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十六章 湖中浮尸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十六章 湖中浮尸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苏眉说:这可能是一个女孩子写的。
包斩说:小眉姐,你怎么知道的,这字体也看不出来是女孩写的啊。
鲁提辖广泛调查了三名女孩的人际关系,从电信部门调取了手机通讯记录,都没有发现可疑线索。爱喜和小蔷薇失踪,飘莲被人用麻醉药品毒杀后抛尸湖中,三起案件的性质难下结论。
苏眉对包斩说:他在聊微信。
梁教授说:首先可以排除绑架的作案动机,我们先去湖边看看吧。
飘莲的尸体被发现的当天,同学向警方报案称,有一名叫小蔷薇的女孩失踪。
那大学生按着手机说:宝贝,等我啊,我先买几个小雨衣,三个够不够。
飘莲和爱喜上大四,小蔷薇是大一新生,她们彼此不相识,并不在同一学校。
苏眉说:哎幺,画龙,人家年龄比你大,还让我们喊小鲁,牛气什么呀你。
画龙说:喊什么局长,喊小鲁,这是我徒弟,跟我学过功夫。
三名女孩,除死者飘莲外,另外两名女孩下落不明,一名叫爱喜,另一名叫小蔷薇,都是附近几所大学的学生。
尸体爆炸之后,缓缓地沉入湖中。
湖中浮尸把大家都吓坏了,岸边几个女孩捂着嘴巴哭起来,还有一些人纷纷呕吐。
几个学生站在湖边打水漂,石块在水面上跳跃着,飞得又轻又远。他们互相比赛,用石块砍断湖中九-九-藏-书-网的荷花,一会儿,从茂密的荷叶中飘出来一个庞然大物,大家都惊呆了。
人工湖位于大学城的中心位置,六所大学聚集在周围,平时来这里游玩的都是大学生,就连湖畔亭子上的涂鸦也显得有文化底蕴,一根柱子上写着一句诗:只因昔日错赏雪,一夜悲萧到天明。
鲁提辖说:局里所有干警都动员了,忙乎了几天,案子毫无头绪。
这条被忽略的短信内容如下:
画龙打量着他说道:是你啊,鲁提辖,你怎么变这样了,看你这肚子,真认不出你了。
苏眉说:去死,姐也是瞎猜的。
亭子旁边的草地是大学情侣的约会场所,他们旁若无人的接吻。
合肥一名高中生周末没有回家,独自住在宿舍。临睡前,他把自己的滑盖手机放在枕边的一摞书上。早晨醒来,他看到手机滑开了,心里并没有在意,想看一下时间,却发现手机停留在编辑短信的界面,上面有一句没有发送出去的话:睡了吗,想和你聊聊。他想了半天,也不记得自己编辑过这条短信。
鲁提辖说:目前为止,我们不知道这三起案件是不是同一凶手或同一伙凶手所为。
包斩说:凶手杀死飘莲,抛尸湖中,又用她的手机,模仿她的语气,给她爸爸发了短信。画龙说:凶手最后把手机扔进湖里,伪
99lib•net
造成自杀的假象。
画龙说:小鲁啊,你们可真够笨的。
鲁提辖推着梁教授,将轮椅停在岸边,梁教授看着湖里的荷花出神。画龙去一个报亭买香烟,报亭居然还卖避孕套,有个大学生只顾低头发短信,差点和画龙撞到一起。
女子想,妈妈临死的时候,也许有什么话要说。
鲁提辖说道:教官,我自从当了局长后,肚子就大了,以前肚子上有腹肌,现在都变成五花肉了,咱们可是好多年没见了,走走走,我得请你好好喝几杯。
爸爸,我不想活了,打算先服毒再跳湖,感情纠葛让我心力交瘁,对不起,这样做太自私,女儿不孝,来世再报答你,来世还做你的女儿,我会先服毒,再跳进学校东门外的人工湖里,请把我的尸体运回家乡。
爱喜已经失踪四个多月,家人此前曾报过案,但没有引起警方的重视。
岸边垂柳依依,竖立着“禁止游泳”的警示牌,湖中碧波荡漾,荷花盛开。
包斩说:爱喜失踪了四个多月了,你们当时为什么没有调查,现在错过了最佳时机了。
梁教授说:死人是不可能发短信的。
迎凤市大学城有个人工湖,周围聚集着六所大学,每逢周末,人工湖格外热闹,很多大学生在此游玩。
苏眉说:从照片上看,三个女孩都很漂亮,算得
99lib•net
上是美女,爱喜和小蔷薇会不会被拐卖到窑子里了,或者被人囚禁成性奴。
鲁提辖为人随和,设宴款待特案组,席间杯觥交错,言谈甚欢。谈及案情,鲁提辖满腹牢骚,抱怨说,大学城三名女孩失踪和死亡,飘莲浮尸湖中,另外两名女孩下落不明。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警方压力很大。坊间谣传另外两名女孩的尸体也在湖中发现,家长们信以为真,他们千里迢迢赶到学校,校方表示会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几位家长在大学城到处贴寻人启事,重金悬赏,但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家长联合起来到市政府门前扯起血字横幅,上书“还我女儿”,他们声泪俱下的向市政府领导控诉警方的不作为以及学校的过错,市政府领导表示,限期一个月破案!
这是一个绿裙少女的尸体,已经腐败,肚子隆起,原先隐藏在茂密的荷叶中间,现在缓缓地飘了出来。荷叶为尸体打着伞,宛如送葬的队伍。
大学城辖区的公安分局接到报案,将女尸从湖中打捞出来,经过走访和发动群众辨认,很快搞清楚了死者身份。这名绿裙少女是附近一所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名叫飘莲,在湖里还打捞出她的手机。
白景玉说:现在是咱们特案组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出发吧!
梁教授说:三个女孩,死了一个,另外两个女九_九_藏_书_网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此时,岸边已经聚集了更多的人,大家看到女尸的肚子被尖嘴鸟啄爆了,就像气球一样炸开,一截肠子飞向空中,鸟儿扑闪着飞走了。
梁教授说:我们也不能保证按期破案,只能尽最大努力。
画龙愣了一下,看了半天才认出来,原来此人过去曾跟画龙学过格斗。
画龙说:小鲁年龄比我大,个子比我高,当年练习格斗时,被我揍哭过好几次。
苏眉说:抠脚大汉也有萝莉心。
白景玉说:飘莲的尸体从湖中打捞出的当天,又有一名女孩失踪,当地警方查看案卷,发现几个月前还有一名大四女生神秘失踪,下落不明。
苏眉说:好惊悚啊。
大学城辖区的公安分局长姓鲁,长的五大三粗,面阔耳大,以前是武警队长,喜欢格斗,外号叫鲁提辖。特案组到来之后,这个粗犷汉子恭恭敬敬的向画龙敬了个礼,说道:教官好。
这使得特案组灵机闪现,经过询问同学,三名女孩都使用微信。鲁提辖通过电信部门复制了三名女孩的手机卡,尽管微信聊天记录丢失,但是细心查看就能发现一个共同点,三名女孩的微信好友几乎都是通过“查看附近的人”而相识。
黄昏来临,一场太阳雨刚刚下过,荷叶上蓄满了晶莹的雨珠。湖中女尸随波起伏,碰到荷叶,那些雨珠纷纷倾泻进水中。一九*九*藏*书*网枝莲花挡在浮尸的两腿之间,粉红色的莲花袅袅婷婷,墨绿色的荷叶亭亭摇曳,尸体在淡雅清幽的湖中稍作停留,随即将那枝莲花压进水中,水中的小红鱼与巨大的尸体嬉戏着。
有具浮尸,在水一方。
杭州一名女子在医院陪护患肺癌的妈妈。有天夜里,妈妈竟然下床走出病房,在走廊的角落里蹲下来。女子喊道,妈,你去哪。妈妈扭头看着,却说不出话。这时,女子的电话响了,原来是一场梦。妈妈还在床上躺着,已经死了。电话是妈妈打的,然而这部手机却不在妈妈身边,事后询问家人,无人拨打。
然而,法医确认飘莲的死亡时间至少有一个星期,也就是说,她发出那条短信的时候已经死了。那时,她的尸体正在湖水中浸泡,在芬芳幽雅的荷花中腐烂。
那又是什么人想和他聊一聊?
鲁提辖说:让我一个月破案,要了亲命了啊,你们特案组是我的大恩人。
白景玉把案卷分发给特案组,这起湖中浮尸案非常蹊跷。
飘莲给父亲发过一条短信,然而父亲是农民,只会接打电话,不会翻阅短信。
包斩说:鲁局长,我们还是等下班时间再喝酒吧。
一只尖嘴鸟儿飞来,落在女尸隆起的肚子上,不断的啄食。
这条短信的发送日期是三天前,表面上看,这是一起自杀的案子。
鲁提辖说:成年人失踪一般是离家出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