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三十七章 天罗地网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三十七章 天罗地网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苏眉和阿紫负责监控技术支持,绑匪用电话联系受害人家属,苏眉所做的工作就是进行监听和录音,在第一时间定位绑匪的活动区域,以及大概的人质藏匿地点,这对抓捕罪犯和成功解救人质起到关键的作用。
绑匪说:明天,下午两点,你开着车,带着钱,在建设路工商银行等着就行。必须得按我说的做,只能是你一个人来,带着钱,带着手机,你和你老婆的手机都带着,也带点零钱。
画龙说:吹吧你就,有多么强大啊?
包斩令校方召开全校动员大会,鼓励孩子们说出自己看到的事情,但是没有找到目击者。
苏眉说:除了具备监听功能外,还有地理定位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哪怕手机处于待机状态,周围的环境声也能听到,我们可以通过声音分析,找到绑匪的藏匿地点。
小希的妈妈接过电话说道:你能保证我女儿没事吗,没事才给你钱,五十万可不是小数目,家里贱价卖了一批货,不管怎样,让我听听小希的声音,你不就是图钱嘛,可别胡来,让我听听孩子……
绑匪说:你开门,就看见了。
小希的妈妈说:急死我了,孩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
包斩对两名受害人的家庭和学校进行了走访调查,王佳的遇害令全校师生感到震惊,这个小男孩上小学六年级,成绩一般,但活泼可爱,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他的书包里有红领巾,溜溜球,还有小孩子九*九*藏*书*网常常玩的那种圆形纸牌。人们无法相信,这么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会被绑架杀害,然后在公路上被碾压成一张肉饼。
小希爸爸:喂,喂喂,你是哪位,找谁?
一、选择目标,通常是富人或富人的子女。
二、藏匿人质,地点多数是偏僻的郊区、野外或是废旧的房屋。
包斩说:绑匪肯定也想到这些了,他们肯定有更高明的办法。
绑匪说:放心,你家孩子感冒了,我给她吃了点药,睡着了。
绑架案的过程一般如下:
小希爸爸说:什么?
小希爸爸说:东西,什么东西,在哪里?
绑匪说:明天把钱给我,我就放人。
包斩做出了推理分析:
梁教授说:如果绑匪打来电话,你们一定要听听小希的声音,确认孩子是否活着。
梁教授表示,只有抓到绑匪,才能解救出小希,不要指望犯罪分子有什么仁慈之心。
学校成立了校卫队,流传的说法是——王佳放学后,被人用麻袋套上头,扛上车拉走了。王佳的爸爸是个公交车司机,妈妈在夜市摆地摊,家里并没有多少钱,绑匪很可能就是因为这点才果断杀害了小王佳,抛尸公路。
绑匪说:你看看手指盖上的血就知道了。
苏眉说,因为这个软件是我开发制作的。
晚上十点的时候,绑匪终于打来了电话,小希的父母担忧女儿,几天都没睡好觉,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立即接通,九*九*藏*书*网负责监控手机的苏眉也立即启动了紧急预案,进行录音和分析来电的地理位置。
绑匪说:你孩子没事,要是敢报警,耍花招,你下次看到的就不是这个了。
绑架案是一种高智商犯罪,大多数绑架案在实施之前都做了精心的策划,警方需要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除了使用高科技刑侦设备之外,还需要投入大量警力围捕攻坚。
绑匪说:我会让你知道孩子没事的,先听我说。
小希爸爸:好了,弄好了,五十万,一分不少。
浦江公安局法医鉴证中心对死者王佳再次尸检。因为尸体遭车辆多次碾压,想要从中找到凶手遗留下的蛛丝马迹难度很大。一个孩子变成一张饼,受到了多么大的外力,可想而知。第二次尸检,法医有了新的发现,王佳的头发和领口内有一些黄麻纤维,这似乎也证实了学校里流传的说法,王佳曾被麻袋套头。
小希爸爸说:好好好,听你的,你说。
小希爸爸说:下午两点,工商银行门口,是吧,行行行,你可千万别对我女儿……
特案组隐瞒了小希被绑架的信息,这样可以麻痹绑匪,争取更有利的侦破条件。
小希的爸爸说:三天内拿出五十万,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钱准备好了,怎么还不来电话。
小希爸爸说:我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
苏眉给小希父母的手机都安装了监听软件,用电脑进行终端控制,让他们24小时保持开机九*九*藏*书*网状态,如果绑匪打来电话,尽量拖延时间,让警方做好准备。
绑匪有车,采用欺骗和胁迫的方式进行绑架,人数为俩人或以上。绑匪胆小谨慎,其中一名可能为女性,他们不愿意或不敢和警方进行正面对抗。绑架后,先进行暗中观察,一旦知道家属报警,他们会果断放弃。他们选择的目标都是十岁以上的大孩子,家长和学校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般放松了监管,而且孩子能够说出家庭地址和家人的电话号码。绑匪事先购买了多张电话卡,每张卡只用一次随即抛弃,多次变换打电话的地点,具有反侦察的能力。
四、收取赎金,这是整个绑架过程中最易暴露身份的环节。倘若家属报警,或找亲友帮助,很可能在收赎金时露出行踪,这个环节最考验犯罪分子的智商。
苏眉说: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手机监控软件。
小希上初一,是个大眼睛女孩,齐刘海长发,喜欢看樱桃小丸子,超级迷恋东方神起,最喜欢允浩。小希被绑架时穿着校服,背着双肩包,下午放学后,对同学声称自己去买奶茶,结果一去不归。
特案组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绑匪打来电话。
本文作者研究了大量的绑架案,发现收取赎金的方式可谓五花八门,有的绑匪要求把钱汇到银行的指定账户,这是最笨的方法,因为国内的ATM机有取款上限,一天之内只能取款两万元,没有哪个绑匪敢99lib.net去柜台取款,等着警察来抓。即使在银行柜台取款,每天也只有五万元的限额。其他比较高明的拿到赎金的办法,例如火车扔钱,从下水道悄悄钻出来拿钱,在人流量大的场所拿钱等,都考验了警察的反应能力。绑架案的破获,大多是绑匪太愚蠢,而不是警察太聪明。
梁教授在苏眉家的阳台上做了周密的部署,叶局长俯首听令,小女警阿紫记录下工作重点。按照梁教授的要求,浦江市公安局和赤北区分局抽调出精兵强将,分成了三个工作组。
梁教授说:还有20多个小时,耐心等着吧,警方会全力以赴抓住绑匪救出小希的。
绑匪打断话,说道:你不要你孩子的命了啊,这样对孩子可不好,你家报警了是不是?
绑匪说:再重复一遍,明天下午两点,建设路工商银行,你自己开车带钱来,我给你送了点东西。
包斩负责调查组,围绕两名受害人——王佳和小希——展开外围工作,重点调查两名受害人的家庭和社会关系,很多绑架案都是熟人所为,这点要排查清楚。
包斩排除了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正如王佳父母所说的那样:我家里没钱,日子过的这么难,房子的贷款都没还上,亲戚邻居都知道,绑架我孩子有什么用?
电话挂断了,小希的父母去开门,门外无人,地上有个塑料的文具盒,打开盒子,小希爸妈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叫……这文具盒是小希的,里面没有笔,只放着九九藏书两枚血淋淋的指甲盖。
小希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女儿被绑架后,忧心如焚,他们按照绑匪的要求,处理了一批货,筹集了五十万元,他们只希望女儿平安,对于能否抓住绑匪并不关心。
小希爸爸抢过电话说:没报警,绝对没有,有些事该咋办我知道。孩子妈就是心切,想听听孩子的声音,你得理解。
对方沉默了五秒钟,一个阴沉的带有鼻音的声音说道:你把钱都准备好了吗?
画龙指挥跟踪组,指挥车是一辆伪装的厢式货车,外表破烂,车厢上印着“奶制品”字样,停在小希家附近的一个隐蔽地点,一队经验丰富的侦查员和武警坐在车里随时待命。另外还配有自行车、摩托车,以便灵活跟踪,车上还有一个小型的化妆室,侦查员随时可以改扮成送外卖者、骑行爱好者、小贩等身份,进行侦查。
这个案子充满了悬念,特案组猜测不到绑匪会让家属把钱放置在什么地点,又以什么样的方式拿到赎金。
小希妈妈说:你说,我女儿惹谁了,你没打她吧,你把小希叫醒,让我听听,我和她说几句话,让她别害怕……
三、联系家属,提出要求,勒索金钱。以前通讯较不发达,勒索通常以书信方式进行,为了避免被认出字迹,有的犯罪分子会用报纸上的字拼凑成信,现代绑架案通常用电话通知家属。
下面就是绑匪和小希父母的对话——
五、释放人质或杀害人质。
包斩问:为什么这么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