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二十五章 锁骨菩萨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二十五章 锁骨菩萨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石磊说:前几天,我在街上见到你了……
她用拥抱来对抗仇恨,用慈悲来化解矛盾。
然而,流星雨始终没有出现,只有樱花一片片飘落。
蝶舞说,哈哈,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电梯里有一个穿长裙的女人,石磊意识到警方会在一楼堵截,他先按下了负一层地下停车场的按键,然后威胁女人说:这把刀上有艾滋病毒,沾上就没命,你帮个忙,让我躲起来。
街道是一条河,人如浮萍,他们就这样相识。
女人说:你是杀了人吗,我还是劝你投案自首吧?
蝶舞说:我还记得,我们在这棵树下埋了一个瓶子,里面有咱俩许下的愿望。
画龙说:难道石磊去当和尚了?
从小到大,石磊只有过一个朋友,死在上学的路上。
佛教有轮回之说,所有的相逢都是重逢,所有的离开都是归来。
石磊说:我知道你信佛,心眼好。
这应该就叫人生吧,
她没有问他哭什么,怕什么,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牵着他的手走过一条街,走过人生的旅途,这似乎是两个人分别了很多年久别重逢后才有的默契。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好像认识了一百年。从此,每天上学和放学,他都跟着她一起走。
路边的音响店传来一首叫做《河流》的歌:
“昔延州有妇人,白皙,颇有姿貌,年可二十四、五。孤行城市,年少之子悉与之游,狎昵荐枕,一无所却。数年而殁,州人莫不悲惜,共醵丧具,为之葬焉。以其无家,瘗于道左。大历中,忽有胡僧自西来,见墓遂趺坐,具敬礼焚香,围绕赞叹数日。人见谓曰,此一纵女子,人尽夫也。以其无属,故瘗于此。和尚何敬邪?僧曰,非檀越所知,斯乃大圣,慈悲喜舍,世俗之欲,无不徇焉。此即锁骨菩萨,顺缘已尽,圣者云耳,不信,即启以验之。众人即开墓,视遍身之骨,钩结如锁状,果如僧言。州人异之,为设大斋,起塔焉。”
我们必须承认,从某个笑星模仿残疾人引来的观众笑声中,从一些骂人的脏话里,这个社会对残疾人的歧视是普遍存在的。
也许,她只能在生命的长河中陪伴着走过那么一段路。
苏眉说:不可思议,这些珠子很像是舍利子啊!
他有时会想起蝶舞,这是他的初恋,很显然,也是最后一九_九_藏_书_网次恋爱。
他们回家时,夜晚的街道空无一人,她拉住了他的手,走过马路。
过了一段时间,蝶舞的尸体送到殡仪馆火化了,在她的骨灰中竟然发现了一些结晶体,晶莹如珠,五光十色。殡仪馆工人啧啧称奇,蝶舞父母虔诚信佛,见状后齐声念了句“阿弥陀佛”。
蝶舞说:我们可以把愿望写下来,装到瓶子里,埋在这里。
那天清晨,雾气弥漫,石磊和小伙伴一起去学校。人行道绿灯亮起,石磊蹲下系鞋带,小伙伴先行一步,有辆桑塔纳桥车违规闯红灯撞倒了小伙伴,向前拖行十几米才停下来。车轱辘压着一只胳膊,路面有一道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小伙伴,突然惨死在眼前,石磊目瞪口呆,完全被吓傻了。
多少次笑中的泪,
蝶舞说:在心里想。
女人说:别杀我,求你了,你躲哪里啊?
蝶舞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是菩萨下凡拯救众生的。
梦中又回味又不禁要感叹,
石磊说:瓶子不知道还在不在。
小伙伴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在路那边等你。
如果知道这是离别时刻,她怎么会松开他的手,他怎么会微笑着说再见。
蝶舞说:你可真傻,不过我没看错你,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最在乎我。
石磊说:你死了,我就去当和尚,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来陪你。
画龙说:石磊爱上了一个女菩萨,不知道他会去哪里赎罪。
石磊说:我还是想娶你,哪怕你得了艾滋病,哪怕只有几天,哪怕我们什么都不做。
苏眉说:蝶舞觉得自己是观音菩萨下凡来普渡众生的呢。
石磊说:我不知道……怎么许愿啊?
中午,他的手划过公园的铁护栏,花坛里的月季花静悄悄的开放,他回头看她有没有来。
包斩说:我听说,只有得道高僧才能烧出舍利子。
如果相见,又能怎样,他们走在一起,会被路人当做母子,他很自卑,宁可不见。
已汇成了海洋,装进记忆行囊。
然而,几天后,蝶舞几经打听,终于找到了石磊。
蝶舞说:我都告诉你了,我得了艾滋病了。
蝶舞做出一个惊人的动作,她没有动拳头,也没有骂人,她上前抱了一下那个男生。
石磊平时不爱说话,变得沉默寡言。父母为了让他适应这个社会,给他找了一份酒店门童的工www.99lib.net作,他站在门前,穿着有些滑稽的红色制服,对每个宾客说:欢迎光临。
蝶舞说:流星雨可能是骗人的吧。
梁教授说:我想起了《续玄怪录》中记载的锁骨菩萨。
他们在一个小巷口微笑着道别。
蝶舞说:那你要赶紧许愿啊。
逃跑的时候,石磊拿着一把血淋淋的刀子闯进电梯,两名警察只差一步就抓到他。
他们从此分开,再也没有见过对方,十年时光,一晃而过……
蝶舞说:就是在码头开船的瘸子,他可能会杀了我。
蝶舞说:现在说这个也不重要了,我怎么得的艾滋病,都是命中注定,我不想追究什么。
男生愣住了,随即吓坏了,以后再也没敢欺负石磊,毕竟早恋的名声传扬出去很丢人。
石磊说:是啊,全世界的人都不要你,我要。
这应该就是缘分吧,
那天晚上,据说有百年一遇的流星雨,石磊和蝶舞晚自习放学后没有回家,两个人坐在公园的一棵樱花树下仰望夜空,等待着流星雨。星空璀璨,柔风吹拂,月光照耀着漫天飞舞的樱花,简直就是一个如梦似幻的童话世界。
石磊说:我喜欢和你一起走路,我希望一直走下去,这就是我当年许下的愿望……
早晨,太阳初升,天边布满彩霞,他总是在一家音像店门前悄悄等她一起过马路,他躲藏在电线杆后面,然后突然在她身后出现。
来不及保留又变了个样,
石磊说:就是这样,我才敢要你。
他们去了公园,坐在那棵樱花树下,安静的说着话,讲述这些年的遭遇。
父母带着石磊去了外地的一家医院治病,几个月过去了,没有把病治好。
石磊说:不用说出来吗?
蝶舞将石磊拉开,瞪着那个打人的男生,男生带着挑衅的目光,根本不害怕。
下午,他踩着她的影子,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走过斑马线,走过那人生的楚河汉界。
蝶舞说:你的愿望是什么?
多年以后,他才知道,原来十岁的时候他就已经爱上了她,而且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回忆。
梁教授说:除了监狱,应该就是寺庙,可是全国有那么多寺庙,佛门净地,警察也不可能挨个搜查。
蝶舞说:你已经不是那个害怕过马路的小孩子了。
最初的相恋是那么美丽,有些字带有香味,例如“初恋”。在懵懂的年少时光,不了解喜欢一个人的心情,那是注定无法http://www.99lib.net启齿的爱。直到多年以后,我们在往事的峰峦叠嶂里,在一去不复返的日子里,突然想起,一声叹息还停在那年暑假的夏天,一个身影还留在最美丽的时光深处,从未走远。
石磊有时乘坐公交车回家,他已经能够独自穿过马路,但在公交车上,却需要勇气来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所有人像看待怪物似的看着这个长的像小孩子的大人。
电梯从十楼向下,九楼和八楼陆续上来了一些人,电梯里人满为患,女人靠边站着不敢动,也不敢呼救,吓得提心吊胆,害怕裙子底下的这个侏儒会用刀捅她。电梯下到七楼的时候,有个人走进来,电梯超重了,只好走出去,这人无意中看到一个女人靠边站着,脸色煞白,裙子下面还有一双脚,他果断拨打110报警。
石磊从负一层地下停车场逃了出去,他对那女人说对不起,转而又说,谢谢你。
这个当年连马路都不敢过的小男孩,蝶舞的死给了他巨大的勇气。他买了汽油,放火烧掉瘸子的船,瘸子被烧伤,送进了医院,他又追进医院,用刀杀死了瘸子。
有一次,在一个十字路口,石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和蝶舞曾在这里走过。
石磊说:蝶舞,我想娶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得了治不好的病,我也不敢对你说这句话。
尽管石磊已经十四岁,但是身体还停留在十岁儿童的阶段,他患有侏儒症。也许,从他认识蝶舞的那一天,他就没有长大,一切都停留在那条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她转身,走过来,牵着他的手穿过汹涌的车流。
也许,认错了人。
石磊说:我不敢。
一个长的很丑的哑巴,只要从十八岁开始,善待他人,用宽容和理解的心面对世界,如此坚持三十年,就可以成为一个长的很丑的中年哑巴。
蝶舞说:但是有一个人我必须找到他,我传染给了他艾滋病,我必须告诉他,道个歉。
石磊就这么安静的生活着,隔了十年之久,在那个车水马龙人流穿梭的路口,他透过公交车的玻璃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从走路的姿势认出了蝶舞。他心跳突然加速,他想大喊着让司机停车,他想跑到她的面前,他想穿过隔开他们的这个冷漠而又现实的世界,他的胸部因呼吸急促而起伏,他激动的快要哭了……然而,他并没有下车,只是呆坐着,静静地看着她走出视线,渐渐远www.99lib.net去,消失在人海。
在一个路口,她牵着他的手,走过周围蔑视的人群,走过汹涌的车流。
蝶舞说:缘分自有天定。
在匆匆人生的河流上……
石磊说完这句话,泪如泉涌,一阵心痛。蝶舞对他交待了一些事情,独自去了码头,再也没有回来。瘸子听闻自己被蝶舞感染了艾滋病,怒火中烧,用折叠凳殴打完蝶舞还不解气,又用烟灰缸照着蝶舞的头部猛砸了几下。蝶舞死后,瘸子将一个瓶子塞入蝶舞下身,用针线缝合,他恶狠狠地说:让你再害人!
第二天,石磊没有来上学,熟悉的路口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蝶舞向别人打听,得知了一个消息,石磊以后不能来上学了。
多少次在泪中的笑,交错的时光,
他们在樱花树下用树枝挖掘了一个洞,将愿望写在纸条上,装在一个瓶子里,然后埋了起来。他们不知道对方写的什么,只是天真的想,若是流星雨出现,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石磊安静的等待着蝶舞,却从警方那里得知蝶舞遇害的消息。
石磊说:我会赎罪的,但不是在监狱里。
那些年,蝶舞和石磊都发生了很多事。石磊家拆迁了,蝶舞曾经找过石磊,但没有找到。他还是当年的那个胆小的不敢过马路的小男孩,蝶舞已经长大。石磊跟着妈妈学习缝制窗帘,他几乎足不出户,因为每次出现在街上,都会有人喊他“小人龟”、“小矮人”、“武大郎”。
那段时间,蝶舞搬家了,她初中毕业后,上了一所中专,残疾人三个字烙印在蝶舞心中。
这个小孩子,站在原地不敢动,因为过于恐惧而失声大哭了起来。
蝶舞说:那你怎么不叫住我?
女孩回头看了一眼,又跑回来,牵着他的手,引领着他走过这条街。
石磊对自己说:是她吗?
石磊说:再等等,我刚才好像看见一颗流星。
回答是——因为,他是个残疾人。
小学毕业了,石磊和蝶舞上了同一所中学,他们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两个人,一起走过风雨,一起走过四季。学校里开始有些流言蜚语,认为他们在搞对象,老师为此还找蝶舞谈话,问她为什么每天都和石磊一起上学和放学。蝶舞根本不在乎,她对老师说,你不懂。有个坏男生造谣说看到石磊和蝶舞在楼道拐角亲嘴,石磊和这个男生吵了起来,随后,石磊被打哭了。他一边抵挡坏男生的拳藏书网头,一边哭着辩解自己和蝶舞的清白。
蝶舞说:我自己的事,自己了结,我要死了,会托梦给你的。
如果你有过初恋,你就知道脸红所包含的全部意义!
石磊说:那你肯定不是故意的,是谁啊?
尽管警方发布了通缉令,在车站紧急布控,防止凶手外逃,然而始终没有将石磊抓获。
下到一楼,人群从电梯里向外走,负责堵截的警察疏忽大意,看到电梯里并没有侏儒,扭头直奔楼梯。
石磊说:我陪你一起去。
那时,石磊只有十岁,这个小孩子每次过马路都要随着人流一起走,如果周围没有人,他会站在人行道的斑马线前踌躇等待,即使上学迟到,他也止步不前,始终无法鼓起勇气独自穿过街道。有一次,他跟着一个女孩过马路,人行道的绿灯闪了几下,变成红灯,前面那个女孩快速跑了过去,留下他在路中间,车水马龙将他包围。
石磊钻进了女人的裙子,他蹲下来,用刀顶着女人的下体。
蝶舞问:为什么?
他觉得她的名字很美,似乎带有某种香味,他在纸上写她的名字,写满一页,悄悄扔掉,感觉自己做了坏事,以至于第二天见到她时,他很不自然,心跳的厉害,脸红到耳根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石磊说:我还是不敢相信,你怎么得的病?
生命足迹步步与你结伴,
从此,石磊每天晚上都做噩梦,一次次的梦见小伙伴的笑脸,他很想说:停下,不要走。
女孩就是蝶舞,那一年,她也是十岁。蝶舞和石磊是邻居,同上一所小学,但不在一个班级,蝶舞发育较早,个子很高,看上去像初中女生。
我们都会遇到生命中最初的那个人,陪伴着走过一段路,然后消失在光阴里。那朦朦胧胧的恋情,多年后回忆才发觉这是一种从未正式开始的爱。情不知从何而起,又不知所踪,就像那些花,那些水,那些往事中的过客。
从此,过马路成了他最害怕的事情,车如猛虎,似乎随时都会冲过来把他撞倒,嚼碎。
人生的许多离别都在咫尺之间,一转身就是永别,一回头已隔万水千山,再难相见。
石磊和蝶舞从不说话,似乎互不相识,直到一年以后的一个阴天,雨水打湿了路边公园里的花朵,打湿行人的头发和衣服,麻雀落在电线上,所有的屋檐都滴着水,两个小孩子走在雨中,他咳嗽了几下,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叫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