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与藤田
第七章
目录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与藤田
死神与藤田
第七章
暴风雪中的死神
暴风雪中的死神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旅途中的死神
旅途中的死神
旅途中的死神
死神VS老妪
死神VS老妪
死神VS老妪
上一页下一页
“遵命。”阿久津愉快地回答,把清洗衣物塞进纸袋,说句“我出发了”,便窜出公寓,一如朝气蓬勃、讲礼貌的―个学生。
“你不必担心阿久津,跟我坦白吧。跟你说的一样,栗木就在藤田町的那座公寓里,是吧?”
如果是这样,就很容易明白了。藤田的组因为某种原因和栗本作了交易——多半是金钱吧。人类对金钱有着令人不可思议的执念。明明有着比金钱贵重无数倍的音乐,他们却偏偏肯为了金钱做几乎任何事。
藤田坐在沙发上,闷闷地回答了一句“是吗”,就没再说话,看不出是失落还是在为下一步行动作打算。
而这次,我被派到人间的时间是昨天,周三。也就是说,如果藤田会死亡,就是在第八天,也就是下一个周三。
“其实,刚才老爷子给我消息说,他们下个星期会跟栗木谈判。双方都不带自己人,―对―地坐下谈判想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我险些击膝叫九-九-藏-书-网绝。事情将会如何演变己经一清二楚。我们调查部的工作人员被派到人间后,共有7天的调查时间。如果结论是“可”,那么调查对象翌日便会身亡。也就是说,我的调查对象会在我来到人间后的第八天死亡。
“栗木当天真的会不带手下单身赴约吗?不,或者应该说,你的老爷子真的会在那天跟栗木见面?”
“星期三,还有6天。”
而藤田如果确实打算在那天袭击栗木,那他很有可能当场迎接死亡。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却具有相当大的可能性。
“下星期哪天?”
“你是反对谈判的吧?”
回到藤田所在的屋子,阿久津谎称:“栗木好像已经从那公寓里搬走了。”他没有直接说我提供的情报是假的,也算是用他的方式对我示好。
吃完阿久津做的炒饭,藤田终于像是突然想到似的,对阿久津下令:“你去自助洗衣店把衣服洗了。”然后补充解释说,“天气看样子一九九藏书时半会儿好不了,与其等它自然干,不如用烘衣机来得快。”
“什么意思?”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你无论如何都要杀了栗木?”
我很想告诉他:“真可惜,你输的几率相当之高。”我问他:“如果你死了呢?”
“什么意思?”他重复着相同的问题,但是看得出来,他应该已经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因为自己手下被揍,他面子上挂不住吧。不过,他本来就看我不顺眼,有的是找茬的借口。”藤田淡淡地说着,“总之,我必须去作谇个了断,我不能一直待在这破公寓里。千叶先生,你也这么想吧?”
“他们把老人拖到巷子里抢钱,这是黑道的人干的吗?!”藤田嘴角周围的皱纹更深了,那皱纹就像伤痕一般。天花板上的荧光灯又像是给那些皱纹加深了阴影。
“小喽啰?你跟他们打架了?”
“你相信这消息?”我问他。
“千叶先生,你是认真的吗?”
房间里只剩我与藤田。“其实……”我九九藏书网已经察觉到藤田是为了跟我说话才把阿久津支到自助洗衣店去的,所以当他缓缓地对我开口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其实,栗木的确是在那里吧?阿久津不是什么坏人,但是他撒不了谎。”他说着双手抱胸,“看到他眼睛骨碌碌转个不停,我立马就知道他撒谎了。”
藤田首先瞥了一眼阿久津,然后望向我,他用他那双有着黑眼圈的眼睛无言地、却含有特殊意味地瞪着我。
“那也比落荒而逃好。这是我的心声。”藤田的表情没有一丝虚假。只要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我就打算给出“可”的结论了,所以我在心里回应他说:“是你的心声啊,那就好。”
“工作?”
“所以我要在谈判前抓住机会。”藤田的双眼一亮,不是因为兴奋,而是促使他下决心的那坚强的意志力在闪出黑暗之光,“栗木会单独出现在谈判地点,我就是要抓住时机动手。对方如果只有一个人,那我―个人也能干掉他。”他说着把目光落99lib•net到枪上。
我耸耸肩,瞬间有点苦恼,不知如何回答合适。
“怎么说呢……”我因为他的求助而感到为难。
“本来这事情是因为我对他们组的小喽啰出手才引起的。我去做个了断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藤田的声音浑亮,却并不让人感觉带有卑鄙的恫吓意味。
“然后你就忍不住揍了他们?”
“所以栗木就发火了?”
已经过了中午,细雨依旧淅淅沥沥,为原本就昏暗的公寓更增添了一层压抑的气氛。对我来说,雨点敲打地面的声音,却是数十年如一日,早已习以为常。
“工作当然要认真啊。”
所以藤田被出卖了,极其可能。用来牺牲的羔羊——我脑中浮现出这么一个词,然后开始想象下周三可能发生的情形:藤田为了杀栗木而冲到路上,结果事先埋伏好的栗木手下像沸腾的水蒸气般突然冒出,齐刷刷举枪对着他,紧接着毫无征兆地集体开火,于是藤田倒在地上,鲜血染红西装,逐渐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这应该就是写好99lib.net的剧本吧。
“嗯,我揍了他们,还拧断了他们的骨头。”藤田的表情没有变化,但丝毫不见伸张了正义的满足感,“我是不够成熟,但是我不能原谅那些飞扬跋扈的臭小子。”
“有这个可能。”我们只有在第八天见证调查对象死亡时才能知道他们的死因,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作出预测。
藤田怒目圆睁,几乎想要把我生吞活剥:“你是想说老爷子会把我卖掉?”但他并没有朝我扑上来。
藤田的反问让我一时失措,我赶紧扔了一个别的问题过去,尽管我对此不感兴趣,也不是非问不可,但为了掩饰一时失言,我还是问了:“如果真是那样,如果那真的是个圈套,你打算怎么做?会放弃刺杀栗木的念头吗?”
“不。”藤田这时突然松脱了集中到面部上的劲道,适才的坚定与执着如烟雾般消逝,“我还是会去杀他。”他的声音很平静,“我怎么能输给那种违背道义的人。”
没必要故弄玄虚,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说:“难道你就不可能被出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