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十八章 拍卖少女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十八章 拍卖少女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光棍丙说:多少钱,开价吧,砸锅卖铁也得买。
维修店老板声称,这部手机是一个亲戚送给他的。
画龙说:那你就是包庇人贩子,把他铐起来,抓局里去。
光棍丁说:我先上个茅房,等我回来。
这时,一个放羊晚归的老光棍挤进来,看了一眼小蔷薇,他说:我出四万三,加一群羊。
小武固执的认为这灵异短信是飘莲发来的,尽管她死了,但是还有话要说,无奈阴阳两隔,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短信显示的全是乱码。小武对着手机发呆,冥思苦想了好几天,他找到特案组,声称自己读懂了这些乱码。
巍峨的群山,柔弱的百草,一条蜿蜒的茶马古道通向山坳里的村落。这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村中多是泥瓦房,鸡鸭散养在房前,屋后一般是猪圈,空气中有着粪便味道。这一天,村中比过年还要热闹,光棍们聚集在一个茅草屋,土炕上有一名穿校服的美少女。他们争先恐后喊道:我买,我买媳妇。
光棍甲说:这个小囡囡我要了,啧啧,长的可真俊。
维修店老板说:我才不打哩。
鲁提辖说:你帮忙打个电话,把老何,还有你何婶叫来。
苏眉和几名女警加班加点,她们首先想到的是要找到受害人爱喜使用的iphone4手机的序列号。序列号在手机的设置菜单中,打开“通用”,再打开“关于本机”,就可以看到序列号。然而,爱喜的手机下落不明,无法通过手机找到序列号。苏眉和几名女警对爱喜租住的房间进行了细致的检查,她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终于在阳台的一堆杂物中找到了爱喜购买的iphone4手机九九藏书的包装盒。
王冷明流窜五省,蒙面抢劫加油站,一年作案40余起,杀死六名加油站工作人员,重伤三人。这名胆大妄为的凶犯焚烧一加油站后,竟然拨打火警,然后围观消防人员救火,警方锁定了他的电话,随之将其抓捕归案。
国内很多大案中,手机都成为破案的关键线索。
梁教授说:你觉得人贩子碰巧加你微信的可能性有多大,踏踏实实把你的工作做好。
这个过程很繁琐,换句简单的话说,任何一部苹果手机丢失了,只要提供序列号,警察就能够找回来,唯一的问题是警察是否愿意去找。
那名亲戚叫老何,是个牲口贩子,老何媳妇是个媒婆,十里八乡都小有名气。前段时间,夫妇二人赶着一群羊到镇上贩卖,把这部手机送给了维修店老板,用来偿还以前的一笔借款。
石京红曾和哥哥一起杀人作案,哥哥被警方枪毙后,他杀死九名无辜女子报复警方,被通缉一年后,他使用了其中一名受害人的手机,从而被警方发现了他的行踪。
受害人爱喜的手机有了下落,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老何说:还有比这更高的不?没有的话,就卖了啊。
警方始终没有搞清这则短信是怎么回事,用电信故障、号码串线等理由来解释也很牵强。
光棍丁说:我出四万,再加一头猪。
谷县汽车站即是小蔷薇失踪的地方,平川镇位于偏远的山脚下,几年来,山区的一些村子发生过十几起拐卖妇女案件,当地公安局为此成立了打拐办公室。
茅草屋里只吊着一盏15瓦的灯泡,一个光棍举着打火机凑近去看,他说:
藏书网
我看见了,白色的,有点像种蘑菇的塑料薄膜,中间还有个窟窿眼。
画龙问道:卖了多少钱?
何婶说:最低三万,谁出钱最多,就卖给谁。
光棍们沉默不语,四万元已经是他们所能承受的最高价格了,老何开始报数,光棍乙欣喜若狂,眼前的这个裸体美少女马上就要被他抱在怀里,他的裤裆处隆起了一个包。
苏眉说:我用乱码修正软件也没有破译出正确的字符,你是怎么读懂的?
维修店老板说:何婶不是人贩子。
小蔷薇和爱喜分别被卖到了山区的两个小村子里,两个村子经济落后,都不通公路。
小武说:飘莲向我道歉,说对不起,她说湖里很冷,还说自己已经从湖里爬出来了,她能看见我,只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向那里,她在等我。
获得序列号之后,利用苹果手机上的“果粉保修查询软件”可以查出iccid。iccid是集成电路卡识别码,固化在手机SIM卡中,为IC卡的唯一识别号码,共有20位数字组成。
苏眉说:我又不是修手机的,那两部手机被水浸泡那么长时间,都报废了,数据丢失。
光棍甲说:我出三万五。
光棍丁撒尿回来,手上有些鼻涕似的浓稠液体,他在鞋帮子上抹干净,说道:脱光看看。
光棍甲说:你裤裆里鼓了一个包,看见这小囡囡你就想尿啊。
等到煤油灯点亮,小蔷薇修长光洁的大腿上,以及屁股上,乳房上多出来几个脏手印。
光棍丙说:三万九,我刚才摸了一把,这个小囡囡身上真滑溜,值了。
光棍丙说:看样子是没多大,16岁,我信,www.99lib.net三万我买不起,能贱卖点不。
几天过去了,案情毫无进展,梁教授批评苏眉工作不力,他说:人贩子用微信接触受害人,那么三名受害人的手机中肯定有蛛丝马迹,小眉,你要从手机中打开案件的突破口,要有紧迫性,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闲心和陌生人聊微信。
何婶说:先不说外甥女长的俊,外甥女16岁,是个雏,是黄花大闺女。
老何说:你不买,有人买,攒够钱再说吧。
邹克华系列抢劫银行案轰动全国,警方声称,破案的突破是通过邹克华遗留的大便做DNA分析,从而确定了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我们从全国的媒体上可以得知,邹克华的落网是因为手机暴露了行踪。警方排查了案发区域所有的手机通话记录,核实机主身份,窃听可疑号码,从中找到了邹克华。此前,反侦察能力极强的邹克华从来不用手机,为了联络女友才买了手机。他的落网,并不是因为大便,而是在手机上栽了跟头。
梁教授说:哦,这样啊,那短信写的什么?
画龙和包斩面面相觑,鲁提辖安慰小武,要他节哀顺变,振作起来。小武走后,鲁提辖给学校打电话,要求校方对小武严加看管,小武精神恍惚,可能有自杀倾向。
光棍乙说:卖给我,我先来的。
老何脱掉小蔷薇的校服,向后翻到手腕处,又解下胸罩,小蔷薇发育的不错,乳房像是两个雪白的小兔。老何拎起小蔷薇,让她站起来,尽情展示少女绝美的裸体。
鲁提辖亲自率领一队干警奔赴谷县,梁教授派画龙一同前往,在谷县公安局打拐办主任的协助下,他们找到了那个家电维修九九藏书店的老板。
老何说:穿白裙子的卖了三万五,那个穿校服的小囡囡卖了四万三,还加了一群羊。
光棍乙说:加一百,我和你杠上,你出多少,我都加一百。
维修店老板迫于压力只好答应,在警方的授意下,他给老何夫妇打了个电话。警方守株待兔,安排好诱捕工作。第二天,涉嫌拐卖妇女的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老何夫妇落入法网,经过审讯得知,老何夫妇属于二道贩子,他们从一个叫雷老飞的人手中买了两名女大学生。辨认照片后,确认这两个女孩就是爱喜和小蔷薇。
苏眉撅嘴说:我哪有闲聊嘛,我也是为了破案。
打拐办主任说:这个老何有案底,蹲过十年大狱,就是拐卖妇女进去的,他老婆也是个人贩子,打着说媒的名义,其实就是买卖媳妇。看来,现在他们是重操旧业了啊。
老何按住小蔷薇,解开脚上的绳子,小蔷薇挣扎了几下,老何挥手欲打,小蔷薇可能是被打怕了,吓得浑身哆嗦,她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包斩说:小眉姐已经很努力了,三个女孩的手机,现在已经找到了两部。
梁教授令苏眉对这部手机进行定位和监听,包斩对这部手机接收和拨打过的所有电话号码进行逐一排查,落实身份,先从外围掌握此人的基本信息。很快,警方查到此人是谷县平川镇一个家电维修店的老板,来往电话多是修理洗衣机、电视机的业务。
打拐办主任说:我看过你的案卷,你以前卖的妇女便宜的800元,最贵的也就上万元。
梁教授说:还有一部手机呢,小眉,你少顶嘴,你要尽快找到这部手机。
这时,突然停电了,可能是大风吹断了电线,或九-九-藏-书-网是山石滑坡砸倒了电线杆。
何婶说:别摸,你手上都是灰。
光棍乙说:三万,啊乖乖,忒贵了。
老何说:拍卖。
小蔷薇摇摇头,塞着毛巾的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眼中流出绝望的泪水。
小武说:没有,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现在很冷,身上水淋淋的,我要去找她。
竞拍的都是村里的光棍,一些成家的男人色心顿起,遗憾自己有老婆,不能买媳妇。
包装盒的背面也有这部手机的序列号。
老何说:还有比四万加两头猪更高的吗,我喊三声。
小蔷薇坐在炕上,校服裤子被脱了下来,内裤也扯掉了。
苏眉说:那她有没有说杀死她的凶手是谁?
何婶掰开下身,给光棍们看小蔷薇的处女膜。
随着案件的深入,犯罪轮廓逐渐清晰,下面就是拍卖小蔷薇的整个过程。
光棍乙说:四万,加两头猪,我还得借钱,我认了。
苏眉赌气说:我不吃饭,也不睡觉了。
老何说:我是她舅,这是我外甥女,她爹妈死了,家里过不下去了,没办法才卖孩子。
老何说道:甭问了,开始拍卖,再说一遍,最低是三万块钱,谁出价最高就卖给谁。
鲁提辖说:钱不少呢,你老实讲怎么卖的。
小武说:我用心想。
查出iccid,就可以去移动或者联通查询正在使用这部手机的机主信息。
何婶怒骂道:谁摸的,哪个小歪屌,摸我外甥女。
大家哄笑起来,小蔷薇手脚被绑,嘴巴里塞着毛巾,她缩在土炕角落,一脸的惊恐。
苏眉通过电信部门的配合,取得了目前正在使用爱喜手机的机主号码和身份信息,爱喜失踪,她的手机正在被这人使用,此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