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请客
目录
第十二章 请客
第十二章 请客
上一页下一页
着急失措间正想着干脆金珠一挥,索性把他砸晕了拉倒,又犹豫着,力道控制不好,不知道会不会砸死他?他却松了劲,仿佛刚才他什么都没有干,拖着我的手蹲下,对着几条大狗说:“认识一下,以后别误伤了我的人。”
我笑道:“几个园子的姑娘们一直没有机会聚在一起维系一下感情,我有心请大家吃一顿,可请得便宜了,徒惹人笑,请得贵了,又实在心疼。难得你当时发话让我去拣稀罕之物点,我就吩咐了一品居尽全力置办。何必那么小气?你这出门转了一圈,就封了侯,请我们几百号人吃顿好的还是请得起的。”
他的嘴角噙着丝笑,静静地看着我,不说付也不说不付。
我蹲在炭火旁,双手支着下巴,垂涎欲滴地盯着匈奴厨师的一举一动。那个匈奴厨师年纪不过十六七,不知道是因为炭火还是我的眼神,他的脸越来越红,头越垂越低。
我咽了口口水,脸还板着,脚却已经随在他身后迈了出去。长安城羊肉的做法以炖焖为主,我实在馋得慌时也自己动手烤过,可我的手艺大概只有我们狼才不会嫌弃。
她一面说一面抚弄着衣服的破口子,哭得越发伤心。我笑起来,给她拧了帕子擦脸:“快别哭了,不就是一套衣裳吗?我送你一套,明天就叫裁缝来给你新做。”
我看他脸还板着,忍不住道:“不要担心,李夫人就在我身边。”
我长叹口气,李敢知道了帕子的主人就是李妍,却不知道李妍是主动要进宫,并不是我为了攀龙附凤而欺骗他,我当时烧毁帕子只是不想让他成为李妍的棋子,可人算不如天算。
我和霍去病刚从槐树上跳下,几条黑色大狗悄无声息地扑了上来。我绢带一挥,金珠击向它们的脑袋,身后的霍去病忙一拽我,我身子跌入他怀中,他一手揽着我腰,一手扶住我的胳膊把金珠上的力量卸去。
正说着,红姑披头散发地走了进来,我想忍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红姑怒骂道:“你还有心情笑,再砸下去,今年大家都去喝西北风。”她一说话,乱如草窝的头发晃来荡去,仿如鸟儿直在里面钻,连一旁的心砚都低下头,咬着唇笑。红姑气得想去掐心砚,我使了个眼色,心砚赶紧一扭身跑出了屋子。
我“啊”了一声,抬头迎上霍去病锐利的双眸,摇摇头,又赶在他发作前立即补道:“我在想李夫人。”
他摇摇头,一脸不以为然:“芙蓉花看腻了,也有想摘根狗尾巴草玩的时候。”
红姑想了会儿,脸上愁容终散,笑着点头:“李敢上头的两个哥哥都英年早逝,听说李将军十分伤心,李敢因此对父亲越发孝顺,从没有任何违逆。李将军若知道了这事,估计李敢再大的怨气也不能再来闹事。玉儿,还是你聪明,打蛇打七寸。”
这几日一到开饭时间,我就记起鲜美的烤羊肉和那个好手艺的厨子,一案的菜肴顿时变得索然无味。霍去病如果知道我吃了他的美食,居然还贪心到琢磨着如何把那个厨子弄到自己99lib.net手里,不知道是否会骂我真是一头贪婪的狼。
我侧着头,边想边说:“夸了我两句,说幸亏我出现得及时,赶走了沙盗,赏赐了我一些东西。还笑着说,我以后可以常入宫去陪李夫人说说话。”
“这辈子还没丢过这么大人,被一个少年郎推来搡去,直骂我毒妇。”
他唇边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我在水盆里浸浸手,拿了绢帕擦手,一面想着那帮文人才子背后的议论。甯乘劝卫大将军用五百金为李夫人祝寿,皇帝知道后,竟然就因为这个封了甯乘为东海都尉,李夫人非同一般的荣宠可见端倪。我搁下绢帕,柔声说:“让卫大将军从所得赏赐的千金中分五百金进献给李夫人绝非李夫人的本意,那些为了讨好陛下四处蝇营狗苟的人,她也无可奈何。”
心砚破涕为笑,怯生生地说:“我要自个儿挑颜色。”
我的脸有些烧,把绢带系回腰间,板着脸问:“大门在哪里?我要回去。”
“好了,别气了,李三郎要砸,我们能怎么样?别说他一身武艺,我们根本打不过,就是打得过,难道我们还敢把他打出去?让他砸吧!砸累了也就不砸了。”我拖着红姑坐到榻上,拿了铜镜给她瞅。她惊叫一声,赶紧拿起梳子理头发。
他嘴角溢出丝笑:“我这只?我这只什么?”
“我烧了旧帕子,李妍又做了新帕子,大概无意中李敢看到了,他自然会设法去问李妍,以李妍的机敏自然三两句话就能明白李敢所想,自然也会立即想出如何因势利导,让一切为她所用。”我替红姑挽着头发,方便她编发髻,“红姑,从今日起,你要把帕子的事情彻底忘掉,这件事情从没有发生过,以后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许再提。”
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把头凑了过来,我又是气又是笑,推开他的头:“打了你,我还手疼呢!”
一别多月,他和以前似乎一样,但又似乎不一样。我心里有些说不清的慌乱,情不自禁地往后缩了缩,背脊紧紧贴着马车壁。
我气笑起来:“原来我就是一根狗尾巴草,倒是难为你这只……”忽惊觉话不对,忙收了口。
马车停住,他一个利落漂亮的旋身,人已经落在地上,伸手欲扶我。我笑着扬了扬下巴,避开他的手,钻出马车的刹那,双手在车座上一撑,借力腾空而起,脚尖在车棚顶上轻轻一触,人在半空,转了一个圆圈,裙带飞扬,袍袖舞动,轻盈地落在他的面前,得意地看着他。
我和红姑的眼睛在镜子中对视,红姑眼中满是震惊,甚至有隐隐的惧怕,好一会儿后,她若无其事地说:“我已经全忘了。”
红姑意外地点点头:“还记得那方被你烧掉的帕子吗?李三郎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那帕子是李妍的,今日上门就是来找麻烦的。起先,他装作很平静地问起帕子的事情,我说的确是坊主告诉我是那个姑娘的,他一下就发作起来,怒斥我们蛇蝎心肠,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惜害了一个女子的一生。他嚷着要你去见http://www•99lib•net他,我看他眼睛里全是恨意,情势不太对,所以推托说你出门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李妍,不知你如何点了把火,竟然烧到了我这里,所以钱你也得给我赔一份。砸坏东西可得翻倍赔偿。李将军是个仗义疏财的人,不好意思太欺负老实人,只能要你出了。
红姑不相信地说:“你还敢问他去要账?我是不敢。他现在要是见了你,砸的肯定是你。”
霍去病一次出击,以少胜多,竟然活捉斩杀了匈奴的四个重臣显贵。在两路军士全部阵亡、一名将军投降匈奴的战败阴影下,越发凸显了霍去病的战绩。皇帝龙心大悦,封霍去病为冠军侯,划食邑一千六百户。对卫大将军,功过相抵,不赏不罚。
看着他几分无奈、几分不平的样子,我轻声笑着:“原来你也有无可奈何的人,我还以为你谁都不怕呢!大丈夫行事,贵在己心,管他人如何说?司马迁说大将军‘柔上媚主’,难道为了他一句话,卫大将军也要学司马迁梗着脖子和陛下说话?风骨倒是可嘉,可是置全族老小于何地?而且司马迁怎么行事都毕竟是一介文人,陛下会生气,可是不会提防,更不会忌惮。卫大将军却是手握重兵,一言一行,陛下肯定都是在细察其心意,一不小心后果很可怕。”
我“哼”了一声,甩开他的手,站起道:“我干吗偷偷摸摸来你这里?根本不会有机会和它们斗。”
我佯怒着打开他的手,他一笑收回,眉梢眼角又是飞扬之色,我心中一松,也抿着唇笑起来。
他没有理会我,自顾在前面慢走:“我带了个匈奴的厨子回来,烤得一手好肉。草原上从春天跑到秋天的羊,肉质不老不嫩不肥不瘦,刚刚好,配上龟兹的孜然、焉耆的胡椒,厨师就在一旁烤,味道最好时趁热立即吃,那个味道该怎么形容呢?”
他忽然一扭头拽着我又跳上了马车,我嚷道:“喂!喂!冠军侯,你要请我在一品居吃饭的。”
我双眼圆睁,瞪着他:“你让我打一下试试!”
他面沉如水,盯着我问:“陛下说了些什么?”
我低声道:“长安城中谁敢轻易打这些显贵的主意?反正我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出了事情都是你指使的,你若被捉住,就更好玩了。”
霍去病一声冷笑:“我在乎的是那五百金吗?甯乘居然敢说什么‘大将军所以功未甚多,身食万户,三子封侯,都是因为皇后’。我们出入沙场,落到外人眼中都只是因为皇后。当初舅父也许的确是因为姨母才受到重用,但这么多年,出生入死多次,未打一次败仗,难道也是因为姨母?可文人的那支笔始终不肯放过我们,司马迁说我倨傲寡言,我见了他们这帮腐儒,还真不知道除了望天还能说什么。”
我心里有些好奇,有些好玩,更有些兴奋,嘴里嘟囔着:“真倒霉!吃顿饭也这么麻烦。”可手中已握住了自己平日束在腰间的一条绢带,带头缚着一颗滚圆的赤金珠子,看着是99lib•net装饰,实际却另有妙用。手一扬,金珠滑过一道美丽的金色弧线,翻卷着缠在了探出围墙一点儿的槐树上。
红姑哭丧着脸说:“李三郎是如何知道了李夫人就是他要找的女子?这事只有你知我知,他是怎么知道的?帕子不是都被你烧掉了吗?”
“你对陛下什么感觉?”
我“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低头吃着肉,脑袋里却满是李妍当日微笑的样子。皇帝和公主早知霍去病与我是故交,唯独她是第一次听说我与霍去病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皇帝在,我不敢多看李妍,可偶尔掠过的一眼,总觉得那完美无缺的笑容下满是无奈和思虑。
厨师将飘着浓郁香味的肉放在几案上,我立即拿了一块塞进嘴里。霍去病吃了几口后问:“我不在长安时,你都干了些什么?”
他道:“现在是真要看你的手段了。这么高的围墙,我不借助工具上不去。”
他笑起来:“这么重的好胜心?不过,真是好看。”
晚上,回到园子,心情算不上好,当然也不能说坏,我还不至于被不相干的人影响到心情,只是心中多了几分怅然和警惕。
我无奈地任由几条狗在我身旁嗅来嗅去:“就它们几个能伤我?简直是笑话!你这是在侮辱我们狼。”
我还在做着我的美食梦,婢女心砚哭着冲了进来:“坊主,您快去看看,李三郎来砸园子,谁都拦不住。我还被推得跌了一跤,新上身的衣裳都被扯破了。”
霍去病闷声笑道:“我看你做贼做得挺开心。”
红姑一听,眼睛快要滴出血的样子。我嘻嘻笑着说:“快别心疼了,你放心,李敢砸了多少,我就要他赔多少。”
我一惊立即站起,霍去病笑摇摇头:“没事的,是我姨父。”
他道:“翻墙进去。”
霍去病顺着绢带,脚几踩墙壁,已经一个利落的翻身坐在了槐树上。我取下绢带,缠在手腕上,手钩着槐树树枝,居高临下地小心打量着院落。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看这围墙的气派不是等闲人家,我被捉住了也就捉住了,你如今可是堂堂冠军侯。”
我道:“怎么可能?那样的一个人,感觉太复杂反倒难以形容。陛下的实际年龄应该已经三十七,可看容貌像刚三十岁的人,看眼神像四十岁的人,看气势却像二十岁的人,他对我们说话温和,亲切风趣,可我知道那只是他万千语调中的一种。在他身上一切都似乎矛盾着,可又奇异地统一着。他蔑视身份地位,对李夫人的出身丝毫不在乎,因而对我也极其善待。可一方面他又高高在上,他的尊贵威严不容许任何人冒犯,我回话时一直是跪着的。”说完,我皱了皱眉头。
早知道就不应该来,我懊恼地道:“你姨父?陛下还是你姨父呢!是公孙将军吗?”
秋天到时,汉朝对匈奴的战争结束,虽然卫青大将军所率军队斩获匈奴万余人,但前将军翕侯赵信、右将军卫尉苏建所率的军队碰到了匈奴单于的军队,接战一日,汉军死伤殆尽。前将军赵信祖上虽是胡人,可归顺汉九九藏书网朝已久,一直忠勇可嘉,否则也不会得到皇帝的重用。可不知道伊稚斜究竟对赵信说了些什么,反正结果就是赵信在伊稚斜的劝诱下,竟然置长安城的妻儿老小不顾,投降了匈奴。
婢女端热水进来,满面愁容:“李三郎还在砸呢!”
霍去病轻叹一声,一言不发。看他眉头微锁,我心里忽有些难受,扯了扯他的衣袖,一本正经地说:“司马迁是端方君子,你行事实在不配人家赞赏你。”
我一面吃着一面随口道:“没什么有趣的事情,就是做做生意。哦!对了,我进了趟皇宫,看见陛下了……”
我听到这一切时,心中多了几分困惑。伊稚斜既然能从长安城救走赵信的两个儿子,应该可以直接用暗处的势力来杀我,何必再费事请西域的杀手?
我凝神思索了半晌后摇摇头,霍去病问:“摇头是什么意思?什么感觉都没有?”
我笑道:“我干吗要问他去要账?子之过,父来还。李广将军为人中正仁义,传闻饥饿时如果士兵没有吃饭他都不肯先吃,得了赏赐也必与士兵共享,这样的人还会赖账吗?我们只需把账单送到李将军手上,他会不赔给我们?”
我心中涌起几分不妙的感觉:“是为了李妍?”
他恨恨地瞪了我一会儿,忽地问:“打得疼吗?”
他看着我的手道:“你这么和我拉拉扯扯的,似乎也不是君子赞赏的行径,不过……”他来拉我的手,“不过我喜欢。”
霍去病轻颔下首,起身相迎。公孙贺和公孙敖并排走着,望到立在霍去病身后的我,一丝诧异一闪而过,快得几乎捕捉不到。我心赞道,果然是老狐狸。
我惊疑不定间,几条狗已经到了脚边,围着我们打转转,拼命地向他摇着尾巴。我气道:“别告诉我。这是你自个儿的宅邸。”
公孙贺看到我握刀割肉的手势时,很是诧异,问我是否在匈奴生活过。我一时紧张,思虑不周,竟然回答了一句从没有。公孙贺自己就是匈奴人,我的手势娴熟,他如何看不出来?他虽未再多问,却显然知道我说了假话,眼中立即对我多了几分冷漠。现在想来,如果当时能坦然回一句曾跟着牧人生活过一段时间,反倒会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如此避讳,反倒让公孙贺生了疑心又瞧不起。公孙敖似乎更是不喜欢我,甚至颇有几分不屑。
他没好气地说:“我请的是你,不是你歌舞坊里所有的歌舞伎。”
他用手轻拍着一只狗的脑袋道:“如果不是我在这里,你落地的刹那,它们不但攻击你,而且会出声呼叫同伴。以多取胜,这好像也是你们狼的拿手好戏。何况还有紧随而至的人。”
消息传到长安城,皇帝下令抄斩赵信全家,待兵士赶到时,却发现赵信的两个小儿子已经失踪,龙颜顿时震怒,幸亏紧接而至的消息又让他眉头稍展。霍去病以一种近乎不顾一切、目无军纪的态度,私自率领八百名与他一样热血沸腾的男儿抛开大军,私自追击匈奴,出乎匈奴意料地深入匈奴腹地,在匈奴后方的营地杀了匈奴相国和当户九九藏书网,杀死单于祖父一辈的籍若侯产,活捉单于叔父罗姑比,斩首二千零二十八人。
霍去病呆呆看着一品居,上下三层,里里外外坐满了人,绝大多数是年轻的女子。听着莺声燕语,看着彩袖翩飞,闻着各色胭脂水粉,他一脸沉默。我在一旁低头而笑。
我道:“好!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香的烤肉,很地道的草原上的烤炙法,去病倒是会享受。”人影还没有看到,却已听到远远传来的人语声。
话音未落,我头上已经挨了一巴掌。霍去病怒道:“你发什么疯,跑到皇宫去干什么?”
我拿了胭脂给她:“待会儿把砸坏物品的清单多准备一份给我。”红姑纳闷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他口中呼哨一声,几条狗迅速散去。他拍了拍手,站起来看着我,带着丝笑,似真似假地说:“我看你很喜欢晚上翻墙越户,也许哪天你会想来看看我,先带你熟悉熟悉路径,免得惊动了人,你脸皮薄就不来了。”
她脸上仍有惊色:“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李三郎是顶温和儒雅的人,说话和气,给的赏赐也多,平日我们都最喜欢他来。可今日他一进园子就喝命红姑去见他,然后说着说着就砸起了东西,把整个场子里能砸的都砸了。我们想拉住他,他把我们都推开,一副想打人的样子,我们就全跑掉了,现在肯定还在砸东西呢!”
“出门转了一圈?说得可真是轻描淡写!你下次随我一块儿转一圈,我把我的所得分你一半,如何?”他紧紧盯着我。
霍去病觉察出他们二人的情绪,嘴里什么话都没有说,举止间却对我越发好,甚至从我手中接过刀,亲自替我把肉一块块分好,放到我面前。从来只有他人服侍霍去病,何曾见过霍去病服侍他人,公孙贺和公孙敖都很震惊。原本傲慢的公孙敖看到霍去病如此,也不得不对我客气起来,把那份不喜强压了下去。
霍去病一声冷哼:“明明在外面可以站着,自己偏要跑进去跪着,活该!”
我揉着脑袋,怒嚷道:“要你管?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避开他的目光,笑看向马车外面:“你要去哪里?我可为了能多吃一点儿好的,特意饿了半晌。还有,不管你去不去一品居,账你照付。”
我使劲挣了下,未挣脱。他的口鼻间温暖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拂过肌肤,又是痒又是麻。他身上有一股完全不同于女儿脂粉气的阳刚味道,像青松和阳光,萦绕在鼻端,我竟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身子发软,脑袋有些晕,似乎任何招数都想不起来。
车夫赶着马车离去,我打量了下四周,我们在一条清静的巷子中,左右两侧都是高高的围墙。我纳闷地问:“这是什么地方?你要干吗?”
他搂着我的胳膊没有松劲,反倒身子紧贴着我,下巴搁在我的肩头,低低道:“不幸被你猜中了。”
霍去病一把把我从地上拽起:“你再盯下去,我们该吃煳肉了。”我使劲地嗅了嗅空气中木炭和羊肉的味道,依依不舍地随他坐回席上。
霍去病问:“你想什么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