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五十章 寄生虫子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五十章 寄生虫子
上一页下一页
如果魏红会背部的寄生虫会写诗的话,它可能会这么写:
吸血鬼实际上是一种怪病——卟啉症患者。这种怪病并不多,全世界也不过100例左右。在俄罗斯莫斯科加里宁格勒州的一个村落抓到过一个年轻人,他用刀砍伤一个妇女后便吸她的血,英国有个名叫哈德门的17岁的犯罪分子杀死女邻居,吸干了她的血。英国医生李·伊利斯在一篇题为《论卟啉症和吸血鬼的病源》的论文中详细的论述了卟啉症的特点,患者体内亚铁血红素生成机制紊乱,从而导致皮肤变白,牙齿变成黑褐色,卟啉症患者都伴有严重的贫血,经过输血后,病情会得到缓解。
从那以后,魏红会就得了另一种怪病。他觉得背部奇痒无比,皮肤变得像癞蛤蟆一样疙疙瘩瘩,每一个疙瘩慢慢地溃烂成孔状,密集如同蜂窝,每个孔里都居然长了虫子,肉嘟嘟的白虫子个头比蛆还大。
魏铁匠选择在公安局杀人,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其实,他早就准备好了。
魏红会患上的是一种急性间歇型卟啉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犯病,犯病时表现不安,颈部伸长,性欲亢进,口不闭合,唾液增多,有大量粘稠唾液流出来,不安和兴奋变为剧烈狂躁,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喝血。
他为什么吸血?
人肤蝇以人和牲畜为寄生对象。人肤蝇会抓住蚊子并将几枚卵产在它身上,然后,蚊子找到人类,吸血时,卵落在人身上开始孵化,幼虫顺着毛孔钻进九九藏书网人的皮肤,有时候,它更爱钻进女性的乳房,莲蓬乳就是这么形成的。幼虫在皮下靠吃结缔组织为生,长大后开始化蛹,最后从皮肤中钻出来。
卟啉症是一种遗传病,儿子魏红会的病情更加严重,惧怕阳光,白天很少出门,犯病的时候必须要喝血,用毒瘾发作来形容其实并不恰当。这种病如果不治疗,最严重的症状会导致人体变形,最终变成人们想像中复活的僵尸那样恐怖的畸形——患者的耳朵和鼻子被“吃”掉了,嘴唇和牙床受到腐蚀,露出红红的牙根,皮肤上瘢痕密布,如僵尸般惨白。
魏红会搬过几次家,活动范围始终在大兴安岭地区的几个县城。有一年,清明刚过,他在家炸韭菜盒子,他和儿子突然想喝血,父子俩都觉得自己如果喝不到血就会死。魏铁匠拿上铁手套,在一个胡同里徘徊了很久,杀死了一个放学晚归的男孩。之所以先划破肚子,是因为他不想让男孩立刻死掉,他想在男孩还活着的时候,去吮吸流动的血液。他俯下身,用牙齿咬破男孩的脖子,男孩惊恐的浑身抽搐……
猫脸老太能推算别人的命运,也能预知自己的死期。
魏铁匠家的院子很少有人进去,他平时在农村集市上以贩卖农具为生,南屋是厨房,西厢房放着镰刀、锄头、钢叉、铁锨等农具,还有一个电动的气锤,用来打铁。东边的破屋子里有口棺材,房顶漏缝,棺材上面盖着塑料布防止雨淋,但屋里潮九*九*藏*书*网湿,棺材上就长出了一些木耳。魏铁匠有时把木耳摘到碗里,和野兔子肉一起炖。
魏铁匠孤注一掷的在公安局里杀死了猫脸老太,离开家的时候,魏铁匠对儿子说:
那时,儿子魏红会还小,儿子所作的一切难以启齿的龌龊事,他都做过。
相亲时,魏红会一见钟情,爱上了美美,觉得她可真美,但是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
人肉把它们喂得膘肥体壮,它们顽强地盘踞在宿主体内,背上的刺,刺穿肌肉组织,还用钩子把自己固定在组织内,要清除这种寄生虫相当困难。
治疗的唯一方式,就是补血。
如果不能及时补血,他的脸就会烂掉。
一直在索取,从不曾感恩。
魏红会说:爹,咱快去快回,我病好了,还是想娶美美。
杀死一个人,他就搬家一次,最终回到了村里。
魏铁匠曾经去县医院买血,但是医院不卖。在我们国家,私人不可以直接买血,用血必须有医生的处方才能到血站或是直接用医院的备用血。
因为他要吸血。
魏红会说:哦,这样啊,我知道了。
这个老太太住在山上,整天吃人参,才活这么大岁数,我带你去喝她的血,可能就会治好你的病。家里的那口棺材我用得上,我带你去,就没想再走出公安局,我被枪毙了,你就把我埋了。我活着也没啥意思,作孽啊,杀了好几个人了。你现在也长大了,以后一个人,长点心吧,病好了再找媳妇。这次我不吸血了,只杀人九九藏书,这次还是和以前一样,我杀人,你别动手。我杀人犯法,你吸死人的血,不犯法。走吧……
魏铁匠不让儿子参与杀人,受害者还没有死去的时候,儿子想要喝血,他会阻拦。
剥蝴蝶而见梁祝,炒玫瑰而过七夕。
魏铁匠患有一种医生无法诊断的怪病,他喜欢喝血,非喝不可。
魏铁匠说:你妈和人家跑了,和一个开机动三轮车卖西瓜的贩子。
我是寄生虫,跟随你去过很多地方。我徘徊在你的十二指肠之中,我想在你胃的拱顶和走廊中穿过,毛细血管像是小花园,你白天吃过的食物在夜晚成为我的景物,我与爱人在你体内相逢,我们在你心脏的周围栽种梅兰菊竹,我们在你的肛肠中布置新房。我的父亲是苍蝇,母亲是蚊子,你就是我的祖国。
魏铁匠犹豫了几分钟,戴上了铁手套,和儿子一起追出村口,在山路上杀害了那母子俩。
父子俩都是吸血鬼。
这个年轻人胆子很小,他曾把一个女孩堵在公共厕所里,咬住了她的脖子,但是他不敢杀人。女孩尖叫着喊着妈妈跑掉了,女孩正值经期,丢弃在公厕的卫生巾被这个吸血鬼捡回了家,卫生巾泡在茶壶里,喝了好长时间。
魏铁匠最初在塔林县租房子,开着个土产门市,卖农具,也卖松籽和榛子之类的干货。魏铁匠心灵手巧,他打造的铁手套,确切的说是铁指套,主要是为了爬树。东北地区很多人都会进山采摘松塔,有的松塔长在离地很高的大树上,大树很粗九_九_藏_书_网,搂抱不住,攀爬很困难,魏铁匠用带铁尖的脚蹬子加铁指套作为工具,才可以爬上这种大树。
魏红会说:我妈可真坏,妈的,破鞋。
人类有嗜血的本能,例如吃牛排的时候,有人爱吃带有血丝的肉;例如手指破了,有人放嘴里吮吸。有的女孩还有闻卫生巾的习惯,揭下来,先闻一下,再折叠扔进垃圾篓。
献血是免费的,花钱买血也不一定能买到。
魏红会相亲过一次,同村的媒人安排一个女孩在村口和他相见,女孩叫美美,染着黄发,穿牛仔裤,戴大圆圈耳环,打扮的有点像城乡结合部的非主流少女,有点土气,但不甘于土气。魏红会穿着白衬衣,穿着凉鞋,脚后跟有洗不干净的粘土。
多年前,他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就为自己准备好了棺材。
因为他有病。
魏红会的智商确实有问题,说话傻乎乎的,甚至不如一个儿童伶牙俐齿。
后来,他发现了,铁手套还可以用来杀人,十指尖尖,锋利无比。
那天清晨,媒人带着孩子去县城买东西,魏红会拦住了母子俩。
后来,他发现儿子也有这种怪病。
魏铁匠说:不赖你妈,赖我,谁叫咱俩得了这个怪病呢。
有一次,魏红会学骑自行车,摔破了鼻子,他也把地上的鼻血舔吃掉了。
魏红会本来想争吵几句,但是又有点词穷,索性直接骂脏话,母子俩将他骂的狗血淋头。
有一次,魏铁匠尿血,地上的尿液是红色的,他想都没想,就趴下用舌头舔回去。
魏铁匠九*九*藏*书*网的老婆因为他吸血,吓得和别人私奔了。
回到向阳村,在姹紫嫣红中,在断井颓垣中,父子俩感到很孤单,他们没有听说过,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爱吸血。一年又一年,他们坚强的活着。
媒人反馈来的信息是——人家不愿意嫁给一个傻子。
相亲之事过去很久了,魏红会依然怀恨在心,他不恨那个女孩,而是恨媒人。偏执的傻瓜不可理喻,他觉得是媒人从中作梗,破坏了他的婚姻。
魏铁匠说:儿呀,我杀人是犯法的,你吸死人的血,不犯法。
魏红会爱过一个女孩。
病情严重的患者,骨骼和尿液都是红色的。
很显然,魏红会感染的不是铁线虫,很可能是人肤蝇的寄生虫卵。
他看过几部关于吸血鬼的电影,这让他惊恐不已。
他为什么杀人?
铁线虫是一种恐怖的虫子,在水池边能发现死螳螂,这正是铁线虫的杰作。铁线虫是螳螂身长的两倍,却可以寄生在螳螂体内。人也会感染铁线虫,虫子侵入人体后可进一步发育至成虫,并可存活数年,长度可达一米,长到一米的时候,铁线虫就可以从人体体表的任何一个空隙或者孔洞钻出来。
医生认为这可能是极其罕见的铁线虫或者人肤蝇子感染的寄生疾病。
魏红会灰溜溜的回了家,他对父亲说:爹,爹,吸他们的血,我有点想吸血了。
魏红会除了吸血之外,还有一个愿望:娶媳妇。
就像抽烟,喝酒,吸毒一样,吸血也会成瘾。
父子俩相依为命,这是活下去的唯一意义。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