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与藤田
第四章
目录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的精确度
死神与藤田
死神与藤田
第四章
暴风雪中的死神
暴风雪中的死神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死神与恋爱
旅途中的死神
旅途中的死神
旅途中的死神
死神VS老妪
死神VS老妪
死神VS老妪
上一页下一页
藤田没有对阿久津动怒,也不回答,只见他不发一言地拨开阿久津的手,往玄关走去。
“这事情不能说说就完了的。”藤田争辩道,“先动手的是栗木他们,而且,那明明是来找茬的!如果让他就这么混过去了,那就等于我们不讲道义。”
阿久津丝毫不退让:“不是要你待在这里的吗?”
对方想劝解藤田,可藤田想必是平复不了情绪,回应说:“但追根究底,还是我不好。”声音里带着紧迫感。
“是藤田吗?”我听到打电话来的人这么说。对方的声音也很低沉,但比起藤由却要尖不少。
藤田的眼神坚毅,双唇狠狠地朝下抿起。“开车去蕗田町只要二十分钟。”或许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过于兴奋,他轻轻地咳嗽了下,摸了摸下巴,然后看看左手腕上的手表,眼神投向窗边的那个小架子。顺着他的目光,我发现在鱼缸旁边,有一个黑漆漆的,像是工具的东西。不,那不是工具,是手枪。
九九藏书网我要在这儿待多久?”
“我是。”藤田口气恭敬,可以想象,打电话来的就算不是他的顶头上司,也是组里数―数二的领头人物。
藤田老实应允,再三点头称是后挂断,接着吐出一口无限近似于叹息的气息。
“快把衣服穿上。”
“我当然是你这边的!你在说什么呀!我不就是因为担心老大你的安全,才一直留在这里的吗?”
这时,浴室的门开了,阿久津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像是焚了香的蒸气弥漫开来,夹带着肥皂和洗发水的味道,混合着浴盐和香精的香气。
阿久津之所以把我拽来,是因为他听到有流言说有一个姓千叶的男人知道栗木在哪里。
“栗木的目标是你,你先在那边待一段时间避避风头。我会跟他谈判。”
“谁的电话?”我很不识趣地问他。
“那是因为组织的命令吧。”
“不,我不会阻止你。”这又不是我的工作。
“你要阻止我?”他干笑了九九藏书下,仿佛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唔。”我说着双手抱胸,这是一个我不能理解其意思的回答。
“是的。”
“跟你没什么关系,就算没有你,我们迟早也会和栗木翻脸。”
藤田像要把我看透似的上下打量着我,然后这么回答:“比起死亡,我更害怕失败。”
“阿久津。”藤田低声喝止。
“是!”
“千叶先生,栗木真的在那里?”藤田沉思了一会儿后,看着打开的地图问。
“别老提什么道义,烦人!”对方好像碰到了恶心的毒虫的背―般。
“请、请等一下!”阿久津张开双手拼命阻拦,“说不定,这个家伙是骗人的。没错,说不定是一个圈套!”
“藤田老大,请你现在先不要去!”赤身裸体的阿久津死死地巴着藤田,背后的刺青因为肌肉变形,仿佛在跃动起舞。“这样吧,明天我就跟这家伙先去那里打探打探,确认他到底有没有撒谎,然后再考虑接下去的行动吧。”
九-九-藏-书-网
“你不用担心,好好休息。因为那家伙的被杀而义愤填膺的,不只你一个。”
“老爷子的。”藤田咬牙切齿地回答说。
“千叶先生,你真的很有趣。”因为藤田的这句话,我再一次地感到情何以堪。
“藤田,”对方的声音突然明显变得恶狠狠起来,“总之,不准你感情用事擅自对栗木下手。”
“你怎么知道……”藤田大吃一惊,但随即苦笑着说道,“如果我那么唯命是从,就不会混黑道了。”他那沉着的做派与神情,让我再次深感佩服。
“你不应该是我这边的吗?”藤田冷冷地问。
藤田把枪放回鱼缸旁边,再度坐到沙发上。
“难道光靠谈话就想把事情了结吗?”藤田压抑着愤怒的情绪。
藤田一把抢过地图,盯着那个点问:“栗木就在这里?”
“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为了顺利地完成工作,我问他,“对于死亡,你是怎么看的?”
“栗木在蕗田町的一座高层公寓里。99lib•net”我把从情报部得来的消息原封不动地告诉藤田,他立刻拿出一本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类似于电话簿的册子交给我,说:“那公寓在哪儿?”这是一本记载了每条街道上的建筑物名、每一户人家户主的姓名的详尽的地图册。我照着从情报部拿来的地址寻找那幢建筑,却不得不花了点时间才掌握使用方法,过了一会儿,我指着地图的某―点说:“就是这里。”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沙发上的手机发出声响,开始闪光。藤田放下地图,不情愿地拿起手机。
“你现在就要去?”
“遵命。”阿久津蹦带跳地跑回了浴室。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如果我不想帮你,怎么可能特地把这个大叔带来。”
阿久津很高兴,瞪着我威胁说:“喂,大叔,明天先带我去那里看看,如果你想耍我们,我可饶不了你!”
我并不指望他给我一个特别的答案,我猜想他既然身为黑道,大概会逞强说“死没什么可怕的”。
“下星九_九_藏_书_网期会和栗木谈。”
“藤田老大,”他正要用毛巾擦拭身体,注意到藤田的动作,忙湿淋淋地冲到他身边,“你要带家伙去哪儿?”那慌乱样子好像被双亲抛弃的小孩,“难道你已经从这家伙嘴里问出栗木的所在,打算去找他?”
“不讲道义还混什么黑道!”
“是吗?”他站起来,转身背对着我走近窗前,伸手摸向架上那把冰冷的手枪。我说出我的疑问:“刚才的电话不是叫你老实地待在这里吗?”
“5楼,502室。”
据我所知,藤田的父亲早就因为重度肝炎而离开人世,这个想必指的也不是亲生父亲,而只是一个在“老太爷”职位上的人吧。
藤田被说服了,或者说,他被阿久津的热忱打动了,点头说“这样也好。”
我坐着没动,直勾勾地盯着他,把神经集中到耳朵上,动员意识去捕捉电波上搭载的声音。
“那就不要阻止我,我要去杀了栗木。”
藤田闻言停下脚步,看着阿久津的脸,然后又瞥了我一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