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三十六章 绑架少年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三十六章 绑架少年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一个星期前,王佳放学后失踪,当天晚上,王佳的父母接到了绑匪的电话,勒索赎金五十万元人民币。王佳父母心急如焚,悄悄报案,赤北区公安分局成立了专案组,然而警方介入此案后,绑匪再也没有打来勒索电话……直到孩子的尸体在公路上被发现。
用饭完毕,苏眉帮忙收拾碗筷,苏妈对苏眉附耳说道:闺女,我想好了,你这俩同事都不错,他们谁先抓到坏蛋,把小希丫头救出来,你就嫁给谁。
阿紫捂着嘴巴冲到路边的草丛边,吐了起来。
苏眉说:你讨厌,我妈可是盯着呢,你最好表现好点。
苏眉小时候的玩具还一直保存着,她给自己的每个玩具都起了名字,那只狗就叫糖怪,轻松熊叫大果子。苏眉手忙脚乱的把玩具、影集、日记本等东西都藏了起来,抽屉也上了锁。
画龙说:怎么跟防贼似得,我会偷你东西啊?
包斩说:现在已经符合程序了。
苏妈絮絮叨叨的说:这对手镯挺值钱的,眉眉呀,你要找老公就得找个肯为你花钱的,这才是真正对你好。年龄大的男人倒是知道疼人,就得找个能管得住你的。不过,听你说,这个画龙离婚过一次,孩子归前妻,他脾气也不好,结婚后,说不定会打你呢。
苏妈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眉。
特案组办公室,白景玉正在召开一个总结会议,画龙昏昏欲睡,苏眉的电话突然响了。
苏眉说:他们都是同事。
包斩问道:绑匪在哪九-九-藏-书-网里打的勒索电话?
苏眉平时忙于工作,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她给妈妈买了很多东西,梁教授、画龙、包斩三人也备了礼物。苏眉的爸爸是个外交官员,常年在国外,家里只有妈妈和一个小保姆。
苏眉去会议室外接完电话,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包斩问道:小眉姐,谁的电话?
包斩联系了当地警方,了解到浦江市赤北区已经接连发生两起绑架案,第一起绑架案,绑匪杀害了一名叫王佳的男孩,两起案子手法相同,很可能是同一犯罪分子所为,当地警方已经决定并案侦查,他们对特案组的协助表示出求之不得的欢迎态度。
苏妈把苏眉悄悄拉到一边,神神秘秘的问道:这两个,哪个是你男朋友?
包斩说:是的,伯母,我以前在饭馆做过学徒,也只会做一些家常菜。
叶局长简单谈论了案情,两起绑架案都是发生在下午5点,正值学生放学,没有目击者。王佳被绑架当晚,家属接到绑匪的电话,要求准备五十万赎金,奇怪的是此后再也没有联系王佳的家人,而是将其杀害、抛尸。第二个受害人叫小希,目前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绑匪要求小希的家人在三天之内准备好五十万元,目前为止,绑匪还没有打来电话。
画龙放下,又拿起书架上的毛茸茸的玩具狗,苏眉再次叫道:放下那只糖怪。
苏妈说:我还不了解你吗,那你就是都喜欢喽。如果喜欢两九*九*藏*书*网个人就选择第二个,因为你真正喜欢第一个就不会喜欢上第二个。
经过现场勘察,浦江市赤北区警方认定这不是交通事故,而是一个抛尸现场。
饭菜上桌,非常丰盛,黄焖鸡、炖猪蹄、红烧桂鱼、清炒虾仁、清氽丸子、茶花山药、松仁蕨菜、三鲜杂菌,八个菜香味浓郁,令人胃口大开,大家围坐在一起,赞不绝口。
白景玉说:少拍马屁,你们必须成功解救出被绑架的孩子,还有,替我向你妈问个好。
画龙把苏眉推到墙角,两手按着墙壁不让她跑掉,画龙说道:信不信,我在你家揍你。
苏眉兴奋的说:老大,你真是英明!
赤北区公安分局组织警力对案发当晚的公路施工方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在距离抛尸现场不远的路边,找到了受害者的衣服和书包,书包里有红领巾和课本,课本上写着班级和名字,警方很快搞清了死者的身份。
法医遗憾的说,另一个眼球没找到,可能是被哪辆车的车轱辘沾走了。
画龙走进苏眉的卧室,拿起床边的一个轻松熊,苏眉尖叫一声:啊,别碰我的大果子!
叶局长说:是是,这次我们听从特案组调遣。
苏眉说:都不喜欢,我可讨厌他们俩了。
苏眉气愤的说:老大,你真是铁石心肠,我妈都找我求情呢,那是我邻居家孩子。
梁教授说:你们的工作做的有疏忽之处,绑匪很可能暗中观察过,了解到受害者家属已经报警,他们杀九九藏书网人抛尸,果断放弃。再次绑架了一个孩子,这一次,我们可不能轻举妄动,打草惊蛇。
苏眉妈问包斩: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画龙对叶局长说道:你们是干啥吃的,死了一个孩子,现在又绑架一个,一群废物,绑的要是你家孩子,你肯定没这么坦然,你们就盼着我们特案组来帮你们,是不是,要不是伯母求情,我们还不来呢,你这局长也别干了。
梁教授送的是一个精美相册,里面是苏眉加入特案组后的各种照片;画龙特地买了一对玉镯作为礼物;包斩送给苏眉妈妈的是一些补品。
尽管尸体遭到严重损坏,法医鉴定部门还是通过技术手段得出了精确的验尸结果,死者是一个男孩,十二岁,生前遭到疑似铁锤的钝器重创,致命伤在太阳穴位置。凶手在夜间将裸尸抛弃于公路上,用草毡子遮掩,该路段没有监控探头,几个路灯也坏掉了。
苏妈说:两个你都喜欢啊?
包斩问道:绑匪使用的电话号码,查了吗?
苏妈说:你这样,我让小阿姨收拾出几间客房,让他们都住咱们家,我得好好观察下,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
苏眉说:那你觉得,我应该选哪一个啊?
苏眉说:妈,你说什么呀?
画龙说:小眉,我也请假,我陪你一起去。
有人在夜间将尸体抛在公路上,又把草毡子盖在尸体上,该路段常有大型卡车通行,经过一整夜的碾压,车轮像是擀面杖一样,将尸体压成了饼状。几个刑侦九-九-藏-书-网人员用小铲子把饼状尸体从沥青路面分离开来,这张“大饼”的颜色令人触目惊心,黑色的头发、红色的血迹、灰白色的脑浆、黄色的脂肪……让人触目惊心。有些骨骼已经成粉末状,有些坚硬的骨骼还完好无损。一堆肠子被挤出很远,碾压的薄如蝉翼。
画龙和包斩坐在客厅沙发上,一时无话,有些拘谨。
苏妈说:眉眉,你上次可是说,下次回家的时候,就把男朋友带家来给我看。
一个叫阿紫的小女警,四处张望,突然,她退后两步,发现了什么,有个眼珠就在她的脚下,已经被碾压扁了,像是一个圆形的黑白分明的大硬币。
浦江市郊区有一条偏僻的公路,路面坑坑洼洼,施工部门在夜间修复了道路,给每一个坑洼填补沥青混凝土,然后铺盖草毡子进行养护。第二天清晨,有个司机发现其中一个草毡子是红色的,他停下车,小心翼翼掀开草毡子,赫然发现,沥青路面上平躺着一具尸体,已经被过往车辆碾压扁了,就像是一张大饼。
苏眉说:我妈打来的。
梁教授说:是不是你家出什么事了?
很显然,这段话让苏妈大有好感,她用那种赞许的目光看着画龙。
寒暄过后,小保姆去买菜准备午饭,梁教授在电话里向赤北区公安局叶局长了解案情。
白景玉说:不准,都没死人,我们特案组不管这种小案子,这不符合程序。
苏眉说:不许看,不许动,这是少女的隐私你懂吗?
法医用镊子拨开碎了的头盖www.99lib.net骨,软塌塌地头皮还连着头发,他翻找着说,大家找找眼睛。
白景玉说:好吧,那你们还等什么,立即出发!
叶局长说:打电话的是一个男的,声音比较年轻,用的是那种没有身份登记的电话卡,也没有别的通话记录,可能是在小超市买的。
苏眉说:妈,你也太心急了吧,我还能嫁不出去啊。
苏眉说:他敢!妈,我们是来办案的,你在节骨眼上挑女婿呢?
苏眉家和被绑架的小希家是邻居,两家都住六楼,阳台和阁楼都紧挨着。叶局长按照梁教授的要求换上便装来到苏眉家,小保姆买菜回来,包斩主动帮忙做饭。案情虽然紧急,但是绑匪没有再次打来电话,警方除了等待并无良策。
苏眉说:老大,我想走个后门,我妈说,邻居家一个小女孩被人绑架了,咱们特案组能不能去帮帮忙啊,那女孩叫小希,好可爱,好漂亮,才十三岁,她喊我小姑,你要是不批准,我就请假。
这名十二岁的男孩叫王佳,是一名小学生,在赤北区实验小学上六年级。
叶局长说:经过技术定位,就是在受害者家附近打的电话。
梁教授说:大多数绑架案的特点就是绑匪拿到赎金后会杀死被绑架人。
白景玉说:不行,我们特案组只接手特大凶杀案,绑架案还是交给当地警方吧!
苏妈指着包斩,对着苏眉说:这孩子有心啊,就是人长的不帅,这些补品虽不值钱,但都是我需要的,估计是你平时说起我有高血压,气管炎,这孩子都记心里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