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相约
目录
第十五章 相约
第十五章 相约
上一页下一页
九爷看我定定地凝视着他,原本的轻松温和慢慢褪去,眼中又带了晦暗,匆匆移开视线,不再看我。
九爷好笑地问:“想什么呢?我问你和天照他们什么时候那么要好了。你一个人说话,三个人帮腔,似乎我不随你来园子逛一趟就要犯了众怒。”
几根竹竿折断,眼前的鸳鸯藤架忽悠忽悠晃了几下,倾金山,倒玉柱,一声巨响后,一架金银流动的花全部倾倒在地。
九爷温和地说:“现在你明白我身世的来龙去脉了。祖父一直在暗中资助西域,当年汉朝积弱,西域和汉朝之间没什么大矛盾,祖父帮助西域各国对付匈奴人。现在对西域各国而言,日渐强盛的汉朝逐渐变得可怕,可我的祖母是汉人,母亲是汉人,我不可能如祖父的旧部石伯他们那样立场坚定地帮助西域对付汉朝,但我又不能不管祖父遍布西域和渗透在长安各行各业的势力。祖父的势力和西域各国都有交集,如果他们集体作乱,不管对西域还是汉朝都是大祸。匈奴很有可能借机一举扭转颓势,而以陛下的性格,定会发兵西域泄愤。”
在一派纷纷扰扰中,当刘髆未满一个月时,刘彻召集重臣,诏告天下,立皇长子刘据为太子。事出意外,却又合乎情理。毕竟如今和匈奴的决定性战役一触即发,一个卫青,一个公孙贺,一个霍去病,如果刘据不是太子,刘彻凭什么真正相信他们会死心塌地地效忠?
他双眼幽冥晦暗,仿佛无边黑夜,多少心事都不可知,竟压得我有些心酸,只是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他。快要三年没见狼兄,他还好吗?去看看狼兄也好。是我静心想想该何去何从的时候了。悲伤不管有没有尽头,可这一生还得继续。
“学生倒觉得白起埋得对,如果没有白起坑杀四十万正值青壮年的男丁,赵国人口遽降,国中连耕作农田的劳力都匮乏,令赵国再无争霸天下的能力,秦国能否一统天下还是未知,或者七国争霸天下的大战要持续更久时间,死更多的人,受苦的只是平民。从长远看,白起虽然坑杀了四十万人,但以杀止杀,也许救了更多人。就从当时看,白起如果不灭赵国,那将来死的就是秦国人,他是秦国的大将,护卫秦国平民本就是他的职责。”
“白起究竟该不该活埋赵国的四十万兵士?”夫子问完后,一面笑品着茶,一面环顾着底下的学生。
“什么病?”
李广利得意扬扬地看向我,我笑看着他,这人虽然不肯往肚子里装东西,但为人疏爽,爱笑爱闹,羡慕权贵却并不嫌弃贫贱,已是难得,如果不是碰上李妍这么个妹子,也许可以过得更随意自在。
“玉儿!”霍去病叫了我一声后,半晌再没说话,我搁下手中的镰刀,立起看着他。
我一直以为自己所猜测到的状况已经很复杂,没有想到实际状况更复杂凶险。九爷一面要应付刘彻,保全石舫内无辜人的性命,一面要帮助西域各国百姓,让他们少受兵祸之苦;一面要考虑匈奴的威胁,一面还要弹压底下来自西域的势力,特别是这些势力背后还有西域诸国的影响。现在想来,石舫每一次的势力削弱肯定都要经过内部势力的激烈斗争和妥协,匈奴在远方虎视眈眈,西域诸国在一旁心怀叵测,刘彻又在高处用警惕猜忌的目光盯着,一个不慎就会满盘皆乱。九爷以稚龄扛起一切,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可想而知,他却只把它们都化作了一个云淡风轻的笑。
李敢的一脸焦急慢慢褪去,却显了心酸之色。她那边生命垂危,他这边却只能坐在这里,苦苦等候一个消息。
九爷沉默地躺着,一动未动。我松了口气,他总算没有拒绝我这个请求。
霍去病道:“我叫霍去病。”
李妍望着刘彻,也又是笑,又是泪,居然毫不避讳我们,在刘彻手上轻印了一吻,依恋地偎着刘彻的手,喃喃道:“我好怕再见不到你。”那一瞬,刘彻身子巨震,只能呆呆地看着李妍,眼中有心疼,有怜惜,竟然还有愧疚。
我笑起来:“其实我已经知道答案,以你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只要是自己想要的,无论如何都值得。我该说的都说了,也算对得起你我相交一场。”
红姑蹲在我身侧:“吴爷于我有恩,石舫是我的老主子,如今石舫的三个主事人在门外候了一日,长安城中还从未有这样的事情。玉儿,我求求你,你就见见他们。”
我把窗户推开跳进屋,又轻轻关好窗户。以我的身手,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原本以为在榻上睡得很沉的人却立即叫道:“玉儿?”极其疲惫的声音。
天照赔笑道:“肯定愿意见,你都几个月没有踏进石府了,竹馆变得格外冷清。”
短短一瞬,我的力量就好似燃烧殆尽。我无力地靠在墙上,良久后,才再有力气提步离去。
“玉姐姐!”随在身后的小风大叫。
我盯着架上的花,持续几天的紧张慢慢褪去,心绪反倒宁静下来:“金银花还有一个别的名字,你可知道?”
朝中暗流涌动,卫氏一族一直保持着缄默,一切如常,卫青大将军甚至亲自进宫进献礼物给李妍,祝贺刘髆的诞生。以李蔡、李敢等高门世家为首的朝中臣子也一言不发,只纷纷上奏折恭贺刘髆诞生。
“白起身为秦国大将,一军主帅,却言而无信,答应给赵国兵士一条生路,却在诱降后出尔反尔,坑杀四十万士卒,言行令人齿冷。所谓‘军九*九*藏*书*网令如山,军中无戏言’,白起却在大军前违背自己的诺言,将来何以服众?此其一。其二,白起此等作为让秦国后来的战争变得更加惨烈,因为没有人敢再投降,怕投降后等待的又是坑杀,所以宁可死战,白起等于把秦国的征服变得更加艰难,让每一场战争都成了生死之斗。”
我看着衣袖一点点从我手中消失,却一点儿挽留的办法都没有。原来有些人真比浮云更难挽住。
我和李敢犹沉浸在各自思绪中,院子门忽地被推开,我和李敢一惊后,都急急站起。霍去病脸色不善地盯着我们。我和李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倒还罢了,可我们居然灯也不点,彼此默默在黑暗中相对,的确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我握住他欲转动轮椅的手:“我真的只是请你来看花,我不管你是否会笑我不知羞耻,我今天就是要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你。这些鸳鸯藤是我特地为你种的,前年秋天种下,已经快两年。九爷,我……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我想以后能和你一起看这些花,而不是我独自一人看它们鸳鸯共舞。”
我扶着门闩道:“想要,想要一个热热闹闹的家。我走在街上时会很羡慕那些抱着孩子吵吵闹闹的夫妻,我听到你小时候的故事也很羡慕,爷爷,父亲,母亲,还有偶尔会闹矛盾的兄弟,一大家人多幸福!你呢?”
刚才为白起争辩时,个个都一副大人样,这会儿听到有鸡吃,却又露了少年心性,一下子都跳了起来。
天照一路絮絮叨叨,我一路沉默,到竹馆时,天照停了脚步:“你自个儿进去吧!”不等我说话,他就提着灯笼转身而去。
方茹低下头,神情羞涩,虽一字未回答我,可意思已很明白。
我诧异地抬头看向他,讥讽道:“你这是向它们赔礼道歉?霍大少也会做错事情?这要传出去,整个长安城还不震惊死?”
李敢看着霍去病的脸色,无限黯然中也透出了几分笑意,对我笑着摇摇头,向霍去病抱拳作礼后,一言不发地径自向外行去。
“明年随我去草原吧,你既然在长安城待得不开心,不如随我去草原大漠转一圈。”
九爷笑道:“我一时忘记了,只想到入药时的名字。你今天请我来园子不是只为看花吧?我记得你们湖边的柳树长得甚好,我们去湖边走走。”
“九爷,你还记得我上次在你书房翻书的事情吗?我其实是想看看你究竟都读了些什么书。一个人什么样的脾性就会爱读什么样的书,我知道你爱老庄和墨子,喜欢墨子,大概是因为《墨子》中讲了很多器械制作,很实用,‘君子善假于物’,另外一个原因我猜是墨子对战争的主张,对大国与小国之间交往的主张。”
人回到园子,疲惫得只想立即躺倒。没料到,李敢正在屋中等候,一旁作陪的红姑无奈地说:“李三郎已经等了你整整一日。”
方茹摇头笑道:“小玉,你多虑了。李大哥没有那么高的心,他不会去争权夺利,不会有那么复杂的事情。”
我沉默了一瞬,对于这点我再不愿正视,可都不得不承认,轻轻点了下头。
有的认为卫氏一族在朝中势力雄厚,刘据显然更有优势,有的却不以为然,既然卫氏是靠着卫子夫得宠后,渐渐发展到今日,那李氏将来又何尝不可能?何况皇长子刘据和刘彻性格截然不同,刘彻现在虽然还算喜欢,但日子长了,只怕不会欣赏。
我长叹了口气:“李延年是个好人,你嫁给她是好事一件,可惜的是,他如今有一个尊贵的妹子。”
霍去病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你们何时变得如此要好了?你在宫里累了那么久,竟然连休息都顾不上?”
黑暗中,我们各自沉默着。许久,许久,久得似乎能一直到天荒地老。如果真能就这样到天荒地老,其实也很好。
幽暗的大屋,家具很少,白日看觉得空旷,晚上看却只觉冷清。窗户半开,冷风阵阵,吹得月白的纱幔荡起又落下,落下又荡起,榻上的人却一无动静。我在窗口站了许久,他一点儿响动都没有发出,好似睡得十分沉。
他神色释然:“这就好,千万不要介入皇家的夺嫡之争,和他们打交道,比与虎谋皮更凶险。”
我愣愣地坐着,榻旁早空,究竟是不是梦?
他听而不闻,固执地又推了出来,我只好双手捧起放在散开的裙下,倒的确管用,不一会儿原本沁着凉意的地板已经变得暖和起来。
原来狼盗的称呼如此而来,我笑接道:“老爷子对祖母一见钟情,为了做汉人的女婿,就只好到长安城安家落户做生意了。”
“哦!九爷病了,九爷病了那应该请郎中,你们请了吗?干吗要特意告诉我?”
“人已走了。”霍去病淡淡说。
在太子之位仍旧虚悬的情形下,朝中有心人免不了开始猜测究竟是卫皇后所生的长子刘据更有可能入主东宫,还是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刘髆。
九爷仔细看了会儿:“难为你还有工夫打理它们,能长这么好可要花不少心血。”
我难以置信地摇着头,怎么会倒了?两年的悉心呵护,怎么这么容易,一场梦就散了?
我咬着唇点点头,九爷一脸心疼和苦涩:“傻玉儿,赶紧把这些都关了。石舫在长安城已近百年,各行各业都有涉足。朝中大臣暗地里的勾当,钱物往来,污迹把柄,我若想要并不费力。”他的脸色蓦地一变,“你有没
九九藏书网
有答应过李夫人什么条件?”
一觉醒来时,已经正午,还眯着眼睛打盹,心头忽地掠过昨日似真似假的低语,惊得猛地从榻上坐起。一低头,身上却还是穿戴得整整齐齐,只鞋子被脱去放在了榻前。
他把一枚镂空银薰球推出被子,我伸手推进了被子:“我不冷。”
我苦笑起来,扶着他的轮椅,缓缓蹲下,凝视着他:“你在躲避什么?为什么不说出另一个名字?因为它们花蒂并生,状若鸳鸯对舞,所以人们也叫它‘鸳鸯藤’。”
“玉姐姐好久没来看我们了。”
九爷笑道:“祖父做强盗做得风生水起,整个西域的强盗都渐渐归附于他,因为他幼时喝狼奶长大,所以祖父率领的沙盗又被人尊称为狼盗,这个称呼后来渐渐变成沙盗的另一个别称。祖父为了销赃,又做了生意,可没想到居然很有经商天分,误打误撞,慢慢地竟成了西域最大的玉石商人。一时间,祖父在整个西域黑白两道都风光无限。结果用祖父的话来说,老天看不得他太得意,但又实在疼爱他,就给了他最甜蜜的惩罚,他抢劫一个汉人商队时,遇见了我的祖母……”
被寒风一直吹着,整个屋子冷如冰窖。我沉默地跪坐到榻前,探手进被子一角摸了下,幸好榻还捂得暖和,被子里倒不冷。
他突然又问:“玉儿,霍……霍去病,他对你很好吗?”
去年秋天收获了不少金银花果,今年秋天却只是一架已经枯死的藤蔓。
“玉儿,你是不是暗中做了什么?你的娼妓坊生意是为了搜集消息,掌握朝中大臣的账目和把柄吗?”
天照道:“小玉,你这是打算和我们石舫划清界限,从此再不往来吗?”
几个伴学的少年郎看见我,都笑着拥了出来。
九爷推着轮椅,我在他身侧缓步相伴。步子虽慢,心却跳得就要蹦出来。
册立太子的诏书刚公布,生完孩子未久、身体还在休养中的李妍,突然调理失当,一场大病来势汹汹,人昏迷了三日三夜后,才在太医的救护下苏醒。
天色转暗,屋里慢慢地黑沉。他一直静静坐着,不言不动,我也只能强撑着精神相陪。很久后,黑暗中响起一句喃喃自语,很轻,却十分坚定:“如果这是她的愿望,我愿意全力帮她实现愿望,只要她能不再生病。”
我在院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苦笑着喃喃自问:“你有什么好怕的?难道还会比现在更坏?”
石风朝我比了个钱的手势后,跑着离去。
“我现在不能答应你,我手头还有些事情,如果一切料理妥当,我也许会离开长安。”
我抓住他的袖子:“为什么?难道一直以来都是我自作多情?你竟然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你怕什么?是你的腿吗?我根本不在乎这些。九爷,一个人这一辈子可以走多远不是由他的腿决定,而是由他的心决定。”
李敢看她出了院门,立即问道:“她醒了吗?她可还好?她……”李敢的声音微微颤着,难以成言。
李广利捋了捋袖子,嚷道:“明日我请你们去一品居吃鸡,那个滋味,管保让你们连舌头都想吞下去。”
我一动不动,只是盯着自己的手。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地推开它?一次又一次。原来最大的悲伤不是心痛,而是没顶而至的绝望。
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我回头看去,方茹拎着一个装食物的竹笥进了院子,看见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行了个礼。我笑道:“你这个嫂子做得可真尽责。”方茹的脸霎时通红。
我对着他粲然一笑,留恋地看了他一会儿后站起身:“我走了,不要再开着窗户睡觉。”
我沉默了会儿:“你想嫁给李延年吗?”
“你渐渐削弱石舫在汉朝的势力,不仅仅是因为汉朝皇帝而韬光养晦,还是因为要牵制石伯他们的野心?”
“我那天不该拿它们出气。”
红姑看我只顾着看花,半晌都没有答她的话,低低唤了我一声。我面无表情地说:“让他们回,我不想见客。”
方茹停了脚步,默默想了会儿,握住我的手,凝视着我,郑重地说:“多谢你,是我想得太简单,我现在约略明白几分你的意思了,但是,小玉,我愿意,我不在乎前面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愿意和他一起。”
霍去病笑着点了下头:“比去年的一口回绝总算多了几分希望。”
我笑着摇摇头:“你可别把我想得那么好,我这个人性子懒,无利的事情是懒得做的。你是我在长安城结识的第一个朋友,有些话也许不是好话,但我今日想和你谈谈。”
“玉姐姐,我娘让我问问您,给您纳的鞋子,您穿着可合脚?说是等农活闲了,再给您做一双。”
我摇头苦笑起来:“我试探再试探,他躲避再躲避,我尽力想走近他,他却总是在我感觉离他很近时又猛然推开我。我一遍遍问他为什么,可他的表情我永远看不懂。事情不是你们想得那么简单,如果是因为他的腿,我已经明白告诉他我的想法,可他仍旧选择的是推开我。我一个女子,今日毫不顾忌地把这些告诉你们,只想问问,你们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你们可知道为什么?”
他们一人一句,吵得我头晕。我笑道:“看你们学得辛苦,今日特地吩咐厨房给你们炖了鸡,待会儿多吃一些。小五,我让厨房特地分出来一些,下学后带给你娘;常青,你嫂子在坐月子,你也带一份回去。”
九爷猛然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他避开我的九-九-藏-书-网视线,直直盯着前面的鸳鸯藤,一字一字地说着,缓慢而艰难,似乎每吐出一个字,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我不习惯陪别人一起看花,我想你总会找到一个陪你看花的人。”
小风怒吼道:“我说九爷病了,九爷病了,你到底要我说几遍?”
鸳鸯藤不负我望,一架金银,泼泼洒洒,绚烂得让花匠都吃惊,不明白我是怎么养的。其实很简单,我每天都对着它们求呀求,草木知人性,也许被我所感,连它们都渴盼着那个男子的光临,希望我的愿望成真。
“九爷,你们驯养了很多信鸽。去年大汉对匈奴用兵时,西域又恰逢天灾,你就急需大笔钱。你懂那么多西域国家的语言,又对《墨子》的观点十分赞同。我想,这些应该都和生意无关,你也许是西域人,你所做的只是在帮助自己的国家。”
这简直比酒楼茶坊间的故事还跌宕起伏,我听得目瞪口呆,这个老爷子活得可真是……嗯……够精彩!
我依旧没有动,他伸手来拉我。我甩脱他的手,怒吼道:“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谁让你随便进我的屋子?你出去!”
九爷轮椅停了一瞬,依旧向前行去,嘴里说着:“早闻大名,今日幸会,不胜荣幸。”人却头都未回。
九爷的手微微颤着,手指冷如冰,他盯着我的双眼中,痛苦怜惜甚至害怕,诸般情绪,错杂在一起,我看不懂。我握着他的手开始变冷。我祈求地看着他:我把我的心给了你,请你珍惜它,请——珍——惜——它。
“请他们过来。”我把最后的水洒进土里。
说着,我自己侧着头抿嘴笑起来:“我是不是很奸猾?”
霍去病的手猛然握成拳,砸在了鸳鸯藤架上:“你不要忘了你也请过我来赏花,鸳鸯藤?你只肯告诉我它叫金银花。”
我低头把银薰球挪了个位置:“其实那些都是骗你的,我从来没有得过这些病,我身体好得不得了。我只是想让你每天都有一会儿想着我,你会思索‘给玉儿开什么方子好呢’。其实我也不怕吃黄连,我根本不怕苦味,可我就是想让你为难,为难地想‘玉儿竟然怕苦,该如何是好’。我觉得你每天想啊想的,然后我就偷偷在你心里落了根。”
李妍幽幽醒转时,刘彻一脸狂喜,和之前的焦虑对比鲜明,那样毫不掩饰的担心和喜悦。我想,这个男子,这个拥有全天下的男子是真正从心里爱着李妍,恐惧着失去她。
“谁知道他们三个干吗要帮我?也许落个人情,等着将来讹诈我。”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也许是看到你灯下温暖的身姿,也许是你替我擦耳朵时,也许是你嘴边笑着眉头却依旧蹙着时,我只知道我很想和你在一起,我小心地试探你是否喜欢我。九爷,我总是告诉你,一时我嗓子不舒服,一时肩膀不舒服,一时又吃不下饭了,反正三天两头我总会有小毛病。”
“玉姐姐。”
一院花香,刚推开门,九爷已低问了句:“你种了金银花?”我朝他紧张地一笑,没有回答。
我很想能笑着、若无其事地回答他,可我没有办法云淡风轻。我深吸了口气,声音干涩:“九爷不惜放弃手头的生意也要立即凑够钱把借我的钱如数归还,好像是石舫要和我划清界限。”
怎么办?这个问题我一直在问自己。自那一架鸳鸯藤倒后一直问到现在。
那颗心砰然坠地,刹那粉碎。我的手依旧在空中固执地伸着,想要抓住什么,手中却空落落的,一个古怪的姿势。
我点头笑道:“那我可就去暗示李延年来提亲了,这礼金可不能太少。”
虽然让种花师傅尽全力救回金银花,可伤了主藤,花儿还是一朵朵萎谢,叶子一片片变黄。我看着它们在我眼前一日日死去,感觉心内一直坚信的一些东西也在一点点消逝。
屋内的学生散了课,闹哄哄地嚷着,还在为白起争辩不休。我笑着说:“快进去吧,饭菜该凉了。”方茹低着头从我身边匆匆走过。
我“啊”的一声,扭头看向小风:“要死了,我长着耳朵呢!”
门外传来冷冷的声音:“的确有人愿意陪她看花。”
霍去病有些恼怒:“你整日板着张脸,摆明就是认为我做错了。”
他伸手去推轮椅,似乎手上根本没有力气,推了几次,轮椅都纹丝不动。
“那九爷问你话,你干吗不回答?”小风振振有词。
说着话,已经到了我住的院子。我回头看向石风,石风朝我做个鬼脸,对九爷说:“九爷,以前到玉姐姐这里都没有仔细逛过,今日我想去别的地方逛一圈,看看这长安城中贵得离谱的歌舞坊究竟什么样子。”
“李大哥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嫌弃我。”方茹急急辩解道。
我看着趴在长案上睡得正香的李广利无奈地摇摇头,夫子显然早已放弃他,目光转到他面前时径直跳过。不过,这几个精心挑选的伴学少年的确没有让我失望,卫青大将军的传奇人生让这些出身贫贱的少年也做着王侯梦,紧紧抓着我提供的机会。
九爷笑说:“你去吧!”
我说话时一直尽量不去看九爷,此时却没有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他双眼盯着帐顶,脸色如水,清澹退静。
“花匠说把根护好,明年春天也许还能发芽。”
我笑了再笑,当一个人不能哭时似乎只能选择笑,一种比哭还难看的笑:“三位请回吧!我现在很累,需要休息。”说完不再理会他们,转身进了屋子。九九藏书
这是今晚我听到的最好听的话,我侧头微笑起来。
两人之间又沉默下来,我低头咬着唇,心跳一时快一时慢,好半晌后,我低声道:“我的心思你已明白,我想再问你一次。你不要现在告诉我答案,我承受不起你亲口说出残忍的答案,再过几日就是新年,你曾说过那是一个好日子,我们在那天重逢,现在又是我的生日,我会在园子里等你,如果你不来,我就一切都明白了,可……”我抬头凝视着他,他的眼眶中有些湿润,“可我盼着你来。”
九爷脸微侧,看向我,眸子中带着震惊,但更多的是心痛与温暖。我依旧看不懂他的心,我心中轻叹,低下了头。
方茹静静地从我们身边经过,我打发他们赶紧去吃饭,转身去追方茹,两人并肩默默地走。
我点点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离开。
一向不爱说话的慎行突然道:“小玉,再给九爷一些时间,很多心结不是一夕之间可以解开的。”
一架枝繁叶茂花盛的鸳鸯藤。夏日阳光下,灿如金,白如银,绿如玉,微光流动,互为映衬,美得惊心动魄。
我想着所发的毒誓,这个应该不算吧?摇摇头。
我忙道:“醒了,你放心,太医说只要细心调养,两个月左右身子就能恢复。”
身后半晌都没有任何声音,我有些诧异地正要回头,九爷压抑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似乎极力抑制着很多不能言语的情绪:“我也是。”
拍过门环后,开门的不是石伯,而是天照。我面无表情地说:“听说九爷病了,我来看看他,不知道他可愿见我?”
我又埋下头,继续砍枯死的枝条:“太阳都打西边出来了,我倒是不好不受。”
方茹又喜又羞:“你这个人,好好说不了两句,就又来捉弄我们。”
小风翻了个白眼,仰天大叫了一声:“玉姐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反正我话已经带到,怎么办你自个儿掂量吧!”说完,他“咚咚”地使劲踏着地板飞奔离开。
几个少年都拍掌鼓噪起来:“多谢李二哥。”
我紧紧攥着拳,用指甲狠狠掐着自己。
我向谨言、慎行和天照行了一礼,谨言刚想说话,慎行看了他一眼,他立即闭上了嘴巴。
李敢是李广将军唯一的儿子,在李氏家族中地位举足轻重,他的决定势必影响着整个家族的政治取向。我身子后仰,靠在垫子上,默默无语。李妍,如果这场病是巧合,那么只能说老天似乎在怜惜你,竟然一场病,让一个在某些方面近乎铁石心肠的男子心含愧疚,让另一个男子正式决定为你夺嫡效忠。可如果这不是巧合,那你的行事手段实在让我心惊,一个刚做了母亲的人,竟然就可以用性命作为赌注。一个连对自己都如此心狠的人?我心中开始隐隐地害怕。
我瞪大眼睛,诧异地看向他。他今天晚上,第一次露了一丝笑:“祖父也可以说受过狼的抚育之恩。他本是依耐国的王子,但刚出生就发生了宫变,父王母妃双双毙命,一个侍卫带着他和玉玺逃离宫廷,隐入大漠。当时找不到乳母,侍卫捉了一只还在哺乳的狼,用狼奶养活了祖父。祖父行事捉摸不定,他长大后没有联络朝中旧部、凭借玉玺去夺回王位,反倒靠着出众的相貌在西域各国和各国公主卿卿我我,引得各国都想追杀他。据说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突然厌倦了温柔乡,大摇大摆地闯进依耐国宫廷,把他的小叔父从睡梦中揪起来,用一把三尺长的大刀把国王的头剃成光头,又命厨子备饭大吃一顿,对他的小王叔说了句‘你做国王做得比我父王好’,就扔下玉玺,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跑回沙漠做了强盗。”
“阿茹,你好歹也认得些字,居然说出这么荒唐的话?李延年没有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真有事情,李延年怎么躲得过?”
我犹豫了一瞬,下面的话我该讲吗?
我关门的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侧,但门依旧借着起先的力,悠长、缓慢,一点一点地在我眼前合上。他的面容慢慢隐去,他第一次毫不顾忌地与我纠缠在一起的视线终被隔开。
我恨恨地瞪向霍去病,他似乎也有些吃惊,怔怔凝视着满地藤蔓,眼中些许迷惑:“玉儿,你看这一地纠缠不休、理也理不清的藤蔓,像不像人生?”
九爷淡淡地笑着点了下头。
李妍顺利诞下一个男孩,刘彻赐名髆,又重重赏赐了平阳公主、李延年和李广利兄弟。
我心中有鬼,再不敢和小风斗嘴,不好意思地看向九爷:“刚才没有听到,你问我什么?”
“你还很喜欢读老子和庄子的书,我仔细听过夫子讲他们的书。我有些琢磨不透你对将来有何打算,墨子是用一生心血去尽力而为的主张,老庄却是若大势不可违逆时,人应学会顺其自然。九爷,这些我都不在乎,我不管你是西域人还是大汉人,你就是你,如果你要自由,我愿意陪你离开长安,大漠间任你我遨游。如果你要……如果你要阻挡大汉之势,夺取江山,我做不到,但我可以帮你,让他们在你我有生之年都无西扩之力。”
“荒唐!如此残忍行径,居然会有人支持,学生认为……”
霍去病愣了一瞬,面上渐渐带了一丝笑意,走到榻旁坐下。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他在耳旁低声道:“这么放心我?可我有些不放心自己,万一控制不住,也许……也许就要……了你……”他的气息在脸上若有若无地九九藏书网轻拂过,唇似乎贴在了我的脸颊上,我却困得直往黑甜梦乡里沉去,什么都想不了。
正要拉门,九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等一下,不要回头,回答我一个问题。”他的声音干涩,“玉儿,你想要一个家吗?”
我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们已经认识三年了。”
方茹笑着说:“我很感激你,感激遇见你,感激你骂醒我,感激你请了李大哥到园子,也感激你今日的一番话,因为这些话,我会更珍惜我和李大哥现在所有的,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没有遗憾。”
“你说什么?”我心痛得厉害,不知在想什么,嘴里傻傻地又问了一遍。
九爷向他揖了一下手,神色极其复杂地看了他一瞬,面色越发惨白,侧头对我说:“玉儿,你有朋友来,我先行一步。”推着轮椅就要离去。
屋内的夫子讲得真是好,观点新颖,论述详细,每个问题都让学生思考着战争之理,最难得的是鼓励学生各抒己见,不强求学生的观点一定要与自己一致。
两日两夜没有合眼,我早已累得不行,刚才碍于李敢,一味撑着,此时再不管其他,身子往后一倒,随手扯了条毯子盖在身上:“我好困,先让我睡一会儿,回头要打要罚都随你。”
九爷笑着摇摇头:“前半句对了,后半句错了。祖母当时已经嫁人,是那个商人不受宠的小妾,祖父是一路追到长安城来抢人的,结果人抢到后,他觉得长安也挺好玩,又一时性起留在了长安。”
九爷扭过了头,不肯看我,一点点把我手中的袖子里抽出,嘴里只重复道:“玉儿,你这么好,肯定会有一个人愿意陪着你看花。”
这个故事的开头原本血光淋淋,可后来居然变得几分滑稽。我听得入神,不禁赶着问:“那后来,老爷子怎么又到长安来了?”
三人都一脸沉默,最后慎行看着我,非常严肃地说:“小玉,我们给不了你答案,也许……”他顿了顿,却没有继续说:“但我们知道九爷对你与众不同,我们和他一块儿长大,这些还能看得出来,九爷真的对你很不一样,只求你再给九爷一些时间,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嗯”了一声,拉门而出。转身关门的刹那,对上他的漆黑双瞳,里面眷恋不舍、悲伤痛苦各种情绪翻滚,看得我的心也骤起波澜。他没有回避我的视线,两人的目光刹那胶凝在一起,那一瞬风起云涌,惊涛骇浪。
李妍重病时,刘彻病急乱投医,竟然把我也召进了宫中,让我试着在李妍耳畔叫李妍的名字。当人处,我只细细叫着“娘娘”,可背人时,我只在她耳边说一句话:“李妍,你怎么舍得刚出生的儿子?你还有机会,难道这就放弃了吗?”
“九爷,我有些话要告诉你。你别说话,我怕你一开口,我就没有勇气说完。不管你是否愿意听,但求你,求你让我把这些话说出来,说完我就走。”
红姑为难地说:“已经来了三趟,这次连身子不好的吴爷都一起来了。玉儿,你就算给我个薄面,见他们一见。”
天照看了我好一会儿,和慎行交换了个眼色:“小玉,难为你了。”
方茹婉转一笑:“我是个没多大出息的人,不过是一日日混日子而已。三年的时间,小玉却是与当时大不相同,从孤身弱女子到如今在长安城呼风唤雨,难得的是你心一直好,知道体恤人。”
好一会儿后,他的声音传来:“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方茹看向我:“请讲。”
我低着头无意识地捋着微皱的裙子,几缕发丝垂在额前。他凝视着我,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手探了探,似乎想帮我理一下额前的碎发,刚伸出手,却又缩了回去:“玉儿,我的祖父的确是西域人,说来和你还有几分渊源。”
我轻柔地说:“我知道他不会嫌弃你,我说的是……说的是……李夫人已经有一个皇子。从太祖以来,吕氏外戚曾权倾天下,窦氏外戚也曾贵极一时,之后王氏外戚又风光了一段日子,可他们的下场都是什么?阿茹,我不想你陷进这个没有刀光却杀人不流血的世界,再多的我说不了,你明白我的话吗?”
天照嘴唇动了动,却无法解释。谨言嚷道:“小玉,你和九爷怎么了?九爷来时好好的呀?怎么回去时却面色苍白,竟像突然得了大病,把自己关在书房中已经多日,只吩咐我们立即还钱给你。”
“说是风寒,九爷自己开的药方。我们抓药时问过坐堂大夫,说辞和九爷倒不太一样。说看用药都是理气的,感觉病症应该是郁结于心,嘀嘀咕咕还说了一堆‘心者,脉之合也。脉不通则血不流,血不流则什么什么的’。反正我们听不大懂,只知道坐堂大夫的意思是,九爷的心似乎出了点儿毛病。”
霍去病看我拿镰刀把枯萎的枝条一点点切掉:“已经死了,干吗还这样?”
九爷沉默了好一会儿:“因为冬天时它仍旧是绿的,所以又叫它‘忍冬’。”
霍去病走到九爷身前:“石舫孟九?”姿态高傲,脸色却发白。
我从水缸里舀了水,用手撩着细心地洒到鸳鸯藤上。对不起,我们人之间的纷争却要让无辜的你们遭罪。
我身子陡然一寒,盯向李妍,你……你是真病,还是自己让自己病了?
看来我若不答应,红姑定会一直哀求下去。
想到此处,心里的希望渐渐腾起,他能把这些隐秘的事情都告诉我,是不是代表了他现在已十分信赖我?那他是否有可能接受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