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十章 人妖出没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十章 人妖出没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了心,没有了爱,没有了笑,她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为复仇而活。
精液有被潮湿环境降解的可能,但精斑在阴凉、避光的条件下,几年后也能检测出DNA。
必须杀人以忆起每一场缤纷的大雪。
张昂昂有个好朋友,就是安妮,安妮也不知道张昂昂其实是男孩。
女医生冷冷地说:我明天给你带点药,吃了后,你就不用上男厕所了。
男孩和女孩合二为一,同时落难。
次日,她发了疯似的砍掉了院里的梧桐树,警方告诉她,凶手可能是爬树跳到家属院里行凶作案。
警方为女医生做了精神鉴定,结果不仅显示她精神正常,而且具有很高的智商。
女医生否认自己杀害了主持人夏瑾,但对杀死安妮的罪行供认不讳。
半夜里,女儿尿急,醒来了,她在房顶上坐起来,想要去撒尿又不敢。树影婆娑,万籁无声,惨白的月光照着小院,她揉揉眼睛,吓得毛发直立——她看到树上蹲着一个人。
三,她不想活了,想结束这一切。
女儿隔着黑暗,和树上的那个人对视着,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脸。
这起强奸杀人案发生在1994年,凶手夜间潜入县医院家属院,用剪刀割破了一名少女的喉咙,警方感到奇怪的是凶手并没有侵犯受害人的下阴,而是用剪刀划开腿部,对伤口进行变态的性侵犯。
特案组询问了精液的来源,女医生供述,张昂昂正值青春期,加上长期服用雌性激素,性功能紊乱,那段时间频繁遗精。女医生用针管收集了精液,从张昂昂换下来的内裤上获取了精斑。
女医生说道:别喊我妈,你不配,我还要杀更多的人,直到那些废物警察抓住我。
正如包斩推理的那样,女医生是模仿作案。
寻找凶手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泰国每年都会举办人妖选美大赛,那些获奖选手个个貌美如花,绝代风华,如果不说他们是人妖,所有人都会觉得获奖选手是真正的美女。
第二天晚上,女医生值夜班,女儿锁紧房门,打开所有的灯,迷迷糊糊睡着了。半夜听到九-九-藏-书-网外面屋里有动静,以为是妈妈回来了,女儿只穿着小背心和内裤,光着腿,打开卧室的门,一个陌生男人正站在门外恶狠狠的看着她。
失眠的时候,她会看着黑乎乎的窗外自言自语,她很想对凶手说一句话。
夏季夜晚,满天星辰,女医生和女儿在房顶上睡觉,铺着凉席,盖着一条被单。
床前的一个脸盆里,漂浮着一整副男性生殖器。
张昂昂跺脚骂:你们一群变态,我不要和你们玩了。
必须杀人以祭奠每一个孤独的黄昏。
回到家后,她惊呆了,看着女儿的尸体,最终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女医生给男婴取名叫张昂昂。
梁教授说:媒体会曝光这个离奇的案子,她通过警方,通过电视台,让凶手知道自己有个孩子,本来是个男孩,却变成了女孩,通过这个途径来折磨凶手。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她知道我们警方接下来会怎么做。根据犯罪心理侧写,我们倾向于认为凶手比较孤僻,单身,现在多了一个孩子。这个恶魔肯定会去看看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样,可能会有接触,警方只需要密切监视张昂昂,抓获凶手只是时间问题。
女医生说: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对吧。
女医生说:如果有人把你女儿奸杀了,你会怎么做?
这位女医生想要关门,包斩亮出警察身份,冲了进去,他打开卧室的房门,张昂昂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盖着一张染有血迹的白被单,不知死活。
南京,一个小女孩,放学路上被歹人抱进玉米地,歹人脱下小女孩的裤子,强行插入时,小女孩说了一句话:我奶奶要是知道了,能打死我。成都,一名幼女在路边厕所里遭到性侵犯,经过群众围追,歹人被抓住,幼女的父亲对歹人说:唉呀,我家女娃儿还没成人哩。
女医生拿出了一个针筒,冷冰冰的说:接下来,我要把你变成真正的女孩。
审讯室里,女医生恢复了冷静,她供述的案情太过匪夷所思,令人难以置信,审问她的警察都成了听众,她说自己等待这九九藏书一天等了整整十六年。
时隔十六年,凶手再次作案,以同样的手法奸杀了主持人夏瑾,电视台做了详细的报道,女医生意识到,当年奸杀她女儿的凶手又出现了。这次,她选择了主动出击,她用自我毁灭的残忍方式,告诉全世界,告诉凶手:我一直在等你。
画龙说:是啊,她把孩子给阉割了。
女医生是个命苦的女人,幼年丧母,少年丧父,青年时,丈夫因病离开了她。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女儿是她的全部,她在房顶上在星光下给女儿扎头发,她给女儿买的确良衬衣和条绒裤子,这些当年流行的旧衣服还被她保存在衣柜里。
从小学时,女医生就把张昂昂打扮成一个女孩,这种行为也许包含着对逝去女儿的思念,其实,更多的是出于变态的心理,女医生用歹毒的方式折磨凶手的孩子来发泄仇恨。
女医生同意特案组的这些分析,她坦诚的补充了一条,这也是她想对凶手说的话——
网络搜索“少女被强奸生子做罪证”,可以看到一则真实的轮奸案例,十三岁少女生下了强奸犯的孩子作为罪证。某地也发生过一则离奇的新闻,有个女人被官员强暴,官员拒不承认,找关系摆平,逍遥法外,女人怀孕后跑到外地生下小孩,做亲子鉴定后才抓获强奸犯。
人妖不是异装癖,更不是阴阳人。
妈妈不断的对张昂昂灌输“男人很脏”、“做女孩很好”的思想,张昂昂从小就存在身份认同缺陷。小学时,他认为自己是女孩,中学时,性意识开始觉醒,他意识到自己和真正的女孩有所区别。
后来,家属院里的邻居看到女医生领养了一名男婴,没有人知道,这是她花钱找了一名打工妹代孕,这个男婴是凶手的孩子!
女医生和凶手擦肩而过时,出于职业的敏感,她当时猜测凶手患有哮喘病。这点在张昂昂身上得到了验证,哮喘病是一种遗传病。那些年里,女医生刻苦钻研医学,成为了一名哮喘病专家,她把目标锁定在哮喘病人身上。十几年来,她观察每一个就诊的哮喘http://www•99lib.net病人,列出嫌疑人名单,并做了一些秘密的调查,希望能从中找到凶手。
案发当晚,女医生看着女儿的尸体,悲痛欲绝,警方还没有到来之前,她收集了凶手的精液。警方勘验现场时,她返回自己上班的医院,悄悄的把凶手的精液存放在医院的精子库里。当时是1994年,警方利用DNA破案的刑侦技术还没有普及,女医生保存精子的最初目的只是等候时机。她不相信警方能够破案,果然,一年过去了,此案不了了之。当时,人工受精的技术已经成熟,医院专业设备冷冻的精子可贮存20年。
女医生曾经有过一个女儿,乖巧又漂亮,但是胆子非常小。
经常有男生笑嘻嘻的在背后抓住张昂昂的下身或者摸摸胸部,说道:原来你是男的啊。
女医生并不爱张昂昂,张昂昂只是一个用来复仇的工具。
那时,住的是平房,女儿晚上睡觉时感觉房顶上有人,能听到脚步声和磨东西的声音。家属院周围都是平房,屋顶连成了一片,只需要蹬着某处的矮墙,或者攀着树枝就可以上到房顶。
残存的男孩形象在两个辫子上荡秋千,脑壳空空荡荡,妈妈日日夜夜往里面塞着东西。
你的孩子会被别人压在身下日日夜夜呻吟着度过余生。
女儿没有喊叫,安慰自己,心想可能是看花了眼,她重新躺下,抱紧了妈妈。
她失去了女儿,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她想过自杀,头钻进绳套的一瞬间,她又放弃了。她对自己说:该死的人不是我!
袁芳队长说:我会亲手枪毙了他。
你的孩子很漂亮,你会找到并且强奸自己的孩子吗?
必须杀人以积聚雨夜的闪电而下地狱。
班里的坏男生常常调戏他,亲切的称呼他为:小甜妹。
我在地狱里,等着你。
有个坏男生把张昂昂堵在教室墙角,张昂昂护着胸,坏男生把他的头按住,强吻了一口,张昂昂红着脸,跺着脚,娇声说道:你讨厌死了。
高中时,女医生调到了市里的一家医院,张昂昂到了新的学校。在这新的环境http://www.99lib.net里,没有人认识他,他彻底抛弃了男孩的身份,成了一名人妖。
袁芳队长说:我有个女儿,上初中了。
必须杀人以冷却人性的温暖拒上天堂。
女儿叫醒妈妈,妈妈说:傻丫头,我带你去房顶上。
强奸犯的孩子生下来后,又是什么样的命运?
世事纷扰,烦恼无数,原因只有三点:看不透,想不开,放不下。
凶手的再次作案,深深地刺激了女医生,十几年来的怨念最终还是发泄在了凶手的孩子身上。张昂昂曾经在水盆里练习憋气,后来,他的睾丸漂浮在那盆子里。
中学时,张昂昂是短发,喜欢穿粉红色衣服,用少女护肤品,言谈举止都像极了女孩子。
二,为了让警方备受压力从而抓获奸杀她女儿的凶手。
张昂昂的妈妈是一位医生,白大褂挂在衣架上,窗帘紧闭,屋里有一丝血腥味。
人生是一场孤单的旅行,我们都在同一辆公交车上,这一生一世,只能陪伴有限的旅途,到了各自的终点,挥手下车。
想嫁祸给凶手。
十六年前,女医生住在县医院的家属院里,那是一个开着鸡冠花和月季花的小院,墙角的花盆里还种着蒜苗,靠着院墙长着一株老梧桐树,晾衣绳的一端系在树上。
女医生突然发狂,咬着牙,面色狰狞,拿出一把剪刀猛得刺向苏眉的脸,画龙来不及阻拦,转身将苏眉抱在怀里,剪刀刺在画龙背上。女医生的力气大的惊人,众人费了很大劲才按住她挥舞着剪刀的手,她歇斯底里的狂笑道:哈哈,你们警察就是废物,废物。
张昂昂咬着嘴唇,浑身颤抖,因哮喘病发作而大声呼气,胸腔里似乎有只嘶哑的怪兽。
人妖有乳房,外表和女人一模一样,只是下身多了一个小鸡鸡。
校园里已经空无一人,安妮在车棚处遇害,女医生把安妮拖至配电室里,将张昂昂的精液以及精斑涂抹到安妮腿上,伪造成被奸杀的假象。
女医生模仿作案的目的,有三条:
张昂昂没有谈过恋爱,有个帅气男生一直在追求他,他心慌意乱的拒绝了,不敢继续发展下去,否则迟早有99lib•net一天会出现尴尬的一幕:两个人抱在一起都硬了。
审讯室里,女医生问特案组四人和袁芳队长,你们谁有孩子。
苏眉说:她完全可以杀掉张昂昂,却没有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阴道张开,像是伤口。
女医生听到那男人的喘息很沉重,猜测他可能患有哮喘病。
女医生的女儿被奸杀,她最想对凶手说的那句话是:我把你的孩子养大了……
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是为了遇见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女医生开始给张昂昂服用雌性激素,张昂昂的胸部隆起,皮肤变得光洁,腰肢变得纤细,屁股也翘了起来,他留起长发,戴上胸罩,穿上裙子,简直就是个漂亮的女孩。
有一次,男生开玩笑太过分,把张昂昂按在桌上,用扫帚捅他屁股,他回家后哭着告诉了妈妈,他抱怨自己常常被男生欺负,甚至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看。
那天夜里,女儿被奸杀,女医生回家时,在黑漆漆的胡同里与一个陌生男子擦肩而过。
女医生对张昂昂说:你不是我亲生的,你的亲生父亲是个强奸犯,我找人代孕,生下的你,你的亲生母亲是个打工妹,现在可能在哪个村子里,你也找不到,你同学安妮是我杀的。
包斩说:她要让这个孩子活着,利用这个孩子找到凶手,就像钓鱼的鱼饵。
张昂昂喊道:妈妈……你骗人。
女医生买了一把花剪,每晚都去接张昂昂放学,她连续三天在校园踩点,选定车棚处为作案地。第三天晚上,张昂昂透露了好友安妮被叫到办公室训话的信息,女医生让张昂昂先回家。安妮离开办公室后,故意拖延了一会儿时间,她的自行车和同学卫士桑的锁在一起,她想等到卫士桑走之后,自己再走。
真正的伤口是在心上。
男生下课时,会互相掏鸡鸡玩,他们叫一声“猴子偷桃”,或者“无敌抓奶手”,然后袭击对方的身体。
这句话触目惊心,每一个字都饱含着仇恨的力量,必须用变态的方式来对付变态。
张昂昂无法接受这个真相,心里只感到震惊,难以置信,她摇着头,眼睛红了,泪水流了下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