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的死神
第十章
目录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与藤田
死神与藤田
暴风雪中的死神
暴风雪中的死神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旅途中的死神
旅途中的死神
第十章
旅途中的死神
死神VS老妪
死神VS老妪
死神VS老妪
上一页下一页
“管他是哪个啊。总之是倒霉透了。”
“火山爆发啊。”我过去也曾经好几次亲眼目睹火山爆发所造成的灾害,不由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嗯。”
“是吗。”
他同我一样,被雨淋得浑身湿透,又非常不喜欢湿漉漉的衣服贴着肌肤碰触的感觉,因此每个动作都显得很不自在,坐椅上也湿了―大片。
森冈再次陷入沉默。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似乎正在回忆某些事情。而我因为无法断定到底该走哪条车道,便一直挑比较空的那条时左时右地前进。
“哪个是小可君?”我看见前面是红灯,于是踩下刹车。
又前进了约摸1公里路,却在路边发现了一辆警车,虽然那应该只是查超速的警察而已,副驾驶座上的森冈反应却很大,他自言自语道:“这可麻烦了。”然后慌张地指向左边说,“先往这边转弯吧。”于是,我一个左转,将车开上了一旁的小路。
藏书网小时候曾经来过,跟老娘一起。”
“高原跟山一样吗?”森冈回答:“当然不一样啦。不过反正天已经黑了,就往那边开吧。”
副驾驶座上的森冈显得十分疲惫。乜不知道是在发愣还是沮丧,他以一种非常复杂的神情卷起牛仔裤的裤脚,注视着脚踝上的伤口。似乎是在踹光头的时候,被皮带扣勾出来的伤痕,这条线状的伤口隐隐有血渗出。
“不认识,不过顺着这条路开就会到的吧?”森冈顺手指向左前方,信口开河地说,“山这种东西,只要你一直开总能碰上的。”
“真烦。”森冈不耐烦地说着,定定地望着自己左手边的车窗。用衬衫袖管擦拭因为雨水而显得模糊的地方后,他把额头贴在玻璃上,观察着窗外的景物。
“你知道那里?”
“你要去的不是湖吗?”
“就是被你刺伤的母亲吗?”
我按照他的指示从国道转到了左九九藏书网侧的一条小路上。的确,虽然并不是很清楚:但遥远之极的前方,却是看得到一方被厚得不能再厚的云层遮蔽的天空,那后面似乎就真的隐藏着山。
“像我说的?”
“向母亲撒娇并没什么可耻。”我一边回答一边联想到其他动物也都如此。森冈以为我又在揶揄他,细长的眼睛再次向我扫来:“但是,我老娘竟然也是敌人。我真的很惊讶。”
“敌人?”
“你认识路吗?”
“算什么呀,刚才那女人。”离盛冈市区越来越近,在车开抵一个大型十字路口时,森冈郁闷地开口抱怨。
“你算什么人啊。”森冈一愣,苦笑着说,“但是,我一直相信至少我老娘是和我一边的。我老爸死了,我又总是那么胡来,但我觉得我老娘应该是能理解我的。”
听了我的话,森冈拿一双细长的眼睛瞪着我:“我以为她是被人绑架的,搞错了。”
“就像你说的那九*九*藏*书*网样。”
终于,森冈又开口了:“我从没想过老娘竟然是我的敌人。”看他的样子,就像是水池里的水位上升了,水不得不要溢出来一样,话就是那么自然地从他嘴里说出来了。
“为什么人类连自己的事情都不知道?”
那辆轿车并不是什么绑架犯的,单纯只是因为车座上那两个十几岁的少男少女互相打闹,才导致车开得歪歪扭扭的。
“所以就刺了她?”
“反正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旅行了,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就都去看看吧。”
“我只能刺她。”
“你真博学。”
森冈误解了我的意思,他语气强硬地说:“我为什么要怕山啊?顺带去次山上有什么?走,就去岩手山。”他强调着。
“你要去?”
“是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吗?”绿灯亮了,我发动汽车。看看表,近下午2点。
森冈看了我一眼,似乎要警告我别废话:“那个时候当然还没有刺伤她。”他www.99lib.net莫名其妙地解释了一句,“小岩井农场这个地方,原本是岩手山爆发的时候被火山灰掩埋的地方。”
“你这个杀人凶手怎么会想到要去救那个女人呢?”
“这不是电影里的老一套吗?”我把刚才森冈对我说的话还给他。
森冈没有立刻回答。想必是因为没有必要顺道走那么一趟。他的目的地是深津所在的地方,与山没有关系。但是,他自己也对笔直前进感到害怕。是害怕那湖,还是害怕遇见深津?或者说,他是害怕旅行结束?我忍不住说出口:“不管怎么说,你心里其实是很怕的吧?”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是不是自从那次浑身屎尿的事情之后,我就认为自己遭人厌恶?我想,那大概是正解。我把身边的人都看成是自己的敌人。”
“怎么了?”
“看不见山呢。”
等看见写有“岩手高原”几个大字的路牌时,夜幕已经降临,四周一片昏暗。我问森冈:
“虽然我也九九藏书网不是很明白,但的确是这样。所以,这十多年来,我一直都是时刻处于戒备状态,习惯先下手为强,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就算是在街上,我也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动手揍人。”
雨一直下个不停,可视度很差,这让我们迷路了好几次。在来来回回绕路的过程中,转眼已过傍晚。虽然时间长得连湿漉漉的衣服都已经快干了,但森冈却丝毫没有流露出焦躁的样子,不知他是累了还是觉得怎么着都无所谓了。
“不知道。”
“这附近应该有岩手山。但是外面下雨,一点都看不清楚。”
开过一片宽广的田地之后,又看到了46号国道的标牌。再次开回国道,很快又看到一块路牌。
“然后,经过上百年的时间,重新开垦为土地并且植树造林,最后才成为了牧场。真的是费尽千辛万苦的呢,知道了吗?”
“哟,这不是小岩井农场吗?”已经沉默了蛮长时间的森冈冷不丁地说,“真怀念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