,我就一个人。
“所以次卧室才是性侵的真正现场。”林涛说,“这一点,垫被的痕迹可以印证。”
“我们还有三四起命案没破,所以我这两天到处跑啊。”李法医说。
问:钱呢?
“不该并!”大宝说。
“专案组现在还是坚持调查宝嫂、张萌萌家长的社会矛盾关系。”林涛说,“如果两者有交集的话,案件自然水落石出了;但如果查不出什么交集,案件势必会陷入僵局。”
“这样的话,他确实嫌疑很大了。”林涛说,“毕竟我们国家对枪支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我们工作这么多年,都很少看到涉枪案件的发生。同样,涉枪案件也很好破,毕竟能够涉枪、有能力涉枪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杀死多人http://www.99lib•net,还是案件疑难?”我笑着和他握手。
“那,我们就等明天早晨的专案会了?”肖大队有些不安。我点点头,卸下解剖装备,带着陈诗羽和大宝赶往了市局技术室。
“也就是说,确实有可能存在性行为的动作?”我问。
“现在焦点就在枪上。”我说,“不过,没有子弹的盲管创,不能轻易下枪弹伤的结论啊。”
“问题其实就出在这里。”我说,“我们侦查破案要依靠群众,但是对于群众的证言一定要慎用。很多群众在围观的时候,会听到一些猜测,然后就会联想。联想出来的东西,很多都是不可靠的。比如,这个案子发生后,有很多围观群众,他们可能会猜测凶手就是赵大壮,而赵大壮因为涉枪被拘留过,人尽皆知。那么,就会有人联想是不是赵大壮用枪打死了妻子?再一联想,昨晚是不是有听见枪声?一旦一个人认为自己听见了枪声,并且说了出去,就会误导别人也认为自己听见了枪声。
“工地上也不知道吗?”陈诗羽瞥了一眼车窗,窗侧,森原市的警车从我们的警车旁超了过去,引路去现场。韩亮正在和驾驶员谈笑风生。
问:你把你所谓的“翠屏阿姨”的情况说一下。
“等等,我刚才听你说的是,损伤很有可能是枪弹创。”我说,“难道你们不能确定那是不是枪弹创?”
“我们在工具间里发现了一个日记本。”林涛说,“也没什么特殊的内容,但是就这个很旧的本子而言,有问题。”
问:你的简要情况。
“可是正常人,这里也会有黏液啊。”肖大队面色有些尴尬。
问:我们是森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这是我们的工作证,这是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告知书。现在你明确你的权利义务了吗?
“可是,专案组调查了这么久。”我说,“几乎把大宝和宝嫂身边的人调查殆尽,也没有发现有可能作案的人。”
镇子的居住人口不是很多,但是可以看出居民的生活挺富裕,每一家都建有二层小楼,整齐地排列在道路的两侧。
“听说你自己还刻了一个手环,”师父笑着说,“说什么‘鬼手佛心,胜残去杀’?希望你能做得到!”
“一言难尽,不然等我去过之后,把现场情况发给你?”
我回头一看,想起现在我们勘查组里已经多了一个女同志,刚才我们不断地“模拟”某些动作,确实不太雅观。
“你就那么确定自己的结论?”钱局长说,“没有问题?”
当时翠屏阿姨和雅雅已经睡着了,我就用打火机照明,用我带去的铁钎捅了捅翠屏阿姨。翠屏阿姨醒来后,吓了一大跳。我就故意变着声音说:“给我脱衣服!”翠屏阿姨可能不知道是我,吓得不停地抖,但还是乖乖地把衣服脱了。然后我就在她身上摸了摸。这时候雅雅翻了个身,好像是说了句梦话。翠屏阿姨就说:“哥哥,能不能去隔壁,你想怎么搞都可以。”然后我就用铁钎逼着翠屏阿姨走到了隔壁,让她坐在床边给我那个。中间她好像还把旁边的纸篓拖过来吐了两口。我还挺内疚的,我好几天没洗澡了。不过她最后还是乖乖地帮我弄了。
问:你怎么知道她认出你了?
“我们省今早发生了一起儿童被杀案,没有任何线索,怕是和之前的案件有关联。目前除了今天的一起,我们省命案全破,但‘9.7’那起伤害案件涉及我们的民警,所以大家压力都很大。”我说。
答:我回到宿舍以后,发现我的衣服上有好多血,鞋子上也有血,还有没蹭干净的屎。所以我就把衣服脱了下来烧掉了,鞋子不舍得烧,就清洗了。
肖大队点点头,说:“目前看是这样的,尸体上黏附的大便,都是被鞋底一样的东西整齐地擦蹭上去的。可惜,我们在现场和尸体上提取了几个部位的污渍,都没能够做出男性的DNA基因型。”
“赵大壮接到电话以后,第一反应就是欧阳翠屏趁他不在家、趁女儿睡觉,溜出去打麻将了。以前她就曾经因为总是打麻将输钱,被赵大壮打过一顿。
“那就没有了,嗯,确定没有了。”
肖大队摇了摇头,继续引着我们往里走。
肖大队说:“9月15日凌晨4点,是赵大壮打电话报警的,说他老婆欧阳翠屏在自己家中死亡。据赵大壮反映,14日晚上11点左右,在女儿睡着了以后,他决定开车出去拉几趟沙土。因为最近隔壁镇子上有个政府承接的大工程在夜以继日地进行,赵大壮最近白天也都是在给工地上拉沙土。但他认为,晚上出去拉沙土,一来车少竞争小,二来工资高,三来路上车辆少,往返效率高。所以,他准备晚上熬夜去多赚一点儿钱。在干活干到15日凌晨3点左右的时候,他家的邻居,也是他的远亲堂兄赵林林给他打了电话,说赵大壮的女儿赵雅半夜敲他家的门,他开门一问,赵雅说找不到妈妈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床上睡觉,妈妈不在房间,也不在小房间,她很害怕。
现场是一栋二层小楼,外墙都贴上了瓷砖,建筑风格也很考究。

4

“被子是叠好的?”眼尖的林涛瞬间注意到床沿的异常,走进房间看了看床沿,说,“那也就是说,这里的床单形态就是原始形态?”
“欧阳翠屏尸体上的创口,没有烧灼痕迹和火药颗粒黏附。”陈诗羽说。
“案子是15日凌晨发案的。”师父说,“经过昨天一天侦查,碰了壁。”
问:继续说。
“下一步侦查方向就是熟人?”钱局长说,“这也够我们查的。”
肖大队摇摇头,说:“不是。纸篓里啥也没有,但有一些,哦,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能是呕吐物?反正我们进行DNA检验了,只有她自己的。”
侦查员说:“很……温柔吧,用温柔来形容好像还不是很到位。”
我没有回答林涛,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南和省公安厅李磊法医的电话:“老李,你好。”
“不多说了,那我收拾东西出发了。”
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们法医部门可能并不掌握全省所有的命案,比如抓了现行的案件、很快侦破的命案、嫌疑人明确的命案等。但是,一旦发生了命案,各地按规定必须在第一时间上报信息给指挥中心。所以,指挥中心才是掌握了全省准确、详细发案状况的部门。
“这才没几天,你就忘记了吗?”我说,“伤害宝嫂的凶手,监控记录下来的样子,就是穿着灰色风衣啊。”
“我们破的都是命案。”我说,“嫌疑人被抓获了,还有出来的希望吗?”
“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犯几大类重罪,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林涛说,“不过未满十八周岁,不会判处死刑。”
“可是依据太少,专案组不会支持我们的。”林涛说。
韩亮应声从桌下拿出一个物证袋,里面放着一个很旧的硬皮抄日记本。韩亮戴上手套,从物证袋里取出了本子。
森原市是位于我省西北部的一个县级市,和南和省交界,距离省城300公里。
“更重要的是,虽然皮肤上只有这么一处创口,但是肺脏上,却有像扇形分布一样展开的十几个创道。”肖大队说。
“说的也是。”林涛挠挠头,说,“不过,穿风衣的人很多,总不能用这个小细节来串并案件吧。”
肖大队走到一间卧室的门口,说:“这一间是主卧室,是平时欧阳翠屏带着赵雅睡觉的地方。”

1

右侧肺脏沿着中间的支气管被切开,可见在首次解剖的时候,右肺已经被法医取了下来,进行观察、固定证据。
钱局长点头认可。
地面上被法医用粉笔画了一个人形,应该就是死者原始躺伏的位置。看起来,应该是一个仰面倒地的姿势。
“什么?具体什么时间?死因是什么?有没有头绪?”我连珠炮似的问道。
问:继续说。
“这是关键。”我笑着看了眼林涛,说,“昨天我提取了部分碎末,到市局显微镜下进行了比对,这些碎末和现场地面上的黑色灰烬,是同一种东西。”
“没有这个必要啊。”肖大队说,“我们在原位观察了,颈部的外力只导致了浅层肌肉的出血,深层肌肉都是好好的,也没有喉部的骨折,所以没必要取下来。”
“回去睡觉。”我说,“这一个礼拜,可真是把我累坏了。希望明天这个周末,可以休息一下。一来,大宝可以好好陪陪宝嫂,二来,我们几个也需要充分休息。”
我点点头,说:“我认为,是凶手在现场点燃了什么,留下了灰烬。死者因为窒息,导致了大小便失禁,小便浸湿了灰烬,就成了我们看到的细小黑色碎末。凶器因为放在地上,所以黏附了灰烬,那么凶器在刺入胸腔后,就会在创道里留下灰烬。其实,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破了那么多起案件,说不定是哪一起案件,被打击处理的人呢?”林涛说。
“你看到的这片空地,就是一个自然的停车场。”肖大队说,“赵大壮的车子平时也就停在这里。因为空地和现场有一定距离,所以没有人能证实赵大壮前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出车干活儿。”
“看起来,是个强奸杀人案件?”我说。
“你们上次那一起新娘被害案进展如何了?”
“让袁锋留下来帮我吧99lib•net,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林涛指了指森原市公安局的技术员。
“可是,我们在死者体内,只找到一些黑色的颗粒,而没有找到弹丸!”肖大队说,“这挺恐怖的,本应该打在死者体内的子弹,消失了!”
“第三,我们说过,是熟人。”我说,“不仅是熟人,而且是居住在周围的人。因为他要准确掌握赵大壮离开的时间,而且可以预估赵大壮回来的时间。这样才能肆无忌惮地作案。”
“赵大壮有枪?”我问。
当然,具体死因鉴定该如何出具,在本案中并不影响案件侦查和审判。
“等会儿再说。”肖大队说,“我们来的时候,尸体就躺伏在这个位置,全身赤裸。身上有很多灰色、黄色夹杂的污渍,不是黏附上去的,而是擦蹭上去的,一些擦蹭的痕迹还可以看到整齐的纹理。”
“赵林林起床带着赵雅回到她家,看了一圈,欧阳翠屏确实不在家里。赵雅说,她醒了以后,看妈妈不在家,就吓哭了,然后从大门出来,到隔壁找堂伯。出来的时候,大门应该是正常关闭的。
“社会问题,不是我等改变得了的。”林涛感叹道,“但从这个案子里可以看出,我们判断出的侦查方向是多么重要!之前判断是枪案,整个侦查范围错了,才会导致案件陷入僵局。一旦侦查范围圈对了,破案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还和南和省厅的李法医说我们除了昨天那一起,命案全破呢。”我一阵脸红,“没想到还有一起。要是这个破不掉,就丢大人了。”
“最近有多近?”
“对!灰色风衣!”大宝咬着牙。
“又给你们添麻烦了。”肖大队一边说一边伸出他宽厚的手掌。
“感觉比巨人观还臭。”陈诗羽瓮声瓮气地说。
走进大门后,是一个小客厅,摆放了沙发、茶几、电视柜、餐桌等家具。
“你看,有什么意见吗?”肖大队说。
因为森原市和森茂县之间不通高速,又是山区。仅仅100公里的路程,我们开了将近三个小时。
“那她有孩子了吗?”
“我们分析,这些污渍是大便。”肖大队说,“好像是凶手用鞋子踩着大便,往死者身上擦蹭。好像是一种不能理解的变态行为。”
“因为是熟人。杀人,是为了灭口。”肖大队慢慢说道。
答:因为她说,呀,你不是小启吗?我小名叫小启。我当时非常害怕,而且卫生纸都烧完了,烧到了我的手,我也非常生气。所以我就一把把她掐在地上。她当时腿不停地乱蹬,过一会儿就不动了。然后我就在地上摸我的铁钎,地面上好像还有水,不知道哪里来的水。在摸到我的铁钎的时候,我发现翠屏阿姨好像叹了一口气,我估计她还没死,就很害怕,拿着铁钎就捅她。
“一口一个翠屏阿姨,却还能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陈诗羽皱着眉头说,“简直是天理不容啊!”
“嗯,次卧室里没什么异常,没有翻动什么东西。”肖大队带着我们走到次卧室门口,指着床说,“我们到现场的时候,小床的被子是叠好的。”
“还有,步伐!”大宝的牙齿咬得格格响,勉强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都不是,是一起涉枪案件。”肖大队说。
我耸耸肩,说:“到目前为止,我确实是这样觉得的。”
肖大队点了点头。
礼拜六的上午8点,我准时接到了师父的电话。
“留心脚下。”肖大队说,“画了粉笔圈的,都是鞋印。”
我站起身点点头,示意肖大队继续介绍现场情况。
“为了逝者瞑目,为了大义,为了胜残去杀。”我随口说道。
“口腔擦拭物重点是舌根、上颌和会厌部。”我说,“擦颊黏膜,很有可能提取不到应该存在的东西。”
韩亮被换到了肖大队的车上,我驾车,肖大队坐在副驾上,大宝、林涛和陈诗羽挤在后座。
“涉枪?”我皱了皱眉头,“那现在进展如何?”
我点点头,说:“案件经过就是这样,一起熟人劫财劫色杀人的案件。”
肖大队长摇了摇头,说:“我们开始也以为这就是一起强奸杀人案件,但是随着案件侦查的进展,越来越多的问题出现了。”
“在我看来,梦涵的案件不破,我的职业就没有荣誉感可言。”大宝靠在车窗上,凝视着窗外说,“还有多久才能到?”
大宝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仍是瞪着电脑中的监控录像。
钱局长点点头,说:“但是这个案件中,还是有很多疑点要去查,也需要更多的侦查指向,让我们能够找到DNA的主人。秦科长,你先说说吧。我们现在寻找涉枪可能的嫌疑人,对还是不对?”
“可以下失血和窒息合并致死的结论。”我说,“这样更科学一些。”
主卧室里有一张靠墙的大床,上面的被子堆在一起。大床的正对面是电视柜和电视机。
“最初的想法,就是案件现场是强奸杀人,但没有发现别的男性的DNA。”肖大队说,“其次,你们也看到了,卫生间的防盗窗就被掰开了一点点,正常男人,恐怕是没法从那么小的空隙里钻进来吧?第三,死者死在工具间里实在无法用正常思维来解释,但是她确实又是在工具间里死亡的,因为她身上有创口。屋子里除了工具间,其他地方都没有血迹,说明杀人现场就是在工具间。而且,死者的尸体上还被蹭上了大便。我们分析,最大的可能就是赵大壮为了隐匿相关证据,用大便来混淆视听,但总不能把大便拉在房间里啊,所以选择了工具间作为杀人现场。第四,死者在大房间被窝里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这除了熟人,还会有其他可能吗?当然,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威逼伤、抵抗伤,也印证了这一点。”
问:你的家庭情况。
“现在你知道他们在说啥了吧?”
尸体表面黏附的气味还是很重,那种排泄物的臭味和血腥气味夹杂在一起,令人作呕。陈诗羽退了两步,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捏住了鼻子。
“邹哥好!”我听出是我的一个老熟人接的电话。
“这一点我同意。”肖大队说。
我点点头,说:“就在附近随便吃点儿,然后林涛留下来继续勘查现场,我和大宝还有陈诗羽去检验尸体。”
“范围很小了。”钱局长看着摩拳擦掌的侦查员们说道。
“可是,创口的周围是隆起的啊。”肖大队说,“这不是枪弹创的特征吗?”
“啊?”肖大队有点儿慌,“是吗?臀印?这没意义吧!别人坐在床沿就可以留下这样的痕迹吧?强奸不可能在这里发生,不然垫被的褶皱就没这么轻了,而且床头叠好的被子也不会这么完整吧。”
肖大队长在高速路口接我们,他四十几岁,是法医出身的刑警队队长。
“那通话记录呢?”我问,“不是说赵林林凌晨3点给赵大壮打了电话吗?”
“唉,我们也是的。”我说,“工作思路和你们差不多,哦,其实这两个案子本身就差不多。”
“我想,受害人也不想去楼下,只是被逼无奈。”林涛说,“我们在工具间里也发现了线索。”
说完,我心头突然一阵担心和刺痛。如果真的是精神病人作案,那么因为和当事人无任何瓜葛,侦破难度会增大,即便侦破了,可能也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那么,对大宝会是很大的打击。
“那说明什么问题?”陈诗羽捏着鼻子说。
肖大队微微一笑,说:“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发现房屋后面的一扇小窗户,也就是卫生间的窗户,防盗窗被人去掉了两个螺丝,然后掰弯了。”
问:那个是指什么?
“虽然串并案在我们侦破命案工作中非常重要。”我说,“但是鉴于两起案件留下的线索都非常少,串并案的作用就不是那么大了。我们把意见反馈给专案组,具体侦查措施,还是需要专案组来定夺。”
“凶手在大房间逼死者脱了衣服,可能有猥亵,也可能准备性侵,但是大家别忘了,受害人身边躺着她的女儿。”我说,“为了不惊醒女儿,保护女儿不被凶手伤害,受害人很有可能提出到别的地方进行。”
答:当时我叔叔说,他和翠屏阿姨经常那个。
我点点头,说:“之前怀疑赵大壮的时候,有一个疑点就是,卫生间那个疑似凶手入口的地方,防盗窗掰开的缺口不大,成年男人难以钻入。所以,昨天林涛也进行了测量和侦查实验。”
“所以,我们认为,很有可能是枪弹创。”肖大队说。
我们没有睡成午觉。
“纸篓里有卫生纸?”我问。
问:拿了多少钱?
答:明白了。
我点点头,说:“这两天大家都辛苦了吧?你们都休息吧。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我也思考一下。还有,林涛那边也需要时间工作。至于赵大壮,既然羁押期限也已经到了,我建议你们放了他,不放心的话,可以派人跟着。”
派出所民警在接到通知后,已经打开了现场的大门。大门是一扇红色的钢制防盗门,质量不错。门锁和周围都没有任何撬压、损害的痕迹,凶手要么是熟人,要么就不是从这里进入的。
“比如什么问题?”我问。
“可别这样说!”林涛叫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是著名的‘秦乌鸦’!”
“没有任何问题。”我斩钉截铁地说,“我在尸体的后胸廓分离了几处小创口。其中有一处甚至导致了椎体骨折,说明致伤的物体很坚硬,毕竟椎体是人体最为坚硬的骨骼之一。如果是可以碎裂的弹丸,则很难导致椎体骨折,即便导致了,也会因为和骨质碰撞而碎裂、堆积在骨折凹陷里。而这一处骨折处,没有任何黑色颗粒。”
肖大队说:九*九*藏*书*网“嗯,这个房间我们提取走了一个纸篓,其他都没有动。”
“不错。”钱局长兴奋地说道,“我看,你们可以去睡个午觉,再回龙番。如果快的话,你们出发前我给你们看讯问笔录,如果慢的话,在你们到达龙番的时候,我就可以把讯问笔录传给你们。”
“尸体上没有任何威逼伤、抵抗伤。”肖大队说,“疑点就是在这里,没有人会到一个破破烂烂都躺不下去的地方去实施强奸吧。”
“调查了一个礼拜,查不出任何矛盾关系,似乎可以排除因仇作案。”李法医说,“我们又重新对尸体进行了检验,害怕是性侵案件而我们没有发现。”
我把整个心肺拉离了胸腔,暴露出后胸廓。在后胸廓上仿佛可以看到一些散在的小裂口,但都仅仅到胸廓,并没有穿透胸腔。
我用一个止血钳逐一探查肺脏的创道,它们大部分都贯穿了全肺,也有几个没有穿破肺脏。每一处创道里,都能用止血钳带出来一些细小的黑色碎末。我把这些碎末都擦拭黏附在一张滤纸上,小心叠好,放进了物证袋。
工具间的角落里都堆放着各种工具,还有一张写字台和几件旧家具。地面上很多污渍,有一些仿佛是燃烧之后的灰烬,还有仿佛是污水蒸发过后留下的痕迹,还有不少凝固了的血迹。
“步伐,我还真是不记得有什么特征了。”林涛闭上眼睛,仿佛在回忆那一段龙番城市国际大酒店的监控。
“我们也不否认死者有机械性窒息的征象。”肖大队说,“但是死者尸体上的破裂口出血较多,说明是生前损伤,那样的失血更容易引起死亡。”
“是,上面的这些依据,都不是我们抓人的依据。”肖大队说,“只能作为参考。但是我们对赵平已经进行了调查。经调查,他当天根本就不在森原,所以完全没有作案的时间。其实,让我们下定决心抓人的,还是死者的死因。”
“我也留下来,最近我参加了痕检班的学习,虽然还没有勘查现场的资格,但是打打下手还是没问题的。”韩亮说。
“就是平时没啥工作,她的丈夫也不让她出去工作,让她专心在家里带孩子就可以了。但是欧阳翠屏是个闲不住的人,很多邻居都反映她很勤快。所以,闲不住的欧阳翠屏有时早晨会在自己的门口摆个早点摊,炸油条、糍杷之类的早点卖,也赚不了多少钱,她丈夫说他也从来都不问她要这个钱。”肖大队说,“重点是,死者颇有姿色,在周围还是有一些名气的。”
“看黑色粉末吗?”陈诗羽冰雪聪明。
“结果呢?”
“说中什么了?”我瞪起了眼睛。
“那你们的案件性质如何判断?”
我沿着死者的下颌缘,切开了肌肉,然后割断了舌后的软组织,把舌头从尸体的下颌下掏了出来。
“无刃刺器就是只有尖、没有刃的刺器,比如螺丝刀,比如铁钎。”我说,“当这些无刃刺器刺入死者体内后,会在皮肤上形成一个创口,体内形成一个创道。无刃刺器再被凶手往回拔,但不拔出体外,继续往下刺,就会在原有的创道之外形成另一个创道。就这样,反复地刺,却不把凶器拔出来,那么就会形成一个皮肤创口,多个体内创道的损伤了。”
“碎末是什么?”林涛插话道。
现场周围被围了一圈警戒带,两个主人一个死亡、一个被抓,孩子也被送到了欧阳翠屏的娘家。
“夹了什么?”肖大队问。
肖大队带着我们穿好了勘查装备,率先钻进了警戒圈。
“嗯,符合霰弹枪极近距离射击的创口和创道形态。”林涛说。
“意见是有,不过,还是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才能印证。”我说,“一会儿,我要去市局技术室,用一下你们的实物比对显微镜。”
即便过去了两天,密闭的工具间内还是充满一股臭味。
“可是以前对于女性尸体,我们通常都是这样取材的。”肖大队说,“毕竟是常规取材,所以也不会太苛求。”
“在以前收缴自制枪支的时候,赵大壮就因为藏匿自制枪而被行政拘留过。”肖大队说,“虽然没有依据证明他现在还藏有枪支,但赵大壮有自己制作枪支的技能。”
“只是坐在床上,不会导致垫被往床内侧皱缩。”林涛说,“这应该是一个人坐在床沿,有力量把她往床内侧方向推,才会形成。”
“你们调查过吗?死者的性格如何?”我问。
“你们是直接取下肺脏进行观察的?”我问,“为何没有‘掏舌头’,把整个心肺以及气管、喉头取下来?”
“步伐这个东西,即便到目前也没有系统的学科理论。”我说,“但,一段监控视频被反反复复看,视频里的人的行走特征自然也就会被我们的观察力总结出来。我相信,那一段视频被大宝看过了无数遍,所以大宝虽然不能说出两段视频认定同一凶手的依据,但是我相信他的潜意识观察力做出的判断。”
二楼只有两个房间,分别是主卧室和次卧室。
“师父说,你们已经抓获了嫌疑人,只是没有审出来而已?”林涛问。
“啊?”会场一片哗然。
问:你把事情经过说一下。
“哎呀!”我突然大叫了一声,吓了大家一大跳,“会不会南和省乐源县,同时也会发生一起儿童被害案?”
乌鸦嘴的厉害之处,就是无一不中。
此时的陈诗羽早已脸红到了耳根,被韩亮一说,更是无地自容,她捶了韩亮一下:“你讨厌!就你多嘴!我又不知道他们在说啥!!”
“你们怀疑赵大壮,查一查他晚上究竟是不是开车去拉沙土了,不就得了?”陈诗羽在我们的车子经过一片空地的时候说。
答:前几天,我的堂叔叔赵平请我们修理厂的几个师傅喝酒。因为他的车子出问题了,是我们厂里的师傅给修好的。当时也喊我过去了。赵平叔喝大了些,在那里胡言乱语,然后就说到翠屏阿姨的事情了。
“死者这么孱弱,不需要多大的力量就会窒息的。”我拿起死者的双手,看到十指的指甲都是乌青的。
“好,你接着说。”我说。
“别的尸体这样提取是做一个常规排除。”我说,“但是这个尸体,很有可能被强迫实施非正常体位的性行为。所以,口腔擦拭物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有些牵强。”我皱着眉头说,“先不说以这些依据抓人符合不符合逻辑,就算是熟人,那有没有可能是那个有过暖昧关系的赵平做的?”
“没法判断。”李法医说,“领导们坚信是因为情感纠葛之类的矛盾关系引发的杀人,只是侦查员们没有摸排出来罢了。所以,现在主要工作思路还是再次摸排矛盾关系。”
“工具间清理了吗?”我说,“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们从工具间旁边的楼梯走上二楼,面前又是一个小客厅,暗红色的木地板和粉色的窗幔交相呼应,显得这个家很温馨。
“一般,我们家里都有扳手,却不会有套简状的扳手。”林涛说,“因为螺丝的大小不一,套简状的扳手只能去一种螺丝,而普通人家里不可能有许多种大小不一的套筒状扳手,一般都会使用活动扳手。这种套简状扳手,在修车铺里,最为常见。”
答:她姓什么我忘了,我叔叔和厂里的师傅都叫她翠屏,她是我们镇子最漂亮的女人,所有的男人都想和她好。她是我叔叔的同学,所以我就喊她阿姨了。
“是啊。”我说,“这也是我们的职业荣誉感所在,还有,这也再次提醒我们,不能先入为主。即便是看似扎实的访问证据,也不能左右我们的科学判断。科学证据还是应该比言辞证据更为可靠。”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现场就这样了吗?”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为什么没有确定就是枪弹创,而是用了‘很有可能’这个词?”我追问道。
“很有可能!”我说,“在工具间里解大便,这个确实不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解释。而目前看,现场的排泄物,应该是死者所留。毕竟人在机械性窒息的时候,很有可能导致大小便失禁。啊,对了,现场还有很多干了的污渍,那应该就是小便失禁。”
——米兰·昆德拉
尸体躺在解剖台上,可以看得出生前确实是一个美女。
尸体上的污渍大部分已经清洗干净,尸体胸膛和腹部正中的切口已经在初次尸检后被法医缝合了。由于森原市公安局的尸体解剖室条件有限,水压较小,所以尸体清洗得也不是特别干净,比如腋窝等地方,还能看到有一些污渍。
“那种环境下长大的未成年人,又中途辍学谋生,从小教育缺失,确实是社会隐患。”我说,“真心希望社会能够关注这类人,给他们充分的重视。如果教育到位,我相信他也不会干出这等胆大妄为的事情。”
“看来,我们的担心是多余了。”林涛笑着说,“不是系列作案就好。”
“你们这么肆无忌惮,有考虑过小羽毛的感受吗?”韩亮站在门口嬉笑道。
“可是,她为何在主卧室被窝里脱衣服,而死在工具间呢?”侦查员问。
完事以后,我想起最近轮到我请几个小哥们儿上网了,但我前不久买了一双耐克鞋,身上没钱了,就逼问翠屏阿姨有没有钱。翠屏阿姨就说钱在楼下,然后带着我走到楼下一间小破屋子里。当时翠屏阿姨说看不见,要开灯,如果开灯了,她肯定认得出我,所以我就没准她开灯,但是因为打火机的光不够亮,她说看不见藏钱的抽屉,问我怎么办,我就只有随手乱摸,后来从旁边的一个柜子上摸到了一把卫生纸,我就用打火机点燃了,给她照亮。后来她找到了抽屉,把钱拿给我的时候……九九藏书网
“哦?”
“9月15日,哎?今天上午我们不是有同志通知你们陈总了吗?龙番有一起啊,通知你们支援了。”
“侦查实验表明,身高160厘米、体重90斤以下的瘦弱男子,可以钻入。”林涛说,“这也是我们排查的依据。”
“中心现场怎么会有大便?”我皱起眉头。
“螺丝的几个边缘擦蹭痕迹非常均匀。”韩亮抢着说,“说明是六个边棱同时受到同样的力量。”
“这个房间就这样吗?”我问。
“你看,会厌部褶皱里有明显的黏液!”我说。
“时间不早了,先吃饭。”肖大队说。
问:继续说。
“有一个5岁的女儿。”肖大队说,“丈夫叫赵大壮,是开沙土车跑运输的,收入还可以,家境也不错。家里盖了两层的小楼,装潢也挺考究。”
“我想麻烦你查查最近我们省有没有发生儿童被杀案。”
答:我杀她不是故意的,我不会被判死刑吧?
“棍子平时是存放在一楼工具间里的,因为家里有大车,修理什么的,都是赵大壮自己来,所以一楼卫生间旁边有一个工具间。打开工具间后,赵大壮发现欧阳翠屏裸体躺在工具间里,工具间里臭气熏天。”
“不用了。”我说,“我现在恰好就在森原办案,我们下午就赶过去,当面说!”
“太可怕了。”陈诗羽低呼道。
这个县级市人口不算多,一般不发案,但是发了案通常都是大案、难案。两年前,我们办理的一起站台碎尸案(站台碎尸的案,见“法医秦明”系列第二季《无声的证词》中“站台碎尸”一案),就是在森原市发生的。
“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为了避免尴尬,我故意背过身不看林涛和陈诗羽,岔开话题,说,“一切都还需要证据来支持,现在问题来了,死者的口腔擦拭物,做出男性DNA了吗?”
“矛盾迅速升级,两个人可能有厮打,最后厮打到了楼下的工具间。最后赵大壮一气之下,一边掐着欧阳翠屏的脖子,一边用自制手枪击中了欧阳翠屏。杀死欧阳翠屏后,赵大壮为了干扰警方视线,掰弯了卫生间的防盗窗,并把大便抹在死者的尸体上,然后伪造了不在场的证据。”
问:你是怎么捅的?捅了多少下?
“灰色风衣,怎么了?”林涛问。
我点点头,说:“不仅如此,我仔细看了创口的皮肤,是可以对合起来的。也就是说,创口的皮肤没有任何缺损。所以,这不符合枪弹创射入口的特征。
“解剖检验差不多到此为止了。”我说,“死者身上的损伤很少,信息量也很少。”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要考虑精神病人作案了。”我说,“没有任何社会功利性的犯罪,只能用精神病人来解释。”
肖大队点点头。
“对,有道理。”大宝说,“如果是弹丸碎裂,那么碎裂应该在创道底部完成。创道周围有碎末,而底部没有,这不合常理。”
“就查一个月以来的吧,重点是最近一周的。”
挂断了电话,我又拨通了公安厅指挥中心的电话。
“刚才,我们接报,在和你们森原市交界的我省森茂县,幼儿园的一个孩童被害了。”
其中的一栋,就是赵大壮的家,也就是本案的中心现场。
我用剪刀挑开原本已经缝好的缝线,切口处立即翻出深红色的肌肉和黄色的皮下脂肪。
尸体胸口的圆形创口此时已经变形了,可能是因为皮肤水分流失。这时候的创口已经不是那么圆了,而是呈现出扁平的椭圆形,创缘也没有明显的隆起。我用两根手指把创缘两侧的皮肤往一起对了对,看起来并没有明显的皮肤缺损。
“巨人观都能撑得住,这点儿味道都撑不住了?”我笑着问。
工具间则是一片狼藉。
答:她把钱拿给我的时候,从火光中认出我了。
“欧阳翠屏裸体从主卧室走到楼下工具间?”林涛问,“是被胁迫的吗?”
“目前,嫌疑人赵大壮已经被释放。”钱立业局长说,“我们没有掌握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但是,这不代表案件陷入了僵局,我认为反而开始迎接新的希望。就在专案会开始前半小时,我接到了通宵加班的市局DNA室同志的电话,在昨天补送的检材里,检出了一名男性的DNA。”
肖大队说:“楼梯上和二楼地板上,都没有看到明显的、可以辨别的足迹。欧阳翠屏看起来还是蛮勤快的,家里打扫得比较干净,所以连灰尘减层足迹都辨别不清。凶手在二楼和楼梯上的活动轨迹无法判别。”
“呕吐物?”林涛说,“这样就可以解释了!你们不是说坐在这么矮的床边,没有办法完成性侵的动作吗?其实非正常体位性行为不就可以吗?你们看,这样,女的坐在床上,高度是不是正好?”
肖大队看了看韩亮和陈诗羽,笑着摇摇头,说:“死者的阴道擦拭物、肛门擦拭物和口腔擦拭物均没有发现男性DNA基因型。”
“哦……”肖大队回忆了一下,说,“他们好像是用棉签,沿着死者紧咬的牙齿,提取了颊黏膜的擦拭物。”
“是灰烬?”肖大队说。
“可是宝嫂那案子,监控视频的清晰度除了看清楚灰色风衣,就啥也看不清了,公安部都没能处理出清晰的面部图像。”林涛说,“这个案子更是没戏,只有下半身有图像,上半身都没能被摄像头照到。凭一件灰色风衣,怎么进行同一认定?”
肖大队说:“据赵大壮自己说,因为他打呼,所以平时都睡次卧室。当然,从我们对床铺的勘查来看,只有两个枕头,一个大人的枕头,一个孩子的枕头。和这个大枕头匹配的另一个枕头,确实在次卧室里。”
“少量疑似呕吐物和喉部的精液也可以证明在次卧室,发生了非正常体位的性行为。”我说,“呕吐物里没有检出男性DNA,是因为在射精前,受害人咽部神经反射导致了呕吐,但是干呕了之后,依然被逼着完成了性侵。”
“不清楚。”肖大队说,“但我们这边有风俗,死人的地方要烧纸,估计是赵大壮看老婆死了,就在这里烧了纸吧?”
一名侦查员也附和道:“这个确实不合理,受害人为何要赤身裸体跟着凶手跑到楼下受死呢?”
“那么,就无法证明赵大壮是用大便来干扰警方视线了?”陈诗羽说。
“这个,”肖大队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也做法医好多年了,枪弹创倒是没看过几个。但是欧阳翠屏身上的这处损伤,是一个标准的圆形,而且创口周围有明显的隆起,这应该就是枪弹创的痕迹吧。”
“可是大宝确定的宝嫂被伤害的时间点,和乐源县石安娜被害案的时间点有冲突,我们不是已经排除了两起案件系同一人作案的可能吗?”林涛说。
“没那么复杂。”我笑着说,“有很多线索供我们参考。”
“其实深夜1点,是人们熟睡的时候。住得那么近的邻居都没有反映有枪声,而是较远的邻居反映出来,这样的证言本来就很可疑。这个调查结果出来后,直接传到了法医耳朵里。恰巧损伤又和枪弹伤很相似,才会因为这些巧合产生了先入为主的观点。”
在其中一个小裂口下方,我发现了椎体上有一个明显的凹迹,是椎体表面骨皮质骨折的痕迹。这处骨折周围的骨质、筋膜和肌肉里都没有发现黑色碎末。
“看起来,我们这趟,也就是扎实证据,防止嫌疑人零口供喽?”我轻松了一些。
“什么叫无刃刺器?”陈诗羽低声问道。
“从足迹上看,鞋底磨损轻微。”林涛说,“凶手穿着一双新鞋。”
我听见背后韩亮坏坏的声音,继而传来了一声闷响和韩亮的呻吟。
尸体的胸腔是已经解剖的样子,胸骨已经被取下,现在重新被放在胸口。
“赵大壮说他当时正好拉完了一车沙土,准备拉下一车,是空车状态,所以没打招呼就直接把车开回了家。本来他是准备在一楼找根棍子,然后去找老婆,找到她的时候打她一顿。
“什么叫‘早点西施’?”
“很正常,自制霰弹枪一般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贯穿人体。”林涛说。
现场位于森原市东边的一个小镇子里。
“说不定,两起案件都是为了仇。”林涛说,“两个不同的凶手,穿着相似的衣服罢了。现在是秋天了,风大,穿风衣也很正常。”
“睡好了吗?”师父说,“森原市有一起命案,陷入僵局,你们今天赶过去支援一下。”
“还能更小。”林涛说,“我昨天仔细看了防盗窗。那上面的螺丝被去掉了两个,这两个螺丝都丢弃在窗外。虽然防盗窗上没有指纹,但是螺丝上的痕迹还是很有价值的。这两个螺丝不是被常用的扳手去掉的,而是被套筒状的扳手去掉的。”
“破案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师父说,“为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什么线索?”肖大队说。
“那两个人的情感问题呢?有没有婚外恋什么的?”我问道。从我们省厅法医科统计的全省命案成因看,现在的谋杀案,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情感纠葛、争风吃醋引发的。
答:一千七百块钱。
我被这个情况吓了一跳,低头沉思。
说完,肖大队拿出相机,把那张损伤的照片翻找出来给我看。
“据调查,因为赵大壮的工作是主要收入来源,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所以在家里是赵大壮说了算,家里的钱也都是赵大壮保管。赵大壮负责养家,欧阳翠屏平时身上也就带一些自己赚的钱,打打麻将什么的。”肖大队说,“据说赵大壮脾气暴躁,欧阳翠屏平时很听赵大壮的话,www.99lib•net若有不顺心的,赵大壮会对欧阳翠屏殴打、谩骂。但邻居们都认为两人的关系总体还算是不错的,对于家暴这种事儿,邻居们说是一人愿打、一人愿挨。”
答:我就是本镇子的人,16岁。初一的时候就辍学了,现在在修理厂打工。
“不可能。”肖大队说,“你看看,这个床沿这么低,如果是女性坐在床沿,身体就过于低下了!这……这……这没办法实施啊。而且,现场的纸篓我们提取了,DNA都做了,只有欧阳翠屏的DNA。”
“在我们进行现场勘查的时候,侦查组访问得来了消息,说是周围有邻居,还不止一户。哦,准确地说,应该是有三个人,三个人都是居住在附近远近不一的镇民,都这样说。说是听见15日深夜1点左右,有枪声。”肖大队说,“尸体检验的时候,虽然死者颈部有被扼压的情况,尸体也存在少量窒息征象,但是我们认为死者胸口的一处损伤很有可能是枪弹创,她的死因不应该是机械性窒息死亡,而应该是枪弹创导致肺脏破裂、大出血死亡。毕竟现场有不少血,死者胸腔内也有很多血。侦查组依据涉枪这一线索进行了摸排,我们这个县城,治安管理还是很不错的,以前很少有涉枪的案件出现。所以,查来查去,就那么几个人曾经或者有可能涉枪,但这些人全部都排除了,除了赵大壮。”
“没有,后来证实是大便。”肖大队皱了皱眉,说,“凶手可能是在工具间里拉了大便。总之,欧阳翠屏在赵大壮进入工具间时,就已经死了。因为120到达现场的时候,发现她的尸僵在小关节已经形成。随后赵大壮就报了警。”
“其次,就是子弹的问题。电影上说的消失的子弹,其实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在火药的高温下,可以自己碎裂的子弹还没出枪膛就被高温弄碎了,更不可能对人体造成致命穿透或打击。到目前为止,也没听说哪里可以制造出那种打到人体内会碎裂、消失殆尽的弹头。”
“可是明明有好几个邻居,听见了枪响!”一名侦查员说,“时间也差不多,是我亲自调查的,他们言之凿凿。”
“你们最近案子比较多,你应该知道的,这六月到十月,天干物燥,容易发命案。”师父说,“所以昨天没通知你们。”
答:在修车厂我的宿舍里有一千二,这两天我请几个小哥们儿喝酒、上网花了五百。
“本来一切都顺利,但嫌疑人拒不交代。”
“从目前的调查情况来看,只有欧阳翠屏的几个同学反映,欧阳翠屏和同镇的一个叫赵平的男人有些暖昧。”肖大队说,“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两个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他们俩只是中学同学,上学的时候关系就很好。欧阳翠屏结婚后,除了同学聚会,也没有和他进行其他接触。”
大宝说:“我家、梦涵家和这个张萌萌家,肯定没有任何交集。”
“那我们现在?”陈诗羽看了看窗外,已经夜幕降临。
“你是说,现场的大便,是死者的?”肖大队说。
被讯问人:赵启银,男,16岁,辍学,森原永康汽车修理厂修理工。

2

答:没有了。
李法医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最近发案的已破命案也没有。杀孩子,太残忍了吧?”
“修车铺。”我沉吟道,“没有记错的话,现场附近就有一排修车铺。”
“死者叫欧阳翠屏,28岁,是我们市森口镇一个比较有名的‘早点西施’。”肖大队说。
“问他了吗?”
“如果这些黑色的粉末,在碎裂之前是个弹丸的话,而且假设它没有被高温灼化,顺利地打进了人体。”我说,“那么,它打击在人体较硬的组织上,比如骨骼上,会碎。但是打在软组织上,比如组织疏松的肺脏里,怎么会碎呢?肺脏有几处创道是没有穿透肺的,那么这几处创道里肯定能找到较为完整的弹丸。可是没有,依旧是一些细小的碎末。”
“我先说说枪弹创射入口的特征吧。”我说,“枪弹创射入口,必备的特征就是皮肤缺损,巨大的冲击力和热量,会让一部分创口皮肤缺失。如果是接触射击,因为热作用,会在皮肤上留下枪口印痕。如果是近距离射击,也应该在创口周围留下一定范围的火药颗粒黏附区域。有的枪弹伤皮肤创口周围皮肤隆起,就是热作用烧灼所致。”
问:知道为什么要找你来刑警大队吗?
“这样,我坐你们的车,一边走,一边和你们说说案情吧。”肖大队说。
“那确实没有强奸杀人的依据了。”我说,“可是,你们是怎么怀疑赵大壮的?”
肖大队点点头,说:“嫌疑人不是别人,就是死者的丈夫,赵大壮!”
我想到现场次卧室的情况,那皱缩的垫被,还有纸篓里的少量疑似呕吐物。
问:你害怕什么?
“不对。”我说,“死者身上的损伤,不是枪弹伤。”
林涛摇了摇头,说:“仅有的相同点,就是性别,但是年龄差距也太大了。而且,今天是9月15日,如果真的是系列案件,也太可怕了,才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就作案两起。”
右肺有明显的压缩改变,是因为大量出血,以及胸腔内负压环境被破坏,导致肺部压缩。右肺上有很多破裂口,也都呈现出一种较扁平的椭圆形。右肺靠近胸壁这一面,有十几处破裂口,较为密集;而右肺靠近背侧的那一面,也有近十处破裂口,较为分散。从立体上看,这十余处创道应该是扇形圆弧面,距离创口近的密集,而越远越发散。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儿像霰弹枪的创面。
创口在死者右侧乳头内侧,看起来确实很圆,而且创缘往外隆起。
“‘掏舌头’并不只是用作观察喉部损伤或其他特征,还可以提取一些痕迹物证。”我说,“我记得你们是15日下午进行尸检的,那时候死者刚好死亡十几个小时,是尸僵最坚硬的时候,尤其是下颌关节,几乎是人力所不能掰开的。我看尸体的牙齿、口唇都是完好的,死后损伤都没有,说明你们也没有撬开死者的口腔。那么,你们的口腔擦拭物是怎么提取的?”
随后,我又从死者尸体胸腔内取出上次解剖就取下的右肺,仔细观察。
“要不是你们李大宝法医坚持,我看,咱们这两个案子还真是能并案呢。”
“那宝嫂和张萌萌这两起案件,到底该不该并?”我问。
除此之外,尸体上就没有开放性创口了。闭合性损伤,也只有颈部还可以看到一些皮肤淤青。死者被人掐扼颈部,这一行为是可以确证的。尸体上确实没有任何威逼伤、抵抗伤和约束伤。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预知案件的。”李磊说,“总之,被你说中了。”
我和大宝合力掰开死者的双腿,检查尸体的会阴部。她的会阴部确实没有任何损伤,而且很干燥,不像是遭受过性侵害的样子。但是,她的肛门口却黏附了很多黄黑色的污渍。
林涛说:“也不一定是精神病人作案。比如池子(池子的案子,见“法医秦明”系列第三季《第十一根手指》),就是因为被自己的男人伤了心,又因为警方抓了她深爱的男人,纯粹是为了报复警方、报复社会、报复男人;再比如步兵,就是为了所谓的心中理想,报复让他失去理想的人群。归纳起来,这两个凶手可能是因为某种刺激,而去报复所有同类型的人。看起来这些死者和凶手没有任何关系,但其实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们吃吧,我吃不下了。”陈诗羽皱着眉头说。
在路途中,心情复杂的我接到了钱局长打来的电话。钱局长把讯问的情况很详细地转述给了我:
“这个本子正常合上的话,大家可以看到,内页之间有个挺宽的缝隙。”林涛说,“如果是弃用的本子,时间一长,受到硬皮封面的压力,内页会很平整。那么,说明这里其实长期夹了一些东西,导致内页有缝隙。”
“你的意思是说,凶手在现场解大便,然后往死者身上蹭?”林涛惊讶道。
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
“死因是什么?”我问。
“你的意思是可以并案侦查?”林涛有些担心地说。
我又用止血钳一一探查这些小裂口,这些小裂口基本都是到肌肉层为止,有的小裂口也存在于脊柱上,甚至可以看到脊柱上露出的白色筋膜。
“没有就好。”我再次长吁了一口气,慢慢地挂断了电话。
“可是,你们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完整的臀印吗?”林涛指着床沿皱缩的垫被说。
“昨天的案子?我们怎么不知道?”
“现场好像还有不少需要进一步勘验的。”林涛说。
“尸体都腐败了?”我惊讶道。
答:知道,我杀人了。
“我记得我最近看了一部电影。”肖大队说,“民国时期的事情,说是用骨头来制作弹头,子弹打进体内,变成了骨屑,所以检验不出来。我猜想,会不会赵大壮制作的,也是这种软质的霰弹弹头,一旦打进体内,就变成了黑色的碎末。咱们不能说没有弹头,因为创道内有很多黑色的碎末。”
“怎么了老秦?”
“这个太玄乎了。”我说,“电影毕竟是电影,咱不能拿到现实案件中来运用。不管怎样,还是等我们检验完尸体再说吧。”
“这个推理本来就不能够成立,太不合常理了。”我说。
“看起来,你觉得不是赵大壮干的?”肖大队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