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二十章 微信深渊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二十章 微信深渊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老光棍把小蔷薇带到深山里躲藏,他们过着洞居生活,直到一个月后,小蔷薇才被解救。
老母亲说:今天,老大睡上半夜,老二下半夜,明天开始,一人轮一个星期吧。
爱喜说:住手啊,别碰我,你这变态!我诅咒你浑身烂掉。
想你的时候,笑容总是自然浮现,泪水也是情不自禁。
老母亲说:唉,娘的脸丢尽了,恁弟兄俩娶了一个媳妇,这算什么事唉。
爱喜说:也许,我们只是属于这简单的渐渐归于流水的生活阶段,我们现在还是陌生人。
雷老飞将爱喜卖给了人贩子老何,老何的媳妇何婶多方寻找买主,最终以拍卖的形式卖给了某山村的兄弟二人。
刘岩的落网有些偶然,案发后,他仓皇逃窜,漫无目的,这个大学生竟沦落在工地上打工。落网那天,街边有人卖切糕,刘岩本想买十元钱切糕尝尝,没想到摊贩切出一百元切糕。刘岩拒绝购买,摊贩持刀要挟,围观群众出于义愤掀翻切糕车子,随后发生打斗,巡警正好路过,偶然将负罪在逃的刘岩抓获。
马老二说:骚丫头反了你了啊,今天你得让我好受了,这奶罩咋这么好看,还有股香味。
我把手机挂在胸口,不想错过你的信息,每天给你发短信,这是我保持了多年的习惯。从我有第一部手机,从上初中,到现在,好多年了,每天都给你发短信,道声晚安,这个习惯永远不会改变。
上半夜,马老大和爱喜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爱喜叫来服务员,点了一瓶干红葡萄酒,一瓶喝完,爱喜并没有醉,但脸色绯红,更加娇艳动人,她又要了一瓶红酒,刘岩想入非非,也没有阻止。红酒打开之后,刚喝了半杯,服务员进来要求买单。账单显示,一瓶红酒998元,两瓶就是1996元。刘岩借口肚子疼说去趟厕所,他在酒吧厕所里抽了一支烟,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想想自己真他妈傻逼,这是遇到酒托了九_九_藏_书_网啊,被人当猪宰了。回去时,他心存侥幸,以为爱喜买完单了。结果刚坐下,服务员就跟了进来,没办法只好刷卡买单。爱喜声称刚接到电话,男友自杀住院了,让服务员帮忙叫了辆出租车,随后匆匆离开。
马老大说:我是老大,我说了算。
下半夜,马老二把爱喜带回家,两个人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爱喜说:放开我!你和你哥哥都是变态!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刘岩说:萍水相逢,两个人相逢时只有感觉。
这个拐卖妇女的犯罪团伙共有五人:刘岩,雷老飞,雷老飞的马仔,老何,何婶。
刘岩说:我只要骗我的那两千五百元,多了不能要。
冥冥之中,你在看着我,对吗?
特案组顺藤摸瓜,根据爱喜的供述,很快就搞清楚了此案的来龙去脉。
刘岩说:好啊,我很温柔的。
雷老飞和人贩子老何是狱友,出狱后,同流合污,干起了这无本万利的生意:人口买卖。
马老二说:让咱娘评评理。
飘莲爱慕虚荣,以为自己结识了一个富二代,从此能够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却不知道刘岩是个拐卖妇女的骗子。约会前,她和小武提出分手,还刻意打扮了一番,化了妆,穿上一件绿色长裙。这个寒酸的女孩衣服不多,绿裙子是她最贵的衣服。
回去后,刘岩越想越郁闷,他在街上偶遇一个老乡。老乡叫雷老飞,刑满释放人员,刚刚出狱,手头很紧。雷老飞听完刘岩的遭遇,打抱不平,答应帮他出口恶气,把钱要回来。
马老二说:我在窗户外边都听见了,你和我哥办事。
刘岩面对这个美女,心想:这是高素质妞啊,我可不能太着急,弄巧成拙。
刘岩是一名大学生,警方此前曾与他进行过接触,但是并没有把他列入嫌疑人名单,只是把他当成被酒托女爱喜诈骗过的受害人之一。
马老大说:行,咱娘说了算。
马老二抱着爱喜九*九*藏*书*网,说:这白裙子是啥布料,和你身上一样滑溜,嘿嘿嘿,我哥是咋弄的?
刘岩负责拐,雷老飞与马仔负责卖与运输,老何与何婶属于二道贩子。此后,他们疯狂作案,刘岩一天之中拐骗了两名受害人,除了小蔷薇之外,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孩,警方解救的时候,这名女孩已经精神失常,形如痴呆。
官方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共破获拐卖妇女案件5360起,共打掉3195个犯罪团伙,解救被拐妇女15458人。这一万五千多名被拐女孩中有些是大学生,有些是都市白领,她们往往能卖出更高的价格。那些买媳妇的小山村只有发展经济,摆脱贫穷,走向富裕,才能从根源上遏制买卖人口的犯罪行为。
爱喜说:你住手,听我说,听我说,咱们谈谈行不行!
爱喜说:你要是敢碰我,要么就绑我一辈子,要么我就死给你看!
爱一个人,短,不过昙花一现,长,不过地老天荒。
爱喜说:没错,其实我酒量不好,很想放纵一晚。
刘岩说:我陪你。
马老大说:小囡囡,我里个亲亲肉肉疙瘩蛋,过来,亲嘴。
我相信还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我相信,我死后,我们会永远的在一起。
爱喜用英语回答,说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会儿,喝杯东西。
马老二说:我出的钱多,我可不能等着。
刘岩本想泡妞,被酒托女爱喜骗了近两千五百元,这是他几个月的生活费。
马老大说:你身上可真滑溜,腿真长,我不舍得你死啊,你是我好几万块钱买来的媳妇,我的亲亲肉肉疙瘩蛋。
雷老飞嘿嘿一笑,说道:我们把她卖了!
马老二说:我有相思病,你有啥传染病,我看看,掰开腿。
爱喜说:你放我走,我给你钱,多少都行。
飘莲死后,小武没有丝毫抱怨,他一直在给死去的女朋友发短信。
刘岩平时爱玩微信,此前有过几次艳遇,自诩
九-九-藏-书-网
为猎艳老手。
手机并没有摔坏,短信是飘莲发来的,内容只有三个字:我爱你。
那些短信写的非常痴情,摘录如下:
我知道你在那里等我,这个信念我不会动摇,就像插在心上的刀子一样,丝毫动摇都会给我带来剧烈的痛苦。只有死,才能见到你,是吗?这辈子,我都不会爱上别人,我很希望你能回应我的思念,希望你和我说几句话。
爱喜已将刘岩从微信上删除,刘岩注册了新的微信账号,再次加上了爱喜。时机成熟后,两个人约好地点见面,刘岩通知了雷老飞。爱喜毫无戒备,本以为这次又钓上一个傻乎乎的色狼,能狠狠地宰一笔钱,她却在约会地点被两个人强行架上了一辆面包车。
雷老飞说:怎么要钱,你别管,你只把那女的钓出来就行。
室友证实,小武跳楼自杀前,接到了一条短信,然后张开双臂从六楼宿舍跳了下去。
刘岩心猿意马,蠢蠢欲动,他鼓起勇气,用英语提出一起去开房共度良宵。
这个利用微信拐卖妇女的犯罪团伙被警方打掉,几个月后,鲁提辖向特案组汇报了一条消息:飘莲的男友小武跳楼自杀了!
警方发布通缉令,把雷老飞和刘岩列进网络追逃名单,一个月后,雷老飞和马仔在省城火车站被铁路公安抓捕归案。
爱喜说:你放我走,我家人会给你钱,多少钱都行,你把我关在这,我就死给你看,让你人财两空,我会杀了你。
爱喜说:你别碰我了,告诉你,我有传染病,传染给你,你下面就烂了!
刘岩并不想参与犯罪,雷老飞一再威逼利诱,刘岩骑虎难下,不得不从,被迫加入这个犯罪团伙。他假扮成富家公子,PS了一些照片发在微信相册里,照片中,他坐着豪华跑车,戴着名表和钻戒,甚至还有海钓和冲浪的照片,俨然一个阳光帅气的公子哥。他用微信查找附近的人,只加那些头像是美女的女孩,然后聊天吹www•99lib•net牛,轻而易举的约出女孩,在酒中下药。第一次使用迷药,他没有掌握好剂量,误杀飘莲,只好将其抛尸湖中。刘岩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用飘莲的手机给她爸爸发了条短信,伪造成跳湖自杀的假象。
刘岩说:雷哥,那钱不好要,干脆就把那家黑酒吧砸了,其实他们都是一伙的。
刘岩说:陌生人也不错,你可以无拘无束,享受这种陌生的感觉。
我们深深相爱,身无分文,我努力打拼,即将毕业的时候,你却走了,这个世界黯然失色。我不知道该信东方的轮回还是西方基督,怎样才能找到你。我不舍得你,我对你的爱太深了,我知道,你也放不下我。
马老大说:甭跑哎,小囡囡,哎幺,可算是抱住了,我的亲亲肉肉疙瘩蛋,亲个嘴喽。
兄弟二人姓马,当天晚上,他们为谁先和爱喜睡觉而发生了争执。
第二次,犯罪手法升级,雷老飞的马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些迷药。
爱喜说:哦,你在暗示什么,那大萝卜是你吗?
爱喜说:我们喝点酒吧,我喝醉了,你可不许欺负我。
有一次,他加上了一个绝色美女,就是爱喜。爱喜的微信相册有很多照片,其中一张穿白裙子戴墨镜的照片美艳性感。他和爱喜聊了两个小时,爱喜居然主动约他见面。刘岩心花怒放,觉得桃花运来了,他在卫生间对着爱喜的白裙子照片狠狠地自慰了一次,心里想:先射一发,晚上我会更持久,这个小骚货,比我还心急,一会儿哥就把你搂在怀里。
马老二说:真白,真软乎,跟馒头似的,别乱动,把裙子都快撕烂了。
马老大说:我是你男人,害羞什么啊。
刘岩说: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早晚会遇到自己的那个大萝卜,也许已经来了。
几天后,雷老飞和一个马仔找到刘岩,给了他五千元。
马老大用杠子顶上门,铺开草垫子,在草垫子上胡乱铺好褥子,他一把拽过爱喜,爱喜倒在褥子上,秀99lib•net发散开,白裙子像是绽放的百合花。马老大扑上去,把爱喜死死压在身下,双手乱摸,嘴里嘟囔着亲亲疙瘩蛋,爱喜拼命挣扎,大喊着放开我,渐渐地没有了力气……
想你的时候,我会笑,也会哭。
刘岩用卫生纸擦干净手机,穿上从地摊上买来的假名牌服装,还洒了室友的古龙香水,出门到了约定的地点,一个白裙飘飘身材高挑的美女已经等在了那里。
雷老飞说:给你,你就拿着。
爱喜张开嘴巴就咬,骂道:变态,滚开,你再这样我就死在你家里,你敢亲我,我就咬死你。
第一次拐卖,他们使用暴力手段,强行把爱喜带走。
两个人一起逛街,刘岩厚颜无耻,拉着爱喜的手,爱喜微微一笑,也不挣脱。走了没多久,爱喜把刘岩带到一家名叫左岸的酒吧里。刘岩出于礼貌,让爱喜点单,爱喜也不客气,点了一盘水果,几碟点心,两瓶冰锐。一会儿,东西送上来,服务员说先买单。刘岩心里纳闷,这还没吃呢,怎么就要结账。一看账单,傻眼了,几片破西瓜,两瓶饮料,两块小蛋糕,居然要498元。刘岩面对美色难以抗拒,不想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只好付款。两个人谈笑风生,刘岩假装若无其事,强颜欢笑,爱喜点燃一支烟,悠悠说道:我失恋了。
爱喜说:你……不要过来!离我远点!
马老二在雪白的胸罩上一顿乱蹭,陶醉的抽动着鼻子。爱喜瞅准时机,猛得用膝盖顶在马老二裆部,马老二惨叫一声,痛得弯下腰,爱喜撒腿就跑,跑到院门口,马老二追上来,拽住头发,抽了爱喜两个大嘴巴,用绳子把她捆绑上,扛回屋里。一会儿,屋里传来马老二的吼声和爱喜的咒骂声,马老二拖长声音喊道:亲娘哎,可算是进去了……
刘岩收起钱说:还是雷哥有本事,你们把那女骗子怎么样了,打了一顿?
马老二说:谈啥,咱弄完再说,听话,我杀鸡,给你喝鸡汤,不听话我就把你绑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