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二十六章 黄泉之路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二十六章 黄泉之路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韦关还没有大学毕业,做实习勘探工作,失踪当天,早晨八点半左右,有人看见他步行走向了那条土路,抄近路回工地,然而,工地的同事却没有见到他。家人得到失踪消息后,立即赶来,他们沿着这条土路寻找,找遍了垃圾堆和小树林,包括附近的高架桥,踪影全无。
大学生叫韦关,有一个当官的叔叔。
那天早晨9点左右,章汉成跟着父母到地里干活,大约10点半的时候,父母让儿子回家做饭。孩子做好饭,装在提篮里给父母送去,离开村子走上这条土路,就此神秘失踪。
这名妇女哭着说,我孩子学习多好,又老实又听话,怎么就没了呢。
村口有个臭水塘,岸边长着一株老柳树,树下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隔了不久,在高架桥附近玩耍的男孩刘浩鹏失踪,他身上带有手机,其父母要求警方查下通话记录,得到的回复是,“不出人命不能查。”
苏眉说:这些人不配做警察,家长寻子心切,他们漠不关心,养大一个孩子需要付出多少心血啊。
毛警官对负责拍照的警察小声说:多拍几张我和特案组的合影,注意别拍到无九-九-藏-书-网关人员。
画龙推着轮椅上的梁教授,细雨霏霏,路面泥泞,毛警官的大皮鞋都弄脏了。一行人沿着土路向前走,进行实地勘察。包斩和苏眉画下简易的现场图,并且记下失踪区域的一些关键词:土路、冷库、厕所、小树林、菜地、高架桥、村子。
包斩说:第一起失踪案是几年前了,到现在才立案,唉。
村主任压低声音说:就是你们刚才看见的那个老婆婆。
梁教授说:我们也走一趟这黄泉之路。
梁教授表示警方会全力以赴帮忙寻找,一行人默默地走到土路尽头,前方就是章合村。这个村子里,也有一名叫章汉成的少年失踪。
乌有镇有一条黄色的土路,路边的草丛中丢弃着垃圾,附近土坡上是一片小树林。
这条路简直令人闻风丧胆,没有人敢在夜间独自经过。
白景玉感到案情重大,立即派出特案组奔赴当地予以协助侦破。
画龙说:系列失踪案要是上升为系列杀人案,历时几年,当地警方真是吃屎长大的啊。
梁教授招了招手,示意让那名妇女过来,她跌跌撞撞跑过来,扑通一声跪下了。
九九藏书网警官说:好意心领了,这段时间少不了麻烦你,有什么事,还需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一年前,她的儿子李畅在这条路上失踪,父母便踏上了艰辛的寻子之路,周围附近的村庄他们都走遍了,先后花费数万元,几乎倾家荡产。尽管时隔一年,这位母亲并未放弃寻找,每天都怀揣着寻人启事和儿子的照片。母亲在儿子失踪后,经常从夜晚哭到天亮,有几次因心疼过度而昏厥,人也消瘦憔悴下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同样在冷库打工的林安澜在这条土路上离奇失踪。他的哥哥去报案,警方说,“这么大的人了,能去哪?这是走失,不能立案。”
毛警官介绍说,第一个失踪少年就是该村的章汉成,只有13岁,几年前突然不见了。这个老婆婆是最后一个见到章汉成的目击者,老婆婆平时没有别的爱好,一天到晚佝偻着身子坐在树下发呆。
梁教授说:没有绑架勒索迹象,这些孩子很可能遇害了,也许当地隐藏着一个杀人恶魔。
走到小树林附近的时候,路边一阵喧闹,很多人纷纷举起手中贴着照片的寻人启事,这些人都是失踪者的家属,九_九_藏_书_网他们看到特案组走近,情绪有些失控,几名警察拉起人墙拦住他们。一个农村妇女拼命想冲过来,两名警察急忙拽住她。
警方在此之前已经对老婆婆进行过几次询问,老婆婆有些木讷,无法提供有用的信息。
土路通向章合村,以前,村民都是从这里出入,后来,新修了一条石子路,这条土路基本废弃了。即便如此,由于接近车流穿梭的省道,小树林附近还有高架桥以及一处冷库,这里并不偏僻,也不是人迹罕至。
毛警官说道:你们都回去等通知,别闹事。
冷库的后门有个露天的简易厕所,包斩去男厕,苏眉去女厕,查看厕所墙壁是否有血迹等异常迹象。
最后一个看见章汉成的就是这个整天呆坐在村口的老婆婆,当时路两边种的玉米已经长得很高了,孩子走了一段路,钻进玉米地,老婆婆无法看见玉米地里发生的事情。
毛警官俯下身,对梁教授关心的说:下着雨,咱们看看现场就回去吧。
负责拍照的警察心领神会,与领导合影,有助于升迁。
十六岁的少年叶润亮在冷库打工,有一天,他走出冷库大门后消失,其父当晚报www.99lib•net案,警察来了后连车都没下,建议去县城网吧寻找,父亲极为愤懑——自己的孩子根本不懂电脑。
画龙慌忙将她扶起,安慰了几句,这名妇女哭着陈述案情。
特案组决定回局里召开会议,他们原路返回,章合村的村主任追了上来,想设宴款待特案组和毛警官。毛警官身为县公安局局长,村主任借此机会想要巴结他。特案组谢绝了村主任的挽留,寒暄时,村主任提供了一条线索。
李畅失踪后,一家人怀疑孩子被抓到黑砖长做了劳工,他们找遍了周边县市的砖厂。同样,去砖厂找过孩子的家长很多,但是都没能看到孩子的踪迹。一些家长这样想,孩子要是被抓去黑砖厂还好,万一有什么不测又该怎么办。
毛警官说:谁?
这些失踪少年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无权无势,他们只能自己寻找,寻人启事贴满了附近的电线杆。直到一名大学生突然失踪,警方才得以重视。
天下着雨,路两边的土坡上有些群众冒雨围观,数名警察维持现场秩序,让群众往后站。
村主任说:你们人都来了,为啥不在我们村吃饭,又不是请你们吃人肉。
此后数天,九九藏书家人不断的寻找,在周边村庄得知一个意外的消息,就在这条土路上,已经先后失踪了9个孩子。韦关家人上门寻访,和其他失踪者家属联名上书,反馈给警方,同时寻求媒体曝光,在多方压力下,警方终于立案,并向公安部汇报案情。
村主任说:说起这个,我想起来,我们村里有人吃过人。
乌有镇隶属吉坝县,位于边陲,吉坝警方联合特案组成立失踪人员专案,对此展开侦查。吉坝县公安局长姓毛,为人精明,别人都称这名警察官员为毛警官。特案组在吉坝县毛警官的陪同下来到案发地点——这条已有九名少年失踪的土路。
他们都是在大白天失踪的,时间集中在上午,失踪名单分别是:叶润亮、刘浩鹏、章汉成、韦关、林安澜、杨宗勇、李成峰、李畅、杨喆。
几年来,先后有九名青少年在这条路附近神秘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最初的报案并没有引起警方的重视,早在几年前,就有失踪少年的家长到县公安局报案,警方只是做了笔录,连现场都没有勘察。一周之后,心急如焚的家长再去询问,得到的是一个不耐烦的回答:我们没有那么多警力帮你找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