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五章 失路之人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五章 失路之人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江老杆说:不行,村里有狗,咱一进村,狗就叫了。
包斩好奇的问起韩梅梅的年龄、身高、体重,恰好与冷冻碎尸案的死者相符。李雷也表示,分手后,他想回心转意,却始终联系不上女友。因为韩梅梅是外地人,所以当地失踪人口的名单里并没有她的名字。
江老杆启动了车厢的制冷设备,恶狠狠说道:冻死她。
你让我生活在地狱,我就毁掉你的天堂!
丈夫说:我可是看清楚了,那天,有辆白车从集市上过,从窗户里往外扔东西。
江豆说:驾驶楼里坐不开了,除非你坐车厢里。
车里坐着两个人,车灯没有打开,副驾驶座上的人半个身子探出车窗,两手端着个纸箱子,将里面的东西抛洒到车外。
货物损失使他们倾家荡产,江豆本来要盖房子结婚,但他的婚姻因此破灭,已经订婚的未婚妻退还了礼金,坚决的提出退婚,谁愿意嫁给一个负债累累的人呢?
包斩犹豫了一下,接过枪说:好,我试试。
韩梅梅说:我得赶火车,帮帮忙吧,我给钱。
那天,天色已黑,乡村公路上最后一班客运车已经驶过去了。
五十万元,足以毁灭一个家庭,一场爱情。
村民乙说:你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我是在地上捡的。
司机是父子俩,父亲江老杆说道:你是这附近村里的?
这种车有制冷装置,外观通常为白色,是用来运输冷冻食品的封闭式厢式汽车。
两车在国道上一路追逐,一辆运载猪饲料的卡车,躲闪不及,翻进了公路壕沟,司机受伤严重,猪饲料撒了一地。
西汉高速公路,一辆大货车由于篷布撕裂,车上拉的食用油散落一地。附近村民最初帮忙捡起货物,等到村民越来越多就发生了聚众哄抢行为。司机半个小时前说谢谢,半个小时后破口大骂。
后来,特案组和法医秦明一起分析了韩梅梅冻死的过程。
乡村集市紧九*九*藏*书*网挨着国道,国道路口和收费站都有监控视频,苏眉立即调取了两次抛尸时周边的监控录像,希望尽快找到抛尸车辆,从车牌号码上也能锁定犯罪嫌疑人信息。
韩梅梅说:我得赶火车,买好票了,咱们就到此为止,好聚好散,你就当我死了。
出于对政府的感激,包子铺老板瞒着老婆,走进了乡派出所,他提供的这条线索极其重要!特案组分析认为,凶手开车抛尸,车上不可能拉着冰柜,苏眉找来各种型号的车辆照片让包子铺老板辨认,最终确认了凶手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冷冻厢车。
冷冻碎尸案有了重大突破,“政府下乡送温暖”后不久,包子铺老板也向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
他们轮流开车,长途运输冷冻食品,途经槐西乡国道的时候因爆胎发生车祸,车辆只是轻微受损,但是一整车货物遭到当地村民哄抢。
有时尘土飞扬,有时弥漫花香,有时冷冷清清,有时熙熙攘攘,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
韩梅梅衣衫单薄,冷冻车厢内部的温度急剧下降到零下18度,她试图逃脱,但没有成功,车厢内壁留有她用指甲抓挠的痕迹,最终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蜷缩在车厢角落冻死了……
梁教授决定让大学生村官李雷辨认尸体,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先确认死者是不是韩梅梅。
大多数司机遇到哄抢行为,一般自认倒霉,忍气吞声。
父子俩杀人和碎尸都是临时起意,他们痛恨哄抢货物的村民,认为韩梅梅就是其中之一。父子二人因货物被村民哄抢,所以泄愤杀人,报复社会。
一个村民打电话说:赶紧来,有涮羊肉,牛排,琵琶腿,对虾,来晚了就没了。
包斩用对讲机通知画龙,站在路上进行拦截,然而那辆车突然加速,差点撞到他,随后向国道方向疯狂逃窜。
李雷看到由尸块拼凑起来的半具残尸时,藏书网他大叫了一声,头晕目眩,双脚发软,被两个民警架了出来。
他是这个村子里唯一一个每天早晨刷牙的人,很多村民一年只洗一次澡。他不说脏话,偶尔还蹦出一句英语,村民都像看怪物似的看他。村干部语言粗暴,口头禅是“狗日的”,村民也贱,文明说话没人听,脏话谩骂反倒更有效果。村民们表面上和气,背地里互相诋毁,重男轻女的观念依旧没有转变。村民们只看眼前利益,集资修桥,无人出钱,公路上的车翻了,村民反而去哄抢货物。
就算是最有思想的人,拍拍自己的屁股,问问里面是什么?
杀人后,江豆说:把人锯了,扔到那村里去,让他们捡起来吃,反正他们喜欢捡东西。
离开汤王庄的时候,韩梅梅对李雷说:保重,别给我打电话,别找我。
画龙三人开着警车追赶,包斩开枪击落了冷冻车厢的门锁,车门打开,车厢里冒出寒气,韩梅梅的头挂在钩子上,脸上还带着诡异的微笑。
一般冻死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常脱衣”现象,在冻死的现场上有的尸体脱去棉衣,有的脱去鞋或扔掉帽子。东北三省发生过数起案例,死者赤裸裸倒在雪地里,身边洒落衣物,看上去像是强奸杀人,其实是冻死。
江老杆问儿子江豆:先从哪儿锯?
江老杆指了指汤王庄的方向,问道:你是这村里的吗?
闲聊时,特案组得知韩梅梅前段时间来村里探望过李雷,女友看他前途渺茫,果断放弃这段感情,离开村子时提出了分手。
韩梅梅看了看表说:那也行。
戴所长立即派人驱车远赴韩梅梅的原籍,调查失踪情况,并且获取她父母的DNA样本。李雷具有重大杀人嫌疑,然而经过调查,他既没有作案时间,也没有作案条件。
江豆拿着铁扳手,试图劝阻村民,但是没有人怕他。一整车冷冻食品被人成箱成箱地抱走,父子九*九*藏*书*网俩人势单力薄,拦也拦不住,眼睁睁看着价值五十万元的货物被一抢而空。
丈夫说:也不知道谁家的妮被害了,怪可怜的。
与此同时,一些村民陆陆续续向翻车地点聚集,他们拿着篮子和编织袋来捡猪饲料。
大学生村官很孤独,喜欢坐在谷堆上,在月夜里吹口琴,他思念着远方的女友。
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绝对的坏人,只有做了错事的好人。
尽管有处理事故的交警在场,但是村民越聚越多,足有近百人,好多人争先恐后,抱着一箱冷冻食品拔腿就走,根本不听劝阻。
村民甲说:大伙们,不用怕,继续捡,继续捡呀!
这起冷冻碎尸案发生的前一个月,当地的报纸刊登过一则新闻,标题是:《国道车祸现场哄抢货物 司机落泪劝阻无效》
切洋葱和碎尸有什么区别?
老婆说:那天,天还没亮,咱也没看清楚啊。
切洋葱的时候,眼睛会流泪。
江老杆和江豆父子俩重新上路,生活总要继续。
寒气从车厢里冒出来,车厢顶部的钩子上悬挂着一个人头。
他叫李雷,女友叫韩梅梅。
这就是医学上奇妙的“冻尸脱衣”现象和“笑面死者”现象!
他们跟捡到金子一样高兴,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丢掉了最宝贵的东西。
大学生村官谈起这个村子,满腹牢骚。
京港澳高速公路一辆装有30吨鸡蛋的货车不慎侧翻,数百村民蜂拥赶来,哄抢落地的鸡蛋,就连带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和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也在哄抢队伍里。
警笛一路鸣响,画龙把油门踩到底,很快追上了那辆白色冷冻车。
画龙用喊话器要求那辆车靠边停下,前方冷冻车根本不理睬,没有丝毫减速,继续向前狂飙。
这辆车本该和她擦肩而过,却驶进了她的生活,结束了她的生命。
人头面带微笑,躯干不见了,只有一只耷拉着的左臂与头部相连……
江豆九九藏书网说:那就扔到集市上,村里人去买菜的时候,也能拾到肉,让他们吃,吃人肉。
画龙和包斩跑到乡派出所,立即开车追赶,苏眉也坐在车里向梁教授汇报,梁教授电话调集警力,指挥交警部门布控两道防线,国道出城路口设置路障,紧急封锁高速公路。
韩梅梅在村口的小超市买了一块雪糕,走上国道,因为天晚,去县城的客运车已经没有了,她要赶火车,心中不免焦急起来。
他在村里的住处就是一间简陋的平房,没有冰柜,也没有找到锯子。
老婆说:咱可不能多事,万一报复咱呢?
江豆坐在地上,眼睛一红,哭了起来。
最终,凶手驾驶的冷冻厢车被交警设置的路障堵截下来,江老杆和江豆被捕。
江豆将车厢从外面锁死,他的心里有了一丝快意。
李雷握着她的手说:梅梅,你再考虑一下吧,明天再走好不好?
当天晚上,小雨连绵,画龙的监控点在一个机井屋,能够遮风挡雨,包斩却苦不堪言,他穿着雨衣蹲守在露天的打麦场上,衣服都湿透了。梁教授没有取消监控点,他坚定的相信凶手还会抛尸。功夫不负有心人,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一辆白色的车像幽灵似的驶向集市。
江豆拍了拍死者的屁股,说道:就从这里,他们都是吃屎长大的。
司机是父子俩,来自武汉,父亲叫江老杆,儿子叫江豆。
李雷说:大学时,我上过解剖课,见过死人,你放心吧,我觉得不会是梅梅,如果是……我还想看她最后一眼。
人冻死了是“笑面”,是在一种蒙眬的温暖感觉中死去的。被冻死的人濒临死亡时,伴随有幻视症状,也许看到了天堂,所以死者表情安详,一丝不挂,脸上带着冻结的微笑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们来还原杀人碎尸的整个过程。
当时,附近不少村民哄抢货物,他们拿着蛇皮袋,骑着摩托车和自行车来装运,还有人打电话让亲戚99lib.net朋友赶紧开车过来。
父亲江老杆没有哭,反倒嘿嘿地笑,一边笑一边点头说,让他们抢吧。
苏眉说:你可得做好思想准备,尸体毁坏比较严重,可能会让你有些害怕。
韩梅梅拎着双肩背包站在公路边,她刚刚与苦恋多年的男友分手,心中如释重负,男友担任大学生村官,看不到光明的前途,所以她放弃了这段感情。
特案组意识到,李雷的女友韩梅梅很可能就是这起冷冻碎尸案的死者!
前面的冷冻车急驰不停,驶过一个坑洼时,车身剧烈颠簸,车厢后门开了。
韩梅梅问:师傅,你们去县里吗,我给钱,能捎我一段路吗?
他们在大学里苦恋几年,只拉过手,拥抱过,却没有做过爱。
这时,国道上驶来一辆冷冻厢车,她招了招手,车开出一段距离停下了。
包斩将手臂伸出窗外,瞄准前方的汽车轱辘,他有些紧张,呼出一口气,坐在车后排的苏眉用手指堵住耳朵。包斩枪法不精,一连开了三枪,都没有击中轮胎,一枪落空,两枪打中了车厢的门锁。
一些村民笑嘻嘻的抢着东西,没有人意识到这种行为是犯罪。
一些看上去不重要的细节,有可能是关键。
一个穿裙子的女孩,走在冰天雪地里,冻死之前,她会做什么呢?首先她会感到冷,冷的打哆嗦。随后是麻木,随着体温下降,大脑呈现兴奋状态,她会感到热,先脱下裙子,再脱下胸罩和内裤,一丝不挂,面带微笑冻死了。
韩梅梅想了想,说:是的。
画龙掏出枪,递给包斩,说道:包子,开枪,打轮胎。
他们丢失了自己的路,不知道何去何从。刹车声响起,身份随之转换,他们从司机行驶到杀人碎尸者的位置。
父子俩就像两只麻雀,不停的奔波,闷雷响过,他们落在电线上,在暴雨中,无处躲闪。
夫妇二人躺在被窝里,商议了一整夜,老婆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应该隐瞒目击情况。
更多内容...
上一页