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VS老妪
第四章
目录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与藤田
死神与藤田
暴风雪中的死神
暴风雪中的死神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旅途中的死神
旅途中的死神
旅途中的死神
死神VS老妪
死神VS老妪
第四章
死神VS老妪
上一页下一页
“有一个成名女演员常去,一时间炒得挺热的。哇,那店还开着吗?”
“看得到大海,坐落在小山丘上,景色很好。”我回答道,狮子男立刻挥舞起手上的那叠餐厅宣传单,激动地说:“啊,我知道我知道。海边山丘上的理发店,我知道的!是一个阿婆开的吧?”他的脸―瞬间明亮了起来。
我似懂非懂地听着,打算先根据他说的做做看,于是向前迈出脚步。
“今天刚开始呢。”我一边回答她,一边回想起手握剪刀的老妇人的身影。
每当有貌似15至20岁之间的少年少女走过,我便上前说“头发……”,但是几乎没人会停下脚步。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声音不够响,有人面不改色地走了过去,也有人在我面前猛地加快脚步匆匆而过。几十个人里总算有一个肯停下来听我说话了,却不知是否我嘴笨,还是他对理发没有兴趣,最后还是让他走了。
走出快餐店后,打算就站在路边招揽来往的路人。恼人的雨依旧下个不停,但好在商店街上有拱顶可以避雨。
走到外面,我看了一眼建筑物上安的的电子钟,发现还不到晚上8点,商店街上正是人潮汹涌。我往左边走去,倒也不是己经有明确的方向,只是预感到那一带会有年轻人扎堆。
“你说什么,你是什么人?”身穿校服的少女一脸憎恶地藏书网看着我。我坐在快餐店二楼靠窗的座位,俯视着街上往来的人群,原打算姑且先从坐在邻桌的这个女生开始。“你后天要不要去剪头发?”在我唐突地发出邀请后,她起先是一脸怒气地“哈”了一声。我接着还把理发店的名称、地点以及老板品味之好等信息说了一通,最后又说:“所以请一定去那里看看”,她却完全不予理睬。
是同事。不光是我,我所有的同事都热爱音乐。晚上在CD店,一般总能碰到同事。
“年长女性。有趣的是,她已经察觉到我不是人类了。”
“你负责调查的对象也在这一带?”我摘下耳机问她。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一阵鼓声之后,吉他声响起,应该是摇滚乐吧,还算是我比较喜欢的。我闭上眼睛倾听。
“我也没兴趣。”
“她看上去挺时尚的。对了,你那家理发店的卖点是什么?或者说有什么特色?”
“是啊是啊。不过,大约两年前吧,已经去世了,喏,就是那个女演员啦,因为地铁出事去世的。”他转着脑袋,像是迷失在茫然的记忆海洋中,“叫什么来着……”他重复了10遍以后,终于报出了那个女演员的名字,我自然不可能认识。总之,我再次强烈地认为她身边的死亡人数有失平衡。人当然是绝对要死的,话虽如此,但在一个九九藏书人的身边发生的由死神执行的意外死或事件死也太多了点。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拼命地招揽人,但好像通通被拒绝了,所以我有点担心。”他的外表看上去像一头黑狮子,但说话却沉稳,“我一开始以为你是在泡妞,可又看见你同样找男年搭讪,又不像我们这样是发传单的……”
“后天?找去理发店的客人?现在开始?真的假的?”他的脸上同时露出怀疑与同情,“要是真的,那可就困难了。理发店这种地方,通常大家都有定点的店,再说要是离家太远就不高兴去了,你说呢?你今天招呼,让后天就去……到那家店附近找不是更方便吗?”
“可?”我问她,其实不用问也想象得到会是“可”。
“是有人要求我来闹市街找的。”然后我把老妇人列出的其余条件告诉了他:15至20岁之间的年轻人,男女共4人左右,而且不可以结伴而来,也不能说是我找去的。
“说的也是。”我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什么样的人?”
“不过就算不平衡,也无非就是有些误差罢了,你说呢。”
“唔,有比较好。”他耸耸肩,“而且,光凭嘴说理发店在什么地方,还是很难找的不是。单凭你一张嘴,别人也会怀疑你说的理发店在招揽客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等你说完,人家就走掉九九藏书网了。而且如果有传单,你只要发就行,就不需要逐一说明了,很轻松。”
一走进CD店,流淌着的音乐便―下子钻入耳中,我很自然地绽放出笑容。店里很热闹,我看见并排站在架子前的年轻人,还有站在收银台前的女子。我也听说最近通过网络下载欣赏音乐的人数陡增,店面销售逐渐式微,但我见状还是受到了鼓舞:看来还好。
“喂,你在推销什么?”大概过了2个小时,一个男子走到我身边。仔细―看,他脸上皮肤黝黑,一头烫过的长发很显眼,个子高高的。他穿着一件棕色外套,手上拿着一叠纸。
“那可真是太感谢了。”说到这,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不过我必须得在后天之前找到客人。”
“没有这玩意儿不行吗?”我盯着那叠纸说。
无奈之下,我只好转移目标,于是就去跟坐在最里面的一伙高中男生搭讪。“想剪头发吗?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店哦。”我刚说完,他们就群情激愤,大叫起来:“开什么玩笑!”我想原因应该是他们全都理了一模一样的光头。我又问了―次,他们当中身材最魁梧的那个马上摆出一副要扑过来的架势,我只好作罢。这事看来还挺麻烦的。
“对的对的。”以女子姿态现身的同事点头,“今天调查结束,刚刚提交了报告。”
那女子正低www•99lib.net着头,颇为无聊地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个子高,腿也长。
“理发店?你不发传单吗?”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眼前这个长了一张狮子脸的男人却说:“需要的话我帮你做一份也行。”他摸着面颊说,“其实我比较擅长设计的。”
“宝?”
在我即将听完一整张专辑时,突然有人敲了敲我的肩膀,敲的是左肩,不出所料,一抬头,果然看见一个手持耳机的女子站在我左面,对我说:“你好。”
“我在找愿去理发店的客人。”
我打算去完成老妇人的请求,寻找愿在后天去她理发店的客人。
“这是什么游戏吧?”狮子男晃动着长发,半是吃惊半是愉快地点头,“搞得像寻宝游戏一样。”
“不是,我这次的调查对象身边死过很多人,让我觉得好像挺不平衡的。”
“这可真稀罕。不过有时候是会碰上这样的人的。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反正是‘可’吧?”
“好吧!”这时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大声说道,然后自言自语似的说:“我帮你好了,我喜欢玩游戏。”随后他指着在百货店前的长凳上坐着的一个年轻女子问我:“她怎么样?”
“那家店很有名,要招揽客人大概比较容易。”狮子男顷刻之间又重新燃起干劲,“要不你试试快速走过去,很有礼貌地说:‘向您推荐一家理发店’?你长九*九*藏*书*网得还蛮帅的,这么爽朗地去说没准能行。”他似乎很习惯做这样的事情,要不就是一边在思索通常跟陌生人搭讪所需的手法,一边对我滔滔不绝地提出建议。
“谁知道呢,我对这个可没什么兴趣。”
“传单?”我反问道,他目瞪口呆:“你真的假的?”然后他把手上拿着的那叠纸给我看,说“就是这种东西,上面一般会写有关店铺的介绍。”
找到摆放试听机的区域,我快步走去。很幸运,还有空着的机器,我立刻将耳机贴在耳朵上按下播放机,然后迫不及待地等着CD快点转,音乐快点响起。
我正要回答“大概吧”,老妇人对我述说的身世,或者说她身边的人发生的事情却突然掠过我的脑海,于是问她:“到底他们是怎么选出妾调查的人类的呢?”
“唔,是的,可。”她果然这么说,“你什么情况?”
“成名女演员也会去吗?”我完全不知道这一点,情报部的家伙们怎么老是只给一些并不彻底的情报。
那叠纸上印着完全一样的图案与文字,我看了一下,才知道那是一家即将开张的西餐店的广告。上面画着地图,我还看到诸如“优惠”、“奉送甜点”之类的字样。
“果然很有名啊。”
“不过……”我听到狮子男在身后说,“那么勉强地要找客人到店里,是为了给谁看一看店里一派繁荣的景象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