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离去
目录
第十六章 离去
第十六章 离去
上一页下一页
我落后霍去病两三步,走在他的侧后方,霍去病道:“你在宫里连走路都这么谨慎小心?”
他一言不发地随手扔了伞,也陪着我冒雪而行。
半醒时,只觉鼻端一直萦绕着一股清淡温和的香,待清醒时,才发觉香气来自帐顶上吊着的两个镏金双蜂团花纹镂空银薰球。流云蝙蝠紫霞帐,蓝田青碧暖玉枕,富贵气象非一般人家,一瞬后明白过来是醉倒在霍府了。
我怔了下,回道:“不会。”
我笑向她欠了欠身子:“我走了。”
我侧头看去,竟然是霍去病的管家陈叔。
霍去病颔了下首。
不知道跪了多久,听着隐隐有人语笑声传来,闹洞房的人已经归来。我蓦然惊醒,跳起身,一面笑着,一面语气欢快地说:“我就早上吃了点儿东西,现在饿了,我要给自己煮点儿好吃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应该开开心心。我要换一身衣服,你……”
当她们掀开盖子时,竟然是一碗香气扑鼻的羊肉汤煮饼,我低头凝视着碗中的羊肉汤,刚喝了一口,人还倔犟地笑着和霍去病说话,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落在汤上,一个接一个小小的涟漪荡开。我慌忙端起碗,半遮着脸,拼命地大口吃起来。
我跳起冲进屋子里,一手揪着绢条,一手见什么扔什么。霍去病静立在门口,面色沉静地看着我发疯般地在屋子中乱翻。
我盯着地上的片片蓝色,心中那一股支撑着自己站得笔直的怨气忽消,身子一软跪倒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前面,其实却一无所见。
我笑问:“你最近很忙吗?自新年别后,两个多月没有见你了。”
有两件事情你一定要谨记:一、歌舞伎本就是悉心调教后的女子,待人接物自有规矩,娼妓坊的女子却有些散漫无规,厚待娼妓坊的娼妓,什么都可以不懂,但一定要学会,做这行,第一要做的是管好自己的嘴;二、最好把娼妓坊都关掉,或者至少都不要再扩张,守拙方是长存之道。
在石府外徘徊了一会儿,想着已过半夜,还是不惊扰石伯了。翻身从墙头跳下,人还未落地,已经有人攻来,我忙道:“在下落玉坊金玉,来见九爷。”进攻的人一个转身复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几声隐隐的笑声。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我刚把绢帕丢进炭火中,心念电转间,又立即抢出来,拍灭了火星。幸亏只是烧了一角,帕子变得有些发乌,内容倒大致还能看。
李妍的面色一无变化,随意地道:“归根结底还是要多谢你。”
我以为我很聪明,猜对了你的心思,可是我没有。你点青灯,盼的是我去吗?
我扔了绳子,走到院子中,凝视着院门。
“不要管我,不要管我……”我无意识地自语,一遍又一遍,他缓缓收回了手。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笑容还凝结在脸上,心中却是绝望。我不能相信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还是霍去病。
“恭喜我?喜从何来?”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本来就有些图错了,现在更是彻底没有所图。
屋内灯亮,门被轻轻打开。九爷拄着拐杖立在门口,暗夜中,脸是触目惊心地煞白。
“哪里是酒特别?是你头顶的薰球里添了药草,昨天晚上特意让大夫配的方子。”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我知道,我这样做很是任性。自从进了长安城,我一直在很努力地学习做一个长安城人,进退言语我都在拿捏分寸,但我累了,很想念在大漠草原上横冲直撞的生活。我走了,也许有一日会回来,但更可能我再不会回来。所以,红姑,勿牵念我。
霍去病冷哼了一声道:“我看你这束手束脚的样子,烦得慌!你以后能少进宫就少进。”
从面对门而站到背对门而站,从盼望到祈求。
我轻摇了下头道:“你身子养得可好?”
“还茹姐呢?该改口叫李夫人了。”
手中拿着碧玉镶金耳坠,细看了一会儿,藏书网用绢帕包好搁在竹箱中。
我转身出了院门,缓步向自己的屋子行去。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云淡风轻,日光融和,园子中处处张灯结彩,弥漫在空气中的喜气浓得化不开。
霍去病一撩长袍坐在了门槛上,双手抱膝,下巴抵在膝头,垂目盯着地面。安静得宛若受了伤的狼,静静卧于一角,独自舔舐伤口。
我回草原了。但对不起,不是陪你一起走。我拜托了红姑转交此信,当你看到这方锦帕,应该已经是几个月后,得胜回朝时,而我也许正在和狼兄追逐一只悬羊,也许什么都不做,只是看残阳西落。你问过我,那一地纠缠不休的藤蔓可像人生?我在想,人生也许真的像金银花藤,但不是纠缠不休。花开花落,金银相逢间,偶遇和别离,直面和转身,缘聚和缘散,一藤花演绎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这次我选择的是转身离去。此一别也许再无相见之期,唯祝你一切安好。
(上册完)
拿着湘妃竹笛,凑到唇边轻吹了几下,环顾屋子,我已经把你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了。如果人的心也可以和打扫屋子一样,轻易地就能取掉一些东西,也许就会少很多烦恼。
“奴婢轻叫了几声,里面都没有动静。”
雪花慢慢积在两人身上,他犹豫了下,还是伸手替我拍落发上、身上的雪。我一动不动,宛若冰雕。
李妍却没有准我告退,沉默地注视了会儿我,一字字道:“金玉,帮我。”
我笑了笑:“不敢居功,娘娘召我进宫来拜见小皇子,人已见过,我该出宫了。”我向李妍行礼请退。
漫漫黄沙,月牙泉旁初见,我手捧罗裳离去时,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有一日自己会亲手撕裂它。
快乐是心上凭空开出的花,美丽妖娆,低回婉转处甘香沁人。人的记忆会骗人,我怕有一日我会记不清楚今日的快乐,所以我要把以后发生的事情都记下来,等有一日我老的时候,老得走也走不动的时候,我就坐在榻上看这些绢帕,看自己的快乐,也许还有偶尔的悲伤,不管快乐悲伤都是我活过的痕迹,不过我会努力快乐的……
红姑用筷子使劲扎了一块肉,嘟囔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年纪看着也渐大了,难道要学我孤老终身?”
“不用了。”
连吹了三遍后,心中激荡的怨意才略平。
众人七嘴八舌地商量如何闹方茹的洞房,我面上带着丝浅笑,思绪在听与不听之间游走。红姑有些遗憾地说:“为什么要让李师傅搬出去呢?就算娶了方茹,仍旧可以住在园子中呀!”
用晚饭时,红姑忍了半晌没有忍住,说道:“霍府的这个管家也不是一般人,听说是个挥刀能战、提笔能文的人,他虽没有一官半职,可就是朝廷中的官员见了他也客客气气的。我看霍大少脾气虽然有些难伺候,可对你倒不错……”
我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我心中苦不胜情,紧咬着嘴唇,一丝腥甜慢慢在口中漫开。欲把绢条扯碎,手却只是不停颤抖,绢条又小,不好着力,扯了几次都未扯断。
他快走了几步,笑着向我行礼,我闪身避开:“陈叔,我可受不起您这一礼。”
“你不知道?人家都这样了,你还……你……你……”霍去病霎时顿住脚步,满面怒色,气指着我。
霍去病去抓小淘,小淘赶着躲开,小谦却有些怒气地想啄霍去病,霍去病避开,顺手在小谦脑袋上敲了下:“我是要拿小淘腿上的信,可没打算欺负它。”
我摇了摇头:“从送你进宫的那日起,我已说过,我对你进宫后的事情无能为力。”
老妪双手的拇指和食指一张一合,正用丝线给方茹绞脸。方茹硬着身子一动不敢动,服侍她的婢女笑道:“日子是坊主挑的。”
他精神一振,神采飞扬地说:“这次要玩大的,当然要操练好。对了,你究竟想不想回大漠草原?”
李妍等了半晌,忽地轻叹口气:“金玉,你的性格表面看着圆藏书网通,其实固执无比,我强求不了你,但是求你不要和我作对。”她带着几分苦笑,“人人都说卫青有个好姐姐,可我觉得真正幸运的是卫皇后,老天赐了她一个如卫将军这般沉稳如山的弟弟后,居然又给了她一个苍鹰般的外甥,而我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我真希望你是我的亲姊妹,但凡有你这样一个姊妹,我也不会走得这么辛苦。”
原以为抛开过往,以后的日子就只会有偶尔的悲伤,可原来你再努力、再用心,落得的仍是痛彻心扉的悲伤。也原来有很多记忆,人会情愿永远抹掉它,没有忆,则没有痛。
我犹豫了半晌,打开绢条: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竹馆一片黑暗,我把竹箱轻轻搁在门前。默立良久,拿起竹笛吹了起来:
红姑在吃穿用度上管得很严,用过晚饭后,园子中的厨房都要灭掉火,就是有火,今儿晚上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厨子。我点了下头,随在霍去病身后,两人摸出园子,去了他的宅邸。
婢女们捧着盆帕妆盒鱼贯而入,雁字排开,屏息静气地候着。看来不起是不行了,日子总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仍旧继续,想躲避都无处躲避。我叹了口气:“我要起来了,你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那么多人伺候着,恢复得很好。你和石舫舫主有了波折?”李妍试探地问。
红姑忙应承,我有些疲惫地站了起来:“我已经事先和方茹说过,就不送她出门了,一切有劳红姑。”
霍去病假装没有看见,自顾说着不相干的话。
“你说的是假话,你所做的一切,心中定有所图,只是我直到现在仍旧看不透你究竟意欲何为。”
霍去病吩咐道:“练武之人哪里来的那么多觉?准备洗漱用具吧!”说完自己推门而进,“别赖在榻上,这都过了晌午,再躺下去,今天晚上就不用睡了。”
我凝视着她,郑重地说:“你放心,从今日起,我和你的事情一无瓜葛,绝不会阻你的路。”
我岔开了她的话题,对她笑道:“恭喜你了。”
最折磨人的是等待,心在半空悬着,上不得,落不下,漏壶细微的水滴声一声声都敲在心上。凝视久了,觉得那水似乎怎么都不肯往下滴,越来越慢。我摇了摇头,强迫自己移开了紧盯漏壶的视线。
我摇了下头:“李乐师身份今非昔比,宴席上肯定有庙堂上来恭贺的人,宫里只怕也会有人来贺喜,你待会儿仔细叮嘱下园子里的姐妹,不要闹过了。”
我静静站了会儿,方笑着回身。
天光一点点消失,黑暗压了下来。
“你曾说过,我的心意和《白头吟》的曲意不合,所以转折处难以为继,今日我的曲意和心意相通,应该吹得很好,但我宁可永远吹不好这首曲子,永远不懂它的曲意。”说到后来,即使极力克制,声音依旧微微颤着。
小霍:
“让他们两人清清静静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去吧!你请李乐师作曲词,难道他会因为已经把方茹娶到手就拒绝?影响不了歌舞坊的生意。”我漫不经心地说。
小谦、小淘一前一后飞进院子,小谦一收翅膀落在了我面前,小淘却直扑向我的头。霍去病袖子一挥,打慢了小淘的扑势,小淘看这次欺负不到我,忙空中打了个转,落在了小谦身旁。
得给自己找点儿事情,把心神引开,满屋子寻着打发时间的物品,最后手里握着一根彩色丝绳。我闭着眼睛胡乱地打着一个个死结,然后睁开眼睛开始全神贯注地解绳结。打结,解结,反复重复中,屋内已是昏暗。
我双手捧头,缓缓地蹲在了地上。
进了自己的院子,关好门,我翻出了蓝色的楼兰衣裙,捧在怀中好一会儿,方摊开放在了榻上。
李妍点了下头,有些疲倦地说:“你要永远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你去吧!”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方茹的脸刚绞干净,正对着镜子细看,闻99lib.net言回头笑道:“是小玉置办的,娘娘本来是有赏赐的意思,可听说了小玉置办的嫁衣,说是也不能再好了。”
玉儿
怔怔地看着头顶的银薰球,突然极其想念狼兄,觉得此时唯有搂着他的脖子才能化解些许心中的千分疼痛和万丈疲惫。
彼时的我思绪还那么单纯,看问题也是那么简单,做事情的手段更是直接得近乎赤裸,如今想来不无后怕。我摇摇头,一场一相情愿、自以为是的笑话,手轻抬,又丢进了炭火中。
我摇摇头,终于死心,跃下了墙头,再不回头地离去。
我忙抬头看向小淘,它腿上果然束着一指绢条。
我强抑着鼻音问:“有酒吗?”
我随手扔了刀,一把扯下头上连着丝巾的珍珠发箍,双手用力,珍珠刹那散开,叮咚作响地敲落在地面,丝巾碎成一只只蓝色蝴蝶,翩翩飘舞在风中。
对不起?对不起!
李妍吩咐乳母把孩子抱走,笑道:“要能真有你这样一个姨娘,髆儿可真是好命,让髆儿认你做姨娘吧!”
方茹正被几个妇人服侍着上妆,纁玄的嫁衣摊在榻上,逼人的喜气。我在窗外听着屋子中时不时响起的笑声:“方姑娘真是会拣日子,选在新年,普天同庆姑娘的大喜呢!”
我犹豫了会儿:“我不知道。”
他起身拎了两壶酒过来。随着酒壶一并递过来的是一块面巾,他一眼都没有看我,望着窗外的沉沉夜色、漫天雪花,捧着酒壶一口口喝着酒。
“让茹姐给我们唱首曲子,不过内容可得是讲她和李师傅的。”
日影西斜时,红姑在院子门口叫道:“小玉,有贵客来拜访你。”
“红姑,吃饭吧!”
“李广将军的弟弟、李敢的叔叔安乐侯李蔡升为丞相呀!百官之首,金印紫绶,掌丞天子,日理万机。”
他道:“我府中的厨房晚上灶火也笼着,也有人守夜,正经大菜拿不出来,做点儿好吃的小食倒还可以。”
我走了。你看到这封信时肯定很生气,别生气,你看你眉毛都竖起来了,这么多皱纹,你可说过女人经不得气的,赶快把眉眼放平了。
剪刀,剪刀在哪里?扫落了半屋子东西,仍没有找到剪刀,眼光扫到一把平日削水果的小刀,忙抓在了手里。霍去病猛地叫了声“玉儿”,人已经落在了我面前,正要劈手去夺我手中的小刀,却看见我只是狠狠用刀在割绢条,他静静地退后几步,看着我划裂绢条。
最后,麻烦你件事情,过十天半个月后,帮我把封好的锦帕送到霍府管家手中。
九爷,这几日我一直在打听石舫的事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石舫是因为窦氏的没落遭到波及。当年陛下为了限制窦氏和王氏外戚的势力,刻意提拔卫氏。如今随着卫氏外戚势力的逐渐壮大,以陛下一贯对外戚的忌惮,肯定会倾向于抑制卫氏的势力,扶助其他势力,如果选择好时机,选择对人,石舫肯定可以恢复昔日在长安城的荣耀……
舀水净脸后,打散了头发,用篦子一下下把头发刮得松软,只把两侧的头发编了两根辫子,在脑后又合成一束。肤色已经够白皙,倒是可以省去敷粉。用毛笔蘸了些许粉黛,轻扫几下,没有画如今流行的长眉,勾了个远山眉。拿出胭脂蚕丝片,滴了两滴清水,水迹缓缓晕开,蚕丝片的红色变得生动,仿佛附着在上的花魂复活,趁着颜色最重时,先抿唇,然后在两颊拍匀。
红姑:
又过了半日,听到霍去病在外面问:“还没有起来吗?”
霍去病惊诧地伸手欲扶我。
陈叔看向还立在院门口的红姑,红姑忙向陈叔行了个礼后匆匆离去。
不管你我是否曾经把酒笑谈,曲乐相合,从此后,你我东西别,各自流。
陈叔笑看着我,满眼慈祥,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一会儿后,他终于告辞离去。九九藏书
我躺着未动,他坐在榻旁问:“头疼吗?”。
好一会儿后拿定了主意。当日心心念念都是渴盼着有一日能和他同在灯下看这些女儿心情,如今虽然不可能再有那灯下共笑的光景,可这些东西既然是为他写的,索性给了他,也算了结了这段情缘。
“吱呀”,门被推开的声音。心在刹那腾起,一瞬间我竟然心酸得无法回头,原来幸福来得太艰辛,快乐也是带着痛苦的。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我手一扬,把长安城中第一场的喜悦丢进了炭火中,炭火骤然变得红艳,喜悦地吞噬着绢帕。
“主人从开春后就日日忙碌,回府的时间都少,实在不得抽身,所以命我给你带句话,明日黎明时分他离开长安赶赴陇西。”
三个字歪歪扭扭、笔迹零乱地横在绢条上。
我站在花圃前,怔怔发呆,花匠何时离去的也没有留意。
我点了下头,看着他来时的路径问:“你去拜见皇后娘娘了?”
霍去病闻声回头看我,轻叹一声:“何苦……这衣裙是他送你的?”
用过晚饭后,回到自己屋子。
也许他不愿意见外人,所以不肯天亮时来,过会儿他肯定会来的。
“这嫁衣做得可真好!是李娘娘赏赐的吗?皇家的东西毕竟气派不一般。”整理嫁衣和首饰的妇人奉承道。
红姑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问道:“小玉,你这段日子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和我们疏远起来?”
我举起酒壶,咕咚咕咚地大口喝着,不一会儿,烈酒像火一般在腹脏内烧了起来。
他人眼中是人约半夜、旖旎情天,却不知道当事人早已肝肠寸断。
将涉及李妍身世的几篇挑出来烧掉,盯着其余的只是发呆。
太安静了,静得我能听到自己的心沉落的声音,不觉得痛,只是感觉越来越黑,深幽幽的洞,一点点沉没,不知何时会砸在坚冷的地上。
心比雪更冷,又怎么会畏惧这一天清寒?我快走了两步:“我想在雪里走走。”
“有什么事吗?竟要麻烦您亲自跑一趟?”
长安城所有在我名下的歌舞坊和娼妓坊都交托给你。
这封信看完后烧掉,我另有一张尺素写明生意全部交给你。
双手用力,一声脆响,手中竹笛折断,断裂的竹笛还未落地,我已经飘上了墙头,身子微顿了顿,身后还是一片沉默。
未央宫,昭阳殿。
“不用费那个心思,光秃着就光秃着吧!”
霍去病不顾地上尘雪、身上锦衣,一言未发地席地坐在了我身旁,似乎不管我蹲多久,他都打算就这么默默地陪着我。
我听到你说“灯火爆,喜事到”,很想知道我的到来是你的喜事吗?我很希望是,可我现在对猜测你的心事不再自信满满,说不定我又一次猜错了,骗得自己空欢喜一场。不过有一日我会把这些给你看,你要告诉我昨日夜里你点灯等的是我吗?
他蓦地起身进屋,不一会儿拿着把竹伞出来,静静地坐到我身旁,撑开了伞。雪花细碎无声地轻舞着,他淡淡地望着一天素白。
李妍浅浅一笑,未再多说,她端详了我半晌后问:“你这是怎么了?眉宇间这么重的愁思?”
“你我身份不同,在这宫里被人看到并肩而行,不会有好话的。”我看他神色颇为不屑,忙补道:“你当然是不怕,如今也没几个人敢挫你锋头。得意时无论怎么样都过得去,失意时却事事都能挑出错,如今小心一些,为自己留着点儿后路总是没有错的。”
今曰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我欠了下身子道:“天家皇子,实在不敢。”
红姑有些担心地看着我,我拍了下她的肩膀,示意她放心,人悄悄走出了屋子。
窗外的鼓乐声忽然大响,看来迎亲的人到了。侧耳细听,心神微荡,铺天盖地的喜悦。这也许是女子最想听到的九-九-藏-书-网音乐,一首只为自己而奏的音乐。
我不愿意碰见人,刻意地拣幽暗处行走,他忽地问:“你会做饭吗?”
他转身背对着我,我脱下楼兰衣裙,特意拣了件火红的裙衫穿上。我不伤心,我偏不伤心,我不为不喜欢我的人伤心!轻握着蓝色衣裙,嘴里喃喃自语,可本以为痛到极处的心居然又是一阵刀绞剑刺。
……
……
李妍笑点了下头。
我扔了衣裙,径直走出门。霍去病撑起伞,默默地走在我的身侧。
几点冰凉落在脸上,不大会儿工夫,一片片晶莹剔透的素色飞旋而下。雪并不大,落得也不急,随风轻舞,欲落还休,竟带着说不出的温柔缠绵,可那苍茫茫的白又罩出一天冷冽,直透人心。
刚出李妍所居的宫殿未久,就看见霍去病迎面而来。我向霍去病行礼,他看着我来时的方向问:“你来见李夫人?”
皑如山上雪,蛟若云间月。
霍去病吩咐了仆役一声,没有多久,两个婢女就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走了进来。
月牙泉旁初相见,一幕幕犹在眼前,人却好像已经隔了几世,我笑着,笑着,笑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手下用力,哧的一声,裙子裂为两半。
我神色黯然地静静看着他,他忽地一摇头,大步快走,仿佛要把一切不愉快都甩在身后:“我看你是个贱骨头,欠打!可我他娘的居然比你更是个贱骨头,更欠打!”
花匠站起道:“可这花圃没个花草的,光秃着也难看,要不我挑几株芙蓉种上?”
我摸了摸头,有些纳闷地说:“不疼,往日喝了酒,头都有些疼,今日倒是奇怪,昨日夜里喝的什么酒?”
穿好裙子,戴好头饰,看着镜中的自己,想起大漠中的狼兄,忍不住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裙裾鼓胀如风中怒放的花,心情变得轻快了许多。
他笑道:“怎么会受不起?要不是你,我哪有命站在这里给你行礼?”
众人都去喝方茹的喜酒,园子里出奇的宁静。
霍去病起身笑道:“懒猫,手脚麻利些,我肚子已经饿了,晚了就只能给你留一碗剩饭。”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李妍感受到我语气中的真诚,眼中也有融融暖意:“我记住了,我还有一个儿子要照顾,肯定会爱惜自己。”
我起身后,静静地站了会儿,这一别恐怕再不会相见了,对这个和自己身世有几分相像的女子,我总是怀着同情和怜悯,不禁真诚地叮咛道:“李妍,照顾好自己,有时间看看医家典籍,学一些调理护养方法,呼吸吐纳对延年益寿很有好处。陛下精于此道,你不妨也跟着学一些,越是孤单,才越要珍惜自己。”
花匠在土里翻弄了会儿,摇摇头对我说:“到现在还没有发芽,看来是死透了,我给您重新种几株吧!”
对不起
我伸出一根手指逗着乳母怀中的刘髆,小孩子柔软的小手刚刚能握着我的手指,他一面动着,一面呵呵笑着,梨子般大小的脸,粉嫩嫩的。我看得心头一乐,凑近他笑问:“笑什么呢?告诉姨娘。”看到乳母脸上诧异的神色,才惊觉自己一时大意居然说错了话。小孩子虽然连话都还不会说,可身份容不得我自称姨娘。我有些讪讪地把手抽回来,坐正了身子。
婢女在外细声试探道:“姑娘醒了吗?”我大睁着双眼没有理会。
小玉
一个人在黑黢黢的屋里坐了很久,摸索着点亮灯,寻出平日烹茶的炉子,架了炭火。从衣柜里捧出竹箱,看着满满一箱按照日期搁好的绢帕,忽然笑起来。
妇人口中“啧啧”称叹。
“第一次见你,你就穿的这套衣裙,在银色的月光下,一头银色的狼身旁,长裙翩飞,青丝飘扬,轻盈得没有半丝人间气象,从没有细看过女子的我,也不禁一味盯着你看,想看出你来自何方,又去向何方。”霍去病含着丝浅笑。
我向陈叔行礼作谢:“麻烦您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