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沉醉
目录
第六章 沉醉
上一页下一页
红姑拽着我站起:“你快点儿起来,我已经命婢女准备了衣服首饰,赶紧装扮起来。”
红姑满面疑惑,却没有再多问,只急匆匆地离去。
李妍凝视着我道:“你似乎是一个没有束缚的人,像天上的鹰,你应该飞翔的地方是西域,长安城也许并不适合你。”
我道:“别说了。”
我歪到榻上:“生什么气?要气早就来封园子了,还会等到今日?”
公主释然笑道:“是呀!你舅父的那匹战马似乎能听懂你舅父说话,你舅父只要抽得出时间就亲自替它刷洗,有时边洗边说话,竟然像对老朋友。我看你舅父和它在一起,倒比和人在一起时说的话还多。”
方茹、秋香见到公主很是拘谨,公主赐她们坐时,她们犹豫着看向我,我微点了下头,她们才跪坐下。李延年却是不卑不亢,恭敬行礼,坦然坐下。公主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我立即道:“这是操琴的乐师,姓李名延年。”
红姑笑道:“不是给你的,婢女能送到这里来?你这人聪明时百般心机,糊涂时也傻得可笑。”扬声吩咐:“拿进来。”
他也笑着反问道:“你觉得我是吗?”
我道:“不好,你找个妥当的托词把他们打发走,这次的钱全部退给他们,然后再答应他们下次来园子,一应费用全免。”
公主看向我,我忙起身跪到公主面前磕头:“民女谨遵公主口谕。”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有些纳闷地问:“公冶长当年因为精通鸟语曾被视作妖孽投进大牢,孔子为示公冶长绝非妖孽,才特意把女儿嫁给他。你既然担心我会被看做妖孽,怎么还把大漠中的事情告诉公主?”
公主惊讶地笑道:“你也会有错处?你们去看看今日的日头是否要从东边落了。”两名侍女行礼应是,低头退出了屋子。
我对方茹她们道:“你们都先回去,放一百个心,以后日子只会比现在好,不会比现在差。禁了《花月浓》,我们难道就不会排练别的歌舞吗?何况如今方茹、秋香可是公主玉口亲赞过‘唱得好’,有这一句话,还怕长安城的王孙公子们不来追捧吗?”众人听闻,脸上又都露出几分喜色,半喜半忧地退出屋子。
我撤了力气,手放软尽力缩向他掌中,他说话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侧头微带纳闷地看了我一眼。
公主疑惑地问:“什么?”
我纳闷地问:“给我的?”
“你这家伙这么淘气,就叫小淘,你这么谦让,就叫小谦,我叫小玉。”它俩“咕咕”地叫着,也不知道听懂我的话没有,可惜我只懂狼啸,却不懂鸽咕。
公主一惊就要起身,我忙回道:“这屋子里点着熏香,公主来前又特意仔细打扫过,任何虫蚁都绝不会有。”
两个女子侍奉公主下车,一身华服的平阳公主立在了我面前,眉梢眼角处已有些许老态,但仪容丰赡华美,气质雍容优雅。
他一愣:“谁?这园子里还有未露面的姑娘?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坐到他身侧:“多谢你送我鸽子,我很喜欢它们,它们有自己的名字吗?我随口给它们起了名字。”
王媪慈眉善目地解释道:“紧着刮出的发髻才油光水滑,纹丝不乱。”
他笑着向我拱了拱手:“我就算在外吧!卫大将军眼中,我就是一个纨绔膏粱子,飞扬跋扈,奢靡浪费,卫大将军恨不得能不认我最好。”
红姑点头道:“不错!我还看过她的几个零碎舞步,她似乎将西域一带的舞姿融合进了自己的舞蹈中,温柔含蓄处又带着隐隐的热烈奔放。特别是她的眼神,我曾看过西域舞娘跳舞,眼睛热情挑逗,勾人魂魄,于我们而言却太轻浮,真正的舞伎不屑为之。但李妍做到了媚而不浮,眼神星星点点,欲藏还露,让人心驰神往处,她却仍旧高洁不染。”
我道:“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我是个来去无牵挂的人,也没有什么权力富贵心,除非权力富贵能让我快乐,否则金山银山也许都抵不过大漠中的一轮圆月。我行事时心思千奇百怪,手段无所不用,九*九*藏*书*网但所要很简单,我只想要自己的心快乐,要自己关心的人也快乐。如果长安城不好玩,也许哪天我疲倦时就又跑回西域了。”
等他一切讲完,公主看着我问道:“你说她编排这个歌舞是为了引你注意?”
红姑道:“现在没工夫和你计较,平阳公主的家奴刚来过,吩咐我们小心准备,公主一会儿要来。”
我诧异地问:“我们?”
他长叹口气,又躺了回去:“你这人惯会杀风景。”
我试探着抽手,霍去病未再刁难,只是轻捏了下就松开。我向公主磕头谢恩,他也俯身磕了个头,起身坐回公主身侧。公主看着他道:“你去年说是去山里狩猎,原来却是跑了一趟西域,这事若被你舅舅知道,该如何是好?”
公主看看他又看看我,轻抿着嘴角笑起来:“好了,都起来吧!本宫本就没打算怪罪金玉,也管不过来你们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你自个儿瞎忙活一通,本宫倒乐得听个故事,只是第一次听闻有人竟然能驱策狼群。”
霍去病继续讲着,我一肚子火,欲再下手,可指甲刚用力,他立即叫道:“毒蛇!”我一吓赶忙缩回。
我忙行礼起身唤侍女进来。
他似笑非笑地问:“你真当我是好色之徒?”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我沉默了一瞬,轻摇摇头。
我挥手打开他,肃容道:“如今正好没人,屋子也还宽敞,我们是否要比画一下?”
我笑吟吟地说:“该汗颜的是我,长安城的歌舞坊只怕还看不在你眼中。”
他敛去笑意,凝视着我道:“我要成就功名,何须倚仗这些手段?非不懂,乃不屑。你若觉得好玩就去玩,只是小心别把自己绕进去。”说完一转身,袍袖飞扬间,人已经出了屋子。
霍去病起身走了几步,挨着我并排跪在公主面前,打断了公主的话:“去病要给公主请罪了。”说着请罪,脸上神色却仍是毫不在乎。
眼波轻触处,若有情,似无意。
霍去病笑着说:“啊!看仔细了,是不小心被带钩刮了下。”
我一笑未回答她的话,侧头对红姑道:“要你做一件正经事情。你收集一下石舫以前放弃的以及最近放弃的歌舞坊的情况,越详细越好。嗯,还有其他你看着不顺眼,有积怨的,都一并收集了拿来。”
“坊主,有人送东西来。”外面婢女恭声禀道。
一个梳头的王媪和三个婢女,花了一顿饭的时间才替我梳好发髻,又服侍我穿红姑拿出的衣服。
他道:“既然送了你鸽子,还能不教会你用它?”说完又拿了一只竹哨,凑向嘴边,我忙双手捂住耳朵,却不料是很清脆悦耳的声音。
“如果当年只有我一人,此事我是绝不会再提,可随我一同去的人都目睹了你驱策狼群,陛下也早知道此事,瞒不瞒公主无关紧要。”
红姑理都不理我,吩咐园子里专管梳头的王媪拿出全副身手替我梳头。王媪拿着篦子蘸了榆树刨花水先替我顺头发,一束束绷得紧紧的,疼痛处,我的眼睛眉毛皱成一团。
我低头默想了会儿:“明白了,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让公主出面比较好。”
“看着像个鸟笼子,什么人送这东西?”红姑一面说着,一面起身去解黑布。
李妍嫣然笑道:“倒是想去,可是没有。只是从小听爹爹讲过很多关于西域的故事。”
我被红姑强行拖着向外急速行去,只能扭着头对李妍道:“你回去请李师傅也准备一下。”李妍眼睛一亮。
我道:“有点儿累,每句话都要想好了才能说,可偏偏回话又不能慢,跪得我膝盖也有点儿疼。”
我只知道点头,她还要仔细看我,我忙小步跑着逃出了她的魔掌。心静下来后,忽觉得如此盛装有些不妥当,转念一想,算了,都折腾了这么久,公主应该要到了,没时间容我再折腾一次。
我凑到嘴边吹了一下,尖锐刺耳的鸣叫刮得人耳朵疼,赶忙拿开。
红姑一面听,一面琢磨,点头道:“即使没有《花月浓》,人们依旧会来看方茹和秋九九藏书网香。除了李妍这样的女子,长安城各个歌舞坊中的头牌姑娘谁又真就比谁好到哪里?不过是春风秋月,各擅胜场,其余就看各自手段,如今是再没有人能压过方茹和秋香的风头了。”
他吹完一曲后,柔声向我讲述哨子的音色和各个命令,边讲边示范,示意我学着他吹。
“唱得很好,琴也弹得好,不过本宫不希望这出歌舞再演。”方茹、秋香闻言,脸上血色立即褪去。
公主神色放松,笑看着他道:“毛手毛脚的,真不知道你像谁。后来呢?”
红姑低声道:“你什么时候让她上台?根本不需要任何噱头,那些反倒拖累了她,就她一人足矣,如果再配上李师傅的琴音,那真是……”
红姑满脸又是喜色又是焦虑地飞奔进来,我笑嘲道:“最注重仪容的人今日怎么如此不顾形象?被你训过的婢女该偷笑了。”
他道:“把你的那个美人叫来瞅瞅,是否值得我们费工夫。”
园内闲杂人等都已经回避,我立在门口,安静地等着这个一手促成卫氏家族崛起、陈皇后被废的女子。
他也翻身坐起:“我也该回去了。”
红姑道:“这有何不好说,就说公主来,一来替我们宣扬了名声,二来任他是谁也不敢有异议。”
沉醉,沉醉,只因醉极的喜悦,所以心不管不顾地沉下去。
公主仍旧是满面惊色,想起身的样子。我无奈下,求饶地看了霍去病一眼,轻轻捏了下他的手。
九爷笑道:“这是特制的竹哨,不同的声音代表不同的命令,鸽子从小接受过声音训练,能按照你的吩咐行事。”
我道:“加上落玉坊,我只打算买四家,我们手头已经有买两家的钱,其余的我自有办法。”
我道:“这套歌舞比较长,平日我们也是分几日唱完,不知道公主的意思是从头看,还是指定一幕呢?”
红姑怒道:“你还有心情笑?歌舞不能再演,又得罪了公主,以后如何是好?”
霍去病哼了声:“陛下许可了的,谁敢说我?”
红姑问道:“你的意思是,公主并未生气?”
红姑坐到我对面,替我倒了杯浆:“那好端端地为何不要我们再唱?”
红姑问:“谁送的?”她等了半晌,见我抿着唇只是笑,摇摇头,“你就傻乐吧!回头赶紧想想以后唱什么。”话说完,人出门而去。
我笑看着她问:“你去过西域吗?似乎很喜欢的样子。”
霍去病满不在乎地道:“这没什么稀罕,飞禽走兽与人心意互通古就有之。春秋时,七十二贤之一、孔子的弟子公冶长就精通鸟语,后来还做了孔子的女婿。舅父因自小与马为伴,也是极知马性,驱策如意。还传闻,西域有能做主人耳目的鹞鹰。”
“好漂亮的一对小鸽子。”红姑惊叹,“不过漂亮是漂亮,送这东西有什么用?要是一对赤金打的倒不错。”
九爷道:“都只有编号,起的什么名字?”
我却觉得她面目狰狞,吸着冷气道:“快点儿吧!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这哪里是梳头,简直堪列为酷刑。”
我笑吟吟地睨着他问:“不和我去见美人?”
他猛然坐起,冲着我冷笑道:“我多虑?公主把你献给陛下时,你就是十个比干心肠也没有回头地。”
红姑皱了下眉头,我道:“舍不得小钱,挣不到大钱。公主的威势我们自然要借助,但不能如此借助,有些仗势欺人了,传到公主耳中不是好事。”
方茹与秋香合唱一幕送别的戏,方茹这幕戏本就唱得入木三分,再加上李延年的琴声,立在公主下首的两个女子眼眶都有些发红。公主的神色也微微有些发怔。
我看着台面上摊开的一堆首饰,叫道:“需要用假发髻吗?再加上这些金金银银玉玉的,我还走得动路吗?”
我笑道:“如果有更好的呢?”
李妍笑看着我,点了点头道:“不急不躁,稳扎稳打,你说我是你的知音,我倒是有些愧不敢当,只要你愿意,这长安城的歌舞坊迟早是你的天下。”
我哼了一声,未再搭腔。
起得有些九-九-藏-书-网晚了,到落玉坊时日头已挂得老高。红姑正在看李妍教小姑娘们跳舞,瞟了我一眼道:“你再不出现,我都要去报官了。”我没有答理她,静静地坐下,仔细看着李妍的一舞一动。
他笑睨着我道:“你随我到府中住几晚不就知道了?”
“长裙连理带,广袖合欢襦。乌发蓝田玉,云鬓玳瑁簪。雪臂金花钏,玉腕双跳脱。秀足珍珠履……”
秋香先唱,是一幕将军在西域征战时,月下独自徘徊,思念公主的戏。秋香的文戏的确比她的武戏好很多,但更出彩的是李延年的琴声。
李妍道:“初次听闻你的歌舞时,揣摩着你是一个有心攀龙附凤的人,心思机敏,善于利用形势,现在才知道你是真在做生意,其他不过都是你做生意的借力而已。入了这行的女子,不管内心是否真喜欢歌舞,最终目的都是希望摆脱自己的身份,你倒是做得怡然自得,你究竟想要什么?”
他笑起来:“那你还打扮成这个样子?幸亏我听说公主来,忙赶了过来,否则真是骂死你都挽不回。”
“此事说来话长,还要从去病和这位金姑娘初次相识讲起……”霍去病一面说话,一面在袍袖下探手来握我的手。
我装作没看见,侧头看向方茹她们,他的目光却一直都没有移开。好不容易挨到方茹唱完,方茹、秋香、李延年三人都跪在下面等候公主发话,他的目光才移开。
弦弦思念,声声情,沙场悲壮处,缠绵儿女情,彼此矛盾又彼此交映,秋香在琴声的引领下,唱得远远超出她平日的水平。
我道:“你是不是在府中专会与婢女调情?”
临走时,她又对王媪道:“仔细梳,我去去就回。”
我应道:“石伯,是玉儿,您还没歇着吗?”
我打断她的话道:“你从小习练歌舞,也曾是长安城的大家,不觉得李妍的动作细微处别有一种异样的风情吗?”
我笑道:“《花月浓》毕竟讲的是当朝公主和大将军的私事,公主目的已达到,自然也该是维护自己威严的时候了。如今禁得恰到好处,看过的人庆幸自己看过,没有看过的人懊恼自己为何不及早去看,肯定按捺不住好奇心向看过的人打听,口口相传,方茹和秋香算是真正在长安城红起来了。”
红姑笑道:“真是不让我失望。我已经琢磨好几天了,这就吩咐人去,只是钱从何处来?”
她柔声道:“起来吧!今日本宫是专来看歌舞的。”
她盘膝坐在地上,只是偶尔开口指点几句小姑娘们的舞姿,一个随意的示范,玉手飞旋处媚眼如丝。
我把笼子放到案上,拿着谷粒喂它们。那只打瞌睡的鸽子一见有吃的,也不睡觉了,扑棱着从另一只嘴边抢走了谷粒,另一只却不生气,只是看着它吃,我忙又在手指上放了些谷粒。
小姑娘们向李妍行完谢礼后,陆续散去,从我们身边经过时,都是蹑着步子安静地行个礼。
小奴回道:“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子拿来的,没有留名字,只说是给坊主。我们再问,他说坊主看到就明白。”我轻颔了下首,让他们出去。
霍去病忙连连给公主作揖:“我的好公主舅母,您这就饶了外甥吧!进宫被皇后娘娘说,怎么连一向对我好的舅母也开始说我了?以后我可不敢再去舅母家了。”公主摇摇头,继续听歌。
公主笑着点了下头,挥手让方茹她们退下。她细细看着我,点头赞道:“好一个花容月貌,偏偏还有一副比干心肠,也算有勇有谋……”
他笑着来拉我的手:“我府中要是有你这样的,我何苦到你这里来受气?”
红姑道:“我去请客人们都回去,顺便命人打扫屋子,换过纱帐,点好熏香。”说着就要出去。我忙示意王媪停一下:“你打算如何和客人说?”
他笑着不置可否,递给我一只小小的竹哨:“据驯鸽师傅说,这两只鸽子是他这几年来训练过的鸽子中最优秀的,怕它们太早认主,放食物和水时都从未让它们看见过。头一个月只能你喂它们食物和水,等它们认九-九-藏-书-网下你后,就可以完全不用笼子了。”
“……可我们又迷路了,沙漠中没水又不认识路,肯定是九死一生的……哎哟!”他忽地一声惨叫,公主正听得入神,被他一声惨叫吓得差点儿跳起来,我也被他吓得手一抖,紧张地看向公主,再不敢用力。
公主一扭头,霍去病的脸立即从阳春三月转为寒冬腊月,冷着脸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最后狠狠地盯向我的眼睛。
我道:“一个又霸道又淘气叫小淘,一个很温和谦虚叫小谦。”
我微抬了下巴,笑道:“是啊!下次介绍你就说是小九。”
他笑起来:“那你是小玉了。”
李妍向我欠了下身子,坐在了我们对面:“可请到许可金牌?”
公主道:“躲着点儿?你多久没有来拜见你舅舅了?我怎么记得就过年时你来拜了个年,日常都专拣你舅舅不在时来,这都快半年了,好歹是一家人,你……”
我仔细看着手中的竹哨,做得很精巧,外面雕刻了一对比翼飞翔的鸽子,底端有一个小小的孔,可以系绳子,方便携带。
平阳公主看着已经站起的方茹和秋香道:“就拣你们最拿手的唱吧!”方茹和秋香忙行礼应是。
他道:“喂我几个果子吃。”
汉朝服饰讲究宽袍大袖,我们垂手跪下时两人的衣袖重重叠叠在一起,正好方便了他行事。我惊觉时,他已经碰到我的手指,我立即曲中指为刺去点压他的曲池穴,他笑对着公主说话,手下反应却很是迅速,避开我中指的一瞬掌压我掌心,然后立即合拢将我的手收到了他掌中。
我问道:“谁送来的?”
我无力地说:“可以了吧?你得让我想想待会儿见了公主说什么……”正在上下打量我的红姑一声惊叫,指着我的耳朵喝道:“摘下来!”
我口中喃喃自语着。我也许的确是小家子气,已经被珠光宝气熏得头晕目眩,红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怀疑她是否把自己的全副家当都放在我身上了。
霍去病依旧握着我的手不放:“觉得好像被一只心肠歹毒的蝎子咬了一口。”
公主点了下头道:“开始吧!”
我低垂着头跪着,一动不动,慢慢但用力地把我的指甲掐向他手心,拜红姑所赐,我有三个指头是纤纤玉指长。他眉头皱了下,我嘴角含着丝笑,倒看你忍得了多久。
他笑起来:“和你们这些心思多的人说话真累,我一句话你偏偏给我想出个额外的意思。我才懒得费那心力。进献美人讨好陛下,这事我做不来。不过就是喜欢说‘我们’两字,我们,我们,不是你我,而是我们,我们……”
他道:“正是。”说完也侧头看着我,眼睛却第一次寒光逼人,冷厉的胁迫,握着我手的力道猛然加重,真正疼痛难忍。我脑子里念头几转,忙也应道:“民女胆大妄为,求公主责罚。”他眼光变柔,手上的力量散去,看向公主道:“这所有事情都是因去病而起,还求公主饶了去病这一次。”
我点点头,人果然不能事事思虑周详。
霍去病随意行了个礼,笑着坐到公主下首:“他说他的,我做我的,实在烦不过,躲着点儿也就行了。”
我起身走到笼子前,蹲下看着它们。羽毛洁白如雪,眼睛如一对小小的红宝石,一只正蜷着一脚在打瞌睡,另一只看我看它,歪着脑袋也盯着我看。我心里透出几丝喜悦,嚷着命婢女拿谷子进来。
我跪在门前直到公主马车行远,人才站起。霍去病转身看向我,我没有理他,自顾往回走,他追了上来。我进了先前接待公主的屋子,坐在公主坐过的位置上默默出神。他陪我静静坐了会儿,忽地身子一倒,仰躺在榻上:“什么感觉?”
不知名的花香弥漫在屋中,欲说还休的喜悦萦绕在两人眉梢唇边。
他还挺得意,笑着侧头瞟了我一眼,手轻捏了下我的手。我抬头看向公主,公主正听到紧张处,盯着霍去病,眼睛一眨不眨,似乎她也正在被沙盗长途追击,生死一线。
方茹和秋香还未唱完,门就被人拉开,公主的仆役道:“www•99lib.net霍少爷求见公主。”话音未落,霍去病已经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公主笑道:“你还是这急脾气,被你舅舅看见又该说你了。”
红姑亲自替我戴好,一面絮絮道:“妆奁是唯一完全属于女子的东西,我们真正能倚靠的就是它们,美人颜色男子恩,你如今有些什么?”
红姑笑道:“好!都听你的。”
这是我第一次命李延年为客献曲,而且特地用了独奏,因为以他的琴艺,整个落玉坊没人可以与之合奏。
我喜道:“你教我吹吗? ”
公主惊问道:“怎么了?”
红姑、方茹、秋香等都在我屋中坐着,个个垮着脸,满面沮丧。看到我进来,全站起来沉默无声地看着我。我笑起来:“你们这是做什么?放心吧!明天太阳照旧升起。”
我笑着反问道:“你是吗?”
他挑眉问:“有何不可?”
心绪摇摇颤颤、酥酥麻麻,一圈圈漾开,又一圈圈悠回,如丝如缕,缠绵不绝。
我看着他道:“今日不管怎么说,都多谢你一番好意。我现在问你件事情,如果有人从我这里进了宫,你会怪我吗?”
我道:“更没有几个人有卫大将军这样的弟弟和你这样的外甥。”
我道:“你多虑了。”
他淡淡笑起来,又躺回榻上:“姨母在陛下眼中已是开败的花,各地早就在选宫女,朝中的有心人也在四处物色绝色,不是你,也会有他人。正因为如此,公主也一直在留心,陛下驾临公主府时,公主都召年轻貌美的女子进献歌舞陪酒侍奉,也有被陛下带回宫中的,奈何总是差那么一点儿,两三次侍寝后就丢在了脑后。‘生女无怒,生男无喜,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一首乐府歌谣,唱得有几分颜色的都想做卫子夫,可有几个人有卫子夫当年的花般姿容和水般温婉?”
竹帘半挑着,我冲势不减,一个旋身,未触碰竹帘,人已经轻盈地落进屋子。九爷笑赞道:“好身手。”我心里很是懊恼,怎么如此心急大意?脸上却只能淡淡一笑。
公主轻叹一声,对我道:“本宫歌舞看过,故事也听完,唤她们进来服侍着回府。”
窗外暖风轻送,竹影婆娑,窗内一教一学,亦笑亦嗔。
一个小奴随在婢女身后进来,手中拎着一个黑布罩着的笼子,向我和红姑行完礼后,把笼子轻放在地上。
用过晚饭后,我急匆匆地赶往石府。看看大门,看看围墙,正犹豫着走哪个更好,主意还未定,门已经开了一道缝,石伯探头问:“是玉儿吗?”
他没有理会,依旧道:“我们,我们……”我随手拿了个果子塞到他嘴里,他却没有恼,笑着嚼起来。
我将盘子搁在他头侧:“自己吃!我可不是你府中的婢女。”
音色单调,但一首曲子吹得滴溜溜、活泼泼,像村童嬉戏,另有一番简单动人。
我站起道:“懒得理你,我忙自己的事情去。”
他一本正经地道:“沙漠中毒蛇、毒蚂蚁、毒蜂什么的不少,又很喜咬人,不过只要你一叫,他们就不敢咬了。”公主一脸茫然,莫名其妙地点点头,他又继续讲他的沙漠历险记。我心里哀叹一声,算了,形势比人强岂能不低头?由他去吧!他也松了力道,只是轻轻地握着我。
我摸了下耳朵,上面戴着一个小小的银环,立即听话地拿了下来。红姑在她的妆奁里翻弄了会儿,取出一副沉甸甸的金络索。看来还得加一句“耳中双络索”。
我“哦”了一声,无所谓地说:“怎么准备,要我们都到门口跪着迎接吗?口中三呼‘千岁,千岁,千千岁’?”
公主的车停在门前,立即有两个十七八岁的侍女下车,我躬身行礼。她们看到我的装扮,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立即又流露了满意之色,向我微露了笑意。看来红姑的做法也对,人的衣冠人的礼。
石伯让我进去:“九爷吩咐的,给你留门。”我忙道谢。石伯一面关门一面道:“赶紧去吧!”我行了一礼后,快步跑着去竹馆。
我磕了个头,起身领路,恭敬地道:“专门辟了静室,歌舞伎都在恭候公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