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四十八章 荒野路灯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四十八章 荒野路灯
上一页下一页
包斩说:给我一把铁锹。
猫脸老太闭目枯坐,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说:找到你父母了,他们让我告诉你……
猫脸老太说:好吧,我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大春子心怀鬼胎,恶向胆边生,等到护林员睡着之后,他用脚蹬子猛地扎破了护林员的肚子。这种脚蹬子带有铁尖,东北地区采摘松塔的人,常常使用这种工具攀爬大树。为了逃避刑事打击,他用牙齿咬护林员的脖子,谎称是一个白毛怪物杀人吸血。尽管这个说法有点荒唐,但是在该地区,不少人都目击过白毛怪物,人们对怪物杀人深信不疑。
然而,挂在路灯上的那盏松油灯从何而来呢?
她写的是:聻。
包斩上前查看,说道:路灯没有底座,没有基础预埋件。
原始森林的路灯,不翼而飞的尸体,眼前出现的坟墓,这一连串的诡异事件都让人难以理解。大家议论纷纷,老逼灯说可能是死者家人提前赶来埋葬了死者,但是这个说法遭到了其他人的质疑。
猫脸老太叹了一口气,石桌上摆着七个竹筒茶杯,杯里的茶还冒着热气。
大春子说:是啊,还是野生的,老值钱了。
猫脸老太点点头。
猫脸老太说:我一直在等你们,等了好多年了。
护林员数了一下,参头有20多个,按照100年分一个头的民间说法,野山参的年龄估计能有2000年。
苏眉说:松油灯很显然是人点着挂上去的,但是路灯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小逼灯说:证明啥?
苏眉说:老奶奶,你有阴阳眼吗,还能和鬼说话?
猫脸老太突然把头转向大春子,说道:你别怕我。
操蛋局长说:看啥子,难不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这个老太婆衣衫褴褛,头发很99lib.net长,都是白色的,也许几十年来从没剪过。她坐在那里,长发拖地,将背影遮挡,看上去很吓人。她的脸简直令人恐怖万分,这个老太婆竟然有胡子,胡子和头发一样长,脸上的汗毛非常浓密,也是灰白色的,看上去就像一只猫的脸。
大家不得不相信这样一个事实:那个白毛怪物杀死了他,还选了一处风水很好的地方作为墓地,然后埋葬了尸体!
大春子支支吾吾的说:我……
包斩指着茶杯说:七杯茶,我们正好是七个人,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
几十年来,不断有人目击过的白毛怪物,也就是猫脸老太,原来一直住在这悬崖上。
包斩说:这盏灯,我们要带走,作为物证。
大家从她背后走过去,终于看清楚了。
大春子非常害怕,那具尸体,他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只想尽快离开。
白发怪物说话了,这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但是非常平静,她说:别害怕,喝杯茶吧。
操蛋局长说:让特案组给咱说说这路灯哪来的?
护林员说:咱们发财了,这是两个人参王啊!
包斩说:您谈吐不凡,能写生僻的字,为什么隐居荒山呢,您是我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人,我们还没来,您就已经倒好了茶,如果……您真的有未卜先知的神奇能力,能和死去的人对话,我想……
包斩抬头看着天空。
悬崖顶部平坦,面积很大,遍地都是奇花异草,形态非凡。岩壁边长着一株巨大的红松,起码有几百岁高龄,树干粗壮,枝叶像是巨大的伞。参天古树之下居然有个茅草屋,屋前有石头桌,一个白发怪物背对着众人坐在桌前。
大春子说:好。
猫脸老太解九*九*藏*书*网释完毕,操蛋局长说:什么意思,你是人是鬼。
大春子惊恐的说:白毛怪物,也就是那个猫脸老太太,肯定在这附近。
操蛋局长抬头看着悬崖,他说:有没有办法可以爬上去?
包斩自幼父母双亡,是个孤儿,他很想通过猫脸老太和死去的父母说几句话。
白毛怪物就是猫脸老太,她路遇尸体,出于好心把死者给葬了。
路灯是铁制的,锈迹斑斑,斜插在草丛中,这路灯就像是任何一个胡同口或者小区里面的路灯,然而这里没有居民,没有胡同和小区,只有凛冽的山风,腐败的落叶,鸟兽的粪便。荒野中伫立的路灯让每个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包斩说:没错,这路灯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落地的时候,正好插在地上。
小逼灯递给包斩一把工兵铲,包斩在路灯柱子下面挖掘了起来,灯臂有扭曲的痕迹,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灯杆上的油漆也早已剥落,包斩挖了好长时间,不断的把泥土翻出来,扔到一边,最后,包斩把工兵铲插在泥堆上,跳进他挖的那个坑里,观察着坑里的路灯。
在这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荒山野岭,就连道路都没有的蛮荒之地,居然有一盏路灯。
苏眉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不是患有多毛症啊?
包斩小心翼翼的问道:什么?
操蛋局长举起枪,厉声问道,你是干嘛的。他的声音因紧张有点颤抖。
大春子回头看,身后空空荡荡,一无所有,他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腿哆嗦起来。
猫脸老太凑到包斩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墓前的沙地上还写着“卯酉、四正”字样,另有一行浅浅地字迹已经无法分辨。
操蛋局长说:说明什么?
老逼灯说:是啊,大森林里99lib•net不应该有这玩意啊。
洞口很小,很隐蔽,只容一人进入。操蛋局长让小逼灯先进去看看,小逼灯鼓起勇气钻进去,他发现,山洞是崎岖向上的,由水流冲刷而成,这说明,山洞很可能通向悬崖顶部。大家决定一探究竟,护林员的尸体暂时放在悬崖下面,他们排成一队,钻进山洞。脚下的路一直曲折向上,爬了很长时间,前方出现亮光,终于到了山洞的出口,也就是悬崖的顶部。
大春子和护林员偶然在悬崖的峭壁上发现了一株野生人参,人参是百草之王,也被称为地精。当时,他们巡视森林,岩壁边一大株开满蓝紫色小花的植物吸引了俩人的视线。上前一看,这是一株很罕见的野山参,植株巨大,有一米多高。护林员立即大喊“棒槌”,据说人参有灵性,会逃跑,叫一声棒槌,人参就会定住,用红线绑上茎叶,才可以挖人参。护林员听老辈人说,人参分雌雄,果然在距离不远的一棵树下,又发现了一株人参。挖出来后,用手掂量了一下,两棵人参足有十斤之重。参根肥大,全貌颇似人的头、手、足和四肢。
大家感到毛骨悚然,他们把护林员的尸体放在悬崖下面,按照猫脸老太的说法,死人变成了鬼,还一直跟在大家身后,确切的说,跟在大春子身后。
包斩摘下松油灯,路灯竟然缓缓地倒下了,大家闪到一边,灯柱落下的时候,砸倒一大片藤萝植物,大家看到了被悬崖边的藤萝和灌木遮挡着的一个洞口。
悬崖没有路,高耸入云,壁立千仞无依倚,岩壁上丛生着一些花草和藤萝。
猫脸老太说:不是你,是站在你身后的那位,身上都是血。
包斩听到这句话,久久地出神,眼中慢慢地溢出了泪水www.99lib•net
包斩说:我们必须得挖开坟墓,看看里面有没有尸体,有的话,我们运回去验尸。
猫脸老太的眼神越过大春子,看着他身后,似乎在对空气说:我帮你找的地方,风水挺好,能保你子孙富贵,兴旺八辈。
画龙说:小包,这个应该难不住你吧。
画龙按住操蛋局长手中的枪,大家慢慢地走过去,白发怪物还是重复着说,看见我,别害怕。
灯光来自于一盏简陋的松油灯,套着个玻璃罩,用一根铁丝吊在路灯的灯臂上。这种油灯现在已经绝迹了,还是旧时代的产物。松油耗尽,火苗跳动了几下,熄灭了。
苏眉说:要是梁教授在就好了,肯定知道什么意思。
女人长胡子并非奇事,南非开普敦的莫妮薇有0.7米长的阴毛和0.8米长的腋毛。
老太婆的白头发白胡子白眉毛都拖在地上,手臂和小腿也长着白毛。如果大着胆子细心的观察,会看到她的腋毛和阴毛也非常长,耷拉在地面上。
猫脸老太说:就是你们放在山下的那个死人,他变成了鬼。
老逼灯说:上面肯定有什么东西。
大家在附近搜索了一会儿,既没有发现林场建造的防火塔,也没有找到护林员的作业点,周围没有人类生活和居住的迹象。
坟墓的周围画着一个八卦图。
一盏路灯出现在原始森林,并且灯还亮着,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画龙说:扯淡。
操蛋局长说:你在对谁说话,莫名其妙的。
操蛋局长说:要不,你给我算一卦?
包斩说:好像和风水有关。
猫脸老太说:你是催命的,你一来,我就要走,我的死期不远了。
操蛋局长让大家砍伐树枝,捆绑成一个简易的担架,抬上尸体原路返回,再次走到路灯处的时候,大家九*九*藏*书*网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画龙说:这些字和八卦图,看上去很古怪。
护林员说:我们俩,一人一个。
聻,读作jian,人死做鬼,人见惧之;鬼死做聻,鬼见怕之。若篆书此字,贴于门上,一切鬼祟,远离千里。“聻”字篆书在符中可以达到祛邪治煞的目的。《聊斋志异·卷五·章阿端》写道:人死为鬼,鬼死为聻。
画龙说:你叫什么名字,一直在这里住着啊?
坟墓被挖开了,护林员的尸体果然埋在下面,他的脖子上有牙齿印,腹部有尖锐利器刺破和划开的伤口。
小逼灯说:这里为啥会有一盏灯?
那名护林员的遇害地点距此不远,大家赶到现场,发现护林员的尸体不见了。大春子吓得直哆嗦,脸色都白了,他不断的表示自己亲眼看到一个白毛老太太拖走了尸体。包斩在一棵枯树下发现了拖行痕迹,循迹而行,走了十几分钟,眼前出现一处山岗,松涛阵阵,水声潺潺,靠山之处的平地上居然有座坟墓。
猫脸老太用手指蘸水,在石桌上写了一个字,众人竟然谁也不认识这个字。
荒野中的路灯上悬挂着的松油灯,究竟是在指引什么呢?
大春子转过身,不停的磕头说道:饶了我,我不该杀你,真不该……饶了我吧。
操蛋局长说:邪乎,见鬼了。
路灯的上方是一个很高的悬崖,白云缭绕,大家意识到悬崖上面可能有什么东西。如果路灯是从悬崖上掉落下来的,那么又是多么诡秘神奇的力量可以把路灯弄到悬崖之上。同时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会有人要把路灯运到悬崖上呢?
护林员之死真相大白,大春子向操蛋局长交待了自己杀人的事。
大春子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他突然疯了,两手抓着头发说,我受不了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