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二十七章 树林鬼影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二十七章 树林鬼影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苏眉说:才不是呢,我要你拉着我的手。
回到吉坝县公安局,梁教授召开案情分析会议。
五具尸体已经白骨化,以叠罗汉的状态相互压在一起,在最高层之上还压着一块大石头。
梁教授说:这些孩子都没有离家出走和被绑架的迹象,他们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包斩说:好像……有人说话。
毛警官说:杀人会不会是割器官来卖?
包斩说:嘘!
梁教授说:动机不明,我想起韩国著名的青蛙少年失踪案!
弟弟说:没纸,我有烟,可以用香烟盒擦屁股,我刚才……好像看到树林里有个老太婆。
第一起失踪案已是几年前,警方排查难度很大,只能以近期失踪人员为主要调查方向。此案有很多共同点,九名失踪少年都是年轻男性,失踪时间集中在上午或中午,失踪地点在章合村土路附近。警方认同家属的猜测,该系列失踪案可能是同一人或同一团伙所为。
寂静之中,云破月出,突然传来令人毛发悚立的尖叫声,两个鬼影从树林里奔跑出来,姿势非常怪异,双手大幅度的前后摆动,脚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着,只能小步慢跑。包斩和苏眉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两个鬼影变得像僵尸一样,直挺挺的跳过林边的土沟。包斩和苏眉手拉手呆立在路中间,两个鬼影看到他们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发出拖着长音的鬼哭狼嚎似的尖叫。
五个少年有很明显的他杀痕迹,他们的衣服以一九九藏书种独特的形态系住,专家称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系法。具体系法警方并未公开,可以试想系成圈状,或是被凶手集体捆绑为一叠。
包斩说:没有,画龙大哥常常带枪,我们现在是计生干部,带枪干嘛。
其实,只要注意观察,即便是在城市里,也有类似阴森森的道路。
苏眉说:我有点冷。
他们原路返回到章合村,村主任的两个儿子讲述了在树林里遇鬼的恐怖事件。
苏眉说:失踪者都是青少年男子,我觉得很可能有性动机,同性恋动机。
两个人并肩前行,苏眉看了一下四周,说:小包,你带枪了吗?
包斩说:啊……小眉,你害怕是吗?
他们身后,靠近一棵树的位置,有个人直挺挺的站着,穿的衣服类似于古装的戏服,袖子向下垂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是,那人的脚悬浮在地面上,头低垂着,看不见脸,接下来是难以置信的一幕,那人的身体竟然缓缓地向他们飘了过来。
苏眉说:你讨厌。
中国刑事侦查的特点是人海战术,虽然笨拙,但常常是无往不胜。白景玉派出一个督查组进驻吉坝县,毛警官不敢怠慢,调集众多警力,全力以赴。
苏眉说:如果是一系列凶杀案,动机又是什么呢?
兄弟俩在县城和同学聚会,很晚才回家,因为那条路发生多起失踪案件,他们结伴而行。途径小树林的时候,哥哥拉肚子,他对弟弟说:哎吆,肚子难受,九九藏书网晚上吃的麻辣烫是臭的,你带纸了吗?
苏眉有些紧张,紧紧握着包斩的手,包斩喊了一声:谁在那里?
章合村距离县城并不是很远,途径那条土路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毛骨悚然的怪事。
老婆婆说:60年……都忘了,想不起来了,我家……八辈贫农,敢把我咋样。
老婆婆说:胡说个啥。
包斩说:我们必须上升到杀人案的高度,不能当成普通的失踪案。
画龙说:你傻啊,真不知道你怎么当上局长的。卖器官不可能,器官移植需要配型,事先体检,器官的切除、保存、运输,任何一个环节都非常复杂和专业,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梁教授部署安排工作,毛警官负责调查九名失踪少年的最后联系人,列出名单逐一排查。
1991年3月26日,韩国五名小学生假日结伴去抓蜥蜴(被媒体误报为青蛙),此后神秘失踪。家人找遍了整个韩国,甚至还惊动了当时的韩国总统,警方包括军队在内约32万人一起寻找,但搜查毫无进展。直到2002年9月25日,距离案发时间正好11年零6个月,尸体在卧龙山被发现。
当时,月亮隐藏在云层中,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周围非常寂静,路边的草丛给人阴凉诡异的感觉。九名少年在这条路上失踪,很可能已经遇害,或许他们的冤魂还在此徘徊……苏眉想到这些,不禁有些害怕。
苏眉说:不管,这么黑,别人看九九藏书不到,你要听我的话。
韩国警方早期公布的死因是“低温致死”,后经法医小组鉴定,三名死者的头骨上有被钝器击伤的痕迹,现场还散落着一些子弹壳。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尸体没有头发,牙齿大量缺失,众所周知肌肉脂肪等组织会腐烂,但是牙齿头发及骨头则很难被氧化,能保存很多年。
案发地点是一条土路,在那里出没的人员除了章合村村民之外,就是附近冷库的员工,章合村和冷库是重点排查范围,凶手很可能就藏身在这两个地方。包斩、画龙、苏眉三人集中全力在当地政府的配合下展开详细调查。正面接触冷库的每一名员工,包括有业务往来的运输司机等相关人员。对于章合村村民,应以人口普查的方式,进村挨家挨户的走访,记录下每一名有犯罪前科、曾被警方打击处理过的人员。
苏眉和包斩假扮成计生委工作人员,在当地政府和村主任的配合下,挨家挨户走访,试图找到犯罪嫌疑人。这一天,俩人工作到很晚,在村主任家吃完饭已是晚上十一点,恰好车辆坏了,俩人决定步行返回县公安局。
到了夜晚,监控画面非常恐怖,那条土路并没有路灯,黑暗之中,一些风吹草动都能令人提心吊胆,尤其是那个小树林,值班人员看的时间长了,精神极度紧张。
兄弟俩去树林里方便,为了壮胆,他们点着了香烟。包斩和苏眉看到的那两个红点,正是他们手中的香烟头。兄九-九-藏-书-网弟俩蹲在树林里,哥哥在地上捡了几片树叶,准备当手纸。此时,月亮在云层中时隐时现,弟弟看着哥哥的影子,见到哥哥的肩膀处突然多出一个人头。弟弟吓得毛骨悚然,悄悄地用手指着地上多出来的人头影子,月光消失,黑暗一片,哥哥什么也没有看到。
包斩说:如果是嗜杀,报复社会,应该不择目标。
包斩犹豫了一下,说:这条路有监控,会被人看到的。
这时,一阵凉风卷着灰尘从后背袭来,当地气温如春,哥哥很奇怪为什么会有凉风,兄弟俩回头看,禁不住吓出一身冷汗。
包斩说:不是吧,这里可是四季如春。
青蛙少年失踪案非常诡异离奇,令人匪夷所思,也曾经改编成电影——《孩子们》
村主任说:你想想,1960年闹饥荒,你吃过人。
走夜路的时候,总觉得有个黑影跟着你,你走的快,他也跟的快,你跑他也跑,当你停下,回头却看不到人,只有周围万籁俱寂的黑夜包围着你。
哥哥说:都啥时候了,还开玩笑,我快憋不住了,快屙到裤裆里了。
两个人站住不动,小树林看上去阴森恐怖,这一片都是桉树,树干并不粗壮,树冠形状如塔,林间空地上长着一些当地人叫做“飞机草”的低矮灌木。黑暗之中,隐隐约约看到有个人站在树后偷看着土路,空中悬浮着两个红点,似乎是什么九九藏书鬼怪的眼睛。
包斩视觉敏锐,认出这两个人是村主任的儿子,曾经在村主任家见过。
特案组分析认为,凶手单身居住案发土路附近,具备犯罪条件,很可能是刑满释放人员。
凶手始终没有落网……
这个老人的思维还停留在过去的时代,她絮絮叨叨的向村主任和特案组表示自己家成分好。1949年到1979年,整整三十年,中国人以贫穷为荣。老婆婆扶着拐杖缓缓地站起来,她步履蹒跚,走一步,身体摇晃一下,随时都可能摔倒。大家看着这个老人的背影,很显然,她走路都困难,不可能是连环失踪案的凶手。
韩国一直未侦破的三大悬案:“青蛙少年失踪案”、“李亨浩诱拐杀害案件”、“华城连环杀人案”。三起案件都使整个韩国社会陷入恐慌,多次荣获大奖的电影《杀人回忆》就是根据华城连环杀人案改编的。
老婆婆呆坐在树下,双手扶着一根黄竹手杖,风吹乱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像是风干的橘子皮。她没有名字,户口本上写的是章田氏,中国的很多老人都没有名字。
苏眉和包斩安装了监控设备,两个摄像头,一个固定在冷库公共厕所的外墙上,另一个放置在章合村村口,安排值班警员24小时监控案发的那条土路。
苏眉说:你混蛋,别吓我。
村主任说:章田氏,交待你的历史问题,你以前是不是吃过人。
包斩拉着苏眉的手,走到小树林附近的时候,隐约听到树林里传来声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